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创业
首发于醉创业
Ben Horowitz:如果你做不了别的什么,就做一家「好」公司吧

Ben Horowitz:如果你做不了别的什么,就做一家「好」公司吧

导语:

最近干货太多,来点儿湿货。这周貌似一直在鼓吹 Andreessen Horowitz (a16z)...前两天分享了他们的《重点关注的16个投资领域》,以及 Marc Andressen 之前的博客合集(下载地址:108.61.163.36/pmarca-bl ),今天发篇 Ben Horowitz 的文章。

去年那本大热的创业畅销书 The Hard Thing About Hard Things 都知道吧,就是这位仁兄的作品。话说,Ben 老师给我的主要印象是,他除了是一个非常富有智慧的管理者——这个不是套话,而是确实可以看出来他对「公司管理」这件事有很多思考(本文也是这样),此外还是一个热爱HipHop的大叔。他的每篇文章一般开头都是几句 HipHop 歌词,他说,自己在说唱音乐里学到了很多人生哲学。

记得有一次 Peter Thiel 在 Reddit 上回答问题,用户问你最喜欢的说唱歌手是谁?他答:Ben Horowitz...

他也曾在一篇博文里提到了自己为什么热爱 HipHop,也是个可歌可泣的故事呢。以后有机会翻译出来分享给大家。

说回这篇文章。这篇文的英文原文叫 A Good Place to Work 。主要说的是,要做一家大家工作着都开心以及有很多成就感的公司。哪怕最后这个公司失败了,这样的结果本身已经很好了。那天和朋友也聊到这个话题,就不展开了,免得太鸡汤。

文章最后关于 Bill Campbell 的小故事挺有意思的。说起 Bill,又有一大堆可聊的...以后有机会吧。

谢谢大家收听这一期的硅谷小故事。再见...

A Good Place to Work

作者:Ben Horowitz

翻译:爱读书的@张文凭

原文链接:A Good Place to Work

由于对培训的重要性深信不疑,在Opsware我曾教过一门「管理层期望」(management expectations)课程。在课程中,我清楚讲明我期望每位经理定期与员工谈话。为了让大家没有不做的借口,我甚至就如何进行1对1谈话做了具体的指导。


后来有一天,我正愉快地工作,突然注意到有一位经理在过去的六个月里都没有与他的员工进行1对1谈话。这让我十分没想到。六个月没有进行1对1谈话?这怎么可能呢?我花了那么多时间思考关于管理的课题、准备资料、亲自上阵培训我的经理们,然后居然得到六个月没有进行1对1谈话这个结果?哦,这完全是在挑战CEO的权威啊。如果我的经理们就是这么听我说话的,那我干嘛要自寻烦恼来上这个班呢?


我本来以为,以身作则就够了。天知道为什么公司只染上了我的坏习惯,却不去学习我的好习惯呢?我对团队已经失去控制了吗?我记起了多年前我与父亲谈论Tommy Heinsohn(时任波士顿凯尔特人篮球队教练)的一番话。Heinsohn曾是世界上最成功的教练之一,曾被提名「年度最佳教练」,赢过两次NBA总冠军。但是,他很快就走了下坡路,现在还保持着联盟的最差纪录。我问父亲原因,父亲说,「队员们对他的坏脾气已经不感冒了。Heinsohn以前经常对队员们大吼大叫,队员也都有所回应。但现在他们已经无视他了。」我的团队现在也无视我了吗?难道我吼了他们太多次了?


我越想越觉得,应该是因为我只告诉了团队做「什么」,而没说清「为什么」要这么做。显然,单是我的权威已经不足以让他们听从于我了。我们有很多目标需要达成,经理们不可能事事上心并排出优先次序。显然,这位经理并不认为和他的员工谈话有多么重要,我也没跟他解释过这件事为什么重要。


那么,我为什么要在管理者培训中这样要求每位经理呢?我为什么要求经理们与员工开展1对1谈话呢?我反思许久,准备了一套说辞,然后打电话给违反规定的这名经理的上司——接下来我称他为Steve——我跟他说我立刻就要见他。


Steve来我办公室后我问他:“Steve,你知道我今天为什么来上班吗?”


Steve:“Ben,这话什么意思?”


我:“我为什么要起床?为什么费劲来办公室?如果是为了钱,我为什么不明天就把公司卖了,这样我就能赚比想象中还要多得多的钱?我不想出名,事实上恰好相反。”


Steve:“我猜的确如此。”


我:“那么,我为什么要来上班?”


Steve:“我不知道。”


我:“我来跟你解释。我来上班,因为Opsware成为一家好公司这件事对我个人而言非常重要。那些基本上醒着就在这儿工作,每天要忙12到16个小时的员工能有好的生活对我来说很重要。这就是我来这儿上班的原因。”


Steve:“好吧。”


我:“你知道好的工作地方和糟糕的工作地方有什么区别吗?”


Steve:“呃,应该吧。”


我:“区别是什么?”


Steve:“呃,是…”


我:“我来告诉你。在好的组织里,人们把重心放在自己的工作上,并且相信,如果完成这些工作,对公司和个人而言都会有好的结果。在这样的组织里工作会感到身心愉悦。每位员工早上醒来就知道自己接下来的工作是高效的、有益的,是会对组织和个人产生正面影响的。这些会让他们工作起来更有动力、更有成就感。”


“而另一方面,在糟糕的组织里,员工花费大量时间与组织权责、暗斗及漏洞百出的流程作斗争。他们甚至不清楚自己的工作是什么,所以他们也不知道自己是否完成了工作。就算他们能奇迹般地以长时间的工作完成任务,他们也完全不知道这对公司或自己的事业来说意味着什么。而雪上加霜的情况是,当他们终于鼓足勇气告诉管理层情况有多糟糕时,管理层否定了问题的存在,反而维护现状,无视他们反馈上来的问题。”


Steve:“好吧。”


我:“你有注意到你的经理Tim在过去的六个月里都没有与任何员工谈过话吗?”


Steve:“没有。”


我:“现在你知道了,你有没有意识到他根本就不可能获悉他的组织是好是坏?”


Steve:“有。”


我:“总之,你和Tim阻碍我完成我唯一的目标了。你成了阻碍我取得最重要目标的障碍。因此,如果Tim在24小时内还不与他的员工做1对1谈话,我将别无选择,只能炒掉他,也炒掉你。我们讲清楚了吗?”


Steve:“非常清楚。”



这真的有必要吗?


你可能会说,不管公司管理是好是坏,如果没有正确的产品市场定位,公司一定会失败。你也可能说,很多管理上很糟糕的公司,其产品与目标市场匹配度却很高,他们照样做得很成功。这两种说法都对。那么我说这样一段慷慨激昂的话,并如此威胁我的高管真的有必要吗?


我的觉得必要性有以下三点:


  • 成为一家好公司在一切顺利时并没有多重要,但当事情不那么顺利时,就会有生死攸关的不同

  • 事情总不会一帆风顺

  • 成为一家好公司本身就是目的




生死攸关的不同


当一切顺利时,你留在公司有很多理由:


  • 你的事业前景广阔,随着公司的发展,自然会产生很多有意思的岗位

  • 你的朋友们和家人觉得你在选工作上简直是个天才,在所有人对这家公司闻所未闻时,你居然能预期它前途无量

  • 你的简历由于在一家明星公司全盛时期工作而更变得耀眼

  • 噢,还有,你会变得很有钱


当事情不那么顺利时,这些理由都会变成离开的理由。事实上,能让员工在公司发展不畅时选择留下的唯一原因——除了他需要一份工作以外,是对这份工作的热爱。



事情总不会一帆风顺


还没有哪家公司的股价能一直上涨。差的公司里,经济效益没了,员工也就离开了。在技术公司,员工离开后,螺旋循环便开始了:公司市值下降,最好的员工离开,公司市值下降,最好的员工离开。这种循环很难逆转。



成为一家好公司本身就是目的


我第一次与我的朋友Bill Campbell会面时,他是Intuit的董事会主席,Apple的董事,也是业内很多顶级CEO的导师,包括Steve Jobs和Jeff Bezos。但这些与他执掌的一家叫GO的公司比起来,并没有更让我震撼。GO公司1992年曾尝试做一部iPhone。这家公司筹到了史上风投对创业公司投资的最高数额的资金,然后把这些钱几乎全部亏掉了,并于1994年以超低价被AT&T收购。


这不是什么值得夸耀的故事。事实上,这听上去更像一次很糟糕的失败。但是在我的职业生涯中见过数十位GO雇员,包括Mike Homer,Danny Shader,Frank Chen和Stratton Sclavos这些很棒的人,令人惊讶的是,我见过的每位GO员工都说在GO工作是他们最棒的工作体验之一。尽管他们的事业停滞不前、没钱、成为头条上的失败者,这仍是他们最棒的工作体验。GO是个工作的好地方。


这让我意识到Bill是位多么令人称奇的卓越的CEO。显然,John Doerr也这么认为,因为当Scott Cook为Intuit招募CEO时,尽管Bill在GO公司时曾经让John损失的大笔的财富,John还是推荐了Bill。这么多年来,每位接触过GO员工的人都知道Bill是个什么样的人。他就是能够创建一个好公司的人。


如果你做不了别的什么,就做一个Bill这样的人,然后创建一个好公司吧。

编辑于 2015-02-01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