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节 正义感杀人 & 第四章小结

第三节 正义感杀人 & 第四章小结

(本节属于:第四章 社会信任的溃败——肖传国之争

1995年,由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拨款,经河南省医学伦理委员会批准,肖传国给两位平顶山的截瘫病人做了肖氏手术。裘法祖看中该手术潜力,力邀肖传国回国“在中国发明先进手术”。

初期,肖传国一帆风顺,1999年完成临床实验,手术通过八名院士和两名教授共十位医学专家组成的医学成果鉴定委员会的鉴定,获得卫生部证书,次年进入临床推广,应用于脊髓损伤。2004年,卫生部再次组织七名院士和一名教授进行鉴定,扩展临床推广范围,应用于脊柱裂。肖传国花了八年做动物实验,九年临床试验,十七年时间终于走完卫生部规定的流程,开始大规模收治病人。通过物价局核定价格后,在国内多家医院共做了一千多例手术。

肖传国的老师裘法祖认为,中国病人失访率高,因极度穷困和信息不畅,先天脊柱裂或截瘫病人做完手术后,往往很快失去联系,更不愿再花钱到医院进行复查或后续治疗,难以很好地统计手术效果,若要走向全球,就需要在美国再搞一摊。接受老师的建议后,肖传国从2004年起在美国走临床实验流程。为何一定要去美国?裘法祖的顾虑是医学上的,而笔者本节要谈的,则是中国的社会氛围。

中国的问题在于,几乎没有人信任各类专业机构与管理机构。肖传国历经两年诉讼,耗时费力花费无数,仅获赔四万人民币(方舟子三万,协和医大出版社一万)还未能彻底执行。更糟糕的是,媒体和知识分子均对判决不屑一顾,没有多少人相信法院的公正性,判决反而引发了对方舟子的广泛同情,这是肖传国遭遇的最大的中国特色。

方舟子组织海内外几百位学者、网民联署公开信,称武汉法院为“黑法院”。他以各种方法拒绝缴纳法庭罚款,多次公开蔑视法院判决。在他的微博上,网民邀请他去武汉演讲,他表示:“那不是自投罗网嘛,给武汉法院省了路费。”“到现在武汉的法院为了肖传国还扬言要来对我进行强制执行呢。”武汉法警飞到北京来执行判决时,他跑到山村里,并在微博嘲弄法院:“破帽遮颜过山村……(某网民)发我的行踪,当然是编的,为了迷惑强制执行我的武汉肖氏法院。”[82]


法院如此,其他部门就更不用说。卫生部组织的肖氏手术院士鉴定,仅靠一句“这是走过场”就被否定。在记者眼里,十几名院士、教授的公信力还不如方舟子这个业余人士。这种畸形信任到了这种地步:肖传国提供给《南方周末》记者的病人名单和给《中国新闻周刊》记者的院士申报材料,最后全被送到方舟子手里,让其寻找“破绽”。

在肖传国入狱后,早已被病人集体上访施压折磨得精疲力尽的中国卫生部门终于开始做出反应:2010年11月9日,在没做任何医学调查,没有当事人肖传国的参与,没有任何论证组人员签字,没有任何正式文件的情况下,发言人宣布“这个技术的安全性、有效性的循证医学证据尚不足,对这个技术是否适用于临床应用,还要进行充分的论证”。

这个表态照顾了方方面面,既不禁止,又做出了限制的姿态。“充分论证”“证据不足”是意味着因为危险所以少做手术,还是要做更多的手术以补足“循证医学证据”?姿态很完美,但它只能证明卫生部自己的认证流程属于笑柄。实验十多年的手术,历经两次专家团的论证,却抵不过毫无医学训练的反对者,抵不过央视报道,抵不过病人上访。卫生部门连自己的科研流程都不信任、不负责,裘法祖“在中国发明先进手术”的愿望只能是梦幻泡影。笔者估计,要盖棺定论,最终还得等美国对实验结果的确认。

掌握舆论者不讲理,不掌握舆论者讲理无效,专业机构无法抵挡舆论的狂轰滥炸,法院没有权威,媒体没有原则,政府部门不值得信任。这就是中国社会。

当年联署《海内外知识分子关于肖传国诉方舟子案的公开信》的签名者中有少数在事后进行了反思。


顾颖苑(加州屋仑市政府卫生官员)的反思是这样的:

当时签名是受朋友鼓动,加上一直是舟子的忠实支持者,所以没怎么思考调查就签了。前些天看了整个案件的来龙去脉和历史资料,以及双方递交的法庭记录,我意识到,这次支持舟子是错了,在此向肖传国医生道个歉……
至于肖传国的学术贡献、地位,是个灰色地带,怎么争都没意义,徒浪费大伙资源耳。正如一些新语丝网友自己也承认的,这样的文件,自己看都觉得理亏……
支持舟子的五百多人名单我看了,老实说,这种堆砌头衔、学历去唬国内民众的做法,不正是舟子一向所反对的吗?……支持舟子的朋友们,我相信你们也跟我一样,是支持打假,反对国内社会的黑暗的。但是,在肖传国的这起官司里我们都错了,你们应该和我一样,实事求是,并停止这种用无聊的学位、虚无缥渺的头衔去咋呼国内无知者的类作假行为。[83]

王江雨(经济学家)的反思:

顾颖苑博士对本案的分析十分客观到位;我也觉得这样的结果是合情合理的。希望方是民先生能把精力放在打击保健品,以及真正的学术打假等利国利民的方向。此案已尘埃落定,方先生和属下的基金组织不应再困兽犹斗。欣闻方先生近来的版税收入和媒体出镜费颇为可观,建议早日付清判决赔偿,为社会树立一个知法守法的好典型。
……在不慎签名的人里,应该很有些跟我一样自封在象牙塔里多年,五谷不分、四体不勤的书呆子。我当初就是缺乏必要的是非分辨能力和思考能力,结果难免就吃了亏。我们抱着拥护打假英雄的良好目的,不分青红皂白地站队,结果反而帮助了在此案里无理的方舟子一方。对我们而言是个难得的教训,也警醒了我们在今后为国为民出力时更加要把握好原则,要就事论事进行辩证,决不能搞“永远正确、不许争论”的绝对化。[84]

董建春(波音公司质检工程师)的反思:

我这一代的知识分子,基本上有一个大毛病,就是头脑发热和盲从。方舟子打假有了一些成绩,就对他非常信任,结果不分青红皂白地支持他为了私人恩怨而攻击肖传国而酿成的官司。对参与策划签署当年的公开信一事,我其实是十分后悔的。我的几个教授朋友也十分懊悔,并先后提出要把名字删除,方舟子也是和这次巴义芳(加拿大华裔建筑师,因在公开信签名中被人冒名提出抗议)事件一样,装聋作哑,负隅顽抗。至今他们几个的大名还挂在上面。不过我倒无所谓,我在此声明不支持方舟子攻击肖传国,但我授权方舟子继续把我的名字挂在他的公开信上。就把这个违背本人意愿的公开信作为我的鞭策,提醒我今后不能盲从。
……我们不能把方舟子一棒打死,因为中国目前尚无一人能起他类似的打假作用。他就像自然界的黄鼠狼,虽然本身也不干净,但没有他捕鼠的话,生态平衡就会被破坏。……
方先生的确必须接受一些为人处事的忠告。去年杨佳案之时,方先生口口声声要依法办事。为何法院判案到了方先生自己的头上,就蔑视法庭呢?还要拖欠罚款一拖就是三年,一审败诉后还火速赶在二审判决前补签夫妻财产协议。[85]

这些诚恳的反思想必让读者感动。它们有不少共同特征,如看到当事人和自己的性格弱点、双重标准等。可推究原因时,这些人多归因于“小人挑唆”、“头脑发热”等,却很少去想这么“理亏”的事情是怎么鼓捣出来的。他们做事关心个人品行,即便否定了这次,也期待着为下次“正确的打假”而欢呼;如果发现品格确实不好,他们就盼着另一个。这是国产知识分子的最大弱点,他们从不思考规则、制度。政治上的包青天,很多人已不再迷恋,可舆论上的包青天呢?

接受人民网采访时,肖传国拿出两位病人发来的信,信中提到他们曾接到过匿名的收买电话。

“他(方舟子)的钱(指打假与安保基金)为什么不敢公布呢?大部分都用来收买病人了。”肖传国说,以前他们开新闻发布会时,武汉的(治愈)病人,每次都是一个电话就过来了。但2010年中,他们再次邀请病人出席发布会时,都不来了。
他告诉记者:“有一个病人家属对他说:‘肖教授,我们可以去,但您可不可以给6万块钱的出场费呢?’
“‘啊?你们怎么要这么多钱呢?’
“‘他们同意给我们5万块钱,要我们起诉……我们要把这钱退回去,才能给你作证。所以我们想,6万块钱也是合理的。’
“‘你们滚蛋吧!’我当场就心寒了。”[86]

病人们形成组织,不断地上访,去卫生部门,去政府,去媒体,也有部分去了法院。领头的组织者来来回回地跑了郑州、北京20多次,成为职业的医闹。

中国是个医患关系非常紧张的国家。究其原因,首先政府的医疗投入不足,价格昂贵,普通人难以得到好的服务。其次,不少病人,尤其是穷苦病人的科学和道德素养很差,自己搞不懂问题,便怀疑医生诈骗。至于媒体,特别愿意炒作医疗事故,因为这类事故往往涉及死亡、残废,非常吸引眼球,又比监督有权力背景的政府、公司安全得多。卫生部门和法院缺乏权威,愿意走医疗鉴定并由法院裁定医疗事故的病人寥寥无几。他们情愿奔走于媒体和上访部门,或直接对医院施压,叫来亲戚、同乡,在医院吵闹打砸,意图是让话语权自我实现:嘿,你们医生如果没有责任,干嘛集体向我下跪?为啥承诺赔款?——当然是你们庸医心虚,绝不是因为我们手中拿着明晃晃的刀子。甚至医生群体也会成为医闹,因为很多医生自己都不信任医疗鉴定。

医闹的理由千奇百怪,腰酸背疼、头昏脑热、睡眠不足、孩子学习成绩不好等等,都能归结为医生对大腿手术造成的问题。知识匮乏只是原因之一,更重要的因素是利益纠葛和社会氛围。如果不能通过不断改进制度来处理矛盾,而是将医院、医生推出去挡刀,那么医患矛盾只会愈演愈烈。

靳冰岩发布的肖氏手术患者集体上访录音可算是标本。他组织了125人上访,实到80人左右。除各自述说病情外,组织者的控诉就是新语丝那些铁证的翻版:“美国三年实验结果不能确定”“美国免费,中国人做小白鼠”“没有一例成功的”“致残率很高”。证据何在?“你们去网上搜啊。”卫生部门的接待人员(他们并不了解肖氏手术的细节,说法有很多错误,但基本的社会原则普及得不错)和气、耐心地解释:这是个有前途的手术,已经批准,可以临床应用,也可以收费,是合法的,也符合伦理;是否存在医疗伤害、事故,要进行医疗鉴定,确认因果关系;是否有虚假宣传,要拿证据,最后交法庭裁定。但这些“大道理”,上访者“听不懂,不想听”,只想“解决问题”,恨不得“当面砍死他(肖传国)”。知识分子的逻辑、语言在愤怒的病人家属面前极其脆弱。上访者最后从组织者那里签字领取每人1000元费用,期望赔偿额是每人20万。[87]

上访者还提到了肖传国联系两位医闹做后续修补手术(即栓系松解术)之事,并一致表示不去。看过本章的读者知道,不做松解术的结果就是脊髓神经逐渐随病人年龄增长而拉紧,导致双腿残废、溃烂。这笔账最后当然要记在肖传国头上。瘸了自然是医生治瘸的,怎么可能是被给钱出力、组织他们上访的“好心人”忽悠瘸的呢?

广东医调委副主任王辉向《人民日报》提供了当地医疗纠纷的具体数据时感叹:“在我们处理的600多起现场医闹中,约有五成是因为患方受到了医闹组织的参与、鼓动和策划。这些医闹组织,有一套完整的组织流程……并从中获得一定的报酬。”[88]



2012年,杀医事件层出不穷,王浩案是典型。一位17岁的年轻病人李男(化名)患强直性脊柱炎,非常痛苦,医生曾给他注射一种叫“类克”的药以缓解疼痛。第一次效果极佳,但当他第二次去时,医生却发现他患有肺结核和结核性胸膜炎,而“类克”可能导致肺结核病人严重感染甚至死亡,因此必须先治疗肺结核。医生向病人与家属讲清前因后果,但他也许因为疲累,也许因为“听不懂,不想听”,只知道“不能打()”。因长期病痛累积的怨恨爆发了,他在地摊上买了把4元钱的小刀,闯进医院,见白大褂就扎。实习医生王浩的颈动脉被刺,不幸死亡,三位医生重伤。央视记者柴静采访了李男。

柴静:为什么要杀人?
李男:我和我爷这次来的目的是打这个药的,她(医生)不给打。他们不给我看,不给我看病。故意折磨人。
柴静:为什么说故意折磨你?
李男:当时她跟我说了一句话,我就记住了它。
柴静:什么话?
李男:不能打,不能。
……
柴静:你当时觉得是为什么不给你治?
李男:他们挣钱呗。
柴静:他们不给你打药,也不接收你入院,怎么能挣钱?
李男:可能是觉得我花钱少了。
柴静:类克多少钱?
李男:一针六千多。
柴静:如果你认为医院是为了挣钱的话,他们干嘛不给你打这个药呢?
李男:我也不知道啥原因。
……
柴静:你知道他无辜,那你怎么会刺杀他呢?
李男:当时我也没太多想法,我看他离我最近就直接把他杀了。
柴静:你是想伤害给你诊断的医生,为了怕他出来阻拦你,要来杀害他?还是你觉得但凡是医生……
李男:但凡医生。[89]

即便对于这种事,要写一篇谴责医生的新闻也很容易。病人拿刀捅人自然是走投无路。打“类克”前检出肺结核了吗?没检出——那医生渎职。检出了——那恐怕做了几十项检查吧,毫无疑问是过度医疗。还可从药品角度入手,如声称“类克”成本仅数十元或有类似的低成本的替代药物等。至于成本怎么算,替代药物疗效怎样,记者是不管的。

这一年,类似的悲剧发生在很多医生身上。

4月13日,正在看门诊的北京大学人民医院耳鼻喉科主任医师医师邢志敏被一个戴着口罩的人猛刺颈部,静脉几乎被切断。凶手擦完血迹后又去北京航天总医院作案,用刀刺入正在诊治病人的急诊科副主任医师赵立众颈部。

4月29日,一位患者交通事故身亡,家属认为患者还有体温、心跳,送往曲靖市第二人民医院,医生告知家属病人确已死亡,家属情绪失控,打伤医生、保安等7人。

6月19日,河北医科大学附属第三医院救治一老年患者,施行脑膜瘤切除术,患者因术后并发症昏迷,住院多年,累计欠费67万元。家属拒绝缴纳任何费用,还向医院索要巨额赔偿,主刀医生、神经外科主任王鹏飞在与患者家属谈话时被连砍三刀,刺穿肺部。

8月24日,宁波开发区中心医院女患者感觉输液引发不适,持续殴打护士汪娜近2分多钟,造成后者晕倒,脑震荡。

12月8日,一名女子误认为孩子脑瘫系广东台山人民医院儿科治疗所致,到医院寻仇,用“天拿水”淋在医生身上并点燃,儿科主任大面积烧伤。[90]

和中国其他行业一样,医生没有太多共同体意识,不知道要为别人发声,总觉得不会轮到自己。其实在医闹眼里,他们都是“穿白大褂的”,捅谁没啥区别。医生对付医闹的法子和医闹对付医生的法子是一样的——上媒体,争夺话语权。媒体要炒医患矛盾了,就整整医生,让病人随意指控,哪怕是病人自己的问题也要栽医生头上;要批评医闹了,就整整病人,让医生用专业知识忽悠,哪怕真是医疗事故也大事化了。很少强调医学伦理与社会规则,不知道尊重从医疗鉴定到法院判决这套正规的事故处理流程,制度得不到改进,社会信任得不到增进。医生拎锤、病人拿刀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媒体本身的不成熟。中国的记者做了太多不该做的事情:

上镜批判肖传国的专家为什么在CCTV上只出现一个背影?连个脸都不敢露,这符合访谈原则吗?——正义人士怕报复嘛。

年收入几十万美元的肖传国花费了17年时间做动物和临床实验获得卫生部认证,指控他拿这个手术骗一群穷人的黑钱,成本收益上讲得过去吗?——可是这些病人那么可怜,有点正义感嘛。

报纸和电视上出现最多的批肖“专业人士”纪小龙,本行是病理学,在纳米医学研究所里和别人合作中药注射剂、“自体血活化抗癌疗法”、清除癌细胞的“柯瑞藻福康”等商业保健品。这些“成果”靠谱吗?和神经泌尿有关系吗?他有什么专业资格吗?为什么那么喜欢请他呢?——因为他和正义的打假斗士合作多年,值得信赖嘛。

只要有了正义感,他们什么事都可以做,什么错都可以犯。肖传国出事后,时事评论家们啥都没搞清楚,就频繁上镜、上报,洋洋洒洒地码字。

承诺公开的公募基金拒绝公开,支持者们依然热情地捐款。对他们来说,承诺公开只不过是个好看的姿态,其实根本没必要——包青天怎么会干坏事?哪怕被法院判决败诉,也肯定是法院枉法。要这套监督制度做什么用?

批判了一辈子伪科学的记者,最后热情参与了伪科学运动,靠着一群业余人士组团批判专业学者。

这就是中国社会,他们对程序没有任何概念,应该用什么方法、什么证据、在什么平台上提出专业指控,由谁进行判定?一无所知。他们很难负责地说出正确答案:这是专业问题,我不懂,无法判断。最后,肖传国治病、救人、捐款,收获的是病人的上访和仇恨。

五年里,总计有近千篇批判肖传国的文章,而他并非有无数“公敌”的公共知识分子,仅是很少有人了解的科学研究者。这些文章大多来自何处,很清楚。他的妻子、老师、父亲、兄弟姐妹、同事、领导,他的医院,在五年里,无时无刻不遭到满怀“正义心”的网民的骚扰——骚扰信、匿名电话、大字报、流言……。法院判决得不到履行,院士评审得不到信任,几年前对病人的报道,记者们眼睛一闭就不认了。那该怎么办?他想不出办法,笔者也想不出。

方舟子因此事获得了大量媒体奖项,是炙手可热的正义人士,他不畏艰险,不畏暗杀,揭露了无良骗子医生。无数人向他的打假基金和安保基金捐款,支持他的打假事业和个人安全保障。

截止笔者完稿时,中国肖氏手术推广基本停滞。质疑者首先在网络上匿名指控,博取拥有话语权的记者和意见领袖的信任,通过洗稿在严肃媒体上登堂入室,将事情搞成公共议题,以此反证网络传言的正确性。再在媒体极力鼓吹下,组织病人长期上访,施压学校领导、同事、医院、卫生部,最终逼迫专业部门作出“结论”,让话语权自我实现。最后走向世界,新语丝的网民们把每篇国内媒体的报道和卫生部的“结论”翻译成英文,向美国各机构举报投诉,试图阻止肖氏手术的美国实验,游说并恐吓参与实验的病人,争取拖延到其它更有效的疗法出现后让它寿终正寝。如今在网上搜索肖氏手术英文相关信息,那些翻译出口的文章几乎都在google第一页。这场话语权的“战斗”可能还要延续多年。

但是,数百万脊柱裂病人还在忍受痛苦,并默默地死亡。


海外的泌尿科学家们得知肖传国入狱,极其震惊,他们组织起来发表了声明。签名中有大量的泌尿学前沿研究者,包括被质疑者说成“证明了肖传国手术无效”的几位教授。


致所有人:
我们都有幸认识肖传国大夫多年。他是一位受国际学术界尊敬的外科医生和科学家,在恢复排尿和排便功能的神经再生研究中,他取得了重大进展。肖传国医生在美国完成了开创性的动物实验研究,阐明支配大腿的运动神经可以用来绕接支配膀胱和排便。这个绕接可以形成一个反射作用来启动膀胱功能。他研究的成果已经多次发表在同行评议的国际科学期刊上。其他的科学家也已经重复并证实了肖医生的这些研究结果
肖医生最终鼓起勇气将动物实验研究的成果转化到临床试验上,在中国的脊柱损伤和脊柱裂病人身上开展神经绕接手术。在中国,由于缺乏抗痉挛药物(antimuscarinics)和间歇性导尿术,神经性膀胱功能障碍成为一种威胁生命的疾病。能缓解神经性膀胱功能障碍的并发症的疗法,就是一种能够拯救生命的成功。神经性膀胱和排大便功能障碍患者的病情是很痛苦的,包括遭受尿潴留、尿失禁、反复感染、肾功能不全、大便失禁、便秘等,生活质量极差。神经通路重建手术是一个非常复杂的手术,需要神经的再生。不应当把手术的成功定义为完全恢复排便排尿功能。这项手术的重点在于收益超过风险
肖医生的临床研究成果发表在多种学术刊物上,并两次获得Jack Lapides佳作奖,这是奖励在神经泌尿科学界作出重要贡献的科学家的最崇高的国际性大奖之一。2008年,因为他的科学成就,肖医生还获得了国际儿童排尿节制学会颁发的Kelm Hjalmas演讲者荣誉。我们当中的许多人都曾经到中国去检视肖医生治疗过的患者的情况,观摩或者学习他发明的神经通路重建手术。肖医生是一位非常有经验的外科医生,他对患者热情照顾;不知疲倦地培训来自世界各地的医生,以便推广他的神经通路重建手术。
在美国,已经开展过一项独立而且严格的先期试验以检验这项手术的安全性和效益。术后一年的治疗结果最近发表在《泌尿科学杂志》(Journal of Urology)上。在12个月的随访期间,在9位脊柱裂患者中,有7位患者,观察到皮下至膀胱的神经反射弧的构建成立,证明神经通路重建手术的确起了作用。这个成绩是了不起的,肖医生应该得到嘉奖。并且,一部分患者已经展现出大小便排便功能的改善,并将随时间推移而变得更好。术后36个月的成果正在分析中,不久就会发表。该先期试验的数据是支持“肖氏手术”的,现在受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资助的临床试验正在开展,以进一步在脊髓裂患者中研究腰椎至骶神经通路重建。还有,在肖医生的帮助和指导下,类似的临床试验也在世界范围内开展。
中国人民和政府应该为肖医生对病人所作出的贡献,对他的科学成就和他在世界上培训医生以推广这项手术的诚意而自豪。国际科学界对肖医生被拘捕的消息感到震惊。我们这些了解肖医生的人,都对他涉入此案感到难以置信。
肖医生是一个极富同情心的绅士,他的诚实和对本学科作出的开创性的科学成就广受世界同行的尊敬。我们恳请中国政府和有关权威机构公正对待肖大夫,并在案情调查期间保障他的基本人权。在此事件中,请重视肖大夫对世界所作出的科学和人道主义事业的贡献。[91]
谨致
签名:(签名者大多为医学博士,以下省略学位,仅列职位)
美国Beaumont医院 泌尿科主任、教授Kenneth M.Peters,执行副总裁Ananias C.Diokno,临床神经生理科临床主管William E. Nantau,泌尿科医生Jose Gonzalez,儿童神经外科主任Holly Gilmer
美国密西根儿童医院 儿童泌尿科主任Yegappan Lakshmanan,医生Jack S.Elder
美国埃默里大学 医学院泌尿科临床助理教授Edwin A.Smith
美国William Beaumont儿童医院 综合泌尿科医生Kevin M.Feber,儿童泌尿科主任、奥克兰大学医学院泌尿学教授Evan J Kass
阿根廷国立医院 泌尿科医生Juan José de Benito
加拿大麦吉尔大学 泌尿学教授 Jacques Corcos
美国斯坦福大学医学院泌尿学副教授Christopher Payne
美国纽约长老会Morgan Stanley儿童医院 儿童泌尿科主任、哥伦比亚大学 医学院泌尿学教授 Kenneth I.Glassberg
美国芝加哥儿童纪念医院 泌尿科副教授 Earl Y.Cheng
加拿大多伦多大学 医学研究所泌尿研究中心主任、外科教授Darius J.Bagli
法国Necker-Enfants-Malades医院 儿童泌尿科医生Henri B. LOTTMANN
印度Kokilaben Dhirubhai Ambani医院 医生Amrish Vaidya
美国哈佛大学 医学院泌尿学副教授、Marc Cendron,教授Stuart B.Bauer
美国贝勒医学院 泌尿学教授 Edmond T.Gonzales
美国纽约州立大学医学教授 Richard Macchia
美国科罗拉多洛基泌尿中心 医生 Benjamin Girdler
美国匹兹堡大学 药理学教授 William C.de Groat
美国坦普大学 医学院泌尿学研究主任 Michael R.Ruggieri
美国Montefiore儿童医院 儿童泌尿科主任 Stanley J Kogan
美国布朗大学 泌尿学中心医生 Anthony Caldamone
美国南弗罗里达大学 临床泌尿学和儿科教授 Yves Homsy
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国立大学 泌尿学教授、Rehabilitación中心泌尿科主任Enrique Turina
阿根廷 Rehabilitación中心泌尿医生Angel Ozón,Daniel Ekizian
德国图宾根大学 泌尿学副主任、教授Karl-Dietrich Sievert

与对那些“质疑”不同,绝大多数媒体对此并不感兴趣。

“声援肖传国雇凶杀人?签名者基本上都是同一个利益集团的,受肖传国‘肖氏手术在中国是常规手术,有85%成功率’的谎言欺骗,申请资金也想试试。”方舟子回应道。[92]

【思维练习】:

1.小艳丽和小善善的手术到底有没有效?

2.如果将来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证明肖氏手术安全、有效,你怎么看待这场“质疑”?如果证明它危险、无效,你又怎么看?

3.作为旁观者或记者,你怎样确证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的结果。(同样是专业议题)

4.如果你是科普人士,在中国这样一个专业职能机构公信力差、学者教授良莠不齐、存在大量制度缺陷的地方,怎样看待业余人员在学术上质疑专业人士的行为?如果你发现专业人士存在错误或欺骗行为,应当怎样质疑?

5.在一个缺乏信任的社会里,怎样重建信任?


小结

本章介绍了学术式忽悠的特点。指出普通人无法搞懂专业论争,因此需要维护讨论规则,尊重与完善同行评议制度,让权威的专业机构来判定。一套合理的社会制度和舆论规则有助于认知真相。

1.学术式忽悠

在公共舆论中,公众难以判定学术论争的对错。专业议题的事实、数据、论断,都经过长期实验、观察、计算、争论得来,是普通人的知识盲点,无法通过简单的逻辑判断得到答案。

2.法庭与材料质证

理想的法庭由这样一套制度组成:双方平等地出示质证后的证据,依逻辑辩论,由第三方裁决。这可以有效地规避信息污染。只有通过可靠的程序,才能趋近真相,各种操纵舆论的手段与之背道而驰。

3.话语权的自我实现

煽动起强大的舆论压力,会严重影响个人和机构的行为。同时,这些迫于压力的行为,又会反哺话语权,成为证明舆论正确的论据。

4.制度建设

迷信媒体和个人,相信存在舆论上的“包青天”,将认知过程的正确性寄托于他们的自律上,是完全错误的。只有改进社会,增强专业职能机构的公信力,才能趋近理性与真相。



[82] 方舟子 新浪微博 2012/4/22

[83] 顾颖苑 《就〈海内外知识分子关于肖诉舟子案的公开信〉上签名的说明》 2007/3/25

[84] 王江雨 《对顾颖苑博士公开信的看法和回应》 2007/4/3

[85] 董建春 《代六百多名海内外知识分子就方舟子一案再次发表公开信》 2009/9/14

[86] 人民网 《肖传国:“方舟子花钱收买病人闹事”》 2012/3/16

[87] 靳冰岩 《肖氏手术患者在卫生部集体上访录音》 2011/10/5

[88] 南方日报 《把脉医患关系:医患纠纷闹不停症结何在?》

[89] 柴静 《一场虚构的仇恨——哈医大杀害医生案采访笔记》 2013/3/23

[90] 摘自 西地兰 新浪微博《2012年度22宗伤医血案》,本文有改写

[91] “An open letter in support of Chuan-Guo Xiao”,中文译文经笔者校对。

[92] 方舟子 新浪微博 2010/9/30

注:由于本书定稿于2013年10月,所以附注里的文章,目前可能已无法在网络上找到,对原始材料感兴趣的读者请参见本书阅读提示。

《忽悠的原理与技巧》目录、腰封与阅读提示

编辑于 2017-10-03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