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节 诉诸公众

第二节 诉诸公众

(本节属于:第三章 传销式舆论战——信息污染

“质疑”数月之后,该“总结”了。一位名叫“严惩一切罪犯”的匿名者以人民公安、中国政法、清华、华东政法、西南政法“五教授”的名义,将大量网帖攒在一起,发表了“论文”《韩寒代笔出版〈三重门〉涉嫌犯诈骗罪的刑侦分析》。此文迅速扩散到各大论坛,五位教授的署名分别是:TYX、JDH、WES、LQZ、DLY。这几位教授敦促韩寒在某月某日前“自首”,否则就要起诉云云。

“严惩一切罪犯”所写“论文”的开头部分

方舟子表扬道:“该论文是否由五教授所写且存疑,但作者显然是刑侦学专业人士,论证韩家不仅有代笔,还有代抄,涉嫌诈骗,论据充分,说理透彻,虽然很长,值得细看。”[16]

五个不同学校的教授联合起来为这场网络掐架写论文?大家蒙了,这招“完全没见过”。论文标题看起来很“学术”,格式严谨,好像很厉害的样子。但仔细查考材料与方法,如看第一条所谓“父子供述矛盾”的指控,便可知作者连韩寒读过两次高一都不知道;接下来作者建议用碳14测定当代手稿,这是个常识错误;呼吁公安局刑侦、公诉,则体现出他是个法盲。查询这些学校的教师名录,发现没有人姓名以这些字母开头。也就是说,作者只是个网络骗子。可骗子在方舟子嘴里怎么就成了“显然是刑侦学专业人士”呢?

在众多信徒的转发鼓励下,这篇“论文”越写越长。可问题来了,他号称韩家不自首就要起诉,截止日期到了韩家压根不理会,他又不敢露面,这可怎么办?“五教授”心生一计,贴出一封号称是韩仁均寄来的自首信《我的自白书》——既然自首了,当然发扬风格不起诉啦,不少质疑者们自然是信了,在天涯和微博上欢庆胜利。

匿名终究上不了台面,“严惩一切罪犯”随后又署名“公安大学王大伟教授”发表了新“论文”《韩寒、韩仁均涉嫌诈骗犯罪是否会成为千古悬案——从犯罪心理学兼谈当前倒韩局势》。网民“深海胖子”忍不住了,问:“王教授会授权给不是实名认证的用户发表他的文章?”“严惩一切罪犯”回应道:“我们不久就会申请加V(指新浪实名认证)。王教授都是我们圈子里面的熟人,授权一个电话即可。”

然而,王大伟本人很快出面辟谣:文章不是我写的。质疑者非常尴尬,开始产生分歧。一些人认为,大家目标是追求真相,这种做法是错误的。另一群人则反驳:“‘严惩一切罪犯’的意思只是请王大伟教授谈谈对这件事的看法。”“大家不要看署名,关键要看内容。”

“严惩一切罪犯”回复道:

您好,王大伟教授,非常感谢您发此声明。我们转发的文章作者“王大伟”的确不是您,欢迎您在有时间的情况下,关注韩寒事件,此乃刑侦、司法鉴定、犯罪研究学术界任何一位有良知的学者都应关注之问题。韩寒造假,天理难容,况吾等食国之俸禄之人?人民,国家都热盼您这样的学者。[25]

其他同伙在骂声中纷纷出来打圆场:“早说清楚就好了嘛!”“我们也是好意。”“纳税人供养的教授面对造假集团沉睡了十三年,可有过一丝丝羞愧?”“文章不错,干嘛在乎作者是谁呢?”

他很快改名为“肯思咨询”,声称自己是“在倒韩事件中诞生的七人团队……韩寒倒掉之日,就是肯思咨询正式营业之时”。当然,截至本书定稿前该公司尚未开业。



一群号称仇恨造假的人,为什么反而争先恐后地相信骗子?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笔者先回顾2006年方舟子“打假”南京大学教授潘知常的旧事。在他长期攻击潘知常未果后,突然有人在网上贴出《南京大学六位博士生关于请求查处潘知常事件给校领导的公开信》。信称“我们是南京大学中文、历史、哲学专业的几名在校博士生”,提出九组、二十多条“指控”,内容就是新语丝上那些信息污染的总结。这封信引起了媒体的极大兴趣,强大的舆论压力很快形成,潘知常本人和单位被疯狂骚扰,最终逼南大处理了潘知常。

实际能确认的指控,不过是潘知常主编的几十万字的书中有数百字脱注,以及未发表的讲义中有不规范之处。这就好比指控你强奸、连环杀人、诈骗数千万元,公安动手逮捕,电视上你穿着犯人马甲(中国媒体最常用也最恶劣的贴标签手法)在全国观众面前出镜,最后法院查实你只是上完厕所忘了冲水。

陈铁喜博士事后回顾道:

这封造假的公开信(此信造假是本人的论断,因为没有任何证据表明这是6位南大博士发出,而且事后调查结果也证明了这点)把事件推到高潮。结果舆论先行对潘进行了审判,南大随后对事件着手调查,最终认定涉及学风问题,做出“暂停作为研究生导师资格”的处罚。涉及的是潘未发表的讲义中引用不明的问题,南大有点“求全责备”的感觉,但由于影响广泛也只能严肃处理了。

南大学生、网民“一一的照相机”在指出信中大量错误后说:

潘显然一个字也没有抄袭,而只有失查的过失。但是有人为什么虚张声势,炮制这个公开信?一个是为了借机把所有的指控集中起来,臭潘一下,一个是为了逼迫南大就范,达到处理潘的目的。这封信应该去查一下,如果确实是造假,那可真是一大丑闻。

江苏网整理了关于此事的材料,评论道:

有人根据网上的帖子就断言是“性质最为恶劣的剽窃案”,是“大学丑闻”,并且轻率地称人为“剽窃教授”,可是现在经过认真查证,却连一个字的抄袭也没能坐实。遗憾的是,因为在网上的炒作与图一时之快而给被打假者所带来的伤害,已经无法弥补。
更惹人非议的是那封没有署名的《南京大学六位博士生关于请求查处潘知常事件给校领导的公开信》。当时很多人仔细看了网上的帖子后共同的感觉都是:潘知常的问题并不严重,但是匿名上网的这封公开信却口气凌厉、态度极为激烈,意欲把潘彻底批倒批臭的心态溢于言表,然而其中列举的一些关于潘知常的所谓“劣迹”,有些却明显属于毫无事实根据。例如说他的《生命美学》一书抄袭,说他收了别人一万元钱并任命其为副教授,说他拿自己博士的论文去开会,等等,批评自己学校的著名教授但是作为批评者的六个学生却都不署名,如此不负责任的举动似乎不像是几位名校博士的所为。[26]

潘知常愤怒地说:

方舟子把我所主编的《传媒批判理论》一书中出现的引用他人的数百个字而没有注明出处的问题作为诬陷我的一大法宝……我当即对负责该章的作者提出严肃批评,要求他写出书面检讨,并且在网上公开道了歉。方舟子既然能够找到那个指出该书出现问题的帖子,就应该能够看到那位作者的公开道歉,可是,他却蓄意不提,而且蓄意让网友误解是我本人抄袭。这种做法,实在令人齿冷!而且,我们从没有掩饰过自己的失误,相比国内动辄抄袭数千、数万文字而拒不道歉,相比方舟子的长篇剽窃西方科学家的文章而至今拒不道歉,我觉得我们已经无愧于心。……
我已经不想再与他多费口舌(无非还是这样一些卑鄙的诬陷、篡改、歪曲,毋须再辩),对于……这样一个不要任何事实就竟然随便在大众媒体上将人进行肆无忌惮的“示众”的邪教教主,这样一个连科学大师袁隆平、国学大师季羡林、中科院副院长陈竺等一大批著名专家都不放过的以“错打、误打”“乱打、瞎打、谬打、狂打”而知名的新一代的打砸抢分子,我已无话可说。在方舟子以及他的《新语丝》身上,我嗅到了一丝文化大革命的气息,也又一次感觉到了我们这个民族内部潜存的那种令人恐怖的暴戾之气![27]



忽悠的原理与技巧笔记十六:诉诸公众

制造假教授、假博士是诉诸权威,但更重要的是伪装成多个独立的信息源。这瞄准了公众的认知弱点:论断、指控若由单人提出,那是孤证,可信度低;多人讲述,叫互证,可信度大大增强。但他们忽略了一点:互证的前提是,这些人各自独立接触原始材料做出论断。而在被污染的舆论中却并非如此,众人经常以谣言为基础,作出错误论断,后者又反过来佐证谣言的正确性。而网络匿名方便,令个人或小团体伪装成多个角色成为可能。它们不断传播、归纳,互相吹捧,将谣言交织成网。

当不熟悉舆论特点的真教授、学者或严肃媒体受骗时,这些污染源就会将其作为“权威佐证”,谣言提升层次,变身为教授学者们“金口玉言”的“权威论断”。观众看见的是这些论断,却很难意识到这些论断的基础是舆论中的各式谣言。其实,看起来铺天盖地,像是很多人独立得出的论断,往往出自同一污染源。

看似多个来源的“互证”,其实出自同一个污染源;伪装为多个独立来源后,在观众眼中,信息的可信度好像增强了。



大部分人判断问题并不独立,极易受他人影响,所以针对普通人从众、人云亦云的人性弱点,反复传播被污染的论断,强调己方意见属于多数,甚至用水军营造“多数”,就成为有效的宣传手法。

《战国策》里有“曾参杀人”的故事。曾参是孔子的学生,勤奋好学、人品端正。有一天,某个与他同名同姓的人在外乡杀了人,“曾参杀人”的流言传来,邻人将消息告诉正在织布的曾参母亲。他母亲坚定地反驳:“我儿子不会杀人。”但很快,第二个、第三个人跑来“互证”,每个人都告诉她:“曾参杀了人。”结果因为她不知道他们的材料实际上出自同一个污染源,所以开始害怕,爬墙跑了。你看,仅仅因为三个人的论断,她连儿子杀人都信了。

抛开个例看统计,就更清楚了。质疑者曾在天涯论坛庆祝“倒韩高楼40万帖纪录”。笔者统计了这40万帖的作者,其中发表3000帖以上的有12个帐号,1000到3000帖的有38个帐号。光这50个帐号(其中半数还是新注册的马甲)就发表了约10万帖子。也就是说,数十万人看见的材料与论断,实际上就是几十个闲汉的相互佐证。至于与这些话题相关的投票,编写程序在深夜几万几万的刷票更是司空见惯。在好奇之余请继续思考:为攻击某人,每天可以发表数十乃至上百个帖子的那些人,他们到底做什么工作?靠什么生活?



网民“孔孟老庄”分析了这类现象。

“诉诸公众”是逻辑学及批判性思维理论所总结的推理谬误之一,指在论证观点时,不是阐述论据及因果关系,而是以该论点得到多数人的赞同作为论点正确的理由。它的基本表达形式如下:
(1)所有人(或者多数人)认为命题 A 为真。
(2)所以,命题 A 为真。
事实上,观点的正确与否,与它有多少人赞同没有关系。既有可能“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也有可能“真理掌握在少数人手中”。“诉诸公众”不是逻辑推理,而是宣传手段。它利用了个体的不自信、盲从等弱点,可以对人起到很大的操控和迷惑作用,使人变成“羊群效应”中的一只羊。支撑它的是“从众心理”:人总是倾向于让自己的观点得到多数人的认同,反过来讲,多数人认同的观点,也会对自己的判断产生心理上的从众压力。
有个非常有名的心理学实验,叫“阿希从众实验”,最能生动地说明人的从众现象。大家请看下面这张图片:

如果问你:“左边的线段,跟右边的三根线段中哪根一样长?”恐怕你会说:“你是不是在侮辱我的智商?明摆着跟C一样长嘛!”别急,在美国心理学家阿希1951年设计的实验里,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他把被实验者(大学生)每7人分成1组,在同一个房间依次序回答问题,但实际上前6个人是安排好的托儿,真正的被实验对象只有第7个人。前几次大家一致做出了正确的选择,而在后面的实验里,6个托儿被安排一起故意选择同一个错误答案,这时结果是:第7个人竟然有三分之一跟着做了错误的选择,他们选择了左边线段跟A或者B一样长!阿希选用多个简单问题在多组人群中做了多次实验,结果75%的人至少有一次错误的从众选择,有5%的人甚至从头到尾一错到底,真正一直坚持自己独立正确选择的人,只占25%!

如此简单的问题,被实验者还都是大学生,竟然得到这么可怕的结果。如果是素质和学历更加参差不齐的人群,面对更加复杂的问题,情况可想而知。所以大家要记住,“从众心理”是人性的一个永恒弱点,“诉诸公众”这种手段是永远有市场的。
另一种情形是,论者伪造出一种“支持者众多”的假象,而实际情况可能相反,我称之为“诉诸伪公众”。面对这种手段,暂不论因果关系,首先要做的就是睁大眼睛来辨识:真的是多数人支持吗?
……方舟子是个诡辩高手和宣传能手,经常使用“诉诸伪公众”的手段。比如他曾发过一篇微博《大学教师中的批韩派和挺韩派力量对比》,列举了14个批韩寒的教师姓名,5个挺韩寒的教师姓名,以此证明教师队伍中支持他的人占多数,再烘托出支持自己的网民也占多数。实际上,挺韩的、言论活跃的教师并未被列入。而根据新浪微博很多投票的结果,支持韩寒和方舟子的网民比例一直在8:2左右。该微博意在误导读者,以“诉诸公众”的手段为自己宣传造势。提醒一点,这类投票结果,可以用来证明“韩寒人气依旧”“方舟子恶名远扬”等与支持率相关的命题,而不能论证“韩寒没有代笔”这类命题,因为投票结果与事实判断没有逻辑关系。他还声称:“据非正式调查,自韩寒抄稿集出来后,搜狐、腾讯、网易、凤凰网的编辑大都认为韩寒是假货。”很快多名网站编辑站出来表明支持韩寒的立场,从后来腾讯与韩寒独家合作的事实看,这纯属胡说八道。他前面那句“据非正式调查”,其实已经为自己信口开河预留好了台阶。[28]



面对诉诸公众的手法,一定要克制情绪,时刻反省。“某个香港知名教授也认为韩寒是假货”,“我今天给学生做讲座,结果发现底下一个韩粉都没有”,“我有个做销售的朋友,他告诉我,韩粉又傻又好骗,正适合推销那些自我吹嘘的商品”。这些帖子、言论如果和你的立场相同,会让你产生虚幻的智商优越感。可你一定要警醒:说不定根本就不存在什么筛选韩粉的销售员,真正存在的也许只有正在筛选傻瓜读者的发帖人。

[25] 严惩一切罪犯 新浪微博

[26] 江苏网 《潘知常风波:聚焦网络打假背后的真相》

[27] 潘知常 《方舟子、新语丝与学术恐怖主义》


[28] 孔孟老庄 新浪博客 《诉诸公众:一种常见的逻辑谬误和宣传手段》

注:由于本书定稿于2013年10月,所以附注里的文章,目前可能已无法在网络上找到,对原始材料感兴趣的读者请参见本书阅读提示。


《忽悠的原理与技巧》目录、腰封与阅读提示

编辑于 2017-10-03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