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节 信息控制

第四节 信息控制

(本节属于:第一章 忽悠的原理与技巧

面对铺天盖地、成千上万的“质疑”,韩寒终于选择不再直接回应,而是开始出示证据。因为质疑大多指向他17岁时所写的第一部小说《三重门》,所以他整理了这本书的手稿,在媒体上披露:

我留下了当年《三重门》所有的手稿,定稿整整四百多(),加上初稿和修改稿一共超过八百页,接近四十万字。17岁的我为了这本书,花费了整整一年多,也荒废了学业,白天到深夜,课内到课外,周一到周日,甚至连体育课都逃了,和一帮来例假的女生一起窝在教室里不停地写。我至今所有的荣誉都是因为这本书而开始。虽然这本书在现在看来多有幼稚和卖弄。今天,我真的是被逼无奈了——我决定把《三重门》的手稿出版成书……这个套装的名字叫《光明和磊落》……我还特地和手稿一起拍了几张照片(下图),在文章的最后。[16]

韩寒出示《三重门》手稿

韩寒预想到质疑者会攻击证据,所以他试图提前将所有怀疑路径堵死。春节刚过,他立即到公证处公证手稿,因为从被怀疑到出示40万字手稿的时间很短,可证明无法临时伪造。手稿字迹与他中学时略显稚嫩的笔迹一致,纸张陈旧,显然属当年产物。同桌陆乐等人出面证实目睹了写作过程,当年他每写一页,班里同学都争相传看。他还是住校生,几周才回家一次,与父亲合谋困难。何况15年前,作为无名小卒,连书能否出版都有疑问,怎么可能预见到今日名满天下,而以荒废学业为代价花一年制造“手稿”呢?笔者估计韩寒觉得,这么离奇的事,有理智的人们,至少知识分子,应该不会信吧。


然而,真有不少人信了。因为质疑者称,手稿太干净!真正的作家手稿应该是怎样的呢?当然是脏乱差。那些人摆出如下材料:

手稿展示:(1)陀思妥耶夫斯基《卡拉马佐夫兄弟》 (2)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3)福楼拜《包法利夫人》 (4)上为王安忆《长恨歌》,下为海岩《舞者》 (5)罗广斌、杨益言《红岩》[17]

和这些名作家的脏乱手稿一比,韩寒的手稿真是太干净了。于是质疑者们得出结论:干净的手稿是誊抄稿,不是韩寒坚称的原稿。大家一看:说的对呀,真可疑。

《新发现》杂志的主编严锋,尝试运用这个学术成果,惊呼:

我震惊地获得了一个音乐史上最重大的发现:莫扎特(左)是有代笔的,而贝多芬(右)显然是原味的。[18]

莫扎特(左)、贝多芬(右)手稿


这时你可能会觉得有点不对,也许因为这是乐谱,不是文学作品吧?网民司马少随后贴出了更多的名家手稿[19]。

鲁迅手稿[20](左) 鲁迅《阿Q正传》手稿[21](中) 胡适手稿[22](右)


太干净了,不禁令人起疑,誊抄稿吧?作家投稿前为保清晰誊抄手稿,这个可能性的确存在。带着疑问查考鲁迅去世前一天的日记手稿,发现还是干干净净。鲁迅总不可能临死前还在拼命誊抄手稿吧?

鲁迅临终前夜日记手稿[23](左) 老舍《骆驼祥子》手稿[24](右)

有人怀疑日记可能修改较少,于是司马少翻出老舍长篇小说《骆驼祥子》的手稿,老舍在创作手记中证明这是初稿。

它使我满意的地方大概是:故事在我心中酝酿得相当的长久,收集的材料也相当的多,所以一落笔便准确,不蔓不枝,没有什么敷衍的地方……我自己最不满意的是收尾收得太慌了一点。因为连载的关系,我必须整整齐齐地写成二十四段;事实上,我应当多写两三段才能从容不迫地刹住。这,可是没法补救了,因为我对已发表过的作品是不愿再加修改的。

老舍其他小说创作过程也类似,《四世同堂》序中写道:

现在是随写随出,写到够十五万字左右,即出一本,故三部各有两本,全套共六本……设计写此书时,颇有雄心。可是执行起来,精神上,物质上,身体上,都有苦痛,我不敢保险能把它写完。即使幸而能写完,好不好还是另一问题。在这年月而要安心写百万字的长篇,简直有点不知好歹。[25]


这些手稿与韩寒《三重门》手稿神似,那为什么质疑者给出的手稿就脏乱差呢?追溯他们提供的手稿,例如《红岩》,发现原稿出自某次作家手稿展的新闻[26]——质疑者特意挑选了新闻照片里脏乱的手稿(下图右下),而屏蔽了同一网页中展示的干净手稿(下图右上)。

老舍《四世同堂》手稿[27] (左上) 韩寒《三重门》手稿[28](左下)

质疑者截取材料的原始来源(右,上图为干净手稿,下图为脏乱手稿)

为什么要这么做?因为绝大多数人并不知道作家手稿应该是什么样子,属于知识盲点,必须调动大量认知资源弥补,这很累。而人又是很懒惰的动物,他们会参考舆论传播中的材料与论断替代这个过程。此时,恶意的传播者就会在他们的盲点上进行欺骗,灌输这样一个伪常识:所有作家的手稿看起来都是脏乱差的,有无数修改的,因此,凡是不脏乱的手稿,都是伪造的。

在这里,伪常识并非由专家宣布,而是通过传播精心选择的材料完成,因为控制了材料,就控制了观念。作家手稿有干净也有脏乱的。将脏乱手稿搜集在一起,放到你面前,并屏蔽干净手稿的信息,此时你会不由自主地接纳这个伪常识。由于以为这是自己独立思考所得,你还会努力保卫它,殊不知它是别人有意灌输给你的。

如果韩寒拿出的手稿是脏乱的,那用同样手段反向操作即可,即只传播干净的手稿,屏蔽脏乱的手稿。这种方法叫信息控制


忽悠的原理与技巧笔记五:信息控制

信息控制是最常用的话语权手法。它瞄准的是你的知识盲点和经验盲点,试图通过传播歪曲或片面的材料,屏蔽原始、干净、与自己预设结论相反的材料,诱导你得出错误结论。

信息控制通常骗不了所有人,但对特定人群效果极佳。这群人信任恶意的信息源,往往对攻击目标怀抱反感情绪,听不进反面意见。假如他们的反感情绪并不强烈,这些信息源还会长期对其挑拨煽动。封闭环境下难以接触相反的信息,信息控制的欺骗效果最佳,传销组织先关人再洗脑,就是这个道理。在开放环境下,信息控制的效果会大大减弱,但由于证实偏见的影响,它依然有效,先入为主的旁观者会自动屏蔽与预设结论相反的材料和论断。

正常辩论的情况下,破解信息控制很容易,只需给出原始、完整的材料即可。但在公共传播中,这却非常困难,因为片面、夸张的信息远比正常信息传播得快。再者,容易被信息控制欺骗的人群,往往喜欢沉浸在封闭的小圈子里,自觉拒斥反面信息。

挑选负面信息集中展示,是信息控制最常用的办法。例如:

有位足球运动员,傻得连球衣都不会穿,在重要比赛中单刀面对守门员时还在思考人生,结果球丢了。这是谁啊?顶级球星“巴神”(马里奥·巴洛特利)。

有位篮球手,接球时经常失误,移动缓慢,进攻拖沓,没有弹跳能力,曾经被比自己矮30cm的对手暴扣。这是谁啊?著名中锋姚明。

有家芯片公司,做了几十年了,经常跳票不说,发布的一款重要芯片连最基本的除法都算错,最后被迫大规模召回,损失数十亿美元。这是哪家公司?英特尔。

有家手机生产商,产品特别贵,电池续航能力很差,产能经常跟不上,操作系统封闭,还有天线设计缺陷,总是掉漆。这是什么产品?苹果第一代iPhone。

对于熟悉目标对象的人来说,这种做法不值一哂。反之效果非常地好,几乎一骗一个准。要摆脱信息控制,首先要理解传播,在舆论中,由于精力限制,你判断一件事,依靠的永远是被少数人筛选后的信息。此时,需要对自己的知识盲点与认知限度有清醒的认识,仔细考察核心参与者的信誉,虚心包容,认真倾听反对意见。

原始材料经核心参与者筛选剪裁后,再通过舆论传递给大众

出现下列现象时,你要警醒信息源是否被恶意者控制:

1.你信任的信息源使用了大量琐细材料来进行论证。当你偶尔查证时,多次发现原始材料被故意歪曲或断章取义。

2.你坚信信息源塞给你的材料与结论,但某天突然收到与之完全相反的信息。经过验证,你发现这个信息居然是全面、可靠的。

3.你所信赖的、有判断力的人,在充分了解事件后,得出了和你完全相反的结论,以至于你无法理解对方为何会做出这样的判断。

4.多名有一定社会地位的当事人的证言与你的推测相反。此时,你所信赖的信息源开始污蔑并煽动你攻击证人。

之所以要警醒,是因为查阅原始材料的成本很高,绝大多数情况下,你会依赖某个消息源帮你筛选,它左右着你的论断。当偶然接触到与你印象相反的全面信息时,最忌讳将其简单地视为“个案”、“例外”,因为闯入你视野的反面材料已突破了重重屏蔽和偏见,往往只是同类信息的冰山一角。此时,你需要反思原有的信息源是否可靠。


【思维练习】:

查找与以下论断相关的原始材料,做出你的判断:

1.韩寒博客中,凡是写赛车经历的,文笔都很差,而时政文章文笔佳妙,一看就是中年人的成熟笔法。

2.韩寒在访谈时,凡谈起赛车、美女就兴高采烈,谈起创作过程就沉默寡言,转移话题。

3.韩寒初中各科经常不及格,成绩非常烂。他父亲写道:“几乎是整个初中阶段,韩寒在班级中的名次一直在40—50名之间,而他们班级共有54名学生。”(韩仁均《儿子韩寒》)。

当信息控制被揭穿时,忽悠者会迅速补救,常见方式如下:

1.转移议题:如原有的论证目标是“手稿干净,所以是伪造的”。被驳斥后,可转化为“几个错别字错得有问题”“几页笔迹有问题”“不同版本手稿对比有差异”等。也可以用更多、更细致的谣言和伪逻辑论断进行轰炸。其目的是让观众失去焦点。

2.制造区别:当某个标准被人指出是通过信息控制手法所制造的伪常识时,就模糊标准,声称当前问题存在特殊性,是个例外,因此适用这个伪常识,而其他同类问题则因为各种原因不适用。

网民静听弦吟总结了对“手稿干净,所以有假”的辩护战术[29],

1.你找出其它作家的一份干净的手稿,指出这是伪常识。他们会辩称这是一个例外,绝大多数作家手稿是脏乱的。

2.当你翻出鲁迅、老舍、周作人、王小波、胡适等知名作家的手稿,发现都很干净时,他们就开始制造区别——

(1)胡适是书信,所以干净;韩寒写的是小说,所以干净有假。

(2)鲁迅写的虽然是小说,但那是短篇,无需多作删改,所以干净;韩寒写的是长篇小说,所以干净有假。

(3)老舍写的虽然是长篇小说,但他写作经验丰富,所以干净;韩寒写的是处女作,属稚嫩生手,所以干净有假。

这套逻辑还可以扩展为:英语作家字母简单,手稿可以干净,中文作家干净有假;中老年作家沉稳可靠,手稿可以干净,青少年作家干净有假;女作家心思细密,手稿可以干净,男作家干净有假……此时你要思考:这些区别为什么成立?如何证明它们成立?通常情况下这些理由是张嘴就来的胡扯,属于双重标准。

需要进一步思考的问题是,既然他们坚信这类辩护的正确性,那为什么不一开始就摆出全面信息,并罗列这些理由,而是要先隐瞒关键信息呢?


[16] 韩寒 新浪博客 《〈光明和磊落〉——我的手稿集》 。

[17] 质疑者拿出的手稿图片均来自网络。

[18] 严锋 新浪微博 2012/2/4 亦为图片来源。

[19] 司马少 新浪博客 《手稿太干净》。

[20] 文物出版社《鲁迅手稿选集四编》(北京鲁迅博物馆编)。

[21] 人民文学出版社《鲁迅全集》第一卷插图。

[22] 黄山书社《胡适遗稿及秘藏书信》(耿云志主编)。

[23] 文物出版社《鲁迅手稿全集·日记》(鲁迅手稿全集编辑委员会编)。

[24] 人民文学出版社《〈骆驼祥子〉手稿本》。

[25] 司马少 新浪博客 《你不能用你的无知来证明世界的空白》 摘录了这两段引文。

[26] 中国网 《“新中国60年文学成就奖”28日开展 为期半年》。

[27] 老舍手稿新闻照片(来自老舍纪念馆)。

[28] 优酷视频 《韩寒首度公开〈三重门〉手稿》。

[29] 静听弦吟 新浪博客《忽悠秘笈十三招》。

注:由于本书定稿于2013年10月,所以附注里的文章,目前可能已无法在网络上找到,对原始材料感兴趣的读者请参见本书阅读提示。

《忽悠的原理与技巧》目录、腰封与阅读提示

编辑于 2017-10-03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