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创业
首发于醉创业
Mark Suster:你不能依赖 VC 做最困难的决定

Mark Suster:你不能依赖 VC 做最困难的决定

导语:

Ben Horowitz 说,it's all about making hard decisions。他还说:the reason of hard things are hard is because there are no easy answers to them.

曾和一个创业的朋友聊天,我说,创业这两年,你觉得最难的事情是什么?他沉默半晌道:我觉得最难的是,没人能告诉你怎么做。最终你要为自己做出的所有决定负责。

然后他又补了一句:但这也是有意思的地方。

Mark Suster 的文章我们推荐了不少,他写东西的特点就是智慧与实在并存。这篇文章他从一个资深 VC 从业者的身份阐明了 VC 和创业者各自的任务是什么,以及,好的 VC 应该和创业者有什么样的互动。

其实概括起来很简单:作为创业者,你最终要自己做决定。然后接受这个事实:所有的错都是你的错。


You can't rely on VC for your hardest decisions

作者:Mark Suster

翻译:不要停下来跑步的@Easy

原文链接:You Can't Rely on a VC to Make Your Hardest Decisions

对企业家而言,VC 扮演着什么角色?


我想对不同的创业者而言不同的 VC 扮演着不同的角色,但我想提供一些我自己的见解。最近,一个企业家联系了我,他正在考虑公司不同的商业模式。我根本不认识这个人,也不了解他公司的市场,但是他想我帮他权衡下「他应该定位哪个市场」。


我不能告诉你一条路绝对比另一条要好;如果我这么说了,那我就是虚伪。

我的工作不是去预测市场,而是发现那些有远见和信念创造出一个市场的企业家。

这是我看待自己工作最简单的方式,即发现热衷于解决问题的伟大企业家。这些企业家专注于这些问题为什么存在,并且他们苦思冥想寻求解决问题的方法。他们日益确信他们能解决这些问题,并用自己的才能做着最困难的事情。他们公然向全世界宣布:他们不仅将解决这些问题,而且他们将比市场上的任何人做得都好。

我看这个问题的根基和 Skurt 的创始人 Josh Mangel & Aaron Peck 一样,他们也问了一个显而易见的问题:为什么一个机场的租车体验如此之差?当然作为一个经常旅行的人我也知道这是个问题。但是一个人想做好每一个无限小的日常生活的决定,这种系统思维就失效了。(注:等等,在你骂我之前,这名创始人已经不在这家公司了,他犯了一个错误,在向 Jcal 道歉后决定离开。)我可以和他们当中最优秀的人争论,但最好情况下每周也只有5小时的争论时间。


有动力去解决困扰她的某一市场问题的女企业家必须告诉她的家庭和朋友,她真的将采取行动,并且很可能失败。她必须辞掉大公司的高薪工作,然后告诉她的父母,尽管从小到大她学习都很刻苦,考进了重点大学并且在3年内就拿到学位;但是现在她要抛弃她所取得的这一切,去改变现有厂商卖货的方式和渠道——或者任何什么看起来非常不靠谱的让她亲妈都质疑的想法。再或者让一个犹太妈妈疑惑为什么要去录 YouTube 视频而不是做一名医生。是的,Miles,我说的就是你。


投资人们自己很安全,因为他们不用成为这种人。这就是我们不一样的原因,也是你每天都快疯了的原因。我认为最好的 VC 知道并理解我们是世界的推动者而不是主人。我们是资金、建议、教练、拉拉队领队、训导员等等等等,但绝不是决策者。对,你是。


一些 VC 假装比你更了解市场,并且天真地相信他们对如何做事的直觉也要好于你。如果是我的话我会躲着这些 VC 走。这就像信任一个28岁刚从 MBA 毕业的麦肯锡顾问为你做公司的百年大计,而他们对百年大计是什么全然不知,而仅仅因为他们很聪明,在做 Excel、PPT 和图表方面是黑带级选手的水平。顾问应该给你提供的是数据和框架,不是决定。


是的。在我看来,最好的 VC 仅仅应该是你的引导者。他们是你争论的伙伴,帮助你调整你的道路,当你想要做错误的决定时,他们的历史经验和智慧会告诉你这个决定可能会使你误入歧途。


你所面临的每一个情形都是不同而独特的。平台改变了,市场也变化了;众筹出现了,对许多 App 来说手机比电脑重要了,国际市场比美国市场要大了,虚拟现实(VR)已经在变成现实了。你的决定是未知的,它们对你来说都是独特的,对见过各种情形的 VC 却不是。最多VC能给你的也就是一些历史建议。


只有你自己,每个白天关注着每一个具体的问题,每晚入睡时还纠结于要做什么决策,凌晨4点突然惊醒因为脑袋里突然有了关于是否签那份风险很大的合同的想法。


我们怎么可能比你更了解情况呢?什么样的人会假装自己更懂呢?如果你依赖 VC 做最困难的决定,这可能就意味着你对困难的、未知的判断的不安全感太大。奇怪的是,这么多年我发现即使是我认识的最聪明的人都倾向于不做那个最艰难的决定。


这并不意味着我们作为 VC 什么主意都没有。我不是花瓶。我很珍视我的工作——在没有强有力的数据、逻辑和信念的情况下,艰难地劝说别人改变策略。我的工作是帮助你找到真正的方向。比如,我认为收购一个中国的公司可能会让你迅速全球化,也会使你从国内面临的紧急问题中抽身出来,但是把国内的事情做好,基础打牢固可能比同时在两个地方没有太大希望的折腾好得多。你想在公司起步之初就这么做吗?如果你想的话,你得掐着我的脖子让我同意。但是,我永远不会百分之百说「不」。


上周我的合作伙伴 Kara Nortman 在准备我们和合伙人的年度会议时,她提醒了我 VC 应该扮演的角色。Kara 在一家 VC 工作长达5年,但这是10年前的事了。她为再次进入 VC 做准备时,她向她的很多导师询问了关于做 VC 的建议。有这么一条建议来自Sharon Weinbar(我也是她的粉丝):


以初学者的心态看待每一种情况

如此简单而又敏锐。Kara 和我讨论了这条建议对我们各自意味着什么。我说当你成为一家 VC 公司的合伙人,你应该见惯了失败的生意和不奏效的想法。所以你变得精疲力竭,感到厌倦。出租车游说及和当地政府的暧昧关系当然不会让 Uber 这样的公司活下去了!文件管理?不,10多年的尝试收效甚微。我看不出 DropBox 或 Box 是如何打破这种模式的。会消失的信息?(这里指SnapChat)不,Facebook 已经面临诉讼了。

预测市场不是我们的工作,我们要做的仅仅是对创新和颠覆将把机会带往何处保持敏锐的感知,并且发现那些比我们更有动力、更有热情、更有奉献精神、在市场上消息更灵通,以及比起市场的其他玩家,更有竞争力的企业家们。



—VC要比你懂得多干嘛还把钱给你—

编辑于 2015-04-13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