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勿不恰當比喻

請勿不恰當比喻

RAX XURAX XU
如何评价艾未未的艺术成就? - 刘斯坦的回答

原本過去碰上這樣的問題,我會在原答案裏開一篇新的答案進行反駁;但是考慮到爭論的這個主題偏離了原答案,故將其放在專欄當中。

先原文複製下我不同意的理由:

音樂演奏者和創作者在藝術世界的分工不同,演奏者更精於對作品的演繹能力,即技巧性,有很多硬性指標可以評判他們。

而創作者則不盡然,沒有那麼多硬性指標,同時需要體現出創造性。 並非演奏無創造,而是兩者體現出的「創造性」體現在不同方面。 而郎朗基本算是世界一流技巧的鋼琴家,他在這方面有著其他人難以達到的天賦與實力,是實打實的。 但是AWW我雖然不了解,不過個人認為在他的作品中似乎並沒有展現出*這種等級的*過人的技巧。(*部分為後添加)

究其原因,我想應該是因為您拿了兩個共同點太少的人進行了不恰當比喻。 更可笑的是論及民族特色,郎朗同樣也演奏過中國作曲家的作品啊!倘若您認為這不算他自己寫的,那請問您又為何要講兩個風馬牛不相及的藝術家進行簡單粗暴的比對? 就算要比,AWW也應該和王西麟這樣的作曲家比較(同為藝術作品的第一創作者,同樣有政治思想的表達,同樣有民族特色),只不過根據前面陈诺的評價,後者倒是因為他的民族特色加分不少。


而作者對我的回覆如下:

於是我想請教下這位朋友,您的答案「作为中国人,带点中国特色,被世界艺术界追捧,至少是当代一流吧,水平类比于朗朗。。。因为带点民族特色,所以地位高于朗朗;建树是有的,开创是谈不上的。。。」裏涉及到的類比範疇至少有「
於是我想請教下這位朋友,您的答案「作为中国人,带点中国特色,被世界艺术界追捧,至少是当代一流吧,水平类比于朗朗。。。因为带点民族特色,所以地位高于朗朗;建树是有的,开创是谈不上的。。。」裏涉及到的類比範疇至少有「表達內容」吧——「因为带点民族特色,所以地位高于朗朗」。

而我在底下的評論第一句話就在告訴你兩者的表達內容由於在藝術創作中分工不同,內容上大相徑庭,也難以比較。能仔細看下他人的評論再作判斷嗎?

以我粗鄙的見識,在美術界恐怕找不到類似於音樂演奏家這樣的角色——他們也被稱為藝術家,但是他們演奏的基本基於已有的曲目,他們無法對曲目進行更本質的修改。

我想究其原因,音樂作品流傳的特點是其中之一。在錄音技術誕生之前的200年,古典音樂就達到了相當的高峰。從更早的五線譜誕生開始,音樂就以這種簡單的形式流傳至今。為什麼簡單?因為它所反應的信息量有限。譜面上的P,F之類的力度記號無法將鋼琴的各個力度層次表達窮盡,當時的人們也不可能將每個音的力度量化出一個精確的數字結果。

當然如今我們也知道,這樣的做法沒有必要。因為作曲家在創作作品時,他所考慮的首先是涉及到音高節奏的表達內容——主題的發展,和聲手法,曲式的展開。並非他就不考慮音樂的力度,速度,音色(否則我們也不會去學習配器這門課程),而是他不可能去窮盡地考慮到每個音的每個參數;他也不會自作聰明地認為自己內心聽覺中的那種力度速度音色就是最佳的答案。

更本質的原因是,除了獨奏,作曲家沒有能力將個人創作的作品「變現」,他不可能像貓和老鼠裏的Tom一樣同時演奏多件樂器來徹底完整地展現整個作品;即便獨奏,他們也難以像演奏家那樣精確地表達自己內心聽覺中的音樂。

有時候作曲家還需要向演奏家請教自己所設想的聲部是否符合樂器本身的演奏法。

作曲家的創作是「不完整」的,他們有時候還會在譜面上提出不只一種演奏方式的建議,這些才給了音樂演奏者藝術發揮的空間,這才是為什麼演奏家們也可以被稱為「藝術家」而非「單純複製音樂作品的工匠」。

而美術,架上藝術(抱歉我不知道既有行為藝術作品也有實體雕塑作品工業設計作品的艾未未如何給他一個總結性的專業詞彙),藝術家的個人創作就已經將作品最完整精確地呈現了出來——主題,結構,色彩,材質等已經完全固定,能夠改變這些的只有人為的破壞或是長久時間跨越下缺少保護的藝術作品的變質。將這些藝術作品「重新演繹」的東西只能被稱為「贗品」,複製它們的人也不可能被稱為藝術家。

這就是音樂與其他藝術形式的不同。

有足夠的發揮空間才會誕生一個藝術工種。看看在電子音樂界,由於現代合成器與MIDI技術,電子音樂作品能克服或迴避前面「無法精確地傳播作品」以及「創作者無法獨立完整地展現藝術作品」兩個問題;所以有創作的和在club放歌的都叫DJ,有原創曲目的DJ地位顯然更高一籌,單純放歌的DJ跟藝術家佔不到邊,更多應該是業餘愛好者來玩的。

如此一來就能明白,為什麼我反對作者這樣的類比範疇。並非我認為我的範疇就是對的,而是我提出的這種方式是更可取的,more logical.評價艾未未的民族特色,這已經涉及到了藝術表達內容中更本質的層次,這些類比到音樂當中,卻根本就不屬於郎朗作為演奏家的演奏任務。所以如此簡單粗暴地作加法——「水平/技巧上兩者相當,因為艾未未有民族特色所以地位更高了」對郎朗來說是非常不公平的。況且我也說了,郎朗並非完全西化的鋼琴演奏家,他也會演奏中國作曲家的作品,請問這為何不算「民族特色」?

藝術評論沒有唯一標準的答案,但是無法自圓其說和忽視事實的評論顯然還沒不涉及這句話。

退一萬步說,憑什麼有「民族特色」所以地位更高?!

我並非郎朗的粉絲,同時也不是專門研究鋼琴演奏的從業者。寫這篇專欄更多地是(引申一下)希望能消除一個我已經多次碰見過的誤區——「創作者有原創,演奏者無原創,所以創作者地位比演奏者高」,這樣的論調是在無視音樂做為藝術形式的特點規律。

就像專欄封面一樣,沒人會拿炮姐的超能力對比淚爺全方面的生活技巧,風馬牛不相及的東西,顯然後者才是真正的女主角。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
19 条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