叭叭呜
首发于叭叭呜
被雷军拿下的Segway,与乔布斯有着纠缠不清的故事

被雷军拿下的Segway,与乔布斯有着纠缠不清的故事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微信公众号:车车智能(chechesmart)

昨天的一个大新闻,小米投资的 Ninebot 全资收购了 Segway。文章有点标题党,我承认。

Segway 是一种新型交通工具,人们以身体重心的倾移来实现前进和停止。它完全依靠电力驱动,自动平衡,在各种泥沙道路上如履平地。创始人 Kamen 认为,它将颠覆汽车产业、改变人类世界。

最初相信这点的不只 Kamen。乔布斯也曾为这一产品激动得好几个晚上难以入眠。

他曾向《时代》杂志称赞 Segway,说它是“与个人电脑一样的大买卖”。

他还差点成为了这家公司的投资人——乔布斯曾提出以 5000 万美元,换 Segway 10% 的股份,同时以非公开董事身份加入董事会。

后来可能因科技业寒冬导致乔布斯当时资产严重缩水,无力再参与投资,但却又不想让别人捷足先登,在 Segway 发布前的一次面对投资人的小规模演示会上,乔布斯大放厥词将其批评得体无完肤。

尽管表面不动声色,但乔布斯的不留情面一定让在座的 Segway CEO Dean Kamen 和高管们如坐针毡。

记述了 Segway 沉浮故事的《Code Name Ginger》一书写道:“Kamen 没让 Doug Field 同来的决定是正确的,如果他在场,一定会感觉很受伤,他是多么崇拜苹果的设计啊!”


后来成为苹果工业设计副总裁的 Doug Field 当时是 Segway 的CTO,也是其设计总负责人。 不过如今他已被特斯拉挖走了。

如今,Segway 已成为事先张扬万分、却最终并未获得市场肯定的产品代表。但当年参与 Segway 设计的很多人却颇为讽刺地成了苹果的员工。传言他们一直在秘密开发传说中的 iCar。

下面的内容,来自一本名叫《Code Name Ginger》的书,它记录了 Segway 的沉浮内幕,以及和乔布斯、贝索斯等科技界大佬的纠缠故事。翻译者为前时间线杂志记者倪妮。(注:Ginger 是 Segway 的开发代号)

通过乔布斯对 Segway 的评价和判断,我们可以学习到一些他对硬件产品开发的观点,很有价值。同时也推荐知乎联合创始人@张亮 的相关观点:John Morrell 和一班 Segway 前员工聚首苹果可能在做什么大项目? - 张亮的回答

显然,他总是迟到。John Doerr(硅谷著名风险投资家)的助理抱怨说。

此刻是上午八点半,比会议预定开始的时间已晚了半个小时,在有门卫把守且反锁着的会议室里,每个人都在等着史蒂夫·乔布斯。

在旧金山机场附近的凯悦酒店会面是 John Doerr 的主意。

他希望 Segway 创始人 Dean Kamen 能针对 Ginger 与他和他的一些朋友们进行一番头脑风暴——其中包括乔布斯和亚马逊创始人贝索斯。但这三位富豪只能抽出几个小时来。

Dean Kamen 拖着一个高高的行李车走进会议室,上面装着几个黑色大包、一些纸板箱,其中一个还是破旧的苹果电脑包装箱。

随后他让门卫锁上会议室的门,除非经过屋里人的允许,否则不准任何人进来。

当门锁上后,他打开黑色大包和箱子,卸下几个底盘控制轴,开始用螺丝刀和六角扳手组装两辆 Ginger。

十分钟他就完成了组装,然后启动了其中一辆,并在会议室里行驶起来。

贝索斯试驾了另一辆,他的笑声迅速回荡在会议室里。

John Doerr 穿着休闲的衣服和一双旧帆布鞋赶到,Dean Kamen 将自己的车让给了他。所有人都充满兴致,所以没有介意乔布斯的迟到。

Dean Kamen 也不介意,当然是另有原因。前一天,他就带着一辆 Ginger 乘私人飞机赶到旧金山。John Doerr 雇了辆豪华轿车将他和机器带到乔布斯家,两人共度了一个下午。

大多数时间都是乔布斯在说话,大声评价着 Ginger 的设计。所以,Dean Kamen 多少知道乔布斯今天会说些什么,他并不急于让在座的人听到他的评价。

就在其他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 Ginger 上时,乔布斯进来了。他穿的更随便:一双帆布鞋、一件黑色高翻领毛衣,Levi's牛仔裤前面还有个大洞。他的钱包上也有个洞。

花几分钟简单介绍后,所有人围坐在一个大方桌边,乔布斯坐在一角,两边分别是Dean Kamen 和 John Doerr。

“大家早上好。”公司 CEO Tim Adams 笑着说,“开始之前,我先请求大家把问题留到演示结束后再问。”

“是啊,没错!”贝索斯哼了一声,发出干涩的笑声。

“不然我们干嘛来呢!”乔布斯说。

“演示需要多久?”John Doerr 问。

“每段十分钟左右。”Tim Adams 回答。

“我等不了那么久。”乔布斯说,“这不是我的风格。如果你想让我离开,我就走,但我可不能这么干坐着。”

Tim Adams 看了乔布斯一会儿,然后转向屏幕调出两款 Ginger 车型的演示图。准备开始演讲。

“正如你们所见。”Segway CEO Tim Adams 开始自己的演示。

“让我们探讨更重要的问题吧!”乔布斯打断道,“为什么要有两款型号?”

“我们讨论过,”Tim Adams 说,“我们认为……”

“我觉得这里面有一个大问题。”乔布斯说,“我昨晚想了一晚上。Dean Kamen 走后我根本睡不着。”他的手掌上画满了标记。他介绍了 iMac 的经验:已有四款颜色的iMac发布时只有一种颜色,因为他想让设计师、营销人员以及公众绝对的专注。

七个月后,他才推出了其他型号。在乔布斯说话时,贝索斯和 John Doerr 都不住地点头。

“你确信你们的目标市场是高端消费者吗?”乔布斯问。

“是的,但我们知道对我们来说有风险。”Tim Adams 回答,“我们的产品因此可能会被视为一种玩具或一时的潮流。”

“如果 Metro 版少卖几千美元,并引发热卖。”乔布斯说,“你们可以再推出 Pro 版,在工业和军事市场卖出双倍的价钱。”

Tim Adams 赞同地挑了挑眉,他望向公司创始人 Dean Kamen,但后者面无表情,他只能又转向了别处。

“其他人对设计有什么想法?” John Doerr 问道,转移了话题。

“你觉得怎么样?”乔布斯对 Tim Adams 说。这并不是向他提问,而是向他挑战。

“我认为它刚刚成型。我们期待……”

“我认为它十分差劲!”乔布斯说。

他的激烈言辞让对方愣住了。“为什么?” Tim Adams 问,声音有些僵硬。

“就是很差劲。”

“哪些方面呢?” Tim Adams 说,感觉好像被人踹了一脚。“给我点线索。”

“它的外形不够革新,不够优雅,也感觉不到人性。”乔布斯说,这三点正是他的设计“圣经”。

“你们拥有让人难以置信的创新机器,但外形看上去却非常地传统”。最后这句话像一根针一样。

如果 Doug Field 和 Scott Waters(二人是产品的设计负责人)在场,一定会备受伤害。他们都很崇拜苹果的设计品味。

“设计公司到处都有,也许他们能够想出来一些我们没想到的东西。”乔布斯接着说,“一些能让你看到后失禁的东西。”

乔布斯似乎没有更多要说的了,所以等待片刻后,Tim Adams 接着说:“现在让我们继续,因为我们今天没有太多的时间……”

“我们有时间。” John Doerr 打断道,这可不是他的风格。“我们想听听史蒂夫和杰夫的意见。”

“但现在的问题是,按我们的计划,交货期快到了。”Tim Adams 说。

乔布斯的头转向 John Doerr 又迅速转向 Dean Kamen ,好像他被掌掴了一样。“这真是倒退。”他提高声音说道。

“去它的交货期。你们根本还没有伟大的产品!我知道交货期很重要,但是你们只有一次机会,如果失去了,你们就完蛋了。”他激动地转向贝索斯,“杰夫,你认为呢?”

“我认为如果不给一家伟大的设计公司这个机会,那将是对这台机器的损害。”贝索斯用一种平静、柔软的语气说道,试图降低些室内的分贝。

“我认为他是对的,正如他文雅地指出的,他们可能会做出一些让我们失禁的东西来。”乔布斯哼了一声。

又停顿了一会儿,Tim Adams 开始探讨服务问题,尽管压力颇大,但他决定继续。然而只说了两句话,乔布斯又向他“发难”了。

Segway CEO Tim Adams 继续演示,乔布斯再次傲慢地问:“你们的工厂要建在哪儿?为什么要建工厂?为什么要自己生产?”

“部分原因是,”Tim Adams 解释道,“将我们的代码给别人会承担很大风险。”

但在乔布斯看来,这不是个好理由,因为代码可以轻易被重新编写。

下一个议题是 Ginger 可能面临的一些法律限制,以及应该如何克服。

当资料研读时间结束后,贝索斯举起文件。“我认为这个计划从一开始就不成立。”他说,“美国太充满敌意了,那些汽车公司会游说议会反对 Ginger,他们会赢的。”

贝索斯建议逐步推进,先以某一个城市或国家作为实验地。一旦 Ginger 的优势清晰地显露出来,公司就可以以此为支点撬动美国的立法机构。

贝索斯认为,理想的起始地是新加坡:“你只要说服一个人——那个‘哲学王’(语出《理想国》,这里暗指新加坡是总理决定一切),然后你就会有 400 万用户来试用产品。”

但乔布斯却并不认同贝索斯的建议。由于互联网,逐步推进已经不可能了,他说。人们会从蛛丝马迹的信息中了解到这个设备,并且马上就会想要。

所以在国外小规模发布是愚蠢的,因为如果这个机器不在美国上市,公司就会错过在其最大的目标市场中价值 1 亿美元的免费公关的机会。

而且,新加坡可是盗版的“贼巢”,公司最终还需要花一大笔钱来抵御盗版。如果想控制发布节奏,更好的方法是在部分美国大学校园发布。

“如果你们展示给 Hennessy 看,”乔布斯对 John Doerr 说,他指的是 John L. Hennessy,斯坦福大学校长,同时也是个一流的工程师,“他会失禁的。”

Hennessy 明显比乔布斯更容易说服。“如果你给他 100 套产品让他进行安全性和使用性方面的研究,这桩生意十分钟之内就能敲定。”

乔布斯接着说,“你在十所大学这么做,或者还包括迪斯尼乐园,人们会看见产品,但不能购买。”

但乔布斯同时警告说,即便这种逐步发布的模式也遍布着风险。比如某个斯坦福大学的“傻孩子”在骑行 Ginger 时受伤,并到网上说这个机器差劲,公司就会被拖入泥潭,因为人们无法从自己的体验中知道真相。

但是反之,快速的大批量发布,产品所得到的普遍赞誉效应会淹没少数负面的反馈。

“我理解逐步发布的吸引力。”乔布斯总结道,“但从个人角度来说,我是个创造大新闻的人。”他这一天第一次展露出笑容。

“快速发布的风险是,”他继续说道,“你将暴露在你的敌人面前。你可能会需要花很多钱来与小偷斗争。”

“我们还有一些东西他们无法得到。”Dean Kamen 说,“我们掌握唯一渠道才能获得的特殊元件。”

“他们会想办法得到的。”乔布斯说。

“我花了九年时间研究。”Dean Kamen 说,“我认为他们做不到。

“我觉得这段对话的重点是错误的。”贝索斯说,“你们有一件革命性的产品,你们卖出他们不会有问题,但问题是,人们是否会被允许使用它?”

乔布斯表示,他的住处离便利店有七分钟路程,他并不确认他是否会使用 Ginger 到达那里。贝索斯点头同意。

一位参会投资人表示,先开始上市零售是不是好些。贝索斯认为这会更安全,也为生意的增长搭建了一个稳固基础。

此时已经十点半了。贝索斯和乔布斯必须要离开了。他们站起来时,Dean Kamen 也迅速起身。

这次会议的大多数时间,他都和其他人一样安静地听着乔布斯宣讲,但此刻,他感谢了乔布斯和贝索斯的到来。

“这是我经历的最富有激情的讨论。”他说,“就和所有充满激情的会议一样,它给你带来了更多疑问而非答案,会让你质疑你自以为已经了解的所有东西。”他停顿了下,“这真的很棒!”

- END

广告位:

你的那辆汽车,一样能实现很特别的功能

编辑于 2015-04-16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