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文:等待救赎的希望
——聚焦在澳中国留学生赌博问题

旧文:等待救赎的希望 ——聚焦在澳中国留学生赌博问题

文:钟磊

篇首语:在上次的澳洲国际教育产业分析中,我们看到尽管这几年澳洲的国际教育产业面临着危机与机遇同在的局面,国际教育产业依旧是澳洲不可或缺的支柱产业之一。随着中国近30年来的改革开放,出国留学越来越成为中国家庭更倾向于的一种对于子女的培养方式。作为澳大利亚国际教育产业的最大供应国,中国学生在澳大利亚的比例之高是任何国家都无法比拟的。但高人口比例,并没有使中国学生在澳洲的生活得到更多的关注。在中国时十分优秀的学生,来到澳洲之后很多都遇到了这样或那样的问题。在这繁荣的产业背后,我们的留学生到底是一个怎样的生活状态呢?本文我们将从赌博问题切入,揭开在澳中国留学生生存现状的冰山一角。

一.赌博之殇

2009年,来自南京一所顶尖高中的学生Sai Meng(音),以学生会干部、两次市级散文作文大赛获奖者以及班级成绩最优异的身份来澳求学,彼时的他对自己的未来充满了希望。但三年后,Sai Meng却沾染上赌博恶习,在自杀监护室内度过了最后的留学岁月,被伤心欲绝的父母接回中国。

对于Sai Meng来说,来澳留学可能是第一次远离家乡和亲友,他带到澳洲的不仅仅是那些沉甸甸的行李,还有家人殷切的期望。据悉,一开始Sai Meng和一名来自香港的挚友出于好奇心来到阿德莱德Skycity赌场,说好了一旦这笔钱输光了就离开,但两人却双双食言。渐渐地,Sai Meng开始抛却了原本对澳洲留学的全部计划和目标,整日混迹赌场。

由于输光了3万元生活费,Sai Meng只得向父母承认了自己赌博成瘾的事实,旦父亲震惊之余还是给他汇款6000元,保证他不会在澳洲饿肚子——但一心想翻本的孟塞后来又不甘心地拿着刚拿到手的生活费来到赌场,没想到这次却在短短的30分钟内就输得精光。终于,自知已沉迷赌博没得救的Sai Meng不得不服用大量抗抑郁药物,并在医院的自杀监控室内度过最后的留学澳洲生涯。

中国留学生染上赌博恶习 在自杀监护室内度过了最后的留学岁月(图)

由SWINBURNE大学、黄金海岸BOND大学和DEAKIN大学三家共同公布的《国际学生赌博: 文化适应、赌博认知与社会环境所扮演的角色》(gamblingresearch.org.au)中提出,澳洲的赌博问题总比率在1%左右,而国际留学生中的同类比率却在6.7%。在总数50多万的留学生总数面前,这就意味着大约有3.5万存在赌博问题的留学生,其中中国学生的比例最高,大概是总人数的29%,大学留学生中的40%。也就是说,至少有1万左右的中国留学生存在严重程度不等的赌博问题。


在赌博行为非法的中国长大的留学生们,对赌博的认知基本等于零。所以,当来到澳洲以后,这些已经达到了进入赌场年龄的留学生们一下进入到了一个自由的,赌博合法的环境中。常年的好奇使得至少进入赌场看一看,成为了大部分中国留学生的选择。

为了进一步了解学生赌博的具体情况,笔者来到了阿德莱德北部的SKYCITY赌场,一进入赌场内部,琳琅满目的赌博机、赌桌与此起彼伏的人声立刻就能让人感受到赌场的气氛。笔者目睹一位澳洲老人10分钟内连续换了4次200澳币的筹码,而也有不少学生年龄的人带着黯然的神色准备离去。而一位中国籍荷官表示:“在这里几乎每天都能看到各种学生年龄的人,赌博对他们的诱惑太大了。家境好的留学生不在乎钱,经常来这里寻求刺激;家境差的留学生一般都是半工半读,赢一次钱比打工半个月赚的还多。而只要赢个几次,中国学生一般就会乐此不疲,不知不觉中就沉迷了。我见过一个中国人一次赢了43万澳币,当场桌上的人每人发一万。可见赌博对人的吸引力有多大,何况是学生呢。”而笔者在赌场采访到的另一个学生则表示:“几乎没有没去过赌场的中国留学生,存在问题影响学习的应该也至少占到三分之一。”

Sai Meng最后在自杀监护室中被接走。而更加不幸的学生则最后不得不在愧对父母的心情中自寻的短见。曾经做过老师的澳洲老妇人Julia曾租房间给一位留学生居住,这位在中国十分优秀的留学生,在输光了所有的钱之后,失去了女朋友的支持又过于惭愧而不敢告诉自己的父母,最终选择了自杀。在最后的葬礼上,这位留学生的父母的悲伤眼神成为了Julia铭记一生的心中阴影。

二.赌徒的自述

就读于南澳大学的留学澳洲两年的小光,作为一个独立的年轻人,他从登陆澳洲就从没有跟家里要过一分钱,自己经营着一份清洁生意,有着不少的积蓄。可从2012年2月接触赌博开始,到6月初,仅仅3个多月就付出了12多万澳币的惨重代价。笔者通过各种渠道联系到了他。

1,你一开始怎么接触赌博?

大概是从今年2月初,其实我从国内来的时候,就知道这边有赌场,我还劝过别人不要碰。后来跟一个香港来的朋友出去玩,他让我陪他去赌场走走,我答应了。2月3月的时候赌的还不多,大概2周才能去一次。

2,大笔输钱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情况开始严重是从4月份的复活节假期,整个假期我几乎每天都泡在赌场,开始连续的输钱,最大的一笔一次输了1万。假期结束的时候,我之前攒的钱就基本输光了,

3,你自己现在回头想,觉得自己沉迷的原因是什么呢?

应该是钱来的太容易了吧。做清洁你知道是很辛苦的,一个礼拜也就几百块钱。而在赌场经常一盘就能赢上1000,我就觉得如果我能在赌场多赢点钱,我就可以更好的做我自己想做的事情了。而且我敢赌,敢不断的加倍,在4月末的时候,我经常想一盘定输赢,所有的筹码大概就下2,3盘,输了就走。

4,你的这些钱都是从哪里来的?

我来澳洲的时候带了3万,2万交学费,1万生活费。后来自己开始做清洁生意,到今年年初大概手里又有3万。复活节假期结束之后,这3万输光了,我找朋友到处东拼西凑的2万,结果一个多礼拜就输光了。我不得不跟我妈妈坦白我赌博的事情。于是我妈妈又给我汇了4万,想着把事情都处理好,从头开始。结果我不甘心又去了赌场,把这4万也输掉了。最后我就动用了客户给的2万定金,也没有剩下。

5,学校知道你赌博么?

学校方面,由于我没办法交学费,学校把我的学生账户取消了。我才不得不把赌博的情况跟老师说了,学校给我进行了戒赌的治疗,但是必须在这个月底存5000块到学生账户,否则还是要取消的。

6,那你母亲知道这个事情之后是什么态度呢?

我妈妈很伤心,跟我说,要么就是买机票现在回国,她给我买,但不再给我一分钱,我回国之后再慢慢赚钱还朋友的钱。要么就留在澳洲自己做的错事自己去弥补。我的两个姐姐也因此不再跟我联系了。

7, 对今后有什么打算呢?

停下来之后,脑子也清醒了,知道自己现在的情况很严重,有3天连续没有睡觉,赌完了回头想,感觉时间过得特别快,仅仅4个月,我就输掉了10几万澳币。现在找朋友借了一部车重新开始做清洁生意,能维持生活也就是因为有朋友帮忙。曾经我想过死,想过一走了之,但又怕在余下的人生中给自己留下永恒的阴影。随着生意又做起来,现在每个月能攒下1000块左右,慢慢还钱,还朋友,还客户。


三.反思与举措

面对如此严重的留学生赌博问题,我们应该对国家的教育体制,留学体制进行反思。

为什么同样是留学,我们的学生赌博问题是最严重的呢。

从小在父母无微不至的关怀下长大的年青一代中国人,对父母有着极为依赖的一面,同时又特别希望脱离父母的光环自由的生活。而这种矛盾的心理直接造成的影响就是当代中国留学生缺乏自我生活与自我控制能力,使其不得不在澳洲这个新环境中重新锻炼。同时又由于突然失去了父母的监督而容易自我放纵,体会自由的快感。这大大降低了中国留学生对于澳洲有害诱惑的抵抗能力。

而在澳洲这样一个语言,文化,环境全新的社会中,初次单飞的留学生们不可避免的产生了强烈的不安全感和极低的归属感。这促使绝大多数的留学生在来到新环境之后都会陷入或迷茫、或寂寞的负面情绪。福林德斯大学学生会主席何山认为,在澳洲这样的大环境下,留学生初次离家,需要社会在流程的各个环节上对留学生进行引导。比如在国内出国前,应该有专门的座谈或者官方印制的小册子,讲述澳洲的基本情况以及与留学生学习生活息息相关的一些资讯,对可能遇到的赌博和其他社会问题进行提前预警。而到了澳洲以后,由于澳洲的学校基本都是三不管的状态,更像是简单的教育交易。现阶段很多留学生遇到问题只能向学生会反应,小问题学生会能够尽量帮助,而大问题学生会只能够向使馆反应寻求帮助。但无论是学生会还是领事馆,能帮到多少都是不好说的。所以就更加需要一个专门的机构能够尽可能的帮助留学生解决遇到的问题。

而从赌场的角度讲,澳洲赌场经营是完全合法的。对于所有18岁以上的成年人都是无限制开放的,归根结底,留学生也是成年人,该对自己的行为负责。赌场不会对产生赌博问题的留学生负任何的责任。就像那位荷官所说“没人逼你赌,一切的一切都是你自己的判断和选择。”而由于好奇像小光一样去赌场看看的学生们,在面对满赌场的中奖声、欢呼声、哀叹声时,这种从未有过的经历会对他们造成什么样的影响,是可想而知的。

这样的情况下,单凭学生的自我控制和自我监督明显是不够的。如何采取更有效的措施对初到澳洲的留学生进行更多的人文关怀成为摆在我们每一个在澳华人面前的问题。

不可否认,专门机构的统一式管理可以从根源上对留学生进行正确的引导,使赌博及各种问题防范于未然。但在终于脱离了父母的约束来到澳洲后,学生自己未必会希望再次被人约束起来。因此需要考虑的,是如何让学生在一开始就对澳洲有一个正确的认识,对自己来到澳洲将要做的事情有一个准确的衡量,获得更强的安全感和归属感,则必然会对其留学生活带来十分有利的影响。毕竟充实的生活,良好的引导才是解决在澳中国留学生问题的治本之策。

后记:


在澳中国留学生问题纷繁复杂,赌博、堕胎、飙车等等,都需要社会各界给与更多的关注。要彻底解决这些问题涉及社会的方方面面,在中国时学生对自我认识的提高,对生活技能的加强,来澳之前领事馆对澳洲情况的宣传,到澳洲之后澳洲各高校对留学生采取的引导措施,在澳的老一批留学生如何给予学弟学妹们更多正确的建议和帮助。这些都会对留学生来澳之后的学习和生活产生深刻的影响,而一旦失去了这些正力量的帮助,初次面对外面世界的孩子们就会很容易走向歧途。如何防范于未然才是我们真正需要思考的问题。正如那位荷官最后对笔者说的话“赌博,输了是输,赢了也是输,只有不赌才是赢。”

新专栏开放,帖旧文一篇,谢绝转载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