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节 社会信任的溃败

第二节 社会信任的溃败

(本节属于:第四章 社会信任的溃败——肖传国之争

对方舟子极其了解的肖传国,一开始就非常坚定地走法律渠道。在《脚踏两只船的院士候选人》发表几个月之后,肖传国立刻起诉方舟子,但相信他那时候并不知道这件事会一拖四年。

这四年里,肖传国不断遭遇“中国特色”的法治。首先他发现法院无法将传票送到方舟子手中。

武汉法警根据民事诉讼法到北京现场送达传票是起诉方舟子的关键一步:抓到你方是民立案不容易啊!你起诉上海争鸣杂志(指《探索与争鸣》杂志)时让新华社居委会证明“方是民与其妻刘菊花从2002年一直居住在北京西城区佟麟阁路62号新华社大院11楼810室”,但同时却对别人用那地址起诉你的法院传票一概退回不收,害得北京西城法院也不得不到搜狐访谈室向你现场送达传票,这算地方保护主义还是中央保护主义?[2]

其实,早在肖传国之前,和方舟子打官司的丁祖诒、邵连华等人都发现了同样的问题,就是传票永远送不到。

方舟子的回应是:

据我所知,我在北京的地址从来没有收到武汉法院来的传票。当然不存在拒收。鉴于我经常不在国内,收信有时有困难,我早就公开声明过,所有与我有关的诉状、传票由我的律师彭剑代收。[62]

这段话很有趣,说了不少,但没能解释为什么传票送不到而在搜狐访谈室却能找到人的问题。总之,后来武汉中院以《北京科技报》作为送达地址。

被告:方是民,男。送达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八里庄北里1号慈云寺102信箱《北京科技报》。[63]

到了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方舟子的住址变成了:

被告方是民……住美国9590 Gold coast San Diego 92126。[64]

笔者委托朋友在San Diego现场确认这是假地址,并无住宅。

肖传国在纽约东区法院起诉方舟子时吸取了教训,他的律师雇佣私家侦探,直接将诉状和法庭传票送到了对方的真实住址。他写道:

昨天, 美国律师来电、来E(指电子邮件)通知:中国侦探已于周四下午(2007年2月1日)将美国法庭传票送达方是民手中。如此,诉讼将顺利地按部就班进行。
自从在纽约联邦法院立案以来,已按程序递送传票等2次,均未果。因方在美并无职业、居所, 因此,我的律师通过他们在香港的合作伙伴,聘请北京的送达公司给方是民送传票。可是,他那最近给武汉法院的国内居住地址(西城区佟麟阁路62号新华社大院11号楼810室)是假的!后来,香港律师事务所在北京聘用侦探公司,居然盯到了方舟子的住处,直接将传票塞到了方的手中!
据说,方只把门开了一条缝,很惊讶有东西送到,并拒绝接受,但送达人往其手中一塞,侦探公司的人则在旁录像……哈哈,这可是典型的American Way,所谓“国际惯例”是也:-)))。[65]

但他做梦也想不到,第二天中国各大媒体上的新闻是这样的——

《科普作家方舟子遭恐吓,北京警方已立案调查》

就在新书首发前几日,方舟子却被三名不明身份的人跟踪并进行恐吓。据方舟子透露,2月1日,他因为有事前往在北京的工作室,在进入公寓的电梯后,有一个人跟进了电梯,当时,他并没有怀疑此人的身份,过了大约一个小时,有个人敲门,说是送快递的,当方舟子开门后此人便甩下一句话:“你自己做的什么事你自己知道。”然后扔下一封恐吓信就跑掉了。后来,方舟子立即就报了警,根据监控录像发现,(除了)跟进电梯的人和送“快递”的人还有另外一人,总共三人一起对方舟子进行了跟踪及恐吓。目前警方已经介入这一恐吓事件的调查。[66]

《方舟子炮轰虚假保健品,被人跟踪收到恐吓信》

有读者提问他是否考虑过这本书出版的后果,方舟子坦承自己有担心。“我2月1日去新浪网就这本书做访谈节目,从新浪网出来就被三个人跟踪,一直跟踪到我家。然后往门缝塞里了封恐吓信,叫我不要再打假。”但他表示,自己既然敢站出来揭露这些造假的东西,付出一定的代价也是没办法的事。“只能说是多注意这方面安全。而且由于现在名气大了,说话也越来越谨慎。”[67]

笔者对比了双方放出的录像、照片,发现叙事时间相差不到10分钟,可确定肖传国和方舟子两人说的是同一件事。仔细想也能发现问题,送恐吓信都是偷偷塞信箱,哪有上门当面送的?方舟子后来在《无耻的凤凰卫视资讯台》一文里承认了这件事。

肖传国上传的视频与我此前叙述的受恐吓经过完全相符,凤凰卫视资讯台竟抹掉视频录音,用旁白的方式为肖圆谎,声称视频证明我是在报假案、卖书、募捐!(其实基金会早在这之前就已成立)两位主持人,你们如此造假污蔑我,还有一点点良心吗?两名主持人,男的叫马斌,女的大名叫竹幼婷,记住了。
对比:肖传国自曝2007年雇人跟踪我、冒充快递公司、谎称为我的朋友送我要的材料、上门恐吓我“你自己做的事情自己清楚”的视频。[68]

同样有趣的是,他依然没说收到的到底是法院传票还是恐吓信。


为什么拒收传票?也许是因为这可以拖延两个月,消耗对手的精力,因为中国法律规定,60天后未送达的传票视为送达。那还有什么拖时间的方法呢?有,它叫“管辖权异议”。管辖异议是《民事诉讼法》规定的一项权利,对立案法院的管辖权,当事人可提出异议。立案后有约15天答辩期,答辩期提交管辖异议最多可拖延六个月,管辖异议被驳回后,还有15天的上诉期,审议上诉又可以再延长最多六个月。在肖传国的四项民事诉讼中,方舟子均使用了“管辖异议”。管辖异议被驳回或接受后,还有一个月左右的举证期,反复使用这些技巧,案子可以拖上一年多,法庭判决时,对其不利的诽谤议题的舆论窗口期已过,伤害已经造成,观众和媒体早就不感兴趣了。

方舟子的“管辖异议”理由很多。比如“肖传国住所地不明”,因为某网页说他住在美国;“该起诉没有明确的被告”,因为诉状中“搜狐公司”不存在,“社会常识告诉我们,公司全称不大可能仅仅有四个字”;“二法官不远千里专程为本人送达诉讼文件的行为,涉嫌违反司法解释的规定,且浪费了国家宝贵的司法资源”……[69]

他不是有理吗?每个月都在媒体上、自家网站上,狂热地炮轰对方。怎么就那么不情愿早点和肖传国上法院呢?


方舟子的粉丝觉得他非常神奇,有人向笔者坦承:“我也希望被方舟子打假的人是清白的,但是只要他开始打假,对方作假的证据总是像雨后春笋一样地冒出来,让人不由得不信。”肖传国案也是如此,截至开庭时,新语丝上正式发表的攻击文章已有一百多篇,铁证“雨后春笋”一样地冒出了几十个甚至上百个。但是,到了法院,情况反了过来,方舟子在证据上完全处于下风。武汉法院判决书里认为:“给肖传国造成精神损害,肖传国名誉被毁损的事实成立。”而北京法院却认为:“肖传国作为知名教授、科学院院士候选人,亦应接受学术界及社会对其学术水准所发出的质疑之声,即便言论有所过激,亦应保持一定的宽容度。”这是因为诽谤指控成立的难点不在于言论的真假对错,而在于从法律上证明对方怀有恶意。

但若目标仅为认知事件,那就简单了,看判决书的材料质证部分即可。以武汉法院的判决书为例,下表展示了双方在法庭上对肖传国“中美全职脚踏两只船”等指控出示的主要证据。

对肖传国是否在中美全职、脚踏两只船,双方展示的主要证据。[70]

下表则展示了双方在法庭对“肖传国自吹自擂”“在国际学术界毫无影响”“号称得国际神经泌外最高奖,其实一个是很容易获得的会议摘要‘竞赛奖’,另一个找不到名字”等指控出示的证据。

对肖传国的学术成就与地位,双方提交的主要证据[70]

“举证”完毕,法官哑然失笑:证人“水中划”是谁?“herul”又是谁?“网上搜不到”,所以没影响?她长舒一口气:终于可以早点下班陪老公孩子吃饭了。没想到,这法锤一敲,武汉法院在新语丝上就成了“黑法院”,自己则成了“枉法法官”。


为什么上百篇文章里,如雨后春笋般冒出的无数“铁证”,在法庭上不但数量变得寥寥无几,而且忽然显得如此可笑呢?


忽悠的原理与技巧笔记二十四:材料质证与程序正义

法庭的意义不仅仅是为公平、正义,司法程序的首要目的是认知和逼近真相。在法庭上,双方对等陈述,出示经过质证的法律事实并理性辩论,法官基于这一程序,才能做出公正的裁决。

法庭上,忽悠手法为何失效?

1.材料质证令信息污染失效。

例如,指控肖传国履历作假,在美全职、“脚踏两只船”,方舟子及其支持者在新语丝上有无数材料。重要的包括“纽约医学院网页上是助理教授,几天前才改成副教授”“给NYU的Faculty Record(管理教授资料的部门)拨了个电话(2122635194),对方说他2001年起就是助理教授”“临床副教授不是副教授,是个给全职人员的空职位”,诸如此类。

但当肖传国拿出纽约大学医学院院长证词后,你即可把握关键性信息,反推“铁证”成因:网页写助理教授,必是纽约大学IT部门更新不及时所致;电话爆料多半经过了断章取义或捏造歪曲;临床副教授怎么可能既是“全职人员”又是“空职位”呢?

与证人、证据矛盾的推理,即为错误的臆测。经过质证的证据一摆,事情很清楚:肖传国是华中科大全职教授,纽约大学兼职副教授,并没有如《中国科技报》上方舟子指控的那样两边全职“脚踏两只船”。

但回到舆论场,事情就不同了。败诉后,方舟子马上掏出无数“铁证”反驳法院的“枉法判决”,获得大量群众支持。比如:

纽约大学医学院职称提升规定第17页指出:“临床副教授的职称应授予全职教师。”【The rank of Clinical Associate Professor of (specific discipline) should be granted to those members of the full-time faculty.】[71]

这么铁的铁证?法官为什么不采纳?纽约大学医学院院长为什么帮着肖传国说谎?检查法庭质证,肖传国方的意见很简单:“该证据证明临床副教授不是全职职位”。因为这是半句话,原话是这样的:

临床副教授的职称应授予已在纽约大学担任全职助理教授或在其他院校担任全职教师者。【The rank of Clinical Associate Professor (specific discipline) should be granted to those members of the full-time faculty who have served as Assistant Professors at NYU or elsewhere.】[72]

也就是说,该职称授予“在本校或其他院校已经拥有全职身份”的人,可大致推断这是兼职职位,而非全职。有人指出这点后,方舟子和彭剑开始嘲笑对方英语烂,这类强辩对留学生不起作用,但对英语不好的记者是“诉诸专业壁垒”。笔者以原始材料详细说明。

指控肖传国“脚踏两只船,中美全职”的铁证是如何诞生的。[72]

横线上方第一段,是纽约大学医学院职称规定对“临床系列头衔”的概述,说明它为兼职职位(见2005、2010年版第5页)。横线下方是对临床系列中“临床副教授”职位的详细说明,其标题在主目录“非终身制兼职教授头衔”下(见2005年版第17页,2010年版第20页)。与2005年版相比,2010年版在小标题中增加了(PT)(Part Time,意为兼职)两字。截取该版是因笔者不愿在“铁证”的英文释义上多花文笔,两版意思完全一致。

之所以觉得铁,是因为断章取义、引申歪曲后的材料,命中了你的知识盲点。但它无法通过质证。这类材料可以无限制造,如同雨后春笋一般。


2.完整陈述令信息控制失效。

肖传国自吹自擂,谎称自己拿到泌尿学会成就奖,其实获奖者列表中根本找不到,法庭为什么不认?因为该指控不完整。

完整陈述是:中科院和何梁何利基金会网页上对肖传国的介绍中,将肖传国所得的Pfizer泌尿外科学者奖( Scholars in Urology Award)误写成了泌尿学会成就奖(AUA Achievement Award)。

补足信息后,你就知道这问题并不严重,介绍肖传国的网页,全国至少几十个,其中两个写错了,关肖传国什么事?他审定过这些网页了?作假利益在哪里?

有人会奇怪:啊?方舟子指控的,难道不是肖传国在院士申请材料中作假谎称获大奖吗?不,他从未说过。回顾他在CCTV上的原话:

方舟子:最早2005年,他要去选中科院院士,然后介绍里头就说他……得过美国泌尿协会的大奖。然后我就到美国泌尿协会的网站去查历年获奖者名单,就没有他。

方舟子的原话主语是含糊的“介绍里头”,根本没说这是申报院士的材料,说肖传国院士申请材料作假的都是那些匿名id。你看见他前一句话中提到“选中科院院士”,围观者一起哄,就自行“脑补”出结论了,这叫“语言陷阱”。至于他称泌尿学会成就奖是“大奖”,把Pfizer奖称作“垃圾奖”,是为了证明“肖传国故意作假”而临时制造的标准,并非学术界共识。泌尿学会成就奖只发给对学会有贡献的退休者,不是什么大奖,Pfizer奖亦非垃圾奖。

再举一例,《南方周末》指控肖传国自吹自擂的材料:

在肖传国提交给法院的相关证据中,有一段出自一部国外著作的翻译文字,用以证明肖氏反射弧并非肖传国“自吹自擂”……然而,有方舟子的支持者与原文对照后发现,中文翻译与原文严重不符:原文写明实验是肖和另一人所做,并非肖一人所为,肖传国在翻译中删去合作者的名字;原文介绍的是一个猫的实验,译文却避而不提;原文并无“巧妙的”这种用语,“巧妙的”一词系翻译时添加。[3]

没写合作方,多了个“巧妙的”,就“严重不符”啦?这是“牛二式质疑”。负面材料不足以搞信息碾压,就拿鸡毛蒜皮充数。

指控“原文介绍的是猫的实验”,意即国际上认可的只是肖氏手术的动物实验而非临床实验。查看法庭质证,与“猫的实验”同属一组的证据就有肖传国2004年被评为美国泌尿外科年会最佳论文的《人工体神经—内脏神经反射弧修复先天性脊柱裂脊膜膨出儿童膀胱功能》和NIH专家对此研究的评价。这足以证明国际学术界认可的是肖传国的临床实验。有意屏蔽这些证据,是“信息控制”。

3.失去欺骗氛围令学术式忽悠效果降低。

★ 肖传国20年来国际期刊上只发4篇论文,引用只有9次(有时方舟子说成只有7次)

——肖传国给出了93篇学术作品,这是因为方舟子加了如下限定词:国际、期刊、论文,攻击靶子是未经肖传国确认过的网页介绍。

用google学术搜索,肖传国仅1994、2003、2005、2006年的四篇第一作者论文即被分别引用109、86、52、50次。把时间限定到2005年,仅第一篇论文也有43次引用(Google有少量低质量引用但最全面)。这是因为质疑者使用了不完整的数据库或增加了限定词。

不同专业的论文有自身特点,不能一概以数量和引用论,更不能自创标准。比如笔者可以指控法学学者“评论也好意思算论文”(《哈佛法学评论》是顶级法学刊物),可指控社科学者“发不出国际论文”(社科学术与地域文化密切相关,中国研究者多发中文杂志),可指控数学家“十几年才发一篇论文”(数学论文往往耗时极长),可指控电子行业人士“电路上标标参数,一两页也敢算论文”(最高档次的ISSCC会议格式便是如此)。临床医学研究跨度长,中国实验不被国际同行重视,都会影响论文量和引用率。

★ 会议摘要冒充论文。肖传国列出的美国泌尿学会Jack Lapides奖是很容易获得的摘要“竞赛奖”。

——这是学术式忽悠。全是质疑者自己发明的胡扯,并非学术界共识。

★ 在医学文献数据库和在网上检索“肖氏反射弧”的英文名称(xiao's reflex arc),结果都是零。检索“肖氏术”的英文名称(xiao's procedure),只出来一个网页。说明它没有国际影响。

——这是高中生水平的英语,“xiao’s reflex arc”意为“肖(传国)身上的反射弧”,当然搜不到。正确的学术名词是“人工体神经-内脏神经反射弧”(artificial somatic-autonomic reflex pathway)。Google学术搜索可搜到164篇论文。

“肖氏手术”的英文是xiao procedure。这是国内媒体自创用语,所以搜不到,现经肖传国推广后Google可以搜到2680个结果。

评价手术的学术影响看论文档次,需要通过同行评议(Peer Review)来判定。这是一套制度,不是随便拉出一个同行来评。

社会影响看国际大媒体,如FOX、《华盛顿邮报》等对肖氏手术的报道。号称去某某数据库,某某学会网页上搜索,是诉诸专业壁垒,看起来好像很“专业”,实际上是欺负公众和记者对此一无所知。

★ Peters称9个病人成功了7个,成功率接近80%。但他没说3个脊髓损伤的孩子没有被手术改善。

——Peters报告的是脊柱裂组的成功率,这与脊髓损伤属不同病种,不能合并算成功率。3个脊髓损伤的病人并不是孩子,是成人[73]。手术效果未必与病种有关,年龄、病史、神经损毁情况都有影响。

★ 手术在中国收费,美国却免费。

——这是因为肖氏手术在中美属于不同阶段。在美国,它尚处于临床实验阶段,所以手术费(不包括随访费用与路费)一般由第三方支付。据《华盛顿邮报》2006年对肖氏手术的介绍[74],每位病人3—4万美元的手术费用,前期由底特律的慈善家J.Peter和Florine Ministrelli夫妇捐赠,后期由美国国立卫生部门NIH拨款支付。[75]

在中国,临床实验阶段共15例病人同样是免费的,由国家拨款。直到临床推广阶段后(美国无推广期,通过实验阶段确认有效,即成为常规手术)才按国家规定收费,其价格也经过了相关部门核准。

正确判断问题的方式只有一个:是否合法。而不是去忽悠各种中美差异、医疗道德等等。肖传国不是改良社会的活动家,只是个医生。

★ 国外都没验证过的手术,却用中国人做小白鼠。手术根本不成熟,大规模运用不合适。

——前一个指控是思维盲点,即很多国人认为,中国不能自行研发手术,需要在国外完成研发流程后,才能进入中国进行应用。但这种想法是错误的,是不信任中国的职能部门与崇洋媚外的思维结果。不少目前已经大规模应用的手术都是在中国独立研发的。后一个指控则定义不明,什么是“成熟”?怎样的规模是“合适”的?需要给出法律规定,而不是张口就来。

一方拿出权威机构的证书和证词,清晰及时地辩驳,另一方失去了各种匿名专家围观起哄,此时学术式忽悠的环境就不复存在。

4.聚焦问题令制造气氛无从施展。

在法庭上,你无法看到各种各样的侮辱性外号,也不会再和诸如“同济医生”“一位中科院泌尿科学家”“痛苦的脊柱裂病人”这类貌似很“专业”的匿名人士说理,更不会面对新语丝上“不但虐待前妻,还私通并夺朋友之妻”[76]“仪器坏掉,(肖传国)才‘捐’给武汉协和医院”[77]这类指控。这样才能对关键性事实进行心平气和的讨论。

通常,严肃媒体应该对这类指控做出核实。但中国并没有这样的媒体环境。《南方周末》直接就把新语丝上这类网络传言当成新闻调查发表,爆料肖将已坏掉的仪器捐出的是“网上匿名者”,“一位知情人士”称“上海一家医院”说肖“复杂”,美国负责实验的医院外科主任接受“一家美国媒体”采访时,称手术的结果“令人失望”[78]……原本毫无价值的匿名信息经权威大报“转述”后,又反过头来变成了传言的“佐证”,这叫做“洗稿”。

锤击事件后,制造气氛手法被发挥到极致。以央视为首的数十家电视台、报纸,铺天盖地都是《“抄论文”为何变成“抄家伙”?》《打假者被打》《一个嫉假如仇 一个买凶拍人》《访方舟子:只问是非不计利害》,各种节目和报道纷纷出笼。

而在方舟子的新浪博客上,除了转发这些节目、访谈、报道外,“方舟子妻”还发表了《活着》《苟活着》两篇饱含情意的文章,文中感慨“说真话而遭到报复”“小宝宝哭着要去找爸爸”“手机上收到一个谩骂和恐吓短信”,还称北京法庭在“神秘力量”下“表演”,因为“统治阶级热情拥抱罪恶、诡计、谎言”,轻判了肖传国。

各路病人现身说法,网民们义愤填膺,肖传国的亲属、医院、同事、领导毫不意外地被疯狂骚扰。

这些言论,和要证明的问题有逻辑关系吗?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让群众热血上脑,智力直线下降。这时他说什么大家都信。

法庭构筑了一个面对面的现场,双方平等地对材料的真实性、专业性和证明效力进行质证,以证据驳斥推理。各种忽悠方法均难以施展,每天精力充沛地造谣无数,操纵各种马甲互证,在网络和媒体上大展雄风的闲汉们,使不上劲了。



许多知识分子看到舆论中双方对掐就兴致盎然,把这叫做文人“笔战”,是“雅事”。但他们对讨论规则并不敏感,喜欢把公共舆论视为私人辩论,愚蠢的看法很多。比如:“有疑问你怎么不回答?”“沉默就是心里有鬼。”“有理你怎么辩不过?”他们不知道公共平台上的辩论需要考虑传播规律与大众心理。

1.我有疑问你为什么不回答?——你已经回答无数次的问题,在七八年后还会被同一群人炒作起来,“提问”不断,义愤填膺的观众已经换了一波又一波,你该怎么回答?

2.有理你为什么辩不过?——和各种各样扮演成“医生”“律师”“科学家”“病人”的账号“说理”?说完了人家花五分钟再注册一个新的账号和你继续“说理”。

3.你为什么沉默?——人家早就建立起了一个800多篇文章的“铁证”库,你驳斥一个,撬开一个缺口,对方立刻从库里调出十个新的来弥补(已被驳斥的“铁证”也先留着,等过几个月,观众忘掉你的驳斥后,就能再次使用)。别人以找茬为业,可你得养家糊口啊。每天上网对喷,荒废了事业,真货也成假货了。


李剑芒在《质疑游戏的玩法》里生动地描绘了这类不讲规则的“笔战”:

你从超市走出来,质疑者纠集几个无赖对着你大叫:“他偷东西了!他偷东西了!偷的东西就在他的左衣兜里!”他们说的非常具体,让周围的人开始斜眼看着你,开始怀疑你!人们心里在想:如果这人没偷东西,他们咋知道东西在左衣兜里?甚至周围有人(托儿)在“善意”劝你说:“如果你没偷东西,把左衣兜翻给他们看看不就完了。”
如果你翻开左衣兜证明自己没偷,完了,你上当了!这些质疑者是绝不会道歉()自己搞错了。他们立即嚷嚷:“这小子好狡猾,他转移到右衣兜去了。”你再翻右衣兜,他们再嚷嚷左裤兜,你再翻左裤兜……如果你右裤兜里揣着一件个人秘密不想翻出来给公众看,他们立即嚷嚷:“大家看,刚才他毫不犹豫地翻兜,现在为什么不敢翻了?因为证据就在这个兜里。不信你让他翻出来看看。”
这就是质疑大法的精髓;通过一点,他们把你的全部隐私扒光。任何一个正常人都有不愿意公开的个人隐私,任何一个商业公司更有不能对外公开的商业秘密。直到你自证清白到了你不愿意/不能公开的隐私或秘密,你傻眼了,他们赢了!
即便你真的啥隐私也没有,你也赢不了。他们要质疑到你把内裤扒下来。等你真的把内裤扒下来,他们一阵哈哈大笑,拍拍手,走了!剩下你一个人光腚站在公众面前!围观的人们已经换了好几拨,后来的围观者根本不知道前面发生了什么,只看到你光腚站在那里——“这个臭不要脸的流氓,大庭广众他脱光衣服”。[79]

这类舆论暴力的特征是混乱、细碎、攻击性强。

你怎么和分别持“肖氏手术无效”“肖氏手术有效是因为术后有栓系松解术”“肖氏手术有效是因为手术本身包含了松解栓系的过程”这三种互相矛盾的观点的人群辩论?让他们自己打架?想得美。

有一群人追问你“有本事找个肖氏手术病人现场排尿啊”,但是当电视台播出病人排尿镜头后,主持人和领导又被另一群人几千个电话疯狂骚扰,导致节目被迫停播。你以为这是两群人?太天真了。

如果把持舆论平台的人精于屏蔽消息、歪曲材料、重复谎言,搞信息污染,那么旁观者想得出正确判断,很难。

2010年《新京报》有一篇很有代表性的评论。

肖传国是否造假,这其实是很容易证实的。方舟子提出的质疑有:20多年来肖在国际期刊上发表的论文仅有4篇,他罗列的“国际神经泌外最高奖”,其实是很容易获得的会议摘要“竞赛奖”,另一个奖项则在获奖名单中找不到其名字,国际上并无肖氏反射弧这一说法。这些,只要稍做调查,就可得出结论。而自从方舟子提出质疑后,肖便没能入选中国科学院院士,实际上已表明了科学界的判断。[80]

这是陷阱逻辑,未能入选院士只能说明中国科学界认为他尚未达到院士标准,并不能说明这些“质疑”真实、准确。而且我相信这位评论员一定也会奇怪:既然“只要稍做调查,就可得出结论”“很容易证实”,在媒体炒作整整五年后怎么就有调查没结论,而要靠完全没有逻辑关系的“没能入选院士”来“判断”呢?

因为质疑者的目的就是把你搞糊涂。几十甚至上百个材料、佐证,如雨后春笋般纷纷拔地而起,但又像镜花水月,就是不能“证明”。这是典型的信息污染症状。中国的记者和评论家能破除污染的寥寥无几,却往往自觉不自觉地成为信息污染的参与者。

不管判决结果如何,法院实际上对材料做了很好的质证工作。但知识分子、媒体、时评作者均视若无睹。只要仔细阅读法院判决,各媒体均可避免大量的信息污染,然而几乎没人这么做,因为大家根本不信任法院。南方周末以批判社会著称,它不信任法院还可以理解;可怕的是,连央视也不信任法院;更可怕的是,就连央视的法律节目《今日说法》,也不信任法院——是的,拒绝履行法院判决,大骂法院法官的人,居然成了《今日说法》盛赞的嘉宾。那谁还信法院?连法院都不信,谁信卫生部、科技部、中科院?都不能信。这叫社会信任的溃败。由于整个社会缺乏信任,不存在一个权威可信的第三方,各类事件若有分歧,大众就难以获得“结论”“共识”,而徒劳地成为媒体力量与忽悠技巧比拼的看客。

有些人以为,信息污染可以靠媒体的自律克服。自律和专业精神有一定作用,但大众媒体有先天缺陷。市场化媒体要盈利,政府媒体要宣传,迎合受众才是媒体的“天性”。你不能要求媒体违背天性去搞专业评判,只能指望职能部门与学术界自身的制度建设。

法庭执行的这一套程序:怎样提交证据,怎样对证人进行质证,怎样庭辩,怎样判决。其中的设置均有其道理:避免信息污染,避免伪逻辑,避免伪证……这套程序可不可能导致错误结论?当然可能。但只有遵循和保障程序,才能尽可能地逼近真相,减少犯错误的几率。所谓真相,是在这样一套规则下的产物。对专业问题,同行评议制度具备类似的特征。


而有些人喜欢另一类行为:骚扰对手本人及其领导家人同事,展示损毁、涂抹韩寒广告的照片,放映病人举牌反对肖传国集会的录像等。它们和指控的成立与否有任何逻辑关系吗?为什么要这么做?

笔者以2012年末,方舟子“打假”360软件公司,指控其侵犯隐私一事说明。具体内容不再介绍,只看他事后转发的几张照片。

方舟子:“保证不安装360产品”成了很多电脑店的招牌了,360赶快一个个起诉过去。[81]

方舟子转发的电子市场内“本店一律不安装360”贴条照片。

360公司当即打电话咨询店家,对方一头雾水,根本不知道这事。调用商场监控录像发现,当天早上9点,有三人在商场开业前,趁店家不在,一人放风,两人贴条,拍照后,揭下标语条走人。采访与录像披露后,网民一片哗然。

360公司提供的监控录像截图:一人放风,两人贴条,拍摄上网

忽悠的原理与技巧笔记二十五:话语权的自我实现

使用话语权煽动起强大的舆论压力,会严重影响个人、大众和机构的行为。同时,这些迫于压力的行为又会反哺话语权,成为证明舆论正确的证据。因为很多人是通过结果对事物进行判断的,而往往忽视造就结果的原因。如果某人或某机构在被“打假”“抗议”后受到惩罚,大众就会想当然地认为指控成立。要证明一个人作假很难,但想让他倒霉、被处理,那办法可多了。通过施加舆论压力,鼓动上访、示威,逼迫管理机构处理公司、医院;或骚扰对手的家人、领导、单位,诱发人事矛盾,令其失业;甚至自行伪造结果,再将其作为论据。这些都能营造出当事人因作假而倒霉的“效果”,影响公众的判断。

几年前,股市QQ群里有个知名人物“带头大哥777”。这位带头大哥做过多次正确的股票预测,很会说话,理论深入浅出,又貌似有内线,信他的人可真不少。很快人们发现,他说某个股票涨,过一两天还很可能真涨,太神了。为什么呢?因为听他的股评来购买股票的人很多,他预言要涨,大家都去买,结果真的就涨了,回头又反衬出他的预言“正确”,跟随的人就越多了。偶尔错几次,也会被狂热的追随者忽略,于是他真成了“带头大哥”,其股评博客点击率3000万以上。这个神话,直到他因非法经营罪被判刑才落幕。

这套方法被质疑者们反复使用,每当他们的谣言或推测被证人否定时,成百上千个帐号就会一拥而上,去辱骂证人。等到对方受不了骚扰,删除帖子,马上就有人跳出来说:“瞧见没有,这家伙心虚了,居然把帖子删了!”“自食其言,鬼鬼祟祟的,这水深着呢”。

对商业公司施加压力也会产生同样的效果。比如大家认为小区内的手机基站天线对人体健康有影响,施压要求移走,当通讯公司被迫挪走天线后,大家纷纷点头:“看来基站辐射确实对人体有害。”

随着公众自主意识的提高,各种各样的公共活动逐步抬头。该不该办PX厂?该不该办核电站?该不该吃转基因食品?对这些专业问题,人们并不了解详情,但会因为恐惧而组织起来,促使政府做出禁止或限制它们的行为,这些行为会反过来证明它们的“危害”,虽然其中毫无逻辑关系。

要缓解这种社会状况,需要反复地进行科普。但当前知识爆炸,各专业领域均极其细化,大众拥有的知识,相对知识总量来说,比例只会越来越小。让每个人具备全面的科学素养,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即便大众的科学素养有了一定提高,经过传播筛选的谣言,其水平也会水涨船高。真正有效的办法是提高政府各专业职能部门的公信力,保障和遵守规则。食品是否安全?工业排放是否污染?对这些疑虑,维护健康理性的讨论秩序,经专业部门检验后得出结果,并得到大部分人的信任,才是正常的社会。

如果政府、法院毫无公信力,真相与公平均不存在,人们遇到不平,就只能通过争夺权力来追求利益最大化。这时就会出现“倒逼维稳体制”的怪象。人们不信任法院,无法通过制度和程序解决问题,而是尽可能地“破坏稳定”,如组织上访,打电话骚扰对手的单位领导,找媒体声援等等。当你的破坏力小时,权力就会来“维稳”你;若你的破坏力很大,对手又没有后台,那么权力就会去“维稳”你的对手,这种结果反过来证明了抗争者的“正确性”。

方舟子遇袭后,群情激愤。一位著名的央视女主持人怀着悲愤的心情写道:“拿不出事实的人,才需要拿出铁锤。”这句话打动了很多人的心。但真是这样吗?不是的。肖传国拿出了各种证据、证言,拿出了他所能拿出的一切。他一直相信中国的法律,将自己宝贵的时间消磨在各种繁琐的法律程序中,最终以亲身经历证明了这是一条死路。



[62] 新语丝新到资料 2006/6/22

[63] 湖北省武汉市江汉区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2005),江民一初字,第1834号

[64]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07),一中民初字,第631号

[65] 散仙谷论坛 《虽远必诛! 中国侦探将美国法庭传票送达方舟子手中》 2007/2/4。

[66] TOM科技 《科普作家方舟子遭恐吓,北京警方已立案调查》 2007/2/5

[67] 北京娱乐信报 《方舟子炮轰虚假保健品,被人跟踪收到恐吓信》 2007/2/5

[68] 新语丝 方舟子《无耻的凤凰卫视资讯台》 2010/9/8

[69] 新语丝 《肖传国与搜狐公司、中国协和医科大学出版社、方舟子名誉权纠纷一案管辖异议书》 2005/11/4

[70] 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06),武民二终字,第817号

[71] 新语丝 方是民 《针对肖传国诉状的答辩书》 2006/6/20

[72] 纽约大学医学院职称规定 2005、2010版,两版内容是基本一致的,详见引用处说明

[73] 《Letter from Beaumont Hospital on Xiao procedure》 Kaitlyn & Dylan − Letter from Beaumont Hospital on Xiao procedure.

[74] Washington Post 《Rerouting Nerves May Aid Bladder Control》 2006/12/18

[75] 《$30 million gift from J. Peter and Florine Ministrelli》 beaumont.edu/news-30-mi

[76] 新语丝 simon 《院士候选人肖传国其人其事》 2005/9/30

[77] 新语丝 肖活宝 《坐过美国大牢的肖传国败了多少美国官司:老婆,监狱长,雇主,路人》 2007/2/11

[78] 南方周末 柴会群《谁成就了肖传国》 2010/9/30

[79] 李剑芒 财经网博客 《质疑游戏的玩法》 2013/3/12

[80] 新京报 谢昱航 《非要靠司法才能让肖传国“倒下”?》 2010/9/22

[81] 方舟子 搜狐微博 2012/12/4

注:由于本书定稿于2013年10月,所以附注里的文章,目前可能已无法在网络上找到,对原始材料感兴趣的读者请参见本书阅读提示。

《忽悠的原理与技巧》目录、腰封与阅读提示

编辑于 2017-10-03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