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余人士该不该在专业问题上闭嘴?

业余人士该不该在专业问题上闭嘴?

#忽悠的原理与技巧# 答疑系列

网友 E***** L** 来信提问:(可能是真名,我给匿了)

断桥,前几天学生告诉我,有人写了本书,说:“病人腿瘸了,不是医生治瘸的,而是被人给忽悠瘸的。”我就找来翻了翻,好吧,至少你说服我了,是忽悠瘸的。

看完这本书,得知你为此花费一年又半载,深深不值。十多年前你在隔壁当站长时我就知道,你是聪明人,但聪明人应该埋头创造价值,不是和傻瓜吵架。小学老师曾让我辅导差生,我很困惑:这么简单的题,为什么你们楞是做不出?到底在想啥?非把同学问哭不可。后来我想通了,何苦让大家都不舒服呢,各顾各的挺好。

前三章没必要写,聪明人嫌简单,傻瓜看不懂。第四章略有价值,但可以简化:有顶级论文和权威鉴定,所以真伪是学术界的事,病例是柴会群报的。这样写读者不就懂了嘛,一句话的事情。你非得把记者名字藏到reference里,写10万字。

肖传国教授的心情我理解。我们这些faculty,手下搞研究的是各国的top students,每个人来之前都经过至少四到七年专业训练。我们天天加班给学生改paper,数年如一日地钻研几个project,学术会议上也就是能说上几句罢了,还是得听大牛的。但记者和各种莫名其妙的人,看几天材料,就可以“质疑”我们,而且人人都信。好笑。

去年回清华参加校庆,老同学求助,说某省级电视台科普频道,想找人谈个科学问题,正好我是这方面专家。我拗不过面子就答应了,十几分钟的节目,反复录了五个小时。没想到播出的完全不是那么回事,记者把我的话截得颠三倒四,几乎每段都错。幸好是中文节目,如果是英文,我回去可怎么见人。从此我就特怕记者。

网上热传的崔永元和卢大儒对话我看过,台下是不少复旦新闻系学生,未来新闻界的栋梁,他们的反应令我不解。有两个疑问徘徊在我心头:

第一个问题:对转入两个基因还是七个基因这个问题,没有专业知识的普通人和记者,他们到底是怎么判断的?

第二个问题:崔教授事后在微博上说,七个基因的说法系出方舟子,属于钓鱼。我假设他说的是真话,从上下文推测他期待卢教授亲口承认方舟子也没有资格讨论这个问题。这点我倒是同意他的看法,我坚定地持科普无用论:专业项目,除该领域学术研究或工程上有成绩的专家之外,任何人,无论是民科、科普人,还是民科兼科普人,都没有资格置喙,业余选手只会搅乱大众思维。你觉得呢?

——————————————————

断桥回复:

E.L.老师你好。

98年,长者给北大题词,前四个字很贴切——“爱进民科”。那时,在北大东门,常有老农骑着破旧的自行车,拿出自己的展板向教授们挑战,宣扬各种震惊世界的理论发现,每次都得胜而归。

但新时代的挑战者有很大不同,他们承认自己知识储备不足,也认可教授们的专业能力,他们怀疑的是专业人士的信誉。这就很棘手。

看见信中提到“你是聪明人”,我就想起写书时收到的诸多反对者回信:

“没想到北大居然出了你这样的傻逼。”——这类回信仅令我不快。
“破桥你也是聪明人,怎么总帮骗子说话。”——这类回信令我无法接受,他们承认我的智力,却怀疑我的人品。

先谈“金大米转入七个基因”吧,这是反转团体两年来经常提起的把柄,也是典型的网络专业议题争论标本。

该典故语出方舟子2005年出版的《餐桌上的基因》,数年后稍加改动发于《新华每日电讯》2012/9。摘录:

科学家们为此向水稻中转入了四种酶的基因,这四种酶能够被水稻细胞用来制造β胡萝卜素,它进入人体后能被转变成维生素A。其中两个基因来自喇叭水仙,另两个基因来自欧文氏菌……
为解决缺铁问题,科学家们往金大米再转入三种基因……金大米总共被转入了7种基因,来自5种物种!

即他认为,黄金大米共转入 7 个基因。其中4个补胡萝卜素,3个补铁。这里语境较含糊,但根据发表时间和后期更正,可默认为第二代黄金大米。

现在我们有了第一个答案:第二代黄金大米转入7个基因。

2013年,方舟子和朱毅(中国农业大学食品科学院副教授)闹矛盾,双方在新浪和腾讯微博上争吵。朱毅语气激烈地攻击了这个问题:

方舟子还说“金大米总共被转入了7种基因,来自5种物种。”但是,第二代黄金米只是采用了来自玉米的八氢番茄红素合成酶,从土壤细菌中获得细菌胡萝卜脱氢酶,共转入3种基因,涉及玉米和欧文氏两个物种。他的这个胡说八道还成了反转者的把柄,这就是水货伪科普的危害。(来源:朱毅 腾讯微博 2013/7/19)

现在我们有了第二个答案:第二代黄金大米转入 3 个基因。

方舟子当天的回复是:

关于有一种金大米除了转入四种基因用以提高胡萝卜素含量,还转入了三种基因以提高铁含量,我根据的是教科书Genetics: Analysis of Genes and Genomes的介绍(第五版,p.566,我查了2012年最新一版,还这么说)。可能曾经有过这个尝试但没有种植,现在要推广的第二代金大米的确是不含后三种基因的,我将把有关铁的这部分删了。(来源:方舟子 搜狐微博 2013/7/19)

现在我们有了第三个答案:第二代黄金大米转入4 个基因


双方继续就此争吵,但很快就进入了方舟子擅长的“打假”步调,一群民间科普人士除表扬方舟子知错能改诚实可信以外,还翻出朱毅的植物学博士论文,指责其中有个名词是她的自我发明,反映了她的无知。朱毅称该名词沿用自植物学泰斗汤佩松。他们的指控于是很快变成朱毅博士论文抄袭,并向相关院系递交举报信,打举报电话,到对方微博上刷辱骂评论。这些行为均受到方舟子转发鼓励。半个月后,朱毅不堪骚扰,把吵架微博都删了。总之,科普人士们胜利了。


后来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卢大儒和崔永元现场讨论时,说:

第四个答案:第二代黄金大米转入 2 个基因(崔没问第几代,从双方语境看,默认为第二代)。

方舟子评论道:

目前金大米2转入的就是两个基因,一个是来自玉米的psy基因,一个是来自欧文氏的ctrl基因。崔永元对卢教授说金大米转入7个基因,大概是从我十年前一篇介绍金大米的科普文章看来的,那篇文章里我把补铁也算进去了,是不准确的,后来公开纠正过。崔永元真是我的好学生,学习我纠正过的错误。(来源:方舟子 Twitter 2015/3/27)

后来我又问了某反转人士,到底转了几个。他转了自己的一条微博告诉我:

第五个答案:转入3个基因,其中有1个是不起实际作用的标记基因,所以,说3个还是2个都对

这五个答案,哪几个是对的?看每条答案下面的评论,都有大量支持者。因为普通人在判断超出知识范围的问题时,看的是发言者的立场、头衔、知名度、与自己的亲密程度,以及语言使用技巧然而这一切,与答案是否正确关系不大

我以方舟子第三个答案为例解说:

关于有一种金大米除了转入四种基因用以提高胡萝卜素含量,还转入了三种基因以提高铁含量,我根据的是教科书Genetics: Analysis of Genes and Genomes的介绍(第五版,p.566,我查了2012年最新一版,还这么说)。可能曾经有过这个尝试但没有种植,现在要推广的第二代金大米的确是不含后三种基因的,我将把有关铁的这部分删了。

这是胡扯瞎掰,还是严谨有科学依据?正常的思维方式是考察以下判断的正误:
1.有一种金大米转入四种基因用以提高胡萝卜素含量,还转入了三种基因提高铁含量。
2.转入七种基因的依据是某权威教科书某页。
3.转入七种基因的金大米品种有过尝试,只是没有种植。
4.现在推广的第二代黄金大米不含后三种与铁含量相关的基因。

然而,由于查阅专业材料,独立验证这些论断都太难了,读者就会偷懒:

1.“胡萝卜素含量”、“铁含量”用词好像很专业

2.他的依据是某权威教科书,出现了英文、版本、页码等详细信息,看起来好像通读过了,不但很专业,还能让人查考验证。

3.之前转入七个基因的错误,他的解释是把尝试和大规模种植搞混,属于疏忽,不影响专业性。

正因为旁观者很大程度上是通过用词、行文来判定谁显得“科学”的,所以,在网上,只要掌握类似的“语言巫术”就可以变成专家。学会这套黑话(高中水平的网民花费数月即可)比搞懂该领域的知识(专业训练四年以上)简单得多。谈论专业议题时,普通人因为根本不懂,对学术式忽悠,不仅发现不了任何问题,还会觉得对方的各种胡扯逻辑严密、无懈可击。

接下来回答E.L.老师第二个问题。

公共舆论中讨论学术议题,胜出的未必是正确答案,因为缺失学术探讨的基本条件,如专业平台与同行评议。但并不意味着不能获取知识、寻求共识。学术界采取的是准入机制,学生必须通过入学及其后的专业考试,来获得学术参与的资格。但舆论界采用的是另一套机制,叫信息盈余。你不必是专业人士,只要比听众懂得多,就可以发言。因为每个学术领域,世界上真正的专家可能就几千个甚至更少,求知的听众却可能有几千万甚至上亿,不采用这套机制无法覆盖。即便专家,在自己专精的领域之外,也是业余人士。

在舆论中,媒体、自媒体、意见领袖,是信息的主要生产者,而包括他们在内的全体公众,则是信息的消费者。理想情况下,A把自己富余的生物知识教给B和其它人。B将个人精通的网络舆论知识回馈给A与其余听众……,然而,怕的不是业余,而是信息源为了某些目的,抛出经过污染的信息,破坏讨论规则,此时得出正确结论不再可能。正如现实社会,当人们为了获取额外利益,将社会行为规范破坏殆尽后,卖大米的不敢吃大米,因为知道有毒,做豆腐的不敢吃豆腐,因为晓得很脏,养鸡的不敢吃鸡,因为打了违规的药。每个人看起来都很聪明,结果全部傻乎乎地吃着别人生产的毒食而不自知。

本书从头到尾,讲的都是舆论规则的极端重要性。在舆论中,遵守正确的规则,才能将我们导向正确结论

回归前文讨论,朱毅对方舟子的批评取自罗云波(中国农业大学食品科学院长),罗将“转入七个基因”解释为“希望负载更多使命的将来”(来源:罗云波《说说转基因作物近期这点事 》2012/11),朱毅则同样打圆场称“不算错误……以后可以把富铁的基因加进去”(来源:朱毅 新浪微博 2012/11/15)。但到吵架时,同一问题的性质变成了“胡说八道”。这里使用了双重标准,导致科学共同体信誉流失。旁观者将陷入迷惑:你们对科学问题错误性质的判定,是否取决于立场和私人关系的远近亲疏?

而方舟子等科普人士在争论时,经常煽动人身攻击和骚扰对手单位等与议题完全无关的行为,规则被进一步践踏,方舟子甚至公布了朱毅丈夫的姓名和单位鼓励粉丝举报。此时,公众已经失去了得出正确答案的可能性。双方开始比拼忽悠技巧、语言暴力与骚扰对手的能力。学术水平高的人,往往在这方面并无优势,从而难以胜出。

爱好科学的网友们很少意识到规则的重要性,他们期盼的是一个偏向己方立场的舆论骗子,而不是维护讨论规则。

读者阅读本书第四章的收获是什么?他们了解到央视等媒体宣扬的那一套故事,有很大缺陷:“一群人因为莫名其妙的病大小便失禁,一个通过作假获得教授职称的江湖游医,愚蠢地把他们的大腿神经剪下来连到膀胱上,于是病人腿也瘸了脚也烂了,一个嫉恶如仇的打假人士跑出来主持正义”。普通人是这些信息的奴隶,但有一定水平的意见领袖,应当能够发现,这套故事存在很多莫名其妙不能自圆其说的环节。我将其一一厘清,并讲述了另一个故事。

然而,故事终究是故事,高水平的读者要意识到,文学描述并不能替代专业机构和法院,写这一章也不是为了批评某一份媒体或某一位记者。而是希望大家了解,掌控舆论者为什么要调集舆论资源来攻击这套社会规则,中国的专业、职业规范是如何地不堪一击。当公共信任溃败之后,一些社会顽疾,如医闹,是如何茁壮成长。

在公共舆论中讨论科学问题,无论是业余还是专业人员,假使你相信自己是正确的,那么合理的行为方式不是宣示对方无知,而是维护一套议题的讨论规则,鼓励对方提出符合规则的问题,自己做出符合规则的回答,双方共同趋近正确答案。依然以近期对黄金大米实验的讨论为例:


“重水有毒,它浇灌的米,你敢让上海的中小学生吃吗?”——首先要鼓励正确的提问方式,先纠正问题,应该问是否可能对人体有伤害,而非敢不敢吃。两者逻辑关系不明确,前者是科学问题,而后者是公众是否信任的社会问题。

“当重水含量未超过某某剂量时,因为某些生理上的原因,所以无毒害。”——应先做规范性回答:含量是否符合国家标准与实验规则。标准的制定方是否利益相关。并在科普后提醒大众注意作者并非重水毒理领域的专业人士,有局限性,医疗健康的权威结论并不出自植物学家,后者仅需做到符合法律法规国家标准,无须了解制定标准的学术依据。要对公众宣传一套规范,而不仅是知识

问:“黄金大米实验为什么美国儿童不敢做,先用中国儿童做小白鼠?”答:因为中国穷人多,缺维生素A,黄金大米的应用更为迫切。”——这类讨论只能导向混沌。必须先厘清规范:没有任何法律规定中国不能先于美国进行儿童实验。实验的正当性并非由动机(帮助穷人)赋予,且动机无法证明,你怎知不是因为在中国招实验儿童更容易?只要不违法,由专业机构和伦理委员会批准,监护人知情,无论是哪国项目,研究者怀抱何种动机,都可以做。

严守标准的讨论,相比感性呼吁,一开始可能难以得到公众赞同。但长期坚持,反复宣扬同一套规范,绝不搞双重标准,信誉将逐步建立,即便大量的业余人士参与,公共讨论也终将得到一个妥协的结论与大范围的共识,而不再是乱战了。

断桥

《忽悠的原理与技巧》一书连载页:《忽悠的原理与技巧》目录、腰封与阅读提示 - 忽悠的原理与技巧 - 知乎专栏

捐赠页:Sina Visitor System

作者支付宝帐号:poqiaohuyou@gmail.com

若有问题。发信请寄:email:poqiaohuyou@gmail.com,或知乎上的@断桥,或新浪上的@破破的桥

因时间关系,作者只会挑选少量回复。

编辑于 2017-09-17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