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节 模糊标准

第一节 模糊标准

(本节属于:第一章 忽悠的原理与技巧

首先谈理性思维。什么是理性?很多人认为,我用大脑冷静思考,辩论时不冲动,不骂人,讲道理,不就很理性了吗?实际上这远远不够。下面我们就来看一个典型的“讲道理”式的质疑。

质疑者用“文本分析法”考察韩寒1997年的早期作品《书店》,认为文中不少场景,如新华书店闭架等,应该发生在八十年代,而非九十年代。而作者又声称这篇小说是根据真实经历所写,因此它是韩寒父亲韩仁均代写的。姑且不论这前提和方法是否合理,我们先用逻辑的语言把质疑者的判断标准梳理一下。

标准A:作家根据真实经历所写小说的内容应与其生活经历一致。

材料:《书店》中有些场景属于八十年代,而那时韩寒刚读小学,不可能去买书。

结论:因此《书店》是韩寒的父亲韩仁均代写的。

根据标准A,运用材料,得出结论,分析结束。这是个简单的三段论。(教科书中的正式称呼是大前提、小前提、结论,本书为方便讲解做了简化

当然,这个判断相当粗糙。可以攻击标准:八十年代的书店情况韩寒当然可以写在小说里。也可以攻击材料:《书店》中出现了1993年出版的书,这证明“场景发生在八十年代”只是质疑者自己的臆想。但其逻辑核心是完备的:标准、材料、结论。

然后我们再看另一个“讲道理”的典型质疑。这次疑点是个访谈,视频中韩寒与几位嘉宾谈论他的作品《就这么漂来漂去》。主持人喜欢扉页上的那句话,认为很精彩。韩寒奇怪:这么肉麻的话,居然是我写的?肯定是编辑自己加的!但这句话的确出自书中,是由编辑挑出放在扉页上的。质疑者们瞪着红肿的眼睛看遍无数作品和录像,终于找出了破绽,很多人亢奋了:自己书中的一句话,他会记不住?这是铁证了吧。我们同样梳理一下。

标准B:作家应该记得自己作品里的精彩句子。

材料:韩寒记不住其作品《就这么漂来漂去》里的一句话。

结论:《就这么漂来漂去》是别人,比如韩仁均,代写的。

这个判断同样非常粗糙,比如标准有问题:作家自己写的东西就一定不会忘吗?但我们姑且先承认这个标准。

于是,质疑者们现在有了两个疑点,分别称作疑点A和疑点B。他们认为,虽然单个疑点的论证都很弱,可两个合在一起,不就变强了吗?只要努力多翻几本韩寒的书,多看些相关视频,挖出更多的疑点。几十个甚至上百个疑点加起来,结论不就铁定成立了吗?

正在这时,突然有个人,姑且叫他路人甲吧,很讨厌地跳出来,说:“等等,我发现事情有点不对。”

大家很奇怪:哪里不对呀?

甲:大家看看疑点B,《就这么漂来漂去》写的是韩寒早期赛车生涯中的朋友和故事,根据标准B,因为他忘掉了书中的一句话,所以这本书是别人代写的。但如果用标准A,根据真实经历写的小说的内容应该与生活经历一致。那么代笔嫌疑人不会是他父亲,韩仁均还能开赛车?如果同时运用标准A和标准B,韩寒记不住描写自己赛车生涯的书中的一句话,按照逻辑,显然应该是另一个赛车手代笔的才对啊。这个会写书的代笔赛车手我们去哪里找?

大家:……(一阵无语)

乙:何必认真,疑点A用标准A,疑点B用标准B,不就行了?

丙:疑点B不能用标准A,韩寒自己的赛车体验,难道就不能先告诉他父亲,让他父亲写吗?只有疑点A才能用标准A。

丁:这好像不行,搞出双重标准了。我们可以这么说,这本书中大部分与赛车生活相关的内容是韩寒自己写的,他父亲或哪个编辑,代写了少数几个段落。正巧被主持人问到,于是韩寒露馅!

甲:自己写大半本书,再让他父亲代写几段,有意义吗?何况我们今天又挖出另一条铁证——通过专业细致地分析石述思(《工人日报》编辑)贴出的韩寒短信,我们认为韩寒连行文造句都不通顺,老写错别字,只有小学生、文盲水平。除了赛车和泡妞啥都不懂。如果这本书他写了大部分,还卖了几十万册,那我们不就白分析了吗?

丙:说不定故事结构是韩寒写的,他老爸润色了文字。

甲:那就更不对了呀——

a.如果韩寒不懂文学,只有小学生、文盲水平,就算没文字要求,让他写本书,这难度太高。你找个文盲写本书给大家看看?

b.如果类似的书都是这么合作的,那韩寒也写了上百万字了。再笨也练出来了,文字怎么可能还是小学生、文盲水平?

c.再说,假如句子都是他父亲润色的,他显然应该瞒着撒点谎。而不会说,这么肉麻的话?不是我写的。要韩寒真这么蠢,他能骗那么多编辑、出版商、朋友、老师、同学、作家?一骗13年?

丁:路人甲是故意过来捣乱的韩粉!赶紧把他从讨论组里踢掉!

大家会发现,随着数量增加,这些“讲道理”的质疑就开始相互矛盾,相互否定。为什么?

忽悠的原理与技巧笔记二:模糊标准

因为上文论述时使用的标准A、标准B等,是质疑者们为了将手头的材料扯到想要的结论上而随意编造的,逻辑上并不自洽,所以编多了必然会自相矛盾。它们看起来好像在讲道理,其实经不起推敲。

这些编造的标准叫伪常识,一旦材料或论证目标改变,它们就会被弃置或更换。旁观者会感受到明显的双重标准,但运用者自己却难以察觉,以为这叫“就事论事”,思维不停变幻,没有根基。

理性思维,是按照一套事先确定的明确稳定的认知方法,思考和分析材料,通过逻辑得出结论。相反,为了得出预定结论,依据手中的材料,捏造各式各样的认知方法,体现的则是思维的随意性和主观性。这样炮制出来的论述如果能被你认可,说明你并不“理性”。

罗永浩是深受高校学子喜爱的英语培训教师,也是韩寒的朋友。因对“倒韩”运动极其不满,且曾被方舟子攻击过,他发起了一场恶搞征文大赛,要求网民使用同样的方式“严谨地推导”出“方舟子挑衅并攻击罗永浩是不可能没拿西门子公司的好处的”[1](罗永浩曾因西门子冰箱质量问题维权),并承诺前三名各奖一台iPad。

最终网民老抛的文章夺得头名。文中他首先提出疑问:

1、罗永浩先生和方舟子……既然是几年来的老仇人,为什么不迟不早,恰恰在2011年11月20日老罗用铁锤砸西门子冰箱事件仅仅一个月之后这个神奇的时点,疯狂地向他挑衅和攻击呢?
2、方舟子先生攻击罗永浩先生也就罢了,但是为什么他还要同时攻击韩寒先生呢?[2]

他注意到方舟子几天前与其铁杆粉丝网民狮鹫扔大锤之间的一次小纠纷,后者被方舟子误当成敌人拉黑(禁止对方关注与回复自己的微博,并屏蔽其推送的信息)。这位粉丝向方舟子抱怨道:

唉,我大概是明白了,你是不是因为我的名字,我的名字是魔兽争霸这个游戏里面人族的一个兵种狮鹫使用的武器就是扔锤子,不是因为肖传国雇人用锤子袭击你这件事。[3]


老抛从这件小事出发,“严谨”地进行推理:

大家现在想必已经明白了,(拉黑铁粉的)原因出在狮鹫扔大锤这个网名中的“大锤”两字上。……万恶的罗永浩先生在(2011年)11月20日做了什么事情呢?大家没有猜错!罗永浩用大铁锤砸了西门子冰箱!

罗永浩砸冰箱[4]

在这套假说之下,他列出全国媒体对罗永浩砸冰箱事件的大量报道作为“证据”,强调其中“大锤”“铁锤”“抡锤”等词,恶搞式地推测道:“西门子的公关知道了方舟子痛恨锤子,于是……两边一拍即合。方舟子通过攻击老罗,终于解了西门子之围。”老抛还声称,连方舟子痛恨南方系媒体的原因也明确了:“我搜索了十几家媒体……只有《南都周刊》详细地报道了铁锤的长度、模样、和砸冰箱的细节。这难道是偶然吗?”

最后方舟子攻击韩寒的动机也被他发现了——在韩寒最新出版的杂志《独唱团》的扉页中居然藏着一把锤子!(出自影片《肖申克的救赎》,代表破除心灵之墙、反体制化与救赎

《独唱团》扉页(图片来自网络)

此文一出,大家恍然大悟“原来如此”“锤子终于浮出水面”“真是铁证”“这下彻底搞明白了”。尽管明知是恶搞,很多人还是表示诧异。当然,读者应该清楚锤子根本不是原因,那么这些巧合是怎样找到的,又是如何构筑起整个论述的呢?

其实方法很简单,只要指定构陷目标,比如“方舟子对涉及锤子的人进行报复”,然后搜索被方舟子攻击的人与锤子的相关材料,再随意制造“标准”,将材料硬扯到结论上。以方舟子2012年的“打假”对象为例。法学教授贺卫方多年呼吁司法改革,他的好友浦律师这样评价他:徒劳十年,司法改革的成果只是引入了一把锤子(指法锤)。这篇评论发出两个月后,贺卫方就被“打假”。前谷歌中国区总裁李开复的创业信条之一是:当你手中有一把锤子,什么问题看起来都像是钉子。于是他很快也被“打假”。堆积这类信息,组织夸张的语言加以描述,就会让大家觉得很神奇,但这毫无意义。

网民方尺规曾模仿方舟子口吻写了一篇《人造鲁迅》[5],论证鲁迅毫无疑问是个假货。论据包括:鲁迅作品中对个人生活经历的描述相互矛盾;他对某个笔名的来源居然有多种说法;几篇文章中存在不同的用词习惯;在仙台留学时,一门功课不及格,四门60多分等等。

方尺规意在讥讽,然而令他无语的是,早先拿类似理由质疑韩寒的群体,大多对此不置一词,少数则开始“变脸”,积极为鲁迅辩护。有几个人还特地联系他,认真地逐条批驳,令他哭笑不得。

这些人意识不到,这个脱离常识的结论是使用错误的认知标准的必然结果。用在鲁迅身上时,他们会立刻发现这是“站不住脚的”,是“笑话”,而用在韩寒身上却觉得很正常,因为后者符合他们想要的结论。在使用标准前,需要先验证其普适性。如果替换质疑对象或材料后,该标准就不适用了,那它必然是错误的,属于伪常识。

分析事物的方法,即认知标准,就是我们常说的“理”,是需要遵循规范,并经过验证的。理性思维,就是用正确的态度对待“理”。


[1] 罗永浩 新浪微博 《“我也可以很方很舟子杯”恶搞征文大赛(群众意见征集稿)》 2012/3/8。

[2] 老抛 新浪博客 《锤子·冰箱和方韩罗三位先生不得不说的故事》。

[3] 狮鹫扔大锤 新浪微博 (后改名为 狮-鹫)。

[4] 图片摘自:cnr.cn/newscenter/xwtz/

[5] 方尺规 新浪博客《人造鲁迅》。

注:由于本书定稿于2013年10月,所以附注里的文章,目前可能已无法在网络上找到,对原始材料感兴趣的读者请参见本书阅读提示。


《忽悠的原理与技巧》目录、腰封与阅读提示

编辑于 2017-10-03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