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行
首发于修行

永恒的傀儡

昨天读完了《自私的基因》。这本书的经典和伟大,早已用不着我为它背书。过多的赞美之辞,大约只能暴露我的无知。

但是没有输出的知识会迅速被遗忘。不为这本书写点什么,实在有点对不起自己。

这本书首先带给我的冲击是:那种以个体或种群为单位的进化论思想其实是经不起现实考验的。进化的单位更应该是“基因”。因此,为了种群发展而自我牺牲的精神,并非是天然正确的。

这本书为了读者易于理解,用了很多拟人化的手法来描述基因的“自私”,但是却不可避免地造成了一种偏差的看法(当然,作者已经在书中不断重复,尽量消除这种偏差),即我们是被基因“操纵”着的,仿佛这种操纵是有意为之并无法打破的。

事实上基因是“非道德”的,它只是无意识地复制自身,是自然选择导致了“操纵”的结果。所以,作为有智识的个体,我们没有什么理由不能构建自己对基因的回击。

这就使得书中的另一概念meme(觅母,弥母,迷因)成为必要,尽管作者对此着墨不多,但是这实在是不可或缺的一环,否则无法解释人类社会的种种现象和我们自己的思维。根据《牛津英语词典》,meme被定义为:“文化的基本单位,通过非遗传的方式,特别是模仿而得到传递。”

为了更准确地理解meme,我感觉有必要将这段摘录放在这里:

道金斯认为,“任何一个事物要构成一种复制因子必须具备遗传、变异和选择三个特征。” 而在他看来,meme完全具备这三个特征。meme具有遗传性——meme传播的过程就是meme遗传的过程。如某种宗教信仰传播时,宗教信仰作为meme,不断地在信仰者身上遗传;meme具有变异性——meme的传递过程并非都是完善的,如人们在转述一个事件时,或许会添加一些细节,或许会删减一些内容;meme具有选择性——meme的传播能力是不同的,某些meme更易于被传递,另一些meme则从来得不到传播。如我们学唱歌曲时经常会发现,有些歌曲比较容易记忆,并能很快传播,有些歌曲则很少被传唱。meme具有遗传、变异和选择这三个特征,它是一种复制因子。

迷因和基因的不同和相同性一样值得被思考和研究。一个显著的不同是:迷因的变异性比基因强大得多。而其容器边界并不像基因容器——生物个体那么明晰。换句话说,基因在一个人的身体内是相对稳定的,但是迷因在单个人的头脑中就会和大量其他的迷因杂交而产生剧烈的变异。

说到这里提一下最近非常流行的《人类大历史:从野兽到扮演上帝》一书。这位专精人类学的年轻学者认为:人类社会大发展的关键在于大规模合作,而这种大规模合作的基础在于“人类创造出了由想象建构的秩序,并且发明了文字,以这两者补足我们基因中的不足”。

不难看出,这种说法和迷因的概念无非是宏观和微观上的差异。我不清楚《人类大历史》的作者多大程度上受到了《自私的基因》的影响,但是基因在自然选择中进化的过程,为迷因对社会文化的影响提供了机制上可供借鉴的解释。《人类大历史》作者不断将各种文化和宗教的出现描述为一种历史的偶然。只是“碰巧”符合了当时的社会环境而得以传播。这可能低估了文化和宗教中迷因自身选择性的力量。

而如今年代又不同于历史了。正如前面提到的,迷因的变异速度太快;而迷因的复制速度也随着信息传播手段的变化进入了疯狂的加速。在基因的世界里,复制是相对精确的,环境是相对稳定的,变异有望达到平衡状态。迷因是否如此呢?我不知道。在一个“每个人都可以生产内容并得到传播”的年代 ,我们可能逃脱基因的操纵,却无法逃避成为迷因的宿主。

陆游有诗“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欧洲古典时期也有一种浪漫的说法,认为文章并非是作家创作的,而是存在于看不见的小精灵身上,被作家所捕获。这种神怪之论在科学上也许毫无根据,就其结论,却可能并不离事实太远。

关于基因和迷因的严肃讨论就到这里。接下来是个人的脑洞大开阶段。就个人来说,基因和迷因可以导致一些可以说有趣也可以说骇人的问题。

首先,我们所说的道德,大概只是一种因有利于该概念传播而长久流传的迷因。比如说,社会(或者说,大多数人的公开态度)之所以推崇“乐于分享”,无非是因为“不要分享”的理念不利于其自身的传播而无法延续罢了。而就算“分享”会导致对自身的损害,它的载体——也就是有这种思想的个人——可能很难持续持有这一观念,却不会排斥继续传播“分享”理念而让自己受益,甚至会不断展现出“分享”的姿态来传播那些对自己利益损害不大的事,从而引起他人效仿。这就使得虚伪盛行了。

其次,他人创造的迷因正在给我们洗脑,并且包装成利于传播的形式。你是否能够识别?是否要接受他们?比如说,谁决定了什么是“时尚”的?

以及,当你自认为创造了新的文化元素时,你该出于何种动机将其传播出去?为了让自己的迷因尽可能多地传播,你是否会将其进行包装,即便这并非出于自身的信仰?

最后,如果你的信仰本身也是一种迷因呢?

也许,我们短暂的人生,不过是为了充当某些永恒之物的傀儡,比如基因,比如迷因。这么说并非在宣扬虚无;然而,既然潘多拉的盒子已经揭开,我们便无法置若罔闻了。

编辑于 2015-02-08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

    人的一生很漫长,漫长到你还没发觉,它就已经走到尽头。 走过15个国家,读过4所高校,在美东、美西、新加坡、中国生活和工作过。春风得意时也好,彷徨失措时也罢,永远对这个问题好奇:怎样做一个更好的人? 这里的文字,无非是答案的某些侧面。也许来自书本、也许来自经历、也许来自偶尔遇到的同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