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发于動画考察
动画考察24 魔法少女的舞台装置——从美术设计框架看《魔法少女小圆》

动画考察24 魔法少女的舞台装置——从美术设计框架看《魔法少女小圆》

为回报赞同破两千,关注者破千,专栏关注破1500,献上第24篇。本篇写于两年前的2013年8月。

喜欢本文的话欢迎去原答题链接赞同支持:如何评价《魔法少女小圆》? - Macro kuo 的回答

前一篇:动画考察23 透过“情念定型,奇迹和人偶”看Key社《AIR》和《Kanon》

这期动画考察有幸刊登在了《二次元狂热》2013年出版的虚渊玄夜堂增刊上(参考:如何评价国内ACG研究向杂志《二次元狂热》? - Macro kuo 的回答)。下文是将杂志刊登版本的文章经修改而成。

关于虚渊玄的作家性相信已经有了许多讨论。也确实,在日本迄今为止的以导演为中心(长期以来,脚本家的作品——脚本是在能够再现在画面里的前提下作为辅助分镜制作而存在的)的动画制作体制下,新房昭之让脚本家虚渊玄的作家性全面发挥,再用画面去再现这种作家性的对于动画制作的全新尝试,更加凸显出了这种作家性在目前不断涌现的原创动画制作中的重要作用。然而,想要围绕某个独特的脚本家的作家性进行动画制作,对于导演的表现积淀和美术设计的美术素养的要求也就更上了一个台阶。而早在2004年就曾导演过充满了哥特恐怖风格的OVA动画《柯塞特的肖像》的新房昭之和在《绝望先生》OP、《玛利亚 狂热》ED以及《化物语》片中积累了动画中“舞台式公演”表现的“剧团狗咖喱”则很好地回应了这种要求。

本文将就导演新房昭之和美术设计团体“剧团狗咖喱”是如何将这种作家性导入和反映在作品的画面里的进行讨论,也就是从美术设计的框架来看《魔法少女小圆》。而关于《魔法少女小圆》和这部作品所处的社会文化环境(包括放送时遇上的东日本震灾的停播等),笔者将在今后别的机会里细述。

QB的表情

《魔法少女小圆》这部动画里的“吉祥物式角色”QB的存在感——由占据画面的眼部和口部组成的最小限度的“表情”配上其雄辩狡猾的言行,不仅扰乱了登场人物的少女们的,同时也扰乱了观众们的“情绪”。考虑到故事中QB的目的是“回收感情能量”,就会发现这种扰乱“情绪”的意味深长之处。例如第九话里QB对鹿目圆香说道:

如果考虑到人类的个体数和繁殖能力,一个人所能产出的感情能量是超越了该个体从诞生到成长所需要的能量的。所以你们的灵魂是可以颠覆熵增加原理,从而成为能量源的存在。

这个理念不仅成了一个机关,更作为了贯穿整部动画的概念。而这里重要的是,该发言是从QB这个角色口中发出的这一点。

QB,也就是所谓Incubator(孵化机),创造了一个系统通过许愿与少女缔结契约,在将少女变成魔法少女的同时,将她的魂魄提取出来变成“灵魂宝石”。如此一来,魔法少女们就被置于这样一种命运之下:与魔女和使魔战斗,并不断用从魔女回收来的“悲伤之种”来净化灵魂宝石的浑浊。魔女在这里被描绘成了不断诅咒人类,并引导人类走向死亡的存在。而这些魔女事实上原本却是由灵魂宝石完全浑浊后变成悲伤之种的魔法少女变成的。因此,魔法少女最后的命运,不是战败魔女,灵魂宝石遭到破坏(第三话里巴麻美等人的命运),就是自己沦落为魔女(第八话里美树沙耶香的命运)。

目睹沙耶香魔女化了的悲剧,QB如此解释从魔法少女诞生魔女的过程(第八话):
这个国家不是将成长中的女性叫作少女么?那么总有一天会成为魔女的你们就应该被叫作魔法少女吧。

在与机器人动画并肩日本动画史的高度样式化了的魔法少女动画史里,《魔法少女小圆》并不具一般性。在这类题材里,常被与人类相区分开来的“魔女”,以及普通少女获得魔法的力量而成为的“魔法少女”这两个原本互不相干的概念就通过这种独特的系统关联了起来。此外,像是作品中类似能力战式(由来于漫画《JOJO的奇妙冒险》,经历了《Fate》等作品的类型)的战斗描写等与魔法少女题材的样式美相异的特征的例子也是在《魔法少女小圆》中屡见不鲜,而同样,上述的关于“魔女”和“魔法少女”的关系的奇妙论断出自QB的这点也很重要。

整理下QB的说明,不难发现,成为魔法少女就是一个在产出情感能量的同时朝着变为魔女的一系列崩坏的过程。在第十一话里更是运用了魔法少女和家畜的一个直接的类比,并叙述了QB持续以来一直介入人类史的壮大的故事。虽然QB是没有情感的存在,然而它毫不考虑人类的道德观念的对于“条理”的强调,却因为这种条理中体现出的无情性而引来反感。这里只强调了眼睛和嘴巴的QB的“表情”也是绝妙地将它仿佛还原了“视线和声音”机能的相貌给刻画了出来。通常,人对于任意的事物总有将其看作一张“脸”的倾向(也就是相貌的知觉),而QB的脸却给人带来一种怪异的感受。当然,这种感受的理由就存在于它那个很不自然的一动不动的嘴巴和其发言内容的对照。可以说想要从QB的表情读取其感情是不可能的。而我们观众却能对于这个单调的表情产生各种情动式的反应。于是,这个简单的造型本身就成为了一个表达了纷繁要素的载体。

跟大多数话题作品一样,关于《魔法少女小圆》的各种感想和考察也是层出不穷,然而,这些感想或是考察,都有着一种作为对QB的言行的应答的性质。也就是说,大多数关于这部作品世界观设定的考察资料都是由来于在那个表情下的QB的发言。就这样,QB的表情也就同时扮演了这部动画主题的“基准面”,考察者们都以这张脸所带来的信息为线索,将自己的“感情”转化为了“概念”。于是类似“熵这个名称用在这里真的妥当么”之类的考察也就不得不成为对于QB的发言的探讨了。对于需要将从影像到音响效果等的构成要素全部制作出来的动画来说,QB的这种演出可以说是十分优秀地起到了其应有作用的。这样一来,不仅仅是观看动画这个体验,就连从中派生出的作品考察和二次创作等存在也都成为了对于QB所设立的一种从魔法少女到魔女的目的论式系统的挑战。

因果的连锁

作品中展开的关于感情能量的故事,是以魔法少女的“愿望”或“祈祷”转化为魔女的“诅咒”的过程的形式描绘出来的。而这里的这种“希望”被背叛的过程,是可以通过实际场面的照应关系而得到确认的。这种照应关系就是剧本上的所谓“伏笔和回收伏笔”或者“FLAG和回收FLAG”的关系,通过将这些同一话内完结的,或是隔着数话相互作用的关系——也就是以一种“因果的线”的形式铺设开来,最终将事态导向了“诅咒”。

一个例子就是前面所说到的家畜和魔法少女的类比,其实这个类比是可以被看作是将第五话里佐仓杏子所用的“食物链”的比喻从QB的视点重新考察的结果。这里也可以看出一种相互远隔作用的主题照应。第五话里的杏子是在对于“魔法少女-魔女”系统毫不知情的状况下将人类,魔女和魔法少女的关系看作是从弱者到强者的一种食物链阶级关系,来对沙耶香进行挑衅的。然而那时的场面并非是食物链上下异种间的“上吃下,大吃小”,而是魔法少女之间的决斗。因此,杏子的主张和她进行的战斗本身的性质间就有了这么一种区别。她和沙耶香虽然都是因为某种为了他人的“利他性的愿望”而缔结契约却最后没能获得好报,她们作为魔法少女的处事态度却看上去南辕北辙。而这种相反的态度所带来的纷争就是围绕在如何看待许了不会获得回报的“为了他人的愿望”的后果上了。在此后的故事展开中,她俩就这样一直不断地重复起了这种抗争和对话。然而,在故事中盘经常出现的这种大乱斗(Battle Royale)式的状况,从QB来看,最终也是会回归到高效的感情能量回收(也就是“家畜”的饲育)里的。

《魔法少女小圆》所让人感到意味深长的,就是它将场面间的照应关系和围绕“因果”的动画主题很好地结合了起来。这里的“因果”与其说是物理上的“原因和结果”,不如说是在故事的时空里成立的“因果报应”。仿佛为了偿还契约时许愿的“奇迹”一般,魔法少女们就被置身于一个无法挽回的立场,缓慢却切实地支付着代价。最终到达绝望的这个结局,也就是QB所说的“希望和绝望的相互转移”,从魔法少女的角度来看的话这里的确是希望和绝望达到“正负抵消”了,而其间所发生的各种毫无道理的事情,就成为了感情能源的源泉。

只要故事时空里的“因果”还是被彻底化了的存在,“没有回报的善行”或是“毫不犹豫的恶行”等的行为就是绝对不会这样原原本本地留在故事里的。相反,这些行为事象在动画里是会通过影像或是音响效果而被赋予某种表现的。也就是说,片中暧昧渲染的任意情感变动,是会以明确的“形象”而聚焦在动画表现当中的。而作为制约动画画面的“场面”,以异空间的形式演出的魔女结界,则正是担当了这个形象的动画表现的典例。

异空间的演出

从一开始就向我们展现了身姿的Walpurgis Night(舞台装置的魔女)是全篇里最具威胁性的存在。以她为首的魔女们在故事中是以诅咒体现者的形式登场的。而类似QB简单的表情和尖嘴滑舌的组合,与魔女结界同时出现、由数层图案组合构成,却只有魔女的悲鸣贯穿其中的这个异空间就和QB形成了一组对照——这个结界的异空间里的单纯的音响效果和复杂的视觉组合搭配。而让担当了这些“异空间设计”的作家组合“剧团狗咖喱”很有特点的演出如虎添翼的,就应该是从“感情能源”演出的观点来看时所能发现的一系列场面的合理性了。

决定这个与其他场景明显不同、看上去略显混乱的魔女们的异空间特征的,恐怕就应该是其背景所带来的独特的流动性体验了。一般说来,动画里的背景应该相对于这个背景下描绘的身体和物体来说保持着一种坚固的不动性。在《魔法少女小圆》里,魔女结界所出现的或是魔法少女们发生战斗的高架下,公园里,废弃大厦或者立体停车场里这些地方可以说正是这种坚固的空间。这些场所就好像《假面超人》或是《奥特曼》等的真人特摄作品里的摄影外景一样,在保持着空间的一贯性的同时,总是被设定在不容易惹人注目的地方。而在另一面,与结界同时出现的异空间就是以对这种“被模拟的实际空间”的闯入者的方式、好似机器猫道具在墙上所开辟出的不可思议的四维空间般重叠式地描绘出来的。在这些个异空间里,不如说是魔法少女们的身体才成了在构成画面要素时的安定地基,可以说这里通过重叠多层背景层所带来的背景的流动性可以说是十分显著的。

然而魔女结界里的这些背景层作为了一个互相重叠而流动的平面,是以画面纵深感的幻象(也就是用平面来表现纵深感的方式)受到抑制的情况下出现的。这个空间里的演出,并非是单纯的混沌状态,而是因魔女或使魔的不同而有着一定规律性变化的一个“平板”的空间演出。与QB的表情恰恰相反,这个看似复杂的空间所描绘的却是一个十分单纯的事实——也就是魔女们是被自己还是魔法少女时的“过去”所禁闭了起来的,并在这种虚无的回忆中不断嘟囔着咒语。而魔法少女们的灵魂宝石是被QB改变成的一种“灵魂实体化以后可以置于掌中方便守护的形式”。于是,可以推测出,魔女和使魔们以各种形式展开的实体化了的诅咒大概就可以被看成是灵魂宝石粉碎,悲伤之种诞生后这些灵魂的残渣了。

事实上,这些结界基本上大都还是很脆弱的,并且是与魔女和使魔们共存亡的存在。例如在第八话里沙耶香斩杀“犬之魔女的手下”的场面里,被涂上了色彩的纸粘土状的造型物们没有形成粘土动画般的时空,而是还原了其原本的平面材质。也就是说,这种表现只是被作为了一个“效果”而出现的。更为有趣的是,这些背景里的造型物是被刻画在了比作为通常动画的绘图而描绘出来的沙耶香更靠前的赛璐璐层上的。由此一来,就能相较使魔被刻画在比人物更靠内侧的赛璐璐层上的时候更显得平面化。而当这些造型物被沙耶香的攻击粉碎,结界解开后,周围的空间就再一次回到立体停车场的样子了。这种突然的场面改变同时也创造出了这种平面的空间被解放为“通常的空间”的效果。

从空间整合性的观点来说,这种包括了“错位对应”的演出显然是有着其独自含义的。然而只将“剧团狗咖喱”的异空间演出的独创性归结于其对于脱离赛璐璐动画传统要素的全面导入和通过断片的补丁造型构建的空间性,却是不够充分的。单看异空间中每个要素本身的话,其实几乎都像垃圾般的小物件群,只不过时不时会成为诱发观众怀古情怀的古董而已。将这些单独看起来没有什么吸引力的东西放在魔女结界里并给它们加以流动性的运动,其细节就会变得模糊起来,然而这种模糊的细节却并不会影响到动画的视听效果。虽然在空间中会出现像是用“魔女文字”描绘出来的名称等通过影像传达出的丰富信息,然而这些“暗号”的解读却并不是必不可少的。相反,这里所更惹人注目的,不如说是重复上演过去记忆残渣的魔女们是“没有未来的存在”的这个事实。也就是说,影像素材所带有的性质(被封闭的平面异空间)虽然会伴随少许上面所说的那种空间式的错位,却是与魔女或使魔们是被封闭住的“时间性”相对应的。

时间的诸相和场面的秩序

接着,我们不难发现,在《魔法少女小圆》中的上述空间式演出里,QB为了回收感情能量而设立的目的论式秩序是与魔女或魔法少女所展开的时间诸相息息相关的。在这个以不到故事最后不会契约成为魔法少女的鹿目圆香作为主人公的故事里,小圆在大多数的魔女结界的场景里扮演的是一个旁观者的身份。而她身边总是有着一个诱惑她缔结魔法少女契约的QB存在。这个乍看上去合情合理的“魔法少女和吉祥物角色”式的组合,就与在看动画时只能旁观而不能参与到战斗中的观众的“现状”相重叠,起到了一种“视点人物”式的作用。

在QB的视线和声音的伴随下,小圆所注视的对象是和一个个特异空间一起上演各自的“过去”(曾经作为魔法少女的时间)的魔女们和对抗这些魔女的魔法少女们的行动。魔法少女们虽然命中注定会陷入绝望的境地,然而只要还有为了改变这个命运而行动的余地,她们的“未来”就不是封闭的。也正因此,在第八话最后变成了魔女的沙耶香,或是第十一话最后灵魂宝石几乎完全浑浊了的晓美焰的场面里,“停滞不前而无法行动”才成为了绝望的信号出现——正是因为失去了行动的余地或动机才会被自身的“过去”所吞噬。

在《魔法少女小圆》的各个场景里,“过去”“现在”“未来”这些相异的时间秩序是没有完全同步化而被并列放置的,而这个并置给作品对时空的画面化可以说是带来了出其不意的效果。正如上文所述,由数层的赛璐璐作画层而重叠构筑的魔女结界只不过是在不断地放出作为解读困难的暗号这种“过去”的残渣而已。而与故事的推进并行的“现在”的视听经验,就会遇到各种场面的推移。当然,小圆或是QB的角色并不能被纯粹地还原为“视线和声音”。QB不仅可以做出像是笑脸,摇摇尾巴,在地面打滚等典型的“吉祥物角色”的动作,从让人感觉它能通过物体的影子进行空间移动的片中演出还能发现它可以自在地在场景间穿梭的事实。

故事中从一个场景到下一个场景的转换,就算是一种自暴自弃式的尝试,也是受到为了探索“未来”魔女之外的可能性而不断前进的魔法少女的行为所激发而成的。前面所提到的沙耶香的行为就是一个例子。然而这种转换的动力却不仅仅在此。由于日本电视动画形式上的要求,目前日本的TV动画大都会有“avantitle”(“于标题之前”,也就是OP前面的那部分),“OP”(片头),“A part”,“B part”(国内观众网上看到的盗版处理片源时就已删除掉了动画在电视播出时中插的广告,A part就是这个广告前的部分,B part就是这个广告后的部分),“ED”(片尾),“下回预告”以及“结尾特写”(也就是最后那个写提供商的特写镜头)等环节的存在,而这些环节间构造上强制发生的场景转换也就成为了这里演出的另一个重大的要素了。在这个意义上,《魔法少女小圆》的电视动画系列全篇是从第一话的avantitle的“开幕”的场面和放映机的吱呀声开始,到第十二话B part最后和这种放映机的声音一起结束的事实是十分具有启示意义的。在动画作品里时间的诸相和场面的秩序本身并不会产生任何东西,而是会需要为了分配诸多事件发生的舞台场景的“分割点”(caesura)。这种从场面到场面的飞跃可以说是暗示出了实际上存在起到“分割”作用的之间未被播出的“幕间的时空”的可能性,而制作者正是在本作中对这种被飞跃了的时空也施加了其独自的演出效果。仔细观察就会发现,其实最初的“开幕”的幕的形状是跟Walpurgis Night很相似的这个有趣的事实。这种在故事里没有其立足之地的“幕间的时空”就跟在数码制作环境下很可能会被沦落为多余的老式放映机胶卷声一起,决定了动画中魔女结界的性质。就这样,可以说恰恰成功构筑了一个只有通过动画这个媒体才能实现的“剧场”。


舞台装置

和开幕一起出现的“舞台装置的魔女”被表现成了到访故事舞台见泷原的自然灾害。在登场前有超级单体的旋转雷暴(supercell)作为前兆,她的这种对谁来说都是一目了然式的登场,与只有脆弱的结界并出现在避人耳目的地方的其他魔女们是完全不同的存在。而这样强势的她恰恰作为了一个“舞台装置”,成为了代表有史以来所有魔法少女们的诅咒的集合体。以鹿目圆香的梦的形式开场的第一话avantitle,就是在挑战这样的Walpurgis Night时败北的晓美焰的形象,以及QB的那句“和我契约成为魔法少女吧!”台词出现后,突然转至小圆起床的场景而落下帷幕。虽然一开始就有这么一幕,小圆契约的场面却一拖再拖,直到最后一话里才真正实现了契约。一部魔法少女动画里直到最后主角才变成魔法少女,而能让这样的小圆保持其主角性的,恐怕就是这个avantitle之后的OP影像了。

无论是制作方还是观众,对于在动画里通常在每话开头都会重复上演的OP,一般来说都带有成为视觉性地要约整个故事的“印象动画”的期待。然而通过不断让作为魔法少女的小圆在OP里登场,《魔法少女小圆》的OP就起到了一个对于故事整体来说的“另一个舞台”的作用。让这个OP与“到了第三话最后巴麻美牺牲,魔法少女的残酷性渐渐显现,故事中凄惨的色彩开始变强”的故事进程并行,就凸显了在正片里与OP形成了鲜明的对照的不缔结契约的小圆的存在。正如上文所说,魔法少女的契约是通过将灵魂实体化为灵魂宝石,于是作为获得魔力的代价,就打破了人类通常的“身心关系”的秩序。而第六话里自己的灵魂宝石被扔到远处,沙耶香的身体就变成了没有呼吸的“尸体”的场面恰恰证实了这一点。于是,灵魂宝石反而成为了“真身”的这种状态,使得魔法少女的身体几乎成为了“僵尸”般的存在。

正因为是被置身于如此残酷的状态里,故事里的魔法少女们的活跃,可以说就跟在契约者QB和身处诅咒尽头的魔女这两个极端的狭缝之间的一种苟延残喘的“死后之生”无异。这里所折射出的生存游戏(参考动画考察9 从碇真治到夜神月的想象力变迁——家里蹲式的心理主义到生存游戏中的决断主义)般的现实,虽然是由QB创立的系统所带来的,对于我们观众来说,也起到一个关于生死的基本寓意作用。然而,这里虽然会招来诸如“生存的目的难道就是‘死’么?”之类的疑问,这类故事容易诱发的伤感性却被抑制在了最小限度里。


魔法少女们的苦斗

TV版《魔法少女小圆》大致可以分为三个部分。在从第一话到第三话的故事序盘里,描绘了先行于其余四人的“前辈”魔法少女巴麻美的活跃和其冲击性的结局。从第四话到第九话的故事中盘则描绘了缔结了契约的美树沙耶香的愿望反转成为了诅咒,以及和从邻街来的佐仓杏子之间的战斗,显示出了魔法少女间大乱斗的可能性。在这一部分里,揭示出了魔法少女的本质和QB的真正意图。最后的从第十话到第十二话的终盘则上演了不断穿越时空而来的小焰迄今的经历(第十话),她竭尽全力迎战Walpurgis Night受到挫折(第十一话),以及最终和QB缔结契约的小圆的愿望(第十二话)。

这个故事情节的展开可以看成是魔法少女们在抗衡感情能量目的论式的系统时使用各自的方式不断探索未来的尝试过程。通过“时间操作”的能力和各种重枪械弹药战斗的这种有着异色设定的魔法少女晓美焰就是一个例子。第十话对她是在不断跨越时空的剧情的揭示可以说是明确了魔法少女的行动会决定“未来”的这个主题。小焰对时间的操作不仅通过时间逆行使得故事进程的循环结构成为了可能,也通过时间停止使得通常行动时能够跨越空间的秩序进行跳跃。在这里时间的间隔就被体现在了物体的移动距离的尺度上了。这种能在其他的所有事物都停止的空间里自由自在地活动的能力可以说就跟掌控了物理上“原因和结果”一样。也正因此,在好似巨大台风般伴随着压倒性物理能量的Walpurgis Night面前小焰也能持续不断地寻找命运的出口进行抗争。

《魔法少女小圆》里贯彻有效的剧情演出的彻底性,是可以从因魔法少女不同而有不同类型的活跃场景,并与剧本的进程相一一对应的地方看出来的。例如前三话里麻美跟两个魔女作战,这里除了展现她的能力,还刻画了跟两组有着相对立造型的魔女的对峙。她们分别是,第二话里被刻画成平面材质的结块的“蔷薇园的魔女”,以及恐怕是这部作品里人气最高的,和通常动画采用了同样作画的第三话中的“点心的魔女”。对于麻美的排列大量单发火枪,叫出必杀技“Tiro Finale”(终曲)的战斗描写,可以说是在继承了这类能力战斗类作品的典型的同时,也兼有了介绍异空间的作用。也就是说在第一话里“蔷薇园的魔女的手下”出现的场景里,被QB的声音引导的小圆就以跨过了境界的门槛,穿越商店里改装层的楼梯,门和非常出口,最终迷失进了这个平面式的结界空间里的描写顺序出现了。而此时华丽现身迎战的魔法少女麻美的身姿就立刻唤起了旁观的小圆和沙耶香的憧憬。

序盘里最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就是麻美的“逆转形势”的瞬间也和魔女一样被对照性地刻画了出来这一点。第三话里本来形势有利地展开着战斗的麻美突然被“捕食”的场面的可怕情景的冲击力,是在和她轻松克服了看上去不利的状况的第二话的作战对比后而被引发而强化的。这个场景刻画出的就是因一开始警戒的是魔法少女的小焰却没有足够警戒魔女而估算错敌对性的麻美,在受到后辈的小圆等人依赖而信心倍增幸福满溢的状况下倒下的巨大挫折。这里虽然看上去像是她偶然的不小心导致的,然而如果联系上麻美是“因为交通事故濒死而许愿想要活下去才成为了魔法少女,从而一直战斗下去”这个过去就好理解了。于是,在第十话第三次循环的场景里,情绪错乱而向杏子射击了的麻美的形象就集中表现出了她贯穿全篇的对于突发事件时应对能力较弱,并且时不时会失去敌我辨别能力的问题。同时,麻美的这种弱点也帮助导入了故事中盘展开的魔法少女间的大乱斗的这个主题。

故事中盘细细描绘的就是唯一一个伴随着异性关系,沿袭了《人鱼公主》剧情的魔法少女沙耶香的故事。通过这个故事我们能够发现的是“成长中的女性”情感的飘忽不定性,以及魔法少女必将变成魔女的一种不可逆性。而第九话和第十话里不幸变成了“人鱼的魔女”的沙耶香的存在则让观众知道了魔女的结界主题是将其内心世界可视化了的事实。第三话的avantitle描绘了和入院中的青梅竹马的小提琴演奏者上条恭介的幸福满溢的共有音乐的场面,其实我们不难发现,包括这里出现的小时候的回想在内,直到最终话为止,沙耶香所参与了的“场面”的种类是最多的。也因此,“人鱼的魔女”的细节部位的意义作用——魔女的结界主题是将其内心世界可视化了的事实在这里就几乎被明确地传达了出来。而这里同时也暗示出会有其他的魔女们有着同样的故事的事实。

由想要治愈上条的愿望而缔结了契约的沙耶香其实在不经意间有朦朦胧胧地将对于自己的恋爱成就的期待感参杂进“想要再一次听他的演奏”的愿望里。沙耶香的愿望的暧昧之处就体现在了其中“为了他人的祈愿”的利他性同时会因“他人”而被唤起,并最终难以逃脱期待他人对自己承认和感谢的两难境地。纯粹的不求回报的利他性只会带来疲敝,这说到头来却也还是一种“为了自己的祈愿”而行动的情感机制。而这里沙耶香最为讽刺的就是,她契约后和“箱之魔女”的战斗而拯救了的朋友志筑仁美(第四话),结果却和上条在一起了。正因为她这样的对于亲梅竹马和朋友的利他式的行为最终反而使得沙耶香本人对于上条的恋爱的情感无果而终。与此同时,故事中盘的avantitle就追踪描绘了这种状况不断恶化的沙耶香的形象。特别是第五话的avantitle里和QB的契约场景以及第七话的avantitle里责问未能具体说明“身体的僵尸化”的QB的场景里,都含有对沙耶香的苦痛描写,而QB在这里则被描绘成了一种残忍的存在。

随着麻美的退场,在第四话最后来到见泷原的佐仓杏子看到刚刚缔结了契约的沙耶香,就对QB说道“(我要)杀了你”,可以说她就是这样作为一个接近于经典日式不良少女的存在而登场,并在街道里与沙耶香的战斗中显示出了其高超的战斗能力的。这个对战场面是属于这部作品里最为激烈的魔法少女之间的战斗,同时也是作为仲裁者出现的小焰的时间停止能力第一次被暗示出来的场景。标榜弱肉强食,同时一直不停地往嘴里塞零食的杏子,可以说是很自觉地接受了愿望的作为利己性的存在。特别是在第六话跳舞机DDR(Dog Drug Reinforcement)的场景里,紧随着跳舞机游戏台这个舞台上的表现,她通过向小焰递出零食并说道“来一根么”的动作,显示出了其基于利己性上而结成共同战线的姿态。

然而杏子对于沙耶香的不满和焦虑可以说是来自于了她本人愿望的性质的。这里,在描写杏子在荒凉的教会里向沙耶香吐露自己过去的场面里,就运用了人偶剧式的模式(第七话)。出生于教会的杏子为了将探索新的信仰而脱离了教义的父亲从苦境中拯救出来,正是用了利他主义的愿望缔结了契约,却被父亲视作了“魔女”。最终给她烙下了一家人自杀的凄惨印记。和DDR一样,“剧团狗咖喱”设计的这个场景所拥有的视觉特质有着和魔女素材几乎同等的性质。然而,这个故事的特点还是在于是由杏子自身所引发的这一点。虽然这些悲惨状况本身就已经是足以带来引发魔女化的绝望的条件了,然而杏子却因此成功认识到世间是由“希望和绝望互补为零”而得以平衡成立的事实,从而能够开始沉下心来高效地狩猎魔女。

同样有趣的是,杏子所谓“再也不为他人而使用魔法”这个决断性的故事(参考动画考察9 从碇真治到夜神月的想象力变迁——家里蹲式的心理主义到生存游戏中的决断主义),却结果促成了她对于沙耶香的利他性。而相反地,沙耶香战斗中所秉持的“不管他人怎样,反正我是绝对不会为自己而使用魔法的”(第八话)的信念却被展现为了不让他人介入的极端性利己式的存在。这种交错的对照性网络,是通过和场面的演出结合的方式而被展现出来的。在第七话最后沙耶香对战“影之魔女”场景中采用了酷似德国动画家Lotte Reiniger的剪影绘图风格进行描绘。这一风格不仅光靠其本身起到一定的视觉效果,也与之前出现的人偶剧的风格视觉上交相呼应,展现了沙耶香战斗中的“狂战士”式的一面。

第八话的avantitle继承了第七话最后打倒了“影之魔女”的沙耶香的场面,是对整个魔女空间崩坏而去的描写。就像这样,avantitle通过插入未能表现出来的“幕间的时空”的方式,起到了将前一话的最后场景通过其他视点有效地再次展开的承上启下的作用。第八话的最后在车站站台上两人相互交谈后,由沙耶香的灵魂宝石在杏子的面前粉碎的场面而终。而第九话的avantitle里“人鱼的魔女”结界空间展开后,留下沙耶香的“尸体”,只剩下魔女悲痛的惨叫声响彻整个空间。这个场面在将魔法少女向魔女移行——也就是“希望和绝望的相转移”通过间隔“幕间”的时空跳跃而展示了出来的同时,也刻画出了在第五话的avantitle中描写出其成为魔法少女的诞生场面的魔法少女沙耶香的悲惨结局。

第九话中最后的战斗是对将魔女还原成原本的魔法少女的可能性的一个摸索。杏子第一次与小圆实现对话,随后两人一起奔赴战场,并将赌注放在了小圆只要对“人鱼的魔女”进行呼唤,说不定魔女也会以沙耶香的身份进行应答的可能性上。然而这种交流已经俨然不再可能,受了致命伤的杏子也选择了与沙耶香同归于尽。既然魔法少女和魔女的战斗是在感情能量秩序的规定内的战斗,破碎了的灵魂宝石也就是无法复原的了。然而被杏子问到可能性的QB却用了“在我所能知的范围内不可能”这一答案误导杏子让她觉得可能存在“QB所不知道的解决方法”。想要不断开拓“未来”的杏子的强烈意志,恰恰就这样被利用了。但是她却没有因此陷入绝望,这里她在与魔女同归于尽时选择自爆的预备动作是“祈祷”的动作可以说是令人注目的。这个场面里眼看随着麻美学姐,沙耶香和杏子也相继离自己而去自己却素手无策的残酷事实,可以说给故事终盘里这样的小圆的决断带来了决定性的影响。

从循环到系统变更

《魔法少女小圆》作为循环故事的姿态,是从直到第十话才终于被揭开的小焰的过去开始展现出来的。该话里描绘了小焰四次的时间跳跃循环,也就是说,从第一话开始的这个故事至少是第五次或者第五次循环以后的故事。而在这个循环故事里“时间跳跃”没有再次上演,也就是作为了“最后的循环的故事”展开的。自然,关于时间跳跃的场面也就全部集中在了第十话里。(参考阅读:如何评价日本动画作品中的时间循环叙事手法? - Macro kuo 的回答

在第一周目里,以眼镜双小辫柔弱的转校生的形象登场的小焰在被“艺术家的魔女”拉进了模仿毕加索和梵高的结界以后,被魔法少女的麻美和小圆所救。在这里,故事本篇在最终话才终于成为了魔法少女的小圆其实对于小焰来说成了先行的魔法少女。然而在这个循环里最后挑战Walpurgis Night的麻美和小圆却不幸战败而死。于是这里小焰与QB契约时的愿望就成了“我想让与鹿目的相会重新来过。我想成为能够保护她,而不是受她保护的存在”。于是时间跳跃的能力发动后,这种“相会的重新来过”就开始不断被重复描绘了下去。

第二周目的循环描绘的是因为自己除了时间停止的能力之外没有战斗力而开始学习炸弹制作的小焰。这里与麻美和沙耶香一起通过投掷炸弹而打倒“委员长的魔女”的场面令人印象深刻。在这一循环的最后,小焰见到变成了魔女的小圆。而在第二周目里这样知道了魔法少女的最后下场是魔女的事实的小焰到了第三周目,虽然尝试劝说其他魔法少女们说“大家都被QB骗了!”,却因为发言太过突然缺乏说服力而未能被信任。

在这一周目里,小焰通过从黑社会的事务所找来的枪支武器让自己学会了炸弹之外武器的使用方法,对自己逐步实现了重武器化。这种展开可以说是与魔法少女这个类别的故事种类极为不相称的。这里可以说是运用了脚本家虚渊玄在为文字游戏《Fate/stay night》的前传而写的小说《Fate/Zero》里主人公卫宫切嗣的造型。卫宫切嗣在原本应是魔法师之间能力战斗的“圣杯战争”里几乎所有的战斗中都是运用的枪支和“固有时制御”的能力。这种不按普通魔法师规矩出牌的战斗模式,展现了由压倒性的火力带来的物理攻击的力量以及这种力量的界限,总体来说是处在了和小焰同样立场的角色。

在三周目里,通过目睹魔法少女沙耶香变成“人鱼的魔女”,其他魔法少女终于意识到小焰的发言的真实性。在小焰用枪支和炸弹打倒了“人鱼的魔女”之后,得知真相而陷入混乱的麻美在拘束起小焰的同时又将小杏的灵魂宝石打碎,看到这一幕的小圆又把麻美的灵魂宝石给击碎,一场急转直下的悲剧就在这一瞬间发生了。这个场景里的阴郁惨绝的形象可以说绝不是其他场景所可以比的。虽然这里失去麻美,沙耶香和杏子三人的展开是与最后一次循环的故事整体剧情一样,然而这些牺牲都是在揭示了魔法少女系统的真实一面时一起发生的事实却大大加剧了这个结果的阴暗形象。这一周目里的小焰有点自暴自弃的倾向,以至于在和小圆两人一起迎战Walpurgis Night而败的时候,差点选择了放任两人最后都变成魔女。然而在这个场景里的小圆却将最后剩下的悲伤之种用在了小焰的灵魂宝石上让她再一次超越时空,并为了阻止自己的魔女化和解放自己在死亡边缘的苦闷挣扎请求她破坏自己的灵魂宝石。这一周目里所发生的事,可以说正是描绘了整个可能存在的“魔法少女大乱斗”主题的最后结局。

四周目的小焰终于下定了决心,用魔力恢复了视力,放弃双小辫变成了与故事里的黑长直同样的姿态。在不断警告小圆小心QB契约的诱惑的同时,也逐渐积蓄武器,并在毫无困难地打倒“鸟笼的魔女”时展现了她成长了的实力。不过还是一个人挑战Walpurgis Night而以失败告终。第一话avantitle里小圆的梦境可以说就相当于这个场景。之后小圆与QB缔结契约一击就打倒了Walpurgis Night。然而结果小圆自己却变成了“救济的魔女”,代替“舞台装置的魔女”在空中悬浮。这里提示出,在小圆耗尽魔力变成魔女的阶段QB就完成了它回收能量的目标,同时,魔女化了的小圆可以说是产出了足以毁灭地球的诅咒的事实。

眼见这几乎可以说是世界末日般景象的小焰立刻不顾QB而再次进行了时空跳跃,这就是她为了寻找那唯一的出口而进行的反复而久远的战斗了。然而,这种不断反复的行为才是成为了小圆身上的因果积蓄下去的结果。第十话里在故事的最后一反常态上演了动画的OP,这里就揭示出了这段OP的歌词其实并非是关于小圆的,而是关于小焰的事实。与此同时,“魔法少女小圆”的存在是先于小焰的事实又再一次被提示了出来。

第十一话后半里小焰和Walpurgis Night的作战是一场总动员了油罐车和导弹等装备的压倒性物理式歼灭尝试。然而就像QB与人类史的关联里起到的作用所暗示的一样,这个“舞台装置的魔女”基本相当于有史以来魔法少女们的诅咒的集合体。于是,任何物理性歼灭尝试都是有着与第九话里杏子的尝试在某些地方相近的不可能性的存在的。也就是说,想要从已经到达诅咒的归结的状态还原到其原因,仅仅依靠时间逆行是几乎不可能的。而成为整个事态最后的钥匙的,正是主人公小圆的行为。

在作品里一直演绎着被动的见证者角色的小圆,是通过和QB不断的契约诱惑的关联而描绘出来的。而不断出现的这一系列劝诱则是作为一个个危机的瞬间而不断地深入的。QB的劝诱在第一话里,分别于avantitle(“和我结成契约,成为魔法少女吧!”)和最终镜头(“想要让你和我契约,成为魔法少女呢!”)出现了两次。而之后在故事中盘也有两次差点就结成了契约。第五话里想要阻止沙耶香和杏子的魔法少女战斗而说出“对呢,只要我契约了,就能…”“我…”。第八话则是想要将沙耶香从魔法少女变回原来的普通人说道“如果是为了沙耶香的话…行的。让我变成魔法少女…”而话到一半。两次都是被小焰的强行介入而阻止,第八话里小焰甚至直接破坏了QB的身体。

这种契约的延期,从“想要成为魔法少女”的主人公的故事这个观点来看,虽然成为了小圆不断成功从危机中解脱出来的场面的连锁,实际上也是为了正确地构想自己的“祈愿”的一系列试练,一个一直延续到她最后的决断的长长的跌倒后再度站起的试错过程。在故事序盘最后看到麻美的死而胆怯不已的小圆从而不再因为憧憬成为魔法少女而轻松地选择缔结契约。反而是为了拯救缔结了契约的朋友沙耶香而险些屈服于QB的诱惑。然而从魔法少女的系统明显可以看出的就是,结果只有“契约时的许愿”才是相当于所谓的奇迹的这个事实。于是,像第九话里杏子所尝试的那样,通过战斗里的呼唤盼望“魔法少女到魔女这个不可逆的变化的解消”,或是第十一话里小焰所尝试的“通过物理手段对舞台装置的歼灭”都是魔法少女的能力所无法达到和解决的近乎不可能的奇迹。当然,虽然在穿越时空的时候,证明了“魔法少女小圆”是能够用魔法歼灭Walpurgis Night的事实,但是,这无论是对于小焰抑或是对于全人类来说都不是真正的解决方案,也是小焰选择毅然再次回溯时间的原因所在。

于是,从第十一话最后(“小焰,对不起了呢”)开始,到第十二话的avantitle(“小焰,对不起了呢。我决定契约变成魔法少女了。”)的这段“幕间的时空”里所生成的决断而带来的飞跃,才是将故事向着“未来”开放的。正因为如此,第三话里她对麻美所说的“所以只要成为了魔法少女,我的愿望就能达成了呢”的一种貌似很单纯的想法,从最后这个结局来看,绝对说不上是错误的。正因为小圆正确地认识了第八话里QB所提示的“只要将你的力量开放,不用说奇迹了,就算要扭曲整个宇宙的法则也是可能的吧。”的事实,她才会在最终话里许下这么个愿望:“将所有魔女从她们诞生前消灭。要用这双手将所有的宇宙,过去,未来的所有的魔女给消灭”。于是,小圆的魔法少女契约,就成为了至此她参与到的各种对话,见证的大量场面里所得到的经验的结果而带来的一个自发性的契约。

小圆母亲的询子对小圆所说的“在成为大人以前,要好好学会犯错呢”这句话的重要性也是体现在了这里。“想要维持正确”的困难,是可以通过失败得来的经验学习的总结而跨越的。小圆自己成为“希望”的这么一个超越常理的结论,就正是这样经由错误而来并最终指向了正确答案的道路的。然而,这句话其实并非仅仅适用于小圆。无论是历经表面上仿佛充满了谬误的时间循环,将“因果之线”集中到小圆身上的小焰,亦或是中途倒下的麻美学姐,沙耶香,杏子等人的行为,以及有史以来魔法少女们的祈愿,这句话提示出,其实她们都被包含在了这么同样一个过程当中。

虽然成为了魔法少女的小圆在对战Walpurgis Night的时候发射了大量的弓箭,然而这些弓箭都并不是物理攻击。这些弓箭恰恰让构成舞台装置的魔女的各个魔法少女们回溯到了她们陷入绝望的时间点,成为了将少女们的灵魂宝石和其浑浊带走的“救济”之矢。正是这样将过去到未来的所有历史的诅咒聚集起来,才让舞台装置实现了真正意义上的解体。而《魔法少女小圆》让人感觉有深度的,其实就在于这部作品还描绘出了这种救济行为所再次产生的巨大诅咒的场面。而面对这种扩大到了宇宙规模的诅咒的集合体,小圆再次发射了两根箭。这里再次被箭所射穿的,就是小圆所引起的“对于因果律本身的反逆”而产生的自己本身的诅咒。

《魔法少女小圆》最终话的这种超越常理的规模与成为了“概念”的小圆这个结局一起让人产生了一定的疑惑。(关于成为了“概念”的小圆请参考动画考察27 于是,小圆成为了概念——邬斯宾斯基的次元论之于《魔法少女小圆》)然而这里的小圆和所谓“全知全能者”(神)的不同,就是由这里射出的这两根箭而提示出来的。同时将这个场面和OP并置时也让人意识到其中意味深长的对应关系。在OP里的变身场面是通过两个“小圆”的近乎自己爱式的行为(自己吻自己)而描写出来的,而小圆之所以会发射两根箭,正是因为它们是对于小圆自己本身的诅咒。祈愿会引起围绕利己性和利他性的困难,或者作为其反动的诅咒,而想要解决这个问题,就像两个场面的小圆所提示出的一样,有必要结束和突破对自己的考虑和心理斗争(所以才是两个小圆,两根箭)。

从QB所设立的“回收感情能量”这个系统的观点来看,所谓成为“概念”,就意味着要从这个系统的运作过程中脱出。这里小圆“绝对不会忘记”魔法少女们的祈愿的存在这个事实就显得很重要了。而在抽象的空间里和小焰的对话中小圆所说的“现在的我可以看见过去和未来的一切呢”这句话就表明了小圆自己成为了“视线和声音”,注视着魔法少女们的事实。

然而这里所发生的系统改变,并没有能够促成“情感能量回收”这个系统本身的全面解体。而只是通过阻止“魔法少女的命运是成为魔女”的这个终结,将魔法少女的最后置换为了“在产生诅咒之前消失”的系统。于是,灵魂宝石被粉碎了的沙耶香的死这个事实,就不会被取消,而成为了确定的既成事实。最终话B part的最开始所呈现的沙耶香凝视上条的音乐会舞台的场面,就成为了她比起自己的恋爱感情更看重“再一次听到他的小提琴演奏”的愿望而带着痛苦接受事实的重要场面。演奏完结后的上条在不经意间察觉到了什么说出了“沙耶香”的名字。在这个瞬间,魔法少女沙耶香不再产生诅咒,而是消逝而去。

正像全篇最后的场景里所提示的一样,魔法少女在充满瘴气和魔兽的世界里继续战斗下去的这个小焰和QB的组合,正是在传承“在改变之后的系统里‘扭曲’没有消失”的这个单纯的事实。《魔法少女小圆》的故事正是从和小圆梦中出现的Walpurgis Night对峙的小焰开始,而发展到了时不时想起概念化了的小圆,和魔兽们对峙的小焰的形象。在通过大量的场面间的飞跃和移行,终于到达的终点里,和放映机胶卷声一起映射出来的就是本作登场的五个魔法少女,以及其她魔法少女们的剪影。这部动画整体通过成为“魔法少女们的舞台装置”,上演了一场关于改变系统的故事。就算改变后的故事所具有的寓意性从结果上更为接近了传统意义上的魔法少女动画,那里也必然会被印刻上“小圆”这个“概念”的存在。而在观众看过一遍整部动画后重新回顾时,也许就会发现小圆的表情显现出了一种摸不透的特质。这恐怕是因为她的目光是在与她在注视着作品里持续战斗着的魔法少女们的事实相互呼应的同时,也是在“幕间的时空”里也展示着其存在感的。

Don't forget.  

Always, somewhere,

someone is fighting for you.

--As long as you remember her,

you are not alone.

片尾出现的这段英文,可以说是很好地反映出了小圆最后的视线,然而,这个视线不仅是投射给了持续战斗着的小焰,也不仅是投射给了观看TV版并期待着剧场版的观众,也是投射给了这部作品本身,以及它所存在的这个时代。而关于这部作品的时代性和社会性的讨论,正如笔者在文头所说,将会另找机会详述。


感谢阅读,喜欢本文的话欢迎去原答题链接赞同支持:如何评价《魔法少女小圆》? - Macro kuo 的回答


      郭文放

     2013年8月8日

      日本东京

其余《魔法少女小圆》相关:

《魔法少女小圆》中有哪些细思恐极的细节? - Macro kuo 的回答

《魔法少女小圆》的主旨是什么? - Macro kuo 的回答

希望与绝望是守恒的吗? - Macro kuo 的回答

《魔法少女小圆》之类的动漫影视作品里提到的概念、意识或爱,可以看成是高维度的存在在我们世界里的投影么? - Macro kuo 的回答

如何评价《[新篇]叛逆的物语》? - Macro kuo 的回答

下一篇 动画考察25 进击的巨人:从有意识和无意识到村上春树的“高墙”和“卵”

编辑于 2016-12-28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