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友善


技术专栏的第一篇一直颇费思量,所以放了大半年都没下笔。但是没想到最终是这样一篇非技术的文章。

所谓“不友善”,可能只在最后一个“”。但一旦被“不友善”,整个回答就都不可见。前面的200字(我还真数了,正好是200字)就算再有价值,也管不了。

当然也许审查者认为前200字里也有“不友善”。但是我们是无法确切知道的。只能靠猜。以及靠修改答案去尝试。此即自我审查

我绝不配合任何形式的自我审查。不过这并不是本篇的重点。



如果只写“要么学,要么滚”,那么就是一个抖机灵答案。但是前面还有200字。这200字谈不上友善,但也绝算不上语气不善,最多是语气不屑。以我写这答案的初衷,最后一句实质是——“棒喝”。

如何判定是“不友善”,还是“棒喝”?

光看文字是无法判别的。

得用体会。

可惜的是,审查如果是一种工作,哪耗费得起那么多心力?故最终必定走向抠字眼。这已经被过去无数的经验所证明了。寄望知乎能成为例外,只是一个美好的梦想。


维持不同人之间交流的可能性,不是一件容易事。需要参与者对基本底线的遵守,否则我们最终都会走上“拉黑”之路。问题是,到底如何设定底线?

有些社区发展出一套非常繁复的规则,比如哪些字眼不能说,说了就禁言多少天。这种方式,最终变成大家互相换着法儿发明新的骂人技巧,而正常讨论者一不小心误踩雷池被封禁而愤然离去。

知乎祭出的,则是“不友善”,看似比前者高级了。但是,审查者如何判定“不友善”呢?如何判定呢?如何判定?!如何……


“不友善” ≠ “不友善”。

知乎所谓“不友善”大约是“有恶意”的“友善”说法。可是,没有表现出“友善”态度,不等同于“有恶意”,相反可能是一种“善意”。实际上(我判断)对于前面的那个年轻的提问者,他缺的不是“这没什么难的,你一定能行”的鸡汤(截图中排在我后面第二位的答案其实就是偏向此种类型),而是棒喝猛醒——明白这样的提问本身就是错误的。因此我以着我最大的善意,给予我认为他完全可承受的“不友善”。

在截图的时候,我还特别保留了下方的匿名用户的回答。可以看到,这是一个纯嘲讽的答案。 比较而言,这才是“有恶意”。因为连骂你都不屑,在此答案中,你只配成为笑料。


但是即使这样真正“不友善”的答案,甚至带有粗口的答案,我也觉得没有必要禁止。如果有什么是需要禁止的,那只有人身攻击这一种。

整理自我的另一个答案:

我反对人身攻击,但是不反对说脏话。不说脏话也可以进行恶毒人身攻击,说脏话也可能只是语气助词而实际是爱的表现。

何谓人身攻击?

其一,讨论公共问题时诉诸私人领域。

比如对于问题“应不应该废除死刑”,你对支持废除死刑的人说“你支持废死是因为你爸妈是死刑犯。”或者对于问题“性产业应不应该合法化”,你对支持合法化的人说“你支持合法化因为你爱嫖娼。”

(除非他能证明他爸妈确实是死刑犯,或他确爱嫖娼。但证明要成立,是有极高标准的——参考下面一条。且这两个例子都属于私域,若对方并非公众人物,涉嫌侵犯他人隐私。当然,99.999%的这类言辞纯粹就是发泄。)

其二,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在言语行文中给对方的行为定性。

这种其实颇类似“没有问是不是就问为什么”。此种人身攻击常具有隐蔽性,甚至显得温文尔雅,颇有道理,一般人容易被蒙蔽。这样一种隐蔽的人身攻击甚至你都很难举报。胡搅蛮缠撒泼耍赖未必要说脏话,而有理据的激烈讨论却可能因为偶尔粗口被删除。

请注意,反对人身攻击,不是因为不友善,而是因为无价值

我们的目的本是交流探讨以寻求答案,而人身攻击对此目的而言是没有帮助的。其手段诉诸于感性而不是理性,制造情绪对立、划分二元立场,最终隔绝交流

人身攻击本身也是离题的,即使坚持讨论,最终就是在一系列枝节问题上纠缠不休。(以性产业应不应该合法化为例——诸如答题者到底有没有嫖娼、嫖娼本身到底有多不道德、不道德的人讲的话能否相信等——虽然有些问题本身可能是有价值的。)

人身攻击可能是出自深深的恶意,也可能没有那么“不友善”,纯粹只是傲慢、或偏见、或无知、或习惯。

反过来说,只要不是人身攻击,不友善甚至不友善的话语,也可能是真知灼见。只要参与者的关注焦点不是在“友善与否”而是在“理性与否”。我们是来探讨问题、求索答案的,我们不是来秀礼貌的。


- 友善乎?

- 不友善欤?



本文献给知乎。

也许有一天,我会像@庄表伟 等许多人一样,离开你。但至少目前,我还愿继续以我最大的善意,贡献不友善的答案。

编辑于 2015-01-30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