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援交这件事情

关于援交这件事情

ChivnChivn

本文首发于观察者网站

Chivn:为什么日本盛行援交


距离援交这个词第一次登上历史舞台,恐怕已经有半个世纪之久了。






援交,即援助交际的缩写,实际上从字面上来看已经能够闻出不同寻常的味道。广义的援交是指,以金钱为对价,进行的一种“交往行为”,并不一定伴随性行为。狭义的援交则是指代女性学生(主要是未成年人)卖淫。

援助交际第一次在日本社会出现是在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当时的内涵是指包养关系,即我们中国人语境中的小三和二奶。中年男子在家庭以外,通过给与金钱的手段,长期占有一位情人,这种带有金钱腐臭的婚外恋就是最初的援交。




现在,援交的内涵与当时已经有很大的不同,变成了单纯的卖淫一词的同义词,尤其指代未成年的卖淫。这种关系的转变出现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而现在意义上的援交这一现象的出现,大体上有这几个原因:



1.经济的不景气与拜金主义的蔓延


八十年代末,日本泡沫经济达到顶峰,整个社会都弥漫着拜金主义的气息。人人都有名牌包,每年都去夏威夷旅行,日本的大公司都快买空了纽约市的所有摩天大楼,整个日本人社会都疯狂了。当时的女学生可谓是人手一个LV背包。经济条件稍微好那么一点的,有四五个也并不出奇。当时,高中女生的零花钱每个月二十万日元也不是一件稀罕的事情;相较之下,现今高中女生的零花钱大多控制在一万元以下。

进入九十年代后,日本泡沫经济破灭。人们无力仅仅用工资和奖金承担以前纸醉金迷的生活了。老实的人当然按部就班地工作,卖掉名牌包包,卖掉还没有还清贷款的房子。但是不甘于此的女孩子们可能就会走向了援交的道路。

这也不难理解。被拜金主义熏陶了整个童年,她们升入高中后却发现零花钱随着父母收入的降低而减少,自己无法像前辈一样承担起奢侈品和昂贵的衣服。她们根本就没有来得及适应这种经济上的落差,也容易心理不平衡。

实际上在泡沫经济破灭的当年,即使是普普通通的便利店也是不缺人的。一方面,高中女生们渴望着金钱来满足自己被熏陶得快坏掉的虚荣心,另一方面没有合理的赚钱渠道。最简单最容易赚钱的方法就是援交。于是乎,与社会上成功的中年男子玩一玩,然后随便收受一点钱财,亦或者是奢侈品,成为了那个时代拜金的高中女生的首选。


从1997年的数据上来看,从事过援交的高中女生的月零花钱大多落在了两万到十万日元的区间中。而没有从事过的高中女生则大多是在一万五以下。这种极大的经济落差所带来的心理落差,则是日后援交再度泛滥的一个关键点。

值得注意的是,首先开始肉体交易的不是高中女生。但当社会反应过来的时候,援交的主力已经变成高中女生了,同时援交也从一个仅仅表示包养小三的词汇变成一个象征未成年卖淫的词汇。



2.通信手段的进步


另外一方面,九十年代初,手机在日本大范围普及。

虽然,早在八十年代,日本已经出现テレフォンクラブ(telephone club)这种行业,但是当时还未有手机这种便携式通讯工具,所以双方都要借助固定电话来进行沟通。具体形式是,男性进入店面等待,同时渴望金钱的女高中生通过公共电话拨打登在小广告上面的电话又或者是直接印刷在黄页上面的电话给店家,这时候店家通过总机分配给在店内等待的男性。双方通过电话约定地点和金钱以后再前往卖淫场所。店家只收取男性的费用(按分钟算),而女方仅仅负担很少的公共电话钱。

到了九十年代,尤其是中期,基本上手机已经在成年人中普及,同时不少高中生也开始拥有手机,这给双方避开之前繁琐的方式去进行直接沟通创造了极大的便利。同时运营商也推出许多交友性质的服务,歪打正着,也给这种援交提供了便利。

1996年,援助交际正式成为热点社会问题,也是延续至今屡禁不止的日本社会独有的社会问题。

到了九十年代的后半段,互联网普及,特别是在日本独特的手机通讯制式下,手机上网也成为了可能。大量的聊天室和交友网站开始出现,这也成为日后援交泛滥的温床。

3.情人旅馆的发达



以前我曾经说到过日本情人旅馆的历史,其全盛期是七十年代,九十年代正是整个业界的衰退期。正是经历了七八十年代的野蛮生长,日本随处可见的情人旅馆给援交提供了合适到不能再合适的场所。对于男性来说,因为一时的性冲动而通过网络或电话交友去寻找援交女孩时,事先肯定不会去预定酒店,便利的情侣旅馆正是这个时候的不二选择;对于女方来说,情人旅馆的隐秘性也恰好为其不被别人发现提供了安心的条件。


可以说,日本援交现象的泛滥是有着极度深刻的社会原因的,泡沫经济滋生了社会中的拜金主义,而泡沫经济的破灭导致女学生的零花钱不够用了,此时通讯手段的进步为援交提供了环境。这也许是当时日本整个社会的悲哀,也可能是一个时代的哀鸣。


援交的现在


1.社交网络和社交软件的流行

社交网络在2005年左右的流行,再一次引爆了援交这个社会问题。我们可以看到,即使是在手机普及的九十年代后期,援交的双方想要达成交易还是比较困难的。

第一,双方需要电话交流,这一点就阻却了很多害羞的高中女生。

第二,手机号码的实名制也让双方感受到隐私暴露的危险,同时也加大违法成本。

第三,不是每一个高中女生都有手机

到了2005年左右,除去老年人和儿童,手机可以说是人手一部了。同时大量的社交网络,尤其是匿名式、非实名制社交网站的出现,极大地减少了双方达成交易协商的成本。这正是援交经历二十世纪末的扑灭运动后在二十一世纪死灰复燃的契机。


(期待能够与我进行浓厚的H的人)


(希望性欲强的人 经常被说长着一张色情的脸!)



这种便利的社交网站,或者是说约炮网站的出现,使得援交也变得非常便利起来。

同时,社交软件也是一个更大的诱因。LINE(日本的微信)推出摇一摇功能,更是引爆日本的约炮市场。

正因如此,日本在2003年9月出台了《交友网站规制法》来限制这种网站放任未成年人卖淫。同时在前两年,LINE等社交软件的摇一摇功能仅限18岁以上的人使用。

日本社会一直在想方设法杜绝援交问题,可是依然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2.邂逅咖啡店的出现


事实上这是一种前文说过的 telephone club的变种。具体形式是,店家以免费饮料和免费漫画杂志等服务吸引高中女生入店。男性顾客付钱进入隔壁房间,一般有单面镜子,即男性能看到女孩,而女孩看不到男性顾客。男性顾客如果看中了哪位女孩,就告诉店家,店家转告女孩。之后男性付一笔介绍费给店家以后带女孩外出。出了店以后干什么都不知道了,一般的流程是吃顿饭然后再去情人旅馆,当然还需要再付援交女孩一笔零花钱。不过也有聪明的女孩子凭借这种手段去骗吃骗喝然后抽身逃走的。


3.JK散步和JK按摩店的出现


总所周知作为ACG文化的中心的日本,女仆咖啡店是非常著名的。而JK散步则是女仆咖啡店的变种。所谓的JK就是高中女生。JK散步顾名思义就是顾客付钱和高中女生一起散步。看起来是非常人畜无害的形式,但是在事实上很多顾客和JK去散步之后就会散着散着去了情人旅馆,同时以金钱和社会地位压迫JK就范。许多天真的高中女生真的以为这种打工方式是既安全又有钱,但事实上不少从业者却堕入了援交的深渊。

JK按摩也是不难理解了,即高中女生作为店员的按摩店。说是按摩店,实际上店内还提供许多其它服务,比如说聊天、膝枕、挖耳朵、陪睡(正经的)等轻色情或是说带有诱惑性的服务。因为这种服务形式并不属于风俗店或者是饮食店,所以不需要向政府登记,对于政府的监管部门来说是非常棘手的存在。


有学者表示,虽然这种服务形式还未触犯儿童买春法,但是在不远的将来极有可能成为新的援交的温床。


4.网络辅导(サイバー補導)


对于近年来利用网络援交的泛滥,日本警视厅(公安部)采取了行动。

网络警察伪装成嫖客,在网上与援交的未成年人接触,约出后在现场抓获。事实上,说是逮捕或者是抓获是不确切的,因为法律虽然禁止援交行为,但没有相对应的处罚措施。如果是未成年人的援交行为,法律也仅仅处罚嫖客,不会处罚援交的高中女生。所以在现场抓获之后,警察通常会带高中女生回到警察局采取教育或者是引导来让她们意识到援交行为本身的危害性和危险性。


根据数据显示,警方在网上通过钓鱼的方式抓获的大多都是未满十八岁的未成年人。


实际上,一半辅导对象的行为并不是援交,而是买卖内裤等贴身衣物给恋物癖的顾客。同时我们也可以看到,几乎百分之百的(援交)女孩使用智能手机和社交网络来寻找嫖客。这一数据表明,日本的社交网络和智能手机的实名制和年龄验证是必要的且迫切的。





当然,现在的日本社会援交依然盛行,也不再能单方面归咎于女孩们的拜金主义或者不良的社会风气。


许多女孩从事援交的诱因是因为家庭不和或者是在学校被孤立等等。在一些单亲家庭里,孩子要早早地外出打工替妈妈分忧。而实际上很多援交女孩就是从正经的工作开始打工,但是逐渐被人引诱走上了援交的道路上。女孩们的想法不难理解,在家庭缺少父爱,仅有的母爱也是带有疲惫的。但是在外面能够遇到一位温柔的叔叔,对她很好又给她零花钱,相信任谁都无法摆脱这个甜蜜的陷阱。在学校被孤立的孩子怕也是如此吧,无处寻求慰藉,最终却投向了狼的怀抱。但那也好吧?最起码那个怀抱可以遮蔽外面的冷风冷雨。


所以,日本社会要消除援交现象,更应该从家庭教育和学校教育着手,而不是仅仅看到了拜金主义的蔓延。任何社会问题都是由各方因素造成的,也不会是能够被简单解决的,日本社会在大力宣传援交危害性的同时,对于父母的教育也不能落下。同时如果能够有效地消除校园的欺凌事件的话,我想也能在一定程度上从根部制止因为寻求慰藉而迷失的女孩走向歧途。



日本的种种社会问题有可能就是我们的明天。近年来,上海等发达城市也开始成批涌现未成年卖淫团伙,这是令人寒心的,同时也是值得警惕的。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现象?在这种现象的背后到底有着什么样的社会事实?这些都是我们应该讨论的。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
134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