醉创业
首发于醉创业
新年最好的总结:创业公司最难学的几课

新年最好的总结:创业公司最难学的几课

导语:哪怕长大以后已经学会不那么在意形式感,在决定2014年的末尾应该写点什么,以及发一篇什么样文章的时候,我们还是想了一阵。

年末总是说感谢的好时候,虽然在毫无成就的时候就开始说获奖感言看起来有点傻,但还要在这个节点感谢一些人:首先是我们可爱的翻译团,他们是「醉创业」的最重要的贡献者;然后要谢谢来坐过客的每个 podcast 的嘉宾(Wayne, Jane, Shiwei, Xiaolong, Crystal, Will),明年这个名单还会更长;谢谢在这里投入最多时间的梦老师,没有你这件事是做不起来的;谢谢曾经帮助过我们的其他媒体:知乎日报、改变自己什么的;也要谢谢创业路上一直忍耐我的人们...;最后,最重要的,读者——也就是你们,谢谢你们的阅读与陪伴。

2014年的最后一篇文章,我们回到了 Paul Graham ,他大概是我们最常引用的作者了,这篇文章脱胎于2006年他在 Startup School 上的一次讲话。我们一贯是长文的爱好者(虽然很多人都和我们说,长文不利于传播什么的),这又是其中一篇。如果你有关注我们过去的文章,这里面很多观点你都会觉得熟悉。所以,放在这里不仅是很好的回顾,更重要的,我还格外喜欢这篇文章的结尾。我想,这就是最能代表我们对创业这件事的态度的一段话了吧:

「...我们大部分时候觉得理所当然,但其实人生是相当不可思议的,它很短暂。你被赋予了非凡的生命,然后吹熄蜡烛一般,生命又被夺走了。你能明白为什么人类发明了上帝来解释这件事。但是即使对不信上帝的人来讲,生命也是需要尊重的。大部分人的生活中都会有浑浑噩噩度过的天数,而且每个人都会意识到这是在浪费宝贵的时光。正如 Ben Franklin 所说,如果你爱生命,就不要浪费时间,因为生命是由时间构成的。

所以赚钱没有什么特别伟大的。它也不是创业值得经受这么多苦的原因所在。对创业公司而言重要的是速度。通过压缩为维持生计而做的无趣但必要的任务,以用最短的时间完成,你就显示了对生命的尊重。那,才是伟大之所在。」

新年快乐。


The Hardest Lessons For Startups To Learn

作者:Paul Graham

翻译:Easy

原文链接:The Hardest Lessons for Startups to Learn


我们到目前为止投资的创业公司发展迅速,但与其他公司相比,它们吸取教训的速度更快。我想这是因为创业公司有些事情是有点反直觉的。

我们已经投了很多公司,所以我也学到一个小窍门去判断哪些点是违反直觉的:那些需要我不断重复的那些点。

所以,我会把这些点列出来,没准儿我还能跟以后的创业公司一起弄出某种形式的霍夫曼编码来。我会让他们都读一下这个,但我并不需要跟他们碎碎念,只要说:看看第四点去!


1.尽早发布

也许我重复次数最多的就是给创业公司的这一剂良方:快速开发出1.0版本,然后基于用户反馈进行迭代。

我说「尽早发布」并不意味着你可以发布满是bug的东西,而是说你应该发布实现最基本功能的东西。用户讨厌bug,但他们似乎并不介意使用最基础的1.0版本,如果很快就有更高级版本发布的话。

有很多原因让你应该快速开发1.0版本,其中一个是——无论对创业公司还是其他公司而言,这都是开发软件的正确方式。从1993年起,我就不断重复这个道理,并且我没有看到什么例外。我看到很多创业公司因为发布速度太慢而倒闭,却从没看到哪个创业公司因为发布太快而倒闭。[1]

如有一件事可能让你吃惊,那就是当你创建了一个受欢迎的东西的时候,你其实并不了解你的用户。Reddit网站现在每个月差不多有50万UV,这些人是谁呢?Reddit创始人不知道答案;没有公司知道。既然你不了解你的用户,猜测他们喜欢什么就是一件危险的事情。最好的做法是发布产品然后让他们告诉你。

Wufoo牢记这一点,在基础数据库建立之前就发布了表单生成器。你还不会开车呢,就已经有83000个人坐在驾驶座上握住方向盘了。Wufoo从中也得到了有价值的反馈:Linux用户抱怨他们使用了太多Flash,所以他们改写了软件。如果等到一切就绪再发布的话,那就意味着得等到问题根深蒂固时才能发现了。

即使你现在还没有用户,尽早发布也是重要的,因为对创业公司来说初次发布就像是试航。如果主要的部分有问题,比如,构想不好,或者创始人内讧,那么开发第一个版本的压力会使这些问题暴露出来。如果你有这些问题,你肯定希望尽早发现他们。

尽管如此,尽早发布最重要的原因可能还是它会使你更加努力地工作。当你为未发布的东西努力工作时,问题是有趣而迷人的;如果已经发布,问题就令人担忧了。一旦你发布了,就会有很多紧急情况;我想这也是部分创业者推迟发布的原因吧。他们知道一旦发布了他们必须更加努力工作。[2]


2.不断推出新功能

当然,「尽早发布」有第二层意思,少了它这就是一个不好的建议。如果你一上来推出的东西功能不多,你最好能快速改进它。

我发现我一直做的事情是「不断推出新功能」,这个法则不仅适用于初始阶段。这是所有创业公司都应该做的事情,只要它们想被当做创业公司的话。

当然,我不是说你应该把你的应用变得更复杂。我说的「功能」是一个技术单元(one unit of hacking)——是能让用户更开心的「一个单位」。

通过练习会不断改进。如果你每天都跑步,你明天也很可能想去跑步。但是如果你几周不跑,你很可能就不去跑了。所以这就是hacking: 你实践更多的想法,你就会拥有更多的想法。每天或每两天至少在一些小细节上,你应该让你的系统变得更好。

这不仅仅是进步的好办法,也是营销的一种方式。用户喜欢一个不断改进的网站。实际上,用户期待一个网站不断去改进。想象一下,你访问了一个看上去还不错的网站,两个月后,网站没有任何变化,这个网站是不是就开始有点差劲了?[3]

当你能够就用户的评论而改进时,用户会更喜欢你。因为消费者已经习惯了企业忽略他们。如果你是少有的例外——一家真正听从消费者建议的公司。你会拥有用户狂热的忠诚度。你也不需要做广告了,因为他们会帮你做。

这看上去太明显不过了,我为什么还要不断重复呢?我认为问题在于人们总是习惯已有的事物。一旦一个产品过了一个明显问题满天飞的阶段,你就开始习惯了。然后渐渐地,它具有的功能就成为它本身了。例如,我打赌在 Paul Buchheit (注:Gmail的创始人)做到之前,雅虎(或谷歌)的很多员工都想不到电子邮件能做得那么棒。

我认为解决之道是假设你做出来的任何东西离它能够成为的样子都有很大差距。把这个假设当做某种脑力练习,强迫你自己不断思考如何改进。好吧,也许你做出来的已经很完美了,但是如果你改变点儿东西的话,你会改变什么?

如果你的产品看起来完成了,可能有两种解释:(a)它确实完成了(b)你缺乏想象力。经验显示(b)发生的可能性是(a)的1000倍。


3.取悦用户

不断改进只是普适法则的一个例子,而这个法则就是:取悦用户。所有创业公司的共性之一是,他们不能强迫任何人做任何事。他们不能强迫任何人使用他们的软件,也不能强迫任何人和他们交易。一个创业公司必须为生计考虑。这就是为什么成功的公司总能做出很厉害的东西。他们必须这么做,不然就得死。

当你经营一家创业公司时,你就像被强风吹着的一张小纸片。最强大的风就是用户。他们既可以抓住你把你吹上天,就像他们对待谷歌那样;他们也可以让你躺在水泥地上,就像他们对待大部分创业公司那样。用户虽是易变的风,但却比其他力量都要强大,如果它把你吹起来了,没有竞争者可以把你拉下来。

作为一张小纸片,理性的做法不是躺着,而是卷成风可以吹动的形状。

我喜欢风这个比喻,因为它提醒你这股力量是多么的个人化。进入你网站的大部分访问者都是偶然来访,而你就是为这些人设计网站的。真正在意的人会自己发现他们想要的东西。

当一个普通访问者进入你的网站时,他的手指一定镇定地放在返回键上。想想你自己的经历:你点进去的大部分链接都是无用的。任何一个使用网络好几周的人都会在点进一个链接后按返回键,好像被训练了一样。所以你的网址上应该写着:「等等!别按返回键,这个网站很有用,不信的话看这里!」

想要留住用户你必须要做两件事情。最重要的是尽可能详细地解释你的网站到底是干什么的。你是不是经常访问过这种网站,它假设你已经知道他们是做什么的?例如,一个公司网站上写着:

我们提供包您满意的商业管理解决方案,能使企业组织凝聚人心、降低商业风险、加速时间价值并保持低运营成本。

一家已经为人所知的公司可能能在这种模糊的表述下侥幸成功,但创业公司却不行。创业公司应该能够用一两句话准确描述他们是做什么的。[4]不仅仅是向用户,你要向所有人介绍:投资者、收购者、合作者、报告者、潜在雇员、甚至现在的雇员。你也许不应该创建一家不能用一两句话的描述就吸引人眼球的公司。

我重复的另一件事是把你知道的所有东西立马给所有人看。如果你有什么事吸引眼球,试着把它放在首页上,因为这是大部分访问者会看的唯一的东西。尽管这里确实有点悖论:你越把好东西往首页上推送,访问者越可能探索得更深。[5]

最好的情况是这两条建议融合在一起:通过展示告诉访问者你们的网站是做什么的。写小说的一条标准建议是「展示,而非告知」。不要直接说一个角色生气了,而要这么写:他快把牙咬碎了或者他把铅笔摔成了两半。没什么比亲自用一下更能解释你的网站是做什么的了。

用工业术语来说就是「转化」。你的网站要做的工作就是把随意的访客转变成固定用户——不管你对用户的定义是什么。你可以通过用户增长率来衡量。你的网站可能引人注目,也可能毫无吸引力,你必须知道你的网站属于哪种类型,如果你的网站有不错的增长率,不管现在它多么含糊不清,到最后你总会成功的。如果没有什么增长率的话,你就要做些修改了。


4.担心对的事情

我发现我经常说的另外一件事是「别担心」。实际上,更多的时候应该是「别担心这个,你应该担心那个」。创业的时候偏执没什么错,但创业者有时候担心了不该担心的事。

大部分可见的灾难都没有看起来那么严重。在创业公司出现灾难再正常不过了: 一个创始人退出了,你发现你做的事情已经有专利了,服务器一直崩溃,遇到没办法解决的技术问题,必须改变公司名字,一桩生意谈崩了,这些都是创业必经之路。它们不会催毁你除非你自己让它们摧毁你。

大部分竞争者也是这样。许多创业公司担心:如果谷歌和我们做一样的事情怎么办?实际上,大公司不是你需要担心的——即便是谷歌。谷歌员工很聪明,但是不比你聪明;他们也动力不足,因为这个产品失败了谷歌也不会破产;甚至谷歌的官僚系统也会产生阻碍作用。

作为一个创业公司,你需要担心的不是已经存在的对手,而是你根本不知道他们存在的其他创业公司。他们比谷歌更加危险,因为像你一样,他们也是困兽。

仅仅关注已知的竞争者会给你一种错误的安全感。你应该跟别人可能在做的事竞争,而不仅仅跟你能看到的别人在做的事情竞争。所以结论是你不能因为没有可见的对手而放松。不管你的创业想法是什么,总有其他人在那做着相同的事情。

现在成立一家创业公司原来越容易,而不好的地方就在于:越来越多的人在创业了。但我并不同意 Caterina Fake 说这不是创业的好时候。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创业,但也没那么多。很多毕业生仍然认为他们应该先找份工作。一般人不会因为现在做一个网站越来越简单了,就忽略从3岁起就嵌进他们脑子里的东西的。

在任何情况下,竞争者都不是最大的威胁。更多的创业公司自取灭亡而不是被竞争者打败。有很多通向灭亡的道路,但最主要的是以下3种:内部争端、惰性和忽略用户。单独每一个都足以致你于死地。但是如果让我选出最坏的,那就是忽略用户。如果你想为即将灭亡的创业公司寻找一剂良方,那就是:找到有好构想的几个创始人,他们的构想每个人都会喜爱,而且是他们不遗余力会去实现的。

几乎所有人的初始计划都破产了。如果公司坚持他们的初始计划,微软现在就在卖编程语言,苹果则在卖打印电板。在这两个案例中,消费者告诉了他们业务应该是什么——他们也足够聪明地听从了。

正如 Richard Feynman 所说,自然的想象力比人类的想象力伟大得多。比起自己干想,你永远能通过观察世界发现更多有趣的东西。这个准则的力量是很强大的。例如,这解释了为什么最好的抽象画作仍然达不到达芬奇的高度。这对创业公司也适用。没有什么产品创意比你通过了解用户而得到的创意更聪明的了。


5.决心是一种自我实现的预言(Commitment Is a Self-Fulfilling Prophecy

我对创业公司有足够的经验,所以我可以说:创业公司最重要的品质在创始人身上,这种品质可能不是你所想的那样。创始人身上最重要的品质是决断力。不是智力——是决断力。

这有点让人沮丧。我想相信 Viaweb 成功是因为我们聪明,而不仅仅是决断力。很多人在创业世界里都更想相信这个。不仅仅创始人,投资者也这样。他们想要居住在由智力统治的世界里。他们确实相信这个,因为这影响他们的投资决策。

一直以来,VC投资的都是杰出教授们创办的公司。这在生物科技领域可能适用,因为这个领域许多创业公司只是把已有的研究成果进行商业化,但在软件方面,你应该投资学生,而非专家。微软、雅虎、谷歌都是由肄业生创建的。学生们缺少经验,但他们的献身精神远足以弥补这一不足。

当然,如果你想变得富有,仅仅有决断力是不够的。你还得聪明,对吧?我也想这么认为,但是住在纽约好几年的经历让我改变了想法。

在智力方面即使失去很多,但不足以致命;但如果在决心方面失信一点点都会让你万劫不复。(You can lose quite a lot in the brains department and it won't kill you. But lose even a little bit in the commitment department, and that will kill you very rapidly.)

运营一家创业公司就像用双手走路:这是可能的,但需要极大的努力。如果一个普通雇员被要求做一个创业公司创始人要做的事情,他会非常义愤填膺。想象一下你被一家大公司雇佣,除了要求你比以前快10倍的速度写软件,你还得接听求助电话、调试服务器、设计网址、回访消费者、找到公司办公空间、出去为每个人买午饭。

而且,不是在一个有着子宫般平静氛围的大公司里做这些事情,而是在一个不断让你心塞的环境里。这是真正需要决断力的地方。在创业公司里,总有一些灾难发生。所以即使你只有一点点想找理由放弃,就总有那么一个理由在那儿。

但是如果你缺少决心,这很可能在你实际放弃前很久j就一直伤害你了。和创业公司打交道的每一个人都知道决心有多重要,所以如果他们意识到你是矛盾的,他们不会给你太多关注。如果你缺少决心,你会发现出于某些神秘原因,好事会发生在你对手的身上而不是你身上;如果你缺少决心,你就会觉得自己是不走运的。

但是如果你决定坚持到底,人们会注意到你的,因为很可能以后他们会和你打交道。这就好比你是当地人,而不是观光者,所以每个人都能见着你。

在Y Combinator,我们有时会错误地投资一些创业团队。这些创业团队有这种态度:他们会给这项创业计划3个月的时间试一试,如果某些大事发生了,他们就坚持这个创业计划;是指有人想以几百万美元收购或投资他们。但如果你有这种态度,「大事」是不太可能发生在你身上的,因为收购者或投资者是通过你的承诺水平来对你做出评价的。

如果一个收购者认为不管怎样你都会坚持,他们更有可能投资你,因为如果他们不投资,而你坚持住了,你的公司则很可能发展壮大,你的估值就会上升,那时他们就会希望他们早点投资了你的公司。对投资者亦然。真正激励投资者,甚至大VC的不是希望得到较好的回报,而是担心错过的恐惧。[6] 所以如果你表达清楚不管怎么样你都会成功,而你需要投资者的唯一原因是你想让成功来得快一点,这样你就更有可能得到投资。

这个东西是装不出来的。使他人确信你准备拼搏至死的唯一方法就是你确实准备好这么做。

然而,你必须有正确的那一类决断力。我小心地在这里用了「决断力」而非「顽固」这个词,是因为顽固对创业公司是灾难性的品质。你必须果决,但还是要灵活,像一个带球跑的后卫。一个成功的后卫不是低着头试图跑过其他运动员。他很灵活:如果有人出现在他前面,他围着他们跑;如果有人想抓住他,他想方设法逃离他们;如果有帮助他甚至会往错误的方向跑。他唯一不会做的事情就是站在原地不动。[7]


6.总有空间

我最近和一个创业公司的创始人聊天,讨论在他们的软件中增加社交功能会不会更好。他不同意,说社交已经没什么前途了。真如此吗?所以在100年里,仅有的社交网站就是 Facebook, MySpace, Flickr 和 Del.icio.us 吗?未必。

总有新事物存在的空间。在历史的每一个时点上,甚至在最黑暗的年代里,仍有人发现了那些让人不禁发问「为什么之前没有人想到」的事情。这被不断证实,直到2004年Facebook 创立 —— 但严格来说还有别人也想过同样的事。

我们看不到身边机会的原因是我们适应环境,并假设环境就应该是那样的。例如,试图做出比谷歌更好的sou'suosou'suo'yin搜索引擎对大部分人而言是疯狂的。确实,至少在(搜索)这个领域是垄断的。真的吗?在未来100年,甚至20年里,人们仍然使用现在的谷歌来搜索信息吗?甚至谷歌都不这样认为。

特别说明一点,我认为创业公司没有数量的上限。有时你会听到有人讲「所有现在创业的家伙都会失望的。毕竟谷歌和雅虎能买多少小创业公司呢?」这听起来怀疑的很有道理,但我能证明这是错的。没人提过,在一个由很多大的、发展缓慢、几千人规模的公司组成的经济中,被雇佣的人数是有上限的。那为什么被小的、发展迅速、由10人组成的公司雇佣的人数就有上限呢?对我来说,唯一有上限的是想要努力的人数。

创业公司的数量上限不是能够被谷歌和雅虎收购的数量——甚至尽管这个数量也可以是无限的,如果创业公司确实值得购买的话——而是是它们所能创造出来的财富的数量。我也不认为财富的数量有上限,除了在宇宙这个宏观尺度上。

所以从实用的原因来看,创业公司是不存在上限的。创业公司创造财富,这意味着他们制造了人们需要的东西;就算假设人们需要的东西的数量有上限的话,我们也远远没达到呢。我现在还没有一辆可以飞行的汽车呢。


7.不要抱太多希望

在 Y Combinator 成立前很久我还一直反复强调另一件事。这实际上也是 Viaweb 公司的座右铭。

创业公司的创始人天生乐观,否则他们不会创业。但是你对待你的乐观应该像对待核反应器的核心一样:既是力量源泉也是危险的。你必须在它周围建起防护盾,否则它会烧到你。

核反应器的防护不是统一的,如果是的话,反应器就无用了。反应器在一些地方被刺穿放进管子。对乐观的防护也应该被刺穿一些孔。我认为分界线在你对自己的期望和你对别人的期望之间。对你能做的事情乐观没问题,但是对机器和他人要做最坏的假设。

这对创业公司尤其必要,因为你倾向于把你做的任何事情推向极致。所以事情不像它们在其他地方那样顺利、以可预测的方式发展。事情会突然发生变化,而且是朝着坏的方向。

收起你的乐观在谈生意的时候最重要。如果你的创业公司在谈一笔生意,那么假设这笔生意不会发生;假设说要投资你的风投也不会投资;假设说要收购你的公司也不会收购;假设想在全公司使用你的系统的大客户也不会这么做。然而如果这些事情都发生的话你就会感到极其惊喜。

我警告创业者不要抱太多希望,原因不在于当他们失败时这可以使他们免于失望。而是因为一个更现实的原因:阻止他们将公司依附在一些岌岌可危的东西上。

例如,如果有人说他们想投资,你有一个很自然的倾向是不再寻找其他投资者。这就是投资人看起来很积极的原因:他们想让你停止寻找,你也想停止寻找,因为做交易是件痛苦的事。融资尤其消耗时间。所以你必须有意识地强迫自己继续寻找。

即使你最终做成了第一笔交易,继续寻找对你来说也会是一个优势,因为你会找到更优厚的条件。生意是动态的;除非你和一个极其诚实的人打交道,不存在你和别人握握手就把生意完成的情况。在握手完了之后通常还有很多附加的问题要解决;如果一方发现了另一方的弱点,比如,如果他们发现了你特别需要这单生意,他们就会试图在方方面面压榨你。

VC和公司战略投资部的家伙们都是专业谈判者。他们训练有素,懂得利用弱点。[8]即使他们都是好人,他们还是情不自禁会这么做。作为专业的人他们比你更擅长于此。所以不要试图吓唬他们。一个创业公司能在一笔交易中得到一点好处的唯一方法就是你本来就不需要这些好处。并且如果你对一笔交易不信任,你也不太可能依赖它。

所以我想给你的脑袋催眠放进一条建议:当你听到有人说「我们想投资你」或者「我们想收购你」的时候,我希望下面一个句子自动出现在你的脑袋里:「不要抱太大希望」。就好像这笔交易不存在一样继续运营你的公司。没有什么比这些更能让交易完成了。

创业公司成功的方法就是专注于获取更多的用户,并且当投资者和收购者竞相朝你脸上撒钱的时候你还能快速地朝着目标前进。


8.追求速度,而非金钱

正如我所描述的,创业听起来很难。确实如此。当我和所投公司的创始人聊天时,他们都说了相同的话:我知道创业会很难,但没想到会这么难。

那为什么还要创业?忍受巨大的痛苦和压力做伟大的、英雄主义的事情,而不仅仅是为了赚钱,是很有意义的。赚钱真的有那么重要吗?

不,并不是。当人们把生意看的太重要时我会觉得很荒谬。我把赚钱当做很无聊的差事,并想尽快摆脱。创业本身也不是什么伟大和英雄主义的事情。

那么我为什么还花大量时间思考创业呢?我来告诉你原因。经济上来说,创业不是致富的方式,而是快速工作的方式。你必须维持生计,创业就能快速做到这一点,而不必让这件事拖累你一生。[9]

我们大部分时候觉得理所当然,但其实人生是相当不可思议的,它也很短暂。你被赋予了非凡的生命,然后吹熄蜡烛一般,生命又被夺走了。你能明白为什么人类发明了上帝来解释这件事。但是即使对不信上帝的人来讲,生命也是需要尊重的。大部分人的生活中都会有浑浑噩噩度过的天数,而且每个人都会意识到这是在浪费宝贵的时光。正如 Ben Franklin 所说,如果你爱生命,就不要浪费时间,因为生命是由时间构成的。

所以赚钱没有什么特别伟大的。它也不是创业值得经受这么多苦的原因所在。对创业公司而言重要的是速度。通过压缩为维持生计而做的无趣但必要的任务,以用最短的时间完成,你就显示了对生命的尊重。那,才是伟大之所在。


注释:

[1] 创业公司的死因是发布了满是bug的东西,并且不及时修复。我并不知道有任何公司死于很早发布稳固但只具备基本功能的产品,然后迅速地做迭代。

[2] 我知道这就是我没有发布Arc的原因。一旦我发布了产品,人们就会来跟我念叨功能。

[3] 在这方面,网站有别于书、电影或桌面应用的。用户不会把一个网站当做单张快照的,而是有多个章节的动画片。在下列两者中,我敢说改进的速度比网站目前的状态对消费者更重要。

[4] 但是这点不必告诉用户。比如MySpace就只是Mallrats一个替代品而已。但他们的做法很聪明,就是一开始假装这个网站是关于乐队的。

[5] 同样,不要让用户注册去测试你的网站。也许你网站上的东西很有价值,访问者理应很乐意来注册以获取这些内容。但是他们已经被锻炼得只会去期待相反的情况。他们在网上尝试的大部分事情都石沉大海了——尤其那些让访问者注册的东西。

[6] VC这么做有合理的原因。他们并不从处在中间水平的投资赚钱(如果他们赚钱的话)。在一个典型的基金里,一半的公司失败了,其余的大部分创造一般的回报,只有一个或两个极其成功的投资成就了这个基金。所以,如果投资者错过了一些最有前景的机会,就会拉低整个基金的水平。

[7] 跑卫的态度不会传染给球员。当一个前锋穿过很多个防卫者运球的时候看起来很了不起;然而坚持做这件事的球员在长期来看要比不经常这么做的人表现要差。

[8] Y Combinator 从不针对估值谈判的原因是我们不是专业的谈判者,并且也不打算变成那样。

[9] 有两种方式做你喜欢的工作:(a)先赚钱,然后去做你喜欢的工作(b)找到一份工作,让你能做自己喜欢的事的工作。实际上,(a)和(b)的第一个分句说的事都是不那么让人待见的,(b)的第二个分句则更是很难保证。


感谢Sam Altman, Trevor Blackwell, Beau Hartshorne, Jessica Livingston, and Robert Morris 阅读了初稿。

编辑于 2015-11-02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