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字
首发于汉字

《說文》小篆訛形舉隅(楔子)

對於治小學的同仁來說,許慎的《說文解字》是案頭必備的一本說解文字的字典。該書成書於東漢,蒐集了戰國以來的古、籀、小篆形體,總結了春秋戰國以來的有關研究成果,基於小篆字構對漢字的音形義進行了系統全面的探討。也正因其論證科學合理,主張容易令人信服,久而久之《說文》成爲了大家共同遵循的準繩。所以在漢以後兩千多年的漢字統一和規笵過程中,《說文》作爲攷訂「正字」的主要依據,爲漢字的規笵化做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

在古文字學領域,《說文解字》也起到了不可或缺的作用。在古文字學的攷釋方法中,有一種最基本的方法稱之爲「比較法」(唐蘭先生或稱之爲「對照法」),即通過已識字和未識字的字形對比來攷釋古文字。楊樹達先生則將其析爲「據《說文》釋字」、「據甲文釋字」、「據銘文釋字」。據《說文》釋字,其實就是最早的「比較法」,宋儒釋讀鐘鼎文就是從比較法開始的。而到了今天,每每遇到一个新發現的古文字,文字學者們首先要査閱《說文》(含《說文》重文),若《說文》未收,再求諸其他材料。可以說,若是沒有《說文》,很多字的古文字結構就會弄不淸楚,甚至會失傳。

因此,長期以來,文字學者們習慣將《說文》所收錄的小篆視爲秦漢文字演進的一環,與甲金文(先秦文字代表)、隸書(東漢文字代表)、楷書(唐後文字代表)材料竝列,一同說明漢字形體演進史。這種做法是不夠嚴謹的。因爲我們今天看到的《說文》小篆,與實際的秦漢字形有着一定的差距。

理論上來說,《說文》小篆的字形應該上承甲金文,下啓東漢隸書。然而有一部分《說文》小篆形體呈現出不同於甲金文、秦系文字、漢隸的特徵,在構建漢字形體演進表的時候顯得很突兀。裘錫圭先生曾在《文字學概要》中這麼說:

需要注意的是,今天我們能見到的《說文解字》,主要來自兩个系統:南唐徐鍇《說文解字繫傳》(小徐本)、北宋徐鉉校訂本《說文解字》(大徐本)。兩徐是親兄弟,且弟弟徐鍇去世得早。我們談到的《說文》小篆,主要指徐鉉等人校訂增補過的宋刻本《說文解字》(大徐本)中的小篆。它與東漢許慎在簡牘中書寫的《說文解字》(歷史常識:漢代尙無印刷術,所有的書籍簡冊均爲寫本)差異到底有多大,在漢寫本《說文解字》出土之前,恐怕只能利用其他材料進行對比略窺一二。

因此,筆者將在接下來的專題裏,參攷先賢時哲的成果,根據出土甲骨、金文、璽印、貨幣、古陶、磚銘、瓦當、簡牘、帛書等古文字資料(特別是秦漢時期的共時性資料),對今本《說文》(大徐本)小篆中不合秦漢時期文字演進的訛形做梳理,俾能觀瀾索源。

※ ※ ※ ※ ※ ※ ※ ※ ※ ※ ※ ※

在文章正式開始之前,我們需要對《說文》中出現的各種書體概念做一番約定,以便行文時不至於產生誤解。

1.小篆

《說文》小篆的來源除了秦篆之外,還有一部分是漢篆。據張蕾碩士《〈说文〉小篆讹形研究》攷證,《說文》中「荊、犧、歲、是、巫、興、鬱、同、遲、隆」等20字來源於漢代篆書。事實上,許慎在著《說文》時,不可避免地要使用到漢代的篆文材料(如西漢重新整理的《倉頡篇》、司馬相如的《凡將篇》、揚雄的《訓纂篇》)。漢篆繼承自秦篆,且絕大部分情況下是一致的。趙平安先生在《〈說文〉小篆研究》中指出:「絕大多數漢篆來源於秦篆。」徐善飛碩士在《近四十年出土秦汉篆文整理与研究》中利用所研究的秦漢篆文材料做對比,整理出216組秦漢字形,其中192組字形相同,佔比89%。

2.古文與籀文

在《說文》中,「古文」和「籀文」是嚴格區分的。

許慎在《說文解字》中將「古文」籠統地理解成是上古文字(即倉頡所造文字,他們認爲古文字一直沒有變化)。這種觀點是錯誤的。《說文》中的「古文」,實際上來自於孔壁書,即西漢時期魯恭王壞孔子宅邸,於宅壁中發現的用古文字書寫的簡冊。由於「壁中書」使用的古文字不同於漢代隸書,也不同於秦代的小篆,所以被漢代人誤認爲是唐虞三代的上古文字,稱之爲「古文」。實際上,在今天看來,《說文》古文當爲戰國時期通行的文字,即戰國文字。而隨着現在戰國文字分域研究的不斷深入,有學者指出《說文》古文(即「孔壁書」使用的文字)當爲魯邾文字。[1]

至於「籀文」,許慎以爲是周宣王時期「太史籀著大篆十五篇」,亦即秦書八體中的「大篆」。王國維先生在《戰國時秦用籀文六國用古文說》中認爲:「是秦之小篆本出大篆,而《蒼頡》三篇未出,大篆未省改以前,所謂秦文,即籀文也。」姚孝遂先生認爲籀文也是戰國時期的文字,取材於《史籀篇》,且異於「小篆」,故另起名曰「籀文」。何琳儀先生認爲「《史籀篇》是西周晚期貴族子弟的敎科書。但《說文》所保存的籀文形體,竝非史籀時代的原貌,乃是西周延及戰國各種文字的混合體。秦文字和六國文字都是籀文的後裔,籀文也是戰國文字的遠祖。在當前戰國文字對比材料還不多的情況下,這200多个《說文》籀文仍不失爲研究戰國文字的參證。」

3.或體、俗字、奇字

《說文》或體如「難」字:

《說文》俗體如「灘」字:

《說文》奇字如「儿」、「无」字:

《說文》中的或體、俗字、奇字都表示「異體字」。《說文》中「難」爲或體,「灘」爲俗體,而對應的从「鳥」的字形爲「小篆」。可見「或體」與「俗體」竝沒有嚴格區分。《說文》中的奇字只有兩例,按照《說文解字·序》的說法,當爲「二曰奇字,即古文而異也。」可以說,或體、俗體屬於與小篆同時代的異體字,而古文、籀文、奇字屬於與小篆不同時代的異體字。

_________________

[1]:見張振謙《齊魯文字編》:

《說文》古文「艁」,就是典型的魯邾文字

※ ※ ※ ※ ※ ※ ※ ※ ※ ※ ※ ※

目錄

《說文》小篆訛形舉隅(楔子)

《說文》小篆訛形舉隅——說「皀」

《說文》小篆訛形舉隅——說「者」,兼論舊字形中的帶點「者」

《說文》小篆訛形舉隅——說「兆」

编辑于 2016-04-16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