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悠的原理与技巧》附录

《忽悠的原理与技巧》附录

附录A:韩寒事件相关证人证言

1.陆乐(同桌)[1][5]

★ 他除了上语文课,其他课程几乎从不听讲。他在书桌上码了一大堆书,砌成一道墙来遮挡老师的视线,自己在底下看一些稀奇古怪的书,一本接一本。不看书的时候他就不停地写东西,晚自习的时候他也在不停地写,作业也不做。

★ 有时候韩寒把一些刚刚写好的文章直接拿给他看,文字妙趣横生,看得他乐不可支。

★ 韩寒向死党们秘密宣布,他正在写一部长篇小说。

★ 陆乐有时候也翻看韩寒的“小本子”,里面记满了各种书名、段子、英语和拉丁文。


2.金丹华(同寝)[2][3]

★ 前面我夸过他才华横溢。他高一时有一回下半夜才回校,害得门卫老师从热被窝里爬出来,牢骚满腹。第二天,学校要求他在全班同学面前做检讨,他当时写的检讨书,幽默水平都不下于《书店》、《求医》,全班笑翻了。

★ 关于《三重门》,我10多年前的旧文章里就写得清清楚楚,我看过几章手稿,绝对韩寒的字迹(不要问我是原迹还是复印件了,忘了),而且,我向好奇的大家保证,当时也没有一个叫马日拉的授意我这么写,为的是十多年后留证。

★ 读高一的时候,我很佩服韩寒的一点,就是他写东西真得很少有改动,字漂亮,纸面清晰干净。他跟我说过,这是因为他打腹稿的时间很长,写《三重门》那会,脑子里几乎每时每刻都在想段子。

★ 上高一那会,韩寒一般不上晚自习,除去和我们偷偷出去吃锅贴啥的,很多时候他都去松江中山东路上的肯德基写东西,等晚上大家都回寝室,我们的一大必修课就是读他当晚写的手稿,往往笑倒一片,这便是《零下一度》大多数文章的由来。

3.朱莲(同学)[6]

★ 他上课都不听,就在看书,很多那种发黄的古书啊。他就一直在看课外书,不跟我们一起上课。他总是提钱钟书,就说现在一些比较流行的作家什么的,比较看不起。还看很多古书。他写的东西,他写完就给我们看。他是写一点我们看一点,特别逗特别逗,我们也记得。他的字写得很好看,也很自豪地说金山区硬笔书法绝对是我最好啊。

★ 《三重门》我们是断断续续看的,有时候他在寝室写,但有时在自习教室写的时候,我们就看。我们看的时候都是热乎的,一边写我们一边看啊。他当时就是拿着那种作文纸写,一个个小方格的那种,很赏心悦目。不涂改,他那么自信的人。他还有一个特点,今天我们聊到了什么,他很快就能写进文章去,现学现卖。今天看见什么书,就很快写进去了,特别卖弄,特别张扬的一个人。文字以外还有什么?还有就是觉得自己长得很帅。他写东西就老是讽刺讽刺,说话也是,对女同学还好啦,对男同学就不客气了。

★ 韩寒想做什么事情,就能做得很好。他就是很聪明的一个人啊。他说他模拟考试考了三百多分,后来他还是能进松江二中。松江二中是市重点嘛,分数是很高的。在我们金山大概就十多个人能够考上。所以说很厉害。他从模拟考到真实考试大概就一个多月的时间,多考了一百多分,就很佩服他。他有这个目标了,一定要进松江二中,就考上了。他没有花精力在学习方面,他要是好好学习肯定不会比我们差啊。他本来就对考试无所谓啦,能来考就不错了。来嘲笑我们写的这些文章,很应试的那种。确实没有他写得好嘛。

★ (《求医》)这个事情很有印象,因为他当时先去看病,看病回来以后就跟我们讲那事情,后来就写成文章啦。当天就写出来啦。这个肯定是真实的,吹毛求疵实在很无聊。

★ (《三重门》)写的根本就是我们生活当中的事情。这个不要录,写的女孩子现实中都是有真人的。现在韩寒也结婚了说这个不好吧。他写第一页我们就在看了,大家抢着看嘛。我想我看到的应该是最早的一版。说话说到有趣的事情也反映在他的书里面。他写作的时候经常处于一种很High的状态,写一句他觉得特别经典的话,就马上拿给你看。圈圈叉叉是我们给他圈圈叉叉的,因为我们是那种考试型的学生嘛,就特别在意那种错别字……他不会改很多的,他要是改多了就会重新写一张。他写稿子不会邋邋遢遢的,写在那种方格纸那里,赏心悦目。他就是写的他自己啊,七八分像。同学有一些写进去。有几个合在一起了,有几个性格夸张了一下写在里面。当时看就是一种很有趣的感觉,因为他写的是生活中有联系的那些事。我们就说你又现学现卖啦。

4.其他同学[1][4]

★ 但晚上回到宿舍,他经常和同学聊起某某作家的某某作品,这是他情绪最高昂的时候,他对睡在对面铺的沈宏伟说:“全世界用汉语写字的人里头,钱锺书是第一,我是第三。”(沈宏伟)

★ 韩寒却是真的“写”黑板报——手上什么东西也没有,想到什么随手就写上去,居然也是一篇很棒的文章——如果不去理会那些错别字的话。(潘超安)

★ 当时他的写作特别棒,当时韩寒的写作是很好,他后来《三重门》里面有一些翻译,英文的一些翻译,是我帮他翻的。(陈少清)

★ 只有一件写作能让韩寒专心致志。十多年后的今天,再说起韩寒,他的同学们对细节的记忆已经模糊,但有一幕场景出现在他们共同描述的回忆里,就是在教室一角,那个永远都在埋头看书埋头写作的少年。

★ 韩寒每写完一部分(《三重门》),就把稿纸递给陆乐,陆乐看完又传给周围的同学,有时候韩寒还在宿舍里得意洋洋地念给沈宏伟、沈杰一干人等听。

5.中学老师[1]

★ 初中开始写作文风就很老练、诙谐,而且他看问题的角度跟同龄人完全不同。闭卷考试的时候其他学生花半小时才能写好的作文,韩寒通常十分钟就写好了,而且接题就做,下笔成文,基本上不做改动。(彭令凤 韩寒初中罗星中学语文老师)

★ 韩寒给文学社写了不少文章,现在找得到的有两篇,一篇是《戏说老鼠》,一篇是《三轮车》,后来都被邱剑云收录到一本二中学生优秀作文集锦里,书名叫《山阴道上》,由上海三联书店出版。(邱剑云 松江二中文学社老师)

★ 很多卷子他不做,只是在空白处对卷子本身作一番让人哭笑不得的点评,甚至连语文试卷也不好好做,数一数差不多赚够60分就停笔了。(邱剑云)

★ 《戏说老鼠》里面则学着钱锺书吊了很多书袋,引用了《诗经》、《三国志》、《史记》、《挥尘新谈》……这两篇文章也深得高一(7)班班主任、语文老师戴金娜的赞赏,她给的评语是:“老练辛辣”“见微知著”。(戴金娜 韩寒高中语文老师 班主任)

★ 有一次诗歌课上大家写诗,韩寒很快写了一首,横着读意思庄重,竖着读却是恶搞。(吕玉萍 松江二中诗歌社指导老师)

6.新概念大赛编辑、监考、评委[1][7][8][9][10]

★ 在那个房间里,少年韩寒纹丝不动地写了一个多小时,既没喝水,也没上厕所。林青将房门关好,坐在房间里盯着韩寒,一个多小时也纹丝不动。林青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时回忆,整个过程中韩寒只说了一句话:“老师我写好了”,然后离开房间,林青就起身将试卷卷好交给了桂未明。(林青 新概念大赛监考)

★ 1999年,3月28日上午,大赛的评选在上海青松城大酒店举行……在场的作家包括:铁凝、方方、叶兆言、叶辛……评委一致同意:让韩寒补考。(李其纲 《萌芽》副主编)

★ 在“新概念”的老巢青松城的某间房间里,我们特设一间特殊的考场,就近取材,我给了韩寒一个行为艺术般的题目。我把我喝剩的半杯水推给了韩寒,说:“这就是题目。”但瞬间,我又觉得这题目有点简单了,我说:“前面的题目作废,请注意,以下是完整的题目。”我拿了一张白纸,把它揉成一团塞进杯子,说:“这就是题目。”(李其纲)

★ 第一届韩寒的初赛稿,给人留下深刻印象...也不知具体是谁提出的补考,但肯定是评委们的提议。(方方 著名作家,第一届新概念大赛评委之一)

★ 当年的作家评委有王蒙、铁凝、我、叶兆言、叶辛,还有谁我记不清了。大学教授有南大的董健、王继志教授,北大的程郁缀、曹文轩教授,复旦的陈思和教授,还有一位我记不得了。(方方)

★ 李其纲不是个城府很深的人,我们平常也闲聊过关于韩寒,通过他对韩寒的看法和评价,以及一些闲聊的细节,从未有感觉他认识韩寒父亲,也从未感觉到他在韩寒考试中做了什么手脚。(方方)

★ 我的印象与方方略有些不同,第一届的复试只是判断和检验,不列入实际成绩。然而必须要强调,当时发生的一切都在公开场合,都是在会场上,众目睽睽之下,让韩寒来是七嘴八舌的结果,我的提议只是脱口而出。(叶兆言 著名作家,第一届新概念大赛评委之一)

★ 韩寒参赛的两篇作文,说老实话我印象不是很深,他的分数是众评委平均出来,不知道是否还能查到原始记录。喊他来复赛,是大家觉得他已够格,不来太可惜。(叶兆言)

★ 第一届新概念作文大赛只看重征文来稿,当时就想,万一作弊怎么办。所谓复试,其实只是看考生当堂作文对不对路,有没有明显差距。后来逐年增加了复试的重要性,渐渐地占了一半分数。(叶兆言)

★ 在确定一二等奖名单后,叶兆言发现韩寒没来考试,他提议是否通知韩寒前来补考。据叶兆言、方方、赵长天、程郁缀等人回忆,在场的所有作家和教授一致表示同意。

★ 胡玮莳拿出了当年和韩寒讨论三重门情节的通信手稿:“但我更倾力于后半部,关于小说的结尾,我想了很多……”

7.袁敏(作家出版社编辑,主审《三重门》稿件)[11]

★ (央视《对话》节目上)韩寒为什么不说,因为他一听你说话就知道你没读过《三重门》。就像有人问他“三重门”意思是什么,韩寒说,不知道。当然他是赌气了,但现在可能就被人家抓到小辫子了。

★ 我说出意见的时候,他马上就可以反驳我的理由,并且来说服我。我为什么这么写,中学生的心态是怎么样的。我们的同学怎么样。他还会举例子。他对自己的作品了如指掌。

[1] 南方周末 《差生韩寒》

[2] 狂澜孤岛 新浪微博

[3] 金丹华 《为了无言的期待》2000年第12期《中文自修》

[4] 陈少清 浙江卫视《爱情连连看》

[5] 土豆网 《陆乐:〈三重门〉韩寒写一页我看一页》

[6] 土豆网 《朱莲讲述素材》

[7] 方方 新浪微博

[8] 李其纲 新浪微博

[9] 叶兆言 新浪微博

[10] 土豆网 《胡玮莳讲述素材》

[11] 土豆网 《袁敏讲述素材》

附录B:成书过程中,搜集到的其他有趣素材

注:由于本书定稿于2013年10月,所以附注里的文章,目前可能已无法在网络上找到,对原始材料感兴趣的读者请参见本书阅读提示。

《忽悠的原理与技巧》目录、腰封与阅读提示

编辑于 2017-10-03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