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节 克服偏见

第四节 克服偏见

(本节属于:第三章 传销式舆论战——信息污染

现在我们先回顾前几章里的一个典型场景。

韩寒拿出手稿,只见每页都干干净净,只改了一些字词句。笔者不禁质疑道:韩寒的手稿怎么可能这么干净呢?作家的手稿不都是涂涂画画,反复修改的吗?显然脏乱差才正常(拿出几个作家脏乱差的手稿佐证)。何况韩寒写的是处女作,没啥经验,这么干净可能吗?

很多人认为这叫“说理”,哪怕反驳者指出其他作家也有干净手稿,他们也会想,虽然证据不铁,但干净的毕竟比脏乱的可疑嘛。

假设在某个平行宇宙里,韩寒拿出手稿,只见每页都涂涂抹抹,大段大段删改得跟鬼画符似的。笔者不禁又质疑道:韩寒的手稿怎么可能这么脏乱呢?他的同学金丹华和父亲韩仁均都说他写文章一气呵成、干干净净,写本书就涂改成这样啦?再说,作为新人作家,到处求人出版,难道不该将稿件弄清爽,给编辑留下良好的印象吗?

旁观者又纷纷附和:有道理,脏乱手稿确实要比干净的更可疑。

这两个说法,单独看,好像都有点道理。其实,无论手稿怎样——有时脏乱有时干净,前面脏乱后面干净,行文脏乱段落干净,随机地脏乱和干净……,笔者都能随口讲出几条“道理”来质疑。

再以“新概念大赛”为例,假设查看一等奖公证名单,发现:

公证名单仅18人,韩寒和C组陈武都不在内。笔者质疑道:《萌芽》出版时把韩寒印为C组一等奖,和公证名单相互佐证,正好说明他伙同《萌芽》伪造复赛经历,用C组一等奖替换B组避开公证。

公证名单有19人,仅韩寒不在其中。笔者又质疑道:公证处代表颁奖时还上台发言,难道就不能给韩寒补考做个公证吗?萌芽首次举办大赛,必然看重信誉,如果没作假,怎会留下这样的疏漏呢?

公证名单里20人都在。笔者再次质疑:赵长天说韩寒补考时公证人员早就走了,可他居然神奇地出现在公证名单里。这不是作弊的铁证吗?请公证每小时得花几千块钱,为了个没收到信来补考的中学生,萌芽居然耗费巨资专门请人为他补足流程,没利益关系谁信?

不管名单里有多少人,笔者都能“推理”到预定结论上。

哪条推理是对的呢?符合证据(手稿)、证人(评委监考等见证补考事件的当事人)的推理是正确的,其余的全是瞎掰。

但人们经常不信任证人证据,而会坚信那些迎合自身偏见的推理是正确的,并为之争吵不休。那科学家们是如何克服偏见,达成共识的呢?除尊重证据外,他们还积极验证认知方法的有效性。在这场运动中,很多人感叹,跟着方老师学到了很多东西,比如用错别字判断抄稿,用文本分析判断作者等等。笔者即以此为例进行说明。


韩寒重启新浪微博后发表首篇博文《写给张国荣》,质疑者们旋即开始“文本分析”,但很快出现了意见分歧。一部分人认为写得差,是他自己写的;另一部分认为写得好,是代写的。而方舟子则独辟蹊径,他找出此文出版时的版本(版本二),并与博客版本(版本一)逐句比较,认为后者差,前者好,据此推论出版版本是代笔团队或编辑润色过的,而韩寒则误用了某个老版本发表在自己博客上。[39]质疑者的意见于是很快统一到了他的旗下。现在笔者将版本一和版本二中有差异的句子打乱排列如下。请读者逐句比较,哪个版本写得好?

自我测试1:哪个版本好?差异已用不同字体标出[40]


《三重门》手稿发表后,质疑者发现“不少错别字错得很奇怪”,就此推理“这是在课堂上照着打印稿抄的,而同学们没有发现”。下图是笔者从各作家、学生手稿(包括原创与抄写稿)中摘出的错别字,请使用“错别字判断抄稿”的知识,指出哪些是原稿,哪些是抄稿。

自我测试2:通过错别字分析,识别哪些是原创稿,哪些是抄稿(以上“判定抄稿”的理由都是方舟子等人提出的)

忽悠的原理与技巧笔记十九:验证方法的有效性

如果你用某种方法得出的结论与证人证据不符,那首先要怀疑前者。验证认知方法的有效性有助于你减少主观臆断。错误的方法是忽悠者围绕构陷目标随手发明的,通过信息污染灌输给你,一旦接纳它,你就会被越骗越深。它的重要特征是不具备普适性,可通过设计自测方案来初步验证正误,最常用的方案是单盲(Single Blinding)实验——向被测试者遮蔽实验对象的信息,避免有意无意的偏见干扰。

对专业问题更应谨慎,它需要经过系统的专业学习和经验积累才能判断,最好的方式是交由中立的第三方专家,依照程序评判。



【思维练习】:

1.在自我测试1中,为什么质疑者用“文本分析”会产生互相矛盾的两派意见?为什么双方很快又神奇地“统一”到了方舟子的“推理”上,且该推理与他们的初始判断均完全不同?

2.在这场运动中,很多质疑者“文本分析”出韩寒文章是中年人所写。请设计一个方案验证“文本分析小说作者年龄”方法的正确性。

3.假如你和朋友均无法分析出哪个版本好,也无法识别哪个错别字出自抄稿,那为何有人会认为自己在运动中“学到了很多知识”?



很多意见领袖对舆论缺乏了解,成了信息的奴隶。他们不具备厘清材料的能力,带头传谣;不具备判别主观性论断和验证方法的能力,怎么掰扯他都信;不具备筛选信息源的能力,刚被“脑残科诊疗医生”骗,接着被“刑侦学五教授”骗。但即便拥有以上缺陷,只要有能力发现异常,自我反思,同样能不断提高。

举例来说,质疑者曾拿出视频称,韩寒居然不知道“文人相轻”怎么写。视频中记者问:“有一句话就是,叫做‘文人相轻’。”韩寒说道:“是哪个qin嘛?‘亲热’的‘亲’?”方舟子质疑:“韩寒谈‘文人相亲’,看上下文不像是开玩笑,连‘文人相轻’都没听说过?”

但这确实是开玩笑,出自他的小说《光荣日》:

……大声念道:“《文人何苦问难文人》,介个讲的啥,是文人相轻吗?”众人哄道:“文人去相亲,谁要啊。”这时候机器旁边的女人说道:“这首辛晓琪的《女人何苦为难女人》,送给在场的女人,希望不要橇别人的男人。”[41]

辟谣后该“铁证”变为:韩寒不知道“文人相轻”这个成语,尽管他在小说《光荣日》里明明用过——更铁啦。直到一年后,还有自作聪明的“台湾教授”在报纸上用这“质疑”。

当你偶然了解该信息后,该怎么想?“这才回答了1条质疑,还有25条呢!”不对!这样你只能永远被困在信息污染的牢笼里。

反思:韩寒很熟悉作品,甚至能信手拈来地开玩笑。这和质疑者给出的其他材料、论断完全相反,为什么?(信息控制,整体思维

反思:质疑者折腾了整整一年,居然连韩寒作品都不熟悉?那他们的动机是什么?宣扬并相互佐证的其他论断靠谱么?(诉诸公众

反思:韩寒粉丝总熟悉其作品吧,那些人的辩驳在一年时间里,怎么好像被屏蔽了一样,没能传到我的耳朵里呢?(被话语权

反思:往年对其他人的“质疑”,也是这种情况么?

韩寒中学同学作为当事人对《三重门》现场写作做证后,质疑者旋即在天涯论坛爆料:同学谭旭东回忆文章里不经意披露大秘密,证人陆乐是韩寒第二次读高一时的同学,与该书写作时间相差一年。

面对这类指控,首先把握关键信息,查阅证人与经过质证的报道。《南方周末》清楚地指出陆乐是韩寒第一次读高一时的同桌。[21]同学朱莲在土豆网访谈中也佐证了这一点。[42]他第二次读高一时的同学金丹华讽刺道:“一群人在电脑前闭门造车,盲人摸象,一会给你造出段经历,一会给你班添出个人。”[43]那质疑者的论断是怎么来的呢?

“铁证”的起源是某天涯网民发现谭旭东早年文章里提到了韩寒第二次高一同班的“小陆”。他认为“小陆”就是陆乐,于是推论“陆乐造假”。反思:几万人整天就传播这种无稽之谈?(信息污染

后来网上有人又为这个论断追加了佐证:韩寒曾写过第二次高一同桌“阿乐”,这下又有陆又有乐了吧——“一剑封喉”。找来韩寒描写“阿乐”的文章《那些事,那些人》[44],可知文中前半部分写他第一次高一205寝室的舍友,包括同桌“阿乐”(即陆乐),后半部分写的才是第二次高一的舍友,其中包括“小陆”。这是两个人。

反思:为什么传播时这些细节会被歪曲混淆?(传播筛选)质疑者不是用各种材料证明韩寒是“小学生水平的文盲”吗?他描写高中舍友的作品居然出版热销?这种文章多吗?多得是。这也能让老爸代写?(信息控制,模糊标准)质疑者们不是“求真”吗?为什么拼命造谣污蔑证人呢?(攻击信任链)既然有了证人,他们为什么就是不愿承认自己的推断是错误的呢?(可证伪性


信息污染中各种错误论断与谣言循环佐证,极易沉溺其中难以自拔,最糟糕的是,你花费无数精力考证细节,结果却只是停留在“识破了一个谣言”的阶段,认知情况并没有上一个台阶,你将永远处于时刻准备上当受骗的蒙昧状态,等待新谣言接踵而来。反思给了你跳出泥潭的机会。传销氛围让人们不停地接纳伪逻辑,损害他们的智力,而学会反思则锻炼了人的思维能力,从错误中不断汲取教训。



那正确的认知方式是什么?把握关键,简化问题。韩寒作家生涯中收益最大的是处女作《三重门》与时评博客,分别令他成为知名作家与意见领袖。针对这两处的指控,思考证伪条件,考察证据、证人。

先谈《三重门》。对“作品是否原创”这个命题,证伪条件是什么?正常思维的结论是:手稿,以及创作的目击者。而不是上电视说话是否顺溜、学习成绩如何、身高有多高……这些话题为的是模糊焦点。你必须拥有自主思维的能力:独立思考,永远不要被别人牵着鼻子走。主动查询原始材料,不要依赖污染源。

接着查看证人、证据是否符合证伪条件。韩寒出版了手稿证据。其同学、编辑作为写作过程的目击者与当事人多人互证(详见附录A)。只要否定不了证明效力最高的证人证据,便无需再关心那些揣测。

上图:“秋天播种的树苗”改为“春天的小苗”(“春”字左侧有涂改液痕迹,表明经过多次修改) 中图:“只见里面好菜早已卖完”改为“只见肉类早已卖完” 下图:“nice”改为“wonderful”[45]

手稿中这类创作性改动近千处,出版的手稿前言中亦例举了前几页中的数十例[5]。质疑者对此蓄意不提,却从二十万字里挑出几十个错别字,硬说错得很奇怪,来否定证据。这是控制信息,欺骗不愿查看原始材料,逻辑能力弱的旁观者。通过单盲测试可否定这套胡编乱造的方法。




接着谈时评博客,很多人认为“韩三篇”突兀地从迎合公众转为批判,属于炒作,这实为不了解作者的误读。因篇幅所限不再冗述,可查阅详解[46][47]。其原因是韩寒迎合公众的博文远比其他作品易于传播,传播筛选的效果令公众对他的印象产生了偏差。

但思想相近,逻辑上并不能证明博文是他本人所写。笔者采用的证明方式是将韩寒的视频访谈,与同期博文在观念和语言上进行比对。考虑篇幅,本书仅以韩寒最长的一次出镜深度访谈——凤凰卫视《非常道》何东专访(摄于2007年6月18日,两小时)为例说明。

访谈视频:我们写文章讲究的是假大空,用假大空去歌颂真善美,所以我们的文章都特别地讲究积极的、向上的、阳光的,都很厉害了,阳过了(“杨过”的谐音)。
博客谈教育):很多人的撒谎体验都是从作文开始的,而为数不多的说真话体验,是从写情书开始的。从小,作文的范本和教材告诉学生们,文字的用处就是赞美和歌颂,而揭露和鞭策都是不积极的、向下的、阴暗的、不极地阳光的。(2007-6-15)[48]
访谈视频:我从小就是被骂大的,就像厦门大学的学生,从小就是被吓大的……他们问我对大学怎么看,我就觉得现在的大学,很简单的,其实只要花钱就能够上,也没有什么神圣不神圣的,那很多大学生听了就会不高兴。
博客谈教育):现如今的大学像妓女一样,只要有钱,全国所有大学都乖乖排成一排随便你点,想上哪个上哪个,愿意多花点钱甚至可以几个一起上。氛围不同了,别再还真的以为自己是天之骄子,十几年前大学生还吃香,但那一批已经是绝代天骄了。所以,还是抓紧时间学点真本领和真手艺吧。当然,厦大有钱也不能上,那的学生还真的都是吓大的。(2007-6-7)[49]
访谈视频:但很多人他们就会说,你这太那个了,万一一个5岁的小孩要搞一个3岁的女孩怎么办,你这种是什么什么的。说实话我脑子里从来就没想过一个5岁的小孩搞一个3岁的小孩,我真的从来没想过,这种事也就他们能想得到
博客谈国民性):很多正派的人说,不行,我没有这个权利。并且反问我说,如果6岁的你儿子搞了3岁的我女儿怎么办?你真是难倒我了,我脑子里从来没想到过这样猥琐的假设。(2007-6-16)[50]
访谈视频:我们不要动不动就去说“封杀他,封杀他”,你在说的时候心里是很爽的。感觉自己很有权力,我封杀你,我封杀你,这其实是一种巨大的不幸,总有一天会轮到你的头上,如果你喜欢做这些事……给他们点权力,他们真的会来封杀我
博客谈国民性):我们中国人是这样的,一方面喊着要言论自由,一方面自己一旦有一点权力就喜欢封杀别人。我们的表面仇视特权,但我们只是仇视别人握着特权而已。我们的个体比任何国家的个体都爱特权。(2007-7-12)[51](韩寒博客2006年7月谈郭敬明,2008年4月谈松岛枫,6月谈莎朗•斯通,“韩三篇”等,均有类似说法

该方法亦可用于小说,考虑到对《三重门》以外的作品质疑并不多,仅举一例:

采访视频:香港什么80后啊,学生啊,都不带红领巾。我想这个,不行,红领巾是由烈士的鲜血染成的。当时学校里面刚出来,当时不知道嘛,当时就以为有好多烈士,在这种红领巾工厂里天天放血,然后染那个红领巾,我以为真的是血染的,后来才知道,只有卫生巾才是由鲜血染成的。(香港书展,韩寒记者招待会 2010/7/22)
小说:戴上红领巾的那天,高年级的大姐姐对我说,同学,你现在就是少年先锋队员了,你知道吗,红领巾是烈士的鲜血染红的。我把这个比喻句当成了陈述句,在我的想象中,红领巾工厂里,每天都要用血给我们戴的红领巾上色。(《1988,我想和这个世界谈谈》)

其实他无数访谈都在谈自己的作品,只不过质疑者缺乏阅读与理解韩寒作品的意愿和能力,绝大多数只是在情绪和谣言的驱使下参与运动,人云亦云地做出论断。

列出双方在这场运动中使用的典型材料比对,可以看得更清楚:

了解双方所用材料效力上的区别,与所用方法的稳定性。

你会发现正常材料与信息污染具备不同的特征。前者主要是证据与当事人的直接证言,它们是有成本的;而后者思维紊乱,天马行空,处处攻击。在不停“转述”、分析中,歪曲当事人和材料原意,还特别喜欢用诸如“《三重门》写作之谜”“求医之谜”“新概念大赛之谜”等词句,诱导你“猜谜”,在不良氛围中恶意揣测。

这套舆论攻击的模式是这样的:先确定构陷目标,然后围绕该目标,投放海量的污染材料,如歪曲造谣、伪逻辑、主观论断等,己方人员注册大量马甲吹捧互证。然后他们会观察传播情况和用户反应,大部分材料因欺骗性不够而逐渐死亡,少数精华则在舆论中生存下来,被他们筛选出来大肆鼓吹。你一开始会觉得他们的材料和理由很荒诞,但随着传播筛选,谣言不断剪裁打磨,欺骗性逐渐增强,“慢慢地”你越听越信。他们还煽动公众仇恨,污名化对方,攻击证人。如果有教授学者名人不幸被骗,那他们的论断很快就会被拉出来吹捧,变成谣言的“佐证”。


信息污染只能在丧失道德准则的舆论环境中才能使用,忽悠者必须不停造谣,且拒不澄清道歉,才能开始作传播筛选。但中国知识分子并不理解规则在认知上的重要性。他们还缺乏在舆论中搞清基本事实的能力,不懂得分辨主观判断和客观证据,不了解传播,天真地认为群众运动可以“去伪存真”,缺乏基本的逻辑训练与科学思维方式,没有能力通过证人证据终结议题,处于蒙昧状态。

他们很容易被漂亮话打动:“求真”、“打假”、“言论自由”、“还你清白”……,却不知道通往这些目标应当遵循的规范。“求真”的人们会去辱骂证人让他们闭嘴吗?“清白”是造谣污蔑后让人“自证”么?搞信息污染和群众运动通往“真相”么?

中国的知识分子没有正常的信任感,朋友出面证明,不行,肯定帮着作假。国内媒体上出镜,不行,肯定买通了记者。CNN,NHK等国际大媒体几十分钟专访,不行,背熟的。找个反对者行么?还是不行,那是卧底。只有找最核心的恶意质疑者才成。想自证清白,你得让构陷者来配合你证伪——这就是他们最高级的智力成果。

凤凰网有位资深倒韩博主黄麟,2010年起埋头写了整整三年共一百多篇倒韩文章,总点击百万以上。正好赶上了运动,被各路谣言忽悠得要杀人了,搞起死亡威胁,受到愤怒谴责,专栏被撤。结果质疑者仅仅挑出他五年前两篇赞扬韩寒的博文,就成功切割,把他打成“韩方卧底”。很多知识分子,表面上很尊敬别人,平常都夸赞:赵长天、慕容雪村老师人品好,值得深交。但当对方为韩寒做证时,他们却死活不信——这是要面子、利益集团。

他们从饭桌上、出租车司机嘴里得到消息,找来传销材料如饥似渴地阅读。一切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都有了答案,原来他们的书没人看,课没人听,评论没人捧场,是因为别人有个好老爸啊!尽管搞不懂其中有何逻辑,但他们已经开始撕心裂肺地发出正义的呐喊:这是民族的悲哀!这是时代的堕落!——除了扯这些大词,他们什么都不会。2000年的时候,这些学者们批判韩寒《三重门》文笔低幼;2004年批判他不务正业玩赛车,作品越写越烂;2012年,他们又出现了——当年你文笔太高妙,旁征博引,绝对不是你写的。这未必是同一群人,但铁打的营盘永远有流水的兵。

如何超越这些人?学会简洁明快、直击重点的思维,主动寻找干净全面的原始材料作判断,筛选有信誉、判断能力强的信息源,拒绝污染源给出的材料和论断,不管对方多么有名有地位,无论头衔是教授还是学者,成为污染源说明他们的认知能力很弱。尊重证人证据与社会公德,牢记胡适的劝告:待人要有疑处不疑,做学问要不疑处有疑。遵守道德规范不但能提高自身修养,还有助于认知。



那普通网民又有何重大缺陷呢?他们频繁使用的各种错误方法,其根源是迷信权威,死板僵化的中学语文教育。

旧版中学教科书里收录了鲁迅作品《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文中写捉鸟时,有这样一句话:“明明见它们进去了,拉了绳,跑去一看却什么都没有,费了半天力,促住了的不过三四只。”这个“促住了”是什么意思?课本解释说,这是通假字,“促”通“捉”。其实,鲁迅原稿就是“捉”,排字员弄错后,以讹传讹,就这样一版版传了下来。直到近期,最新版本才更正了这个错误。[52]

这个错别字,几亿人都看见了,为什么多年来没能订正?因为鲁迅是权威,教科书也是,它们是不会错的,所以“只能”是通假字。这叫作“魅”,即神秘感和神圣感。假如你根本不知道这是名家作品,拿来一看:“哎呦,这不斗大一错别字嘛。”很容易就得出正确判断了。这叫“去魅”“除魅”,同样能帮助我们理性思考。

很多质疑者指摘韩寒某些生活博客差,不如时评,这就是“魅”。韩寒出版作品中有篇文章,叫《好吃的水果们》。全文是:

昨天我在和平里买了一些梨和长得很奇怪的小芒果,那梨贵到我买的时候都要考虑考虑,但我还是毅然买了不少。回家一吃,果然好吃,明天还要去买。[53]

韩寒在《通稿2003》中,揭开谜底,帮粉丝去魅:

很多人揣测这篇文章的意义,有人说看不明白,有人说这是不错的文章。其实文章的中心思想是:这些水果真的很好吃。文章要告诉大家的是,一个学生,哪怕写出《红楼梦》来,只是属于习作;但是一旦有了点名气,哪怕写出像上文这样无聊扯淡的东西来,都是艺术。我只是写了几本销量很好的书而已,如果上面的东西是鲁迅写的,那就更远了去了,那得有多少人从里面看出政治风波来啊。所以说,文章这个东西,在语句通顺,错别字不多到影响阅读的情况下,好坏完全没有评判的标准。我随便拿一篇朱自清的文章交上去,没有一个老师会觉得自己的学生写作文好到有名家的水平了,并且照样会做出很多修改意见。[54]

上海高中语文试卷中,阅读理解部分引用了作家陈应松的《雪夜》,问:“文中多次写道‘我’坐拥‘一本书’‘一张床’,作者这样写有何意图?”学生向作者询问,陈应松懵了:“没啥意思呀,就是雪夜我在床上读一本书……坑爹啊,我好心写个散文,却让老师去害学生”。[55]作家毕淑敏则遭遇了“钓鱼”。一位中学生打来电话,热情向她讨教,她开心地详细解读了自己的文章。没想到几周后便有教师上门哭诉,原来这位老师在课堂上批评学生对毕淑敏文章的“错误分析”时,遭遇学生反戈一击——这是作家本人说的,我手里有录音。可把老师气坏了。毕淑敏还得向这位老师赔礼道歉。[56]质疑者找病句,搞文本分析的愚蠢行为,正是来自于这些自命正确的教材和教师,它们教会了学生怎样朝着所谓“正确答案”胡诌,像这样——

鲁迅:晚安!
学生:从“晚”字可联想到天色已黑,体现出旧社会的黑暗。“安”字则暗示人们在这样的社会里,麻木不仁地生活,安稳地做着奴隶。感叹号抒发了作家对国人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复杂情感。
老师:说得好!
鲁迅:……[57]

韩寒刚成名时,不少中学老师满怀仇恨地将《三重门》《零下一度》摘录到试卷上,让学生挑“语法错误”。十多年后社会依然原地打转。中学语文未能让人体会到文字的魅力,却让他们养成了一整套伪科学思维习惯。笔者感触最深的,就是这种教育对学生心智的戕害。



[39] 方舟子 新浪博客 《韩寒〈写给张国荣〉版本分析》

[40] 韩寒 新浪博客 《写给张国荣》 表中节选了文章前半部分

[41] 韩寒 《光荣日》

[42] 土豆网 《朱莲讲述素材》

[43] 狂澜孤岛 新浪微博 2012/2/17

[44] 韩寒《那些事,那些人》出自 《韩寒五年文集》 最先发表于《零下一度》

[45] 相关图片摘选自百度贴吧sd240324他哥 《三重门手稿创作痕迹》 韩寒三重门手稿,创作痕迹收集

[46] 话题2012 断桥 《破壁人——韩三篇风波》

[47] 断桥 新浪博客 《〈破壁人——“韩三篇”风波〉写作手记》

[48] 韩寒 新浪博客 《应该废除学生作文》

[49] 韩寒 新浪博客 《关于高考作文和绝代天骄》

[50] 韩寒 新浪博客 《我不能,我没有》 文中观点是之前为徐静蕾专栏撰写的《我的前卫与荒唐》的后续 2007/5/17

[51] 韩寒 新浪博客 《今天起,我封杀央视》

[52] 司马少 新浪微博 2012/12/14

[53] 韩寒 《好吃的水果们》 选自《毒》

[54] 韩寒 《语文的问题》 选自《通稿2003》

[55] 陈应松 新浪微博

[56] 北京晚报 《毕淑敏对自己作品的解读气坏语文老师 作者糊涂》


[57] 改编自网络段子

注:由于本书定稿于2013年10月,所以附注里的文章,目前可能已无法在网络上找到,对原始材料感兴趣的读者请参见本书阅读提示。


《忽悠的原理与技巧》目录、腰封与阅读提示

编辑于 2017-10-03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