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ieACE
首发于IndieACE
「次元树之战」开发者谨聪:做一个自己真心爱玩的游戏就好

「次元树之战」开发者谨聪:做一个自己真心爱玩的游戏就好

虽然我们对国内的游戏行业总有种种不满,但无可否认的是这个行业还是在进步,总有些人在尝试着做些不一样的好东西。本次IndiePlay独立游戏大赛中就有好些令人眼前一亮的作品,IndieACE最近会找一些有意思的参赛者来聊聊,聊天对象的选择和是否入围以及是否得奖没太大关系,只是希望呈现不同处境下的开发者们各不相同的生活状态和所思所想。

本期和我们聊天的对象是「次元树之战」的作者谨聪,他现在在日本学游戏设计。


IndieACE:介绍一下你和你的游戏吧。

谨聪:我叫蔡谨聪,现在的网络id叫云海冲浪人。大学进错专业,毕业后去了日本留学,现在在東京デザイナー学院(东京设计师学院)读游戏策划专业。大家来东京玩的时候,欢迎请我吃饭。

「次元树之战」是一款很好玩的放置RPG,可以在线玩。

IndieACE:最初是如何开始做游戏的?

谨聪:小时候父母离婚,造成了比较内向、自卑的性格,又没太多朋友,那时候开始就非常沉迷游戏。游戏带给了我其他地方获得不了的欢乐和一个巨大的想象空间,陪伴我渡过了一段比较难过的童年。但是也因为沉迷游戏,学业和人际关系都受到了很大影响。

高三的时候,有一段时间莫名地忧郁,突然发现了两件事情:一是好几年都找不到像《天地劫》那样令自己爱不释手的好游戏了(游戏越来越快餐、越来越没内涵),二是看到许多小孩子也像我当年一样过度地沉迷在游戏里(而且还是这些又快餐又没内涵的)。所以心中一念:既然找不到,那我就自己做吧,做给自己玩,也做给别人玩。这就是走上游戏开发之路的契机。

然后百度了一下,“游戏”是软件的一种,想做游戏,就要去读软件工程或者计算机。然后,我就怀着兴奋又紧张的心情,成为了一名软件工程专业的大学生。然后就发现自己被坑了。幸好遇到了好队友,然后大学不听课,自学游戏策划,一边摸索一边做游戏。


IndieACE:次元树之战这个游戏的创意是怎么产生的?

谨聪:比较喜欢放置RPG,几年前玩了两款很棒的作品之后,就想着自己也做一款。然后过了一年,突然有一段时间莫名地忧郁,发现找不到自己喜欢的放置游戏,所以心中一念:既然找不到,那就自己做给自己玩吧。

现在回想起来才发现,剧情怎么这么地相似,括号汗。

因为本来就只是想着做给自己玩,自己编程又水。基本上就是在一个很大的技术限制之内,自己想到什么就弄什么,过程非常地感性。


IndieACE:在日本学游戏有什么感悟或体验?

谨聪:最大的感悟是:想好好地学游戏、以后成为一流的游戏开发者,还是去美国好。如果不行,至少也得去新加坡的digipen。除非想未来进入日本的游戏公司,否则在日本学游戏似乎没有太大的优势。

比起游戏设计的教学,日本的文化和思维方式更加值得学习。日本的游戏开发者,给人感觉都蛮单纯的。我能感受到许多开发者是忠于自己的情感在做游戏,做出来的游戏质量参差不齐,但都蛮有意思(其他生产类的行业也类似,所谓的职人精神吧)。


IndieACE:身边有好些人觉得次元树之战挺好玩的,制作的过程中总结出了什么做好游戏的诀窍吗?

谨聪:设计方法和技巧什么的,现在有很多好书,看书都能学到。做完这个游戏后我自己也思考过,最大的体会是:做一个自己真心爱玩的游戏就好。遵循自己的内心、情绪、喜好,其次才是听取别人的意见。


IndieACE:游戏已经放在网上有一阵子了,玩家反馈对你的游戏设计有什么影响吗?

谨聪:玩家的意见和感受,帮助我发现了许多自己没有留意到设计上的问题、程序上的BUG,也让我看到他们的需求和希望。

有一部分建议被采纳到次元树中,让这个游戏的体验更加友善和丰富,感谢他们。

有一部分意见虽然没有采纳,但是引起了我的思考:为何会产生这种想法和体会上的不同?这种碰撞,帮助我更清楚地明白自己内心想做的、搞清楚什么是自己应该坚持的。毕竟任何一个游戏都无法取悦所有的玩家,我的初衷和目的也不是点击量。况且,随便按照别人的意见乱改,是很大风险的事情。

有一部分反馈,因为我实力和精力有限,我选择了忽视。现在回想起来,其中有一部分看起来只是很“个人意愿”或“无关痛痒”的意见,仔细去分析的话,会发现游戏设计和体验上的一些蛮大的不足或缺陷……可惜自己太年轻。


IndieACE:今后有什么开发计划吗?

谨聪:首先是把「掌上战阵」的坑给填上= =(宣传视频)。

另外现在有和同学们一起开发一款重心在于交互叙事的小游戏,会拿去参加今年10月学校的学园祭。到时候会翻译成中文版,分享给大家(前提是队友们能够靠谱地把游戏做出来)。

至于更加遥远的未来,暂时没有太多想法。反正就是想到什么好玩的,就做。


IndieACE:随便说些什么吧。

谨聪:今年indieplay的比赛,我也拿次元树之战去投了。其实本来就觉得,这么一个简陋又慢热的放置RPG,投了又能怎样?但是后来想想,我自己真的很爱玩次元树,也真心觉得这个游戏很牛B,整个开发的初衷和过程也都很Indie,为何不投呢?

虽然当我看到其他参赛游戏时,我就已经大概知道结果了。没入围,也是心服口服。替入围和获奖的朋友们开心的同时,有种说不出的难过,希望自己、希望自己心爱的“孩子”能够发光、能够走得更远,希望能够带给更多人快乐,但是失败了、摔倒了。

不过没关系,因为内心对好游戏的渴望没有改变、对游戏开发的热情没有减少。生活中,不顺心的事情从来都没有停止过,但是在那样的环境之中,「次元树之战」还是诞生了。模仿一下「Reality is Broken」的台词:如果生活不够美好,那就创造游戏让生活变得更美好,括号笑。


次元树之战可以在wanga.me网站上直接玩到。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