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创业
首发于醉创业
Juney Ham:离开 Airbnb

Juney Ham:离开 Airbnb

导语:

Airbnb 经常被揶揄是本公众号最爱的公司之一...确实,除了我们几次从不同角度提到这家公司以外,现在我就在一家 Airbnb 的客房里写这篇文章的导语。房主阿姨正在旁边摆弄盆栽并坚持要给我泡一杯咖啡因为她看我实在太困了......

但是,作为一家独立、客观、第三方(嗯...)的公号...我们还是要兼听则明的。这篇文章就是讲一个 Airbnb 的高级员工是怎么决定离开这家公司的。不过当时当我读到这篇文章的时候眼睛一亮,满心希望能找出这家在媒体上看起来几乎完美公司的问题来(什么心态这是),看完以后觉得,怎么还是有点像夸他们...

不过文章提出了一个永远无法回避的问题。就是创业与生活可以兼顾么。当然,在这之上的更大的一个问题也许是,创业的终点到底在哪儿?


Leaving Airbnb

作者:Juney Ham

翻译:越起越晚的@DDC

原文链接:Leaving Airbnb


这篇文章写于2013年上半年,当时我觉得这篇文章还不太成熟、不适合发表,我觉得我需要自我反省上一年半并体验一下创业的疾风骤雨才能再回来将这篇文章公之于众。虽然我的想法已经变了很多,但这篇文章基本上没怎么改动,因为我想保留我当时的感受,欢迎大家分享自己的观点和想法。


才第一天我就感觉好像跑了一场马拉松一样。


我从Airbnb辞职了,慢慢的我开始通知亲友和同事,大家无一例外都感到非常震惊。

「为什么?你不是说Airbnb棒呆了吗?」


「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你是不是被劝退了?」

「你傻呀?」


(最后一种反应总是逗得我咯咯直笑!)

我不怪他们。谁会在做到资深职位、共事的团队真的特别出色的时候离开一家有口皆碑公司文化超赞并且在飞速发展的公司呢?


我是说,这么看来,离职听起来确实挺蠢的。


当时一切都挺美好的。我热爱我的在线营销团队(Online Marketing Group, 内部都亲切地称为OMG),我的老板也很棒——他非常合作并且给了我很多空间施展,更好的是,Airbnb 是一家旅游公司(赞),并且在用创业的魄力和创新精神来解决问题(更赞)。


真的,我当时到底是怎么想的?


容我解释一下。在人生中的某个点,我们会到达一种渐渐忘记初心的阶段。


我初入职场时是一名工程师,一毕业我就以助理软件工程师的身份加入了 Shopzilla,这是一家购物对比搜索网站。我并没有真的加入哪个「团队」,而是同时做好几个项目,然后别的工程师能挤出点时间的时候会给我一些指导。我艰辛地开始了软件编程之路:犯了无数错误、一遍遍的开发、重构代码、随着我又学了新东西再重构之前重构过的代码、每个晚上和周末都刻苦学习提高自己的能力(因为那个产品就像是我自己的,所以有时候这些都不可避免)。


后来我加入了用户获取(Consumer Acquisition)团队,这意味着我要负责开发一些非常酷的产品,包括一个竞价算法、一个广告发布优化工具、数据管理系统、报告界面以及所有的爬虫程序、应用程序界面互动代码等等。我拼命工作,因为当你在一个由几名科学家和一个22岁的编程新手建立的勉强支撑的原型上花费数以百万美元时,我一分钟不编程公司就少挣了一分钟的钱!系统宕掉一秒钟我们就损失上千美元!


不骗你——当时压力真的很大,我抑制不住的有些憎恨我的「业务领导们」,他们不必在星期天半夜2点跑到办公室就因为一些数据处理脚本没能向上运行(结果导致我的脚本也被拖住了),也不用整夜不睡觉的解决一个产品问题,只因我要必须临时解决一个之前我被迫要求在周五晚上完成的算法变更(这就是早期当我们没有测试流程,并且我我太年轻和天真还不懂得回绝别人要求时候发生的事)。


经历了几年高强度压力的开发地狱后我想退出了。我申请转到一个产品管理岗位并且做的很愉快。我不断的向「更商业的一边」慢慢转换,最后我在另一家初创公司获得了一个管理搜索营销收益的职位,但是因为我的背景,他们让我同时管理商业和编程团队,我比以前快乐了许多许多并且一直朝着这个方向发展。


到我加入 Expedia 时,我已经做到了VP,管理着45人的团队,并且日程上排满了会议。


我得开会。


很多很多会。


事实上我的会多到我从早上7点(和伦敦团队电话会议)到晚上8点(和亚太团队电话会议)毫不间断的开会,中间只有大概30分钟的时间能赶快吃个午餐。我会尽量从日程里腾出来一小时的时间来查邮件或者试着开始真正意义上的工作。


我很喜欢为我的老板工作,也很喜欢带领一个表现出众的团队(我的一些下属真的是非常棒),但我总觉得好像缺了点什么。我和别人建立了非常好的关系,建立了横跨全球五个办公室的优秀团队,经常与公司高管互动,但这还不够。我没有完全满足,我需要更多的东西,但我不知道我要的是什么。经历过一些非常有挑战性的职业发展事件和很多自我沉思后,我决定离开 Expedia,和当时已经怀孕八个月的老婆从西雅图搬到洛杉矶,加入了 Airbnb。


Airbnb 是一次令人振奋的节奏转变。我的团队很小、很灵活,每个人在自己的领域真的都非常出色(我们性格也很合得来)。我来面试的时候就知道公司正处于围绕国际市场增长而进行的新扩张阶段,有鉴于我最近的经历,我对这一点颇有些顾虑,但是公司的领导们说服了我。一开始的时候还好,但是当 Airbnb 像一艘火箭船一样飞速发展,每季度都增加上百人的时候,我开始看到我在 Expedia 经历过的一些趋势,大公司生态让完成工作变得更加困难。


别误解我的意思,我很喜欢和人们一起工作和协作,解决组织结构上的问题也能给我带来极大的感情上的满足,我只是意识到,在职业生涯的这一节点上,我又想回去做产品了——改善用户的生活,而不是股东的生活。


我很犹豫。我想也许人们得到了更高的职位就会这样?也许这就是我的命运?


我不停的告诉自己:


我不应该抱怨。对于喜欢科技和创业文化的人而言,我能在 Airbnb 工作并且住在全世界最棒的城市是无比幸运的。


我继续坚持着。


真正改变了一切的是我女儿的降生。我在 Airbnb 任职两个月后她出生了,人总是事后诸葛,当时我完全没料到她将怎样改变我的想法以及颠倒我的人生。


初为人父真的是挺艰辛的一件事情,但是一开始她整天只是睡啊、吃啊、便便啊,所以也没什么难的。我以为我可以轻松胜任在Airbnb这样快节奏的地方工作,同时做一个好爸爸。但是,随着她越来越大,我错过了很多重要的里程碑式事件,或者只能事后从智能手机屏幕上目睹一切。很晚结束工作后,我回家会直接走进餐厅,打开笔记本电脑然后开始奋力准备演示文稿,她就坐在我旁边,抬头看着我,纳闷我都在做些什么。


慢慢地,坐变成了爬,爬变成了走——而我还在那儿守着我的电脑,修改我新一版本的战略计划。


我喜欢工作。我真的很爱我的团队和公司,能成为很赞的,并且对世界上这么多人都有意义的事请的一部分我感到很骄傲。但同时我也忽视了我在家中的责任,更重要的是我知道沿着这条路下去很容易我就会造成不可挽回的后果,周累计成月,月积攒成年,而我的女儿会在我身边长大成人却与我形同陌路。


我完全被工作牵住了,我有点像工作狂,而且我的忠诚变成了一种持续的罪恶感,如果我为了洗澡而早离开一会儿或者不去参加同事聚会只为能多陪家人一会儿,我已经开始会觉得我没有给公司足够的贡献。而我决定加班、和同事出去或者出国开会的话,我的感觉恰恰相反。


我承认继续在 Airbnb 工作同时又要陪家人是不可持续的一件事,公司里要做的事情还很多,我还不能考虑退下来,对于我做出的所有妥协我都觉得很罪恶,而这一点会让这样的恶性循环不断缩短负面反馈回路,团队指望我做经理和带头人,而我已经开始觉得自己没那么高效了。


我需要能给我更多弹性多在家里待着的环境,不是「每周多两个小时」的时间,而是真正意义上的弹性,如果我太太今天特别不顺的话,我能早点离开办公室,哄女儿睡着之后再补上几小时的工作。如果我们决定周六去动物园,我能好好享受在动物园的时光,而不是像个僵尸似的落在每个人后面,整个人粘在我的iPhone上。


我不介意在我信仰的事情上投入很多很多的时间和精力,但是我现在是个父亲了,为我的家庭着想,我要按我的节奏来,如果我要疯狂的工作,那没问题——我对此毫无意见——但是由我掌控何时何地贡献这些时间很重要。

辞职不容易,我一月初就提出了——心情很沉重但是我相信我这么做是对的。我不确定我的未来会是什么样,我也知道我是放弃了一个一辈子才会有一次的比独角兽还稀罕的火箭船,但我也知道一切最后都会好起来的。



—结果20年后女儿也创业了—

编辑于 2015-04-06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