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节 整体思维

第三节 整体思维

(本节属于:第一章 忽悠的原理与技巧

将质疑者们的指控集中起来,会发现它们的论述模板是这样的:

材料:一段韩寒说话结巴的录音。结论:瞧瞧,他根本笨得连话都不会说。

材料:一篇韩寒写得不怎么样的文章,或一条用词有误的手机短信。结论:韩寒造句都不通顺,根本不会写字,是小学生、文盲水平。

材料:视频中韩寒把自己书中的一段话忘掉了。结论:他连自己的作品都不熟悉,一问三不知。

……

其特点是,摘取一句话或者一小段相关视频,然后试图从这些琐细材料中得出大论断。现在,笔者尝试把它们“合起来”:

既能用严谨文风写传记,也能用俏皮话写青春小说与时事评论,引发了几百万80后读者共鸣的奇才韩仁均,学贯中西、英文流利,就连流行歌曲、少年动漫、车辆检修都样样精通。他在乡下老宅里隐藏绝世天份,穷困潦倒二十年,苦等儿子成长到能“扮演作家”后,方才开始躲在幕后不停推出销量上百万的佳作。

而他的儿子韩寒,是个行文造句都不通顺、在镜头前连话都不会说的小学文化水平的初中生文盲,每日周旋于老师、同学、编辑、记者、读者之间,却从未被怀疑,就算有,也被可耻地收买了。由于利润分配合理,居然没人爆料。成功行骗13年后,这个骗局最后却被一个枯坐电脑前的宅男,慧眼发现了。还列出了几百条疑点呢!

质疑方其实能看出这个故事并不合理,否则他们会去证明韩寒有一定的文学功底,这样才能与编辑和作家朋友交流而不露破绽;有谈吐和急智,这样才能应付交际场面与记者。但他们并不在乎。

忽悠的原理与技巧笔记四:耸人听闻的指控

为什么质疑者倾向于提出耸人听闻的指控,哪怕付出逻辑上削弱自己论证的代价呢?

因为他们的目标不是“求真”,而是尽可能地“传播”负面话题。材料完整、属实,逻辑严谨,并不带来传播力。只有耸人听闻的论断,才能吸引眼球,令话题急速扩散,影响易骗人群。这类人群对材料的真实性、完整性并不敏感,对构陷目标并不熟悉,往往缺乏思维能力。

此外,还要追加辅助手段:以数量弥补质量,抛出成千上万个指控,当信息数量超出旁观者的认知能力后,他们就难以专注于材料和逻辑本身;散播仇恨,营造派系斗争的氛围,可调动更多的人怀抱既定立场参与进来;污损对方的人格,则会令己方人员产生虚幻的道德优越感,用情绪代替思考。这些手段的目标都是削弱大众的思维能力。

其实,方舟子自己在科普时,经常强调对这类手段的态度:

首先要培养一个怀疑的态度,对那些说大话的要怀疑,话说得越大的越要怀疑,不要碰到有人说大话,你就被吓住了。这里有一个原则就是:非常惊人的主张,需要非常惊人的证据,你说的那个主张越吓唬人,你必须拿出的证据就要越充分。你只要掌握了这一条,你就不容易被这些假话、这些大话给吓住。[13]

但他“打假”时却不这么做。各类歪曲的信息,夸张的描述,脆弱的论断,甚至对敌手的人身攻击,随时取用。他在电视节目中彬彬有礼,但在博客、微博、新语丝网站等地面向粉丝发言时却完全不同。他称呼对手为:弱智、文盲、人渣、小丑、混混、骗子、假货等;对手的支持者则是:方黑、同伙、水军、托儿、猪队友、脑残粉等。他还会给对手起各种贬低和侮辱性的外号,就跟小孩儿吵架似的。

在旁观者看来,这些行为幼稚而不可理喻,但其支持者却乐此不疲,他们认为这是嫉恶如仇的表现,并努力模仿。在这样的辩论环境下,疯狂造谣传谣的被认为有正义感,毫无常识的被称作专家,骂人最阴损的被视为犀利,骚扰对手及其家人的行为被鼓励,稍有怀疑者则打成叛徒、卧底,清理出斗争队伍,最后集体自我宣称胜利。对手的言论则往往被恶意截取、歪曲,显得愚蠢可笑。当对方以证人、证据驳斥后,他们还会在里面找“疑点”,并沾沾自喜地宣告:“你提供的证人、证据,反过来证明了你确实作假。”——这个圈子里的每个人都认为自己智力高超,而无法意识到这种论断有多么疯狂和愚蠢。

要从琐碎细节和恶意气氛中脱身,就必须掌握整体思维。南开大学教授、网民南开老沙阐述了其要点:

如荀子所言,“小辩而察,见端而明,本分而理”……所谓“小辩而察”,是指对各种细枝末节的定性分析与定量判别……所谓“本分而理”,是指对事物本质的价值判断……所谓“见端而明”,是指对事物运动发展过程的脉络分析,“见端”是要把各种细节符合逻辑的组合成一个完整框架……
以韩寒的新概念作文竞赛为例,如果韩寒的参赛以及获奖存在黑幕,那么这样的黑幕应有整体轮廓的浮现。谁是主谋,谁是帮凶,整个作假过程是什么,作假的利益动机是什么呢……如果有黑幕的话,大可让韩寒提前知晓复赛题目按时参赛然后神不知鬼不觉地拿个一等奖。无论是《萌芽》还是李其纲都有这个能力,为什么还要搞个刻意丢失复赛通知书再努力补赛再上演生死时速般的参赛过程呢?此次作文竞赛过后,其他社会媒体介入,在诸多获奖学生中选择了韩寒进行宣传,韩寒由此登上神坛,如果这样的过程能够被韩寒的父亲策划并驾驭的话,为何他父亲要选择“新概念作文比赛”这样的民间竞赛而不是正规的官方比赛呢?为何韩寒后来还拒绝了被免试录取进入大学深造的机会呢?放弃所有轻而易举能获得的造假成果,偏偏要选择一条完全不靠谱的造假道路,这样的造假过程符合“常识”吗?更何况迄今为止比赛组织者和评委的证人证言全都不支持比赛造假的质疑,为何方舟子还抓着他自认为成立的“本质”不放呢?以细节的“小辩”来制造怀疑的氛围,但在整体逻辑上无法形成鲜明稳定的框架,比赛有黑幕的结论能够成立吗?
以韩寒文学作品中的代笔质疑为例……如果方舟子认为不符合“常识”的内容是中年猥琐男代笔所为,那么其余数量更大的符合中学生生活经历的文字是谁写的呢?张放的各种文本分析方法将“小辩而察”发挥到了极致,但是得出了一个令人啼笑皆非的结论,按照张放的分析,写出韩寒小说的人应有深厚的文史功底,有卓绝的英语水平,既能写旧时代的大学生活更能写新时代的中学生活,这哪里是韩寒的父亲啊……
……对普通人而言,获得各种各样的碎片化知识是很容易的,但是把这些知识融会贯通并形成稳定的体系,才是最困难的。对判别事物而言,获得各种各样的细枝末节的特征是很容易的,但是把这些特征去伪存精地整合为完整一致的逻辑架构,才是最困难的。人的认知从自发走向自觉,从现象走向本质,从必然走向自由。其核心问题就是经由“见端而明”的探索,将“小辩而察”的细节与“本分而理”的结论进行整合,形成稳定可靠的认知……在方舟子的质疑过程中,只有对“小辩而察”和“本分而理”的生拉硬配,压根就看不到“见端而明”的完整逻辑,这种为了结果不择手段的打假,实质就是在造假。[14]

当今,人们从网络中接收大量琐碎的材料与论断。然而,普通人通常不具备深究每块信息碎片可靠性的能力与精力。不断地就同一目标,制造琐碎的负面信息并集中传播,这种手段叫信息碾压。它被很多媒体采用,但在认知上十分危险,因为琐细材料不一定具备代表性和完整性,宣传者很容易隐瞒与其相左的信息,灌输预定的结论。佐治亚理工统计学博士、网民被打飞写了篇数学科普谈这个问题。

不少人提出,弱疑点能够串起来增强质疑力,形成力度等同于强疑点的“证据链”……假定从韩寒作品里找到ABCD四个疑点,如果真没人代笔,每个疑点出现的可能性仅为50%,四个疑点同时出现的概率为50%的四次方,即6.25%,这是个较小的数字,反过来似乎说明了韩寒没代笔的“不可能性”。
……很可惜。这种计算是完全错误的。为什么错?破破的桥 的解释是,这些弱疑点不独立(也就是说,某个出现的话,其他的更有可能出现),因此概率上不能直接相乘。这是原因之一,但不是主要原因……其实,弱疑点串不起来的关键原因很简单:未考虑总样本数。
……我们不妨把50%这个数值再调小一点,变成10%……如果韩寒没代笔,则4个疑点同时出现的概率将是10%的四次方,也就是万分之一,这无疑是很小的一个值……但是,别忘了,这四个疑点是翻遍了韩寒的大量作品和访谈才找到的。假定这四个疑点是韩寒作品中出现的四句话,而韩寒作品中与代笔问题有关联的话共有100句(这显然保守了),如果韩寒无代笔,则每一句达到此可疑程度的概率均为10%。……先用常识判断。既然每一句如此可疑的概率为10%,则100句中如此可疑的话总数应为100×10%=10句。能挑出四句或更多的可能性极大。
再看看数值计算,具体公式这里不演示了,可利用二项分布或其正态近似……答案约为98%。
换句话说,因为没考虑产生疑点的“样本总量”,将98%的可能性,误算成万分之一的可能性!
在统计学中,这叫survivial bias(幸存性偏见)。也就是说,专挑可疑的,但不看这些可疑事件是从多大样本量里挑出来的。而样本量足够大后,总能挑出来足够多,放在一起挺吓人的。但其实什么都说明不了。
……我认为这正是一切深文周纳的阴谋论得以奏效的本质原因。有点可疑但不那么可疑的事情单独挑出来放在一起,对旁观者造成很大震撼,这时候,就算别人指出还有很多事不可疑,但人类心理天然反应,对那些不可疑的事情不大关心,但就是惦记着可疑的那些。此时,懂一点数学,就能有效的防止被忽悠。[15]

这种常见的错误行为在科学研究中叫做选择性取样。例如仅记下实验中与理论相符的数据,对大量与之不符的结果,则找出各种理由予以忽略。这样能得出任何你想要的结论,但与真相无关。

在日常生活中你绝不会这样运用“概率”——今天,邻居居然比我上班早,把车开走了,可九成情况下他都比我晚哪;在饭店碰见面熟的美女,可九成情况下她这个时间点不会来用餐;开车到最忙的那个路口,居然只等了一个红灯,平常可得等俩;路边电线杆上乌鸦好多,平常可是空空如也。四件事同时发生的几率约为10%的四次方,只有万分之一,每30年才出现一次,一定是做梦!

没人会犯这种错误,因为身边绝大部分事情都很正常。只有被先入为主思维严重干扰时,人们才可能选这些小概率事件作为材料推论。更常见的情况是,因为懒于主动寻找全面信息,你在自己不熟悉的话题和领域内,被人有意灌输了特定的片面材料,从而诱导出错误的观点,这就是信息控制


[13] 《方舟子破解世界之谜》新书首发暨读者见面会文字实录。

[14] 南开老沙 新浪博客《超越猥琐——也谈方韩两派网络论战的论辩表现》。

[15] 被打飞 新浪博客 《弱质疑和忽悠能“串”成强证据链吗?并浅析阴谋论得以奏效的数学基础》。

注:由于本书定稿于2013年10月,所以附注里的文章,目前可能已无法在网络上找到,对原始材料感兴趣的读者请参见本书阅读提示。

《忽悠的原理与技巧》目录、腰封与阅读提示

编辑于 2017-10-03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