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性客观中立]2015年雨果奖投票分析

[理性客观中立]2015年雨果奖投票分析

利益相关:作者是一个不欣赏刘慈欣的人。但是这篇文章不是谈我对刘慈欣的观点,而是基于对这次雨果奖最佳长篇小说奖的数据分析,所以刘慈欣粉丝们请看完,再决定要不要骂作者。

另外,对评论中提到的部分问题,例如“如果没有拉票,500张小狗票会怎么样”和“反小狗拉票有什么影响”以及“是不是还存在其他未知影响因素”的分析补充在正文后面了。

雨果奖官网公布了2015年的提名和决选两轮投票的具体数据,现在我们终于可以来分析一下最佳长篇小说的评选过程了。

在本届评选开始前,第三届“悲伤小狗”和“狂暴小狗”两个右派拉票活动已经在网上造势(在中国也有一位淘宝店主在为刘慈欣拉票,甚至愿意倒贴钱给投票网友送礼物,不过从结果来看……这场拉票的战斗力几乎是0,以下就不再讨论了)。

前情概要

如何看待《三体》系列小说第一部于2015年4月4日落选2015年雨果奖最终提名名单然而却最终逆转? - 知乎用户的回答

如何评价《三体》系列小说第一部于 2015 年 4 月 16 日「逆转」入围美国 2015 年雨果奖最佳小说提名名单? - 知乎用户的回答

提名阶段

先放结论:《三体》以提名阶段第五名的身份进入雨果奖决选是合理的。

分析过程如下:

先看看第三届“悲伤小狗”的拉票清单(发起人之一、作家布拉德·托格森发布于个人博客):

Sad Puppies 3

最佳长篇提名为:

《群星间的黑暗》凯文·J·安德森(白人男性)
《火焰审判》查尔斯·E·甘农(白人男性)
《连环圈套》吉姆·布彻(白人男性)
《怪物猎人:复仇女神》拉里·科雷亚(白人男性,悲伤小狗发起人之一)
《出发线》马科·克鲁斯(白人男性)

再看看“狂暴小狗”:

Vox Popoli: Rabid Puppies 2015

最佳长篇小说提名为:

《怪物猎人:复仇女神》拉里·科雷亚(白人男性,悲伤小狗发起人之一)
《教士的战争》布拉德·托格森(白人男性,悲伤小狗发起人之一)
《连环圈套》吉姆·布彻(白人男性)
《出发线》马科·克鲁斯(白人男性)
《群星间的黑暗》凯文·J·安德森(白人男性)

两者基本重合,唯一的区别是布拉德·托格森没有推荐自己,而推荐了《火焰审判》。

那么实际上的提名轮投票结果呢?


按照规则,雨果奖官网会公示每个奖项得票前十五名的作品,今年的最佳长篇小说奖有两部作品退出,所以公布了十七名。得票最多的五部里,“狂暴小狗”命中四部,只有《教士的战争》落选(总票数第九名),“悲伤小狗”命中三部,《教士的战争》和《火焰审判》落选(总票数第八名),两群小狗推荐的六部作品全部进入前九名。

前九名中不在小狗推荐名单的作品是第三名《仆从之剑》(女作家安·莱基)、第六名《地精皇帝》(女作家凯瑟琳·艾迪森)、第七名《三体》(中国男作家刘慈欣)——这三部作品都入围了2015年星云奖的决选阶段。另外值得注意的是,2015年星云奖得主《湮灭》在雨果奖仅得到88张提名票,排在最后一名。星云奖的六部入围作品中,只有一部得到了“小狗”的推荐,那就是“悲伤小狗”的《火焰审判》。

这个结果说明,“狂暴小狗”的确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初选的格局。一个专门致力于分析星云奖和雨果奖的博客估算,“小狗”可能有相当于约150张票的战斗力。但我们也要意识到,就算是受到“小狗”影响的投票者,也不是完全无脑根据推荐投,他们也会看哪一部作品更符合自己的口味,也就是说,“小狗”不见得给被自己拉票的每一部作品带来了同样的效果。例如,只得到了“悲伤小狗”推荐的《火焰审判》就比只得到了“狂暴小狗”推荐的《教士的战争》还多3票。同为“悲伤小狗”发起人,科雷亚的《怪物猎人:复仇女神》的票数几乎是《教士的战争》的两倍。

忽略这些细节,我们姑且按照“小狗带来150张额外选票”这个假设,给每部“小狗”作品简单粗暴地减去150票,那么真实的前五名应该是:

《仆从之剑》(279)
《地精皇帝》(256)
《连环圈套》(真实票数237)
《怪物猎人:复仇女神》(真实票数222)
《三体》(210)

换句话说,《连环圈套》、《怪物猎人:复仇女神》即使不拉票也足够进决选,《出发线》和《群星间的黑暗》算是搭了便车,挤掉了原本应该属于《地精皇帝》和《三体》的位置。

2015年4月4日,第一个变故出现,拉里·科雷亚在自己的博客上宣布退出雨果奖。理由如下:

The reason I refused my nomination is that as long as the guy who started Sad Puppies stayed in, the more our opposition would try to dismiss the whole campaign as being all about my ego, or some selfish personal desire to get award recognition. Nope. I really meant it when I said I don’t care about winning anything for myself. I hope this proves that once and for all.
我拒绝提名的原因在于,只要“悲伤小狗”的发起人在入围名单里,那么反对者就会指责我是为了满足虚荣心(而发起运动)。不是的。我说我不在乎为自己赢得什么的时候,我是真心的。我希望我的退出能一劳永逸地证明这一点。

从风评来看,《怪物猎人:复仇女神》是一部还不错的作品,在Goodreads上得到了3689个评分,平均分4.4(满分5分)。如果没有拉票,它也会是一部有竞争力的作品。

科雷亚退出后,原始票数排第六的《地精皇帝》替补入围。

4月15日,《出发线》的作者马科·克鲁斯也在自己的博客宣布退出雨果奖。理由比较长我就不放全文了,如果自己的作品不是完全靠质量,而是靠政治态度入围,那么宁愿不得这个奖。

克鲁斯退出后,原始票数排第七的《三体》替补入围。

那么我们得到了最终版本的入围名单。

《连环圈套》
《仆从之剑》
《群星间的黑暗》
《地精皇帝》
《三体》

和减去150张小狗票的“实至名归版”名单相比基本相同,只是《群星间的黑暗》取代了《怪物猎人:复仇女神》,但是,三部非小狗作品都没有落选。

决选阶段

还是先放结论:《三体》以微弱优势赢过《地精皇帝》,多多少少借助了一点“小狗党”的力量。

分析过程如下:

“小狗门”让雨果奖这个冷门奖项变成了社交网络的热点话题,不但“狂暴小狗”在继续招兵买马,很多反感小狗的人也开始行动。

比如很多幻想文学作家公开表示,自己本来不打算投票,但今年就是要看完所有入围作品,投下这一票,而且还要写每一部入围作品的书评。但有人开始用类似“小狗党”的拉票方式去反对“小狗党”,比如作家迪尔德丽·赛萝丝·摩恩就在博客上放出了“反小狗投票指南”,号召幻想文学圈把“小狗”推荐的候选人都踩下去。

这就让雨果奖的投票人数进一步增长。不妨看看最佳长篇小说奖最近几年的总票数:

2012年 1664票(小狗运动尚未开始)
2013年 1649票(第一届“悲伤小狗”)
2014年 3137票(第二届“悲伤小狗”,投票人数已经接近翻倍)
2015年 5653票(第三届“悲伤小狗”+“狂暴小狗”,投票人数又几乎在2014年的基础上翻倍)

这里面有很多人可能投的是情绪票,而不是真的完全基于作品好坏,比如小狗党和反小狗党。乔治·R·R·马丁就曾在自己的博客对这一点表示过忧虑。

同时,“狂暴小狗”的发起人沃克斯·戴开始公开表示对《三体》的支持——在决定推荐名单前,他并没有看过《三体》,但看完之后他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并在3月22日的一篇博客里说:

I have to admit, The Three-Body Problem looks pretty good. I find the concept interesting, seeing as I used a variant of it to explain some of the problems with Keynesian economic theory in RGD. As a fan of Japanese literature both ancient and modern, I'm curious to see what Chinese SF is like.

我得承认,《三体》看起来还不错。我觉得它得概念很有趣,我曾经用这种概念的变体去解释凯恩斯主义经济学的一些问题。作为日本古代和现代文学的爱好者,我很好奇中国科幻看上去是什么样子的。

在5月23日的正式推荐中,戴推荐“狂暴小狗”们把最佳长篇小说这一票投给《三体》。

这个举动引起了注意。比如乔治·R·R·马丁在雨果奖颁奖前预测了最佳长篇小说奖的局势:

Not A Blog - Handicapping the Hugos, Part the Second

作为经验丰富的前辈,他的眼光非常老道。他没有提及《群星间的黑暗》,在回复一位网友的留言时,他直接说“我觉得它是最弱的一篇,没机会得奖”。而按照之前的分析,《群星间的黑暗》的确也不是“实至名归版”入围名单的一员。

其次他提到了《连环圈套》。马丁认为这部作品有几个弱点:首先,被“小狗党”拉过票,会引起中立读者的反感;第二,它是系列小说《巫师神探》的第十五部,这种特别长的系列小说并不太容易得奖;第三,它的题材是现代都市奇幻,并不太符合雨果奖的口味。不过《连环圈套》有机会成为黑马,因为作者吉姆·布彻的读者群很大。(马丁自己就有被读者群很大的作家教做人的先例:2001年的雨果奖,他的《冰雨的风暴》败给了J.K.罗琳的《哈利·波特与火焰杯》)

然后是《仆从之剑》。它的前作《仆从的正义》已经得过2014年的雨果奖了,而大家是不爱给一个刚得过奖的人投票的——整个雨果奖历史上只有奥森·斯科特·卡德这一位作家曾经获得背靠背雨果奖,所以《仆从之剑》机会也不大。

马丁认为,《地精皇帝》和《三体》都很有实力,两者之一会得奖,然而由于小狗党转到了《三体》,《三体》赢面更大。

事情的进展基本上和马丁的推测一致。

首先我们补充一下雨果奖的投票机制:

每个会员按照自己的喜好程度给五部作品排名(为了方便,把“最喜欢”到“最不喜欢”排为1到5)。计票时,先按照得到得到“1”的数量高低排位,如果某部作品的得票超过总票数的50%,则直接获奖,如果不是,就淘汰掉得票最少的一部作品,再计算给这部作品投“1”的人把“2”都投给了谁,再把票数分别加给那些作品,再检查是否有作品得票超过50%,如果没有,再淘汰得票最少的作品,按照把“3”投给了谁分给剩下作品。循环往复,直到决出胜者。另外,除了五部入围作品,还可以选择“空缺”。

以下是2015年雨果奖最佳长篇小说奖的决选投票结果:


分析一下每一部作品被淘汰后票数的转移情况:

首先被淘汰的是《群星间的黑暗》,它的251票有25票没有选择其他作品,3票转移给了“空缺”,130票转移给了《连环圈套》,28票转移给了《仆从之剑》、29票转移给了《地精皇帝》,36票转移给了《三体》。可见,喜欢《群星间的黑暗》的人通常比较喜欢《连环圈套》,很显然这里面有小狗党拉票的作用,对其他作品则偏向性不强。

第二个被淘汰的是“空缺”,它的271票有175票没有选择其他作品,这些人应该就是反对小狗的“空缺党”。“空缺党”的票数有9票转移给了《连环圈套》,35票转移给了《仆从之剑》,21票转移给了《地精皇帝》,31票转移给了《三体》。“空缺党”对剩下的作品偏向性不强。

第三个被淘汰的是《连环圈套》,它的1013票有237票没有选择其他作品,123票转移给了《仆从之剑》,249票转移给了《地精皇帝》,404票转移给了《三体》。《连环圈套》的粉丝比较偏好《三体》,为《三体》带来了155票的优势。

第四个被淘汰的是《仆从之剑》,它的1240票中有118票没有选择其他作品,635票转移给了《地精皇帝》,487票转移给了《三体》,《仆从之剑》的粉丝比较偏好《地精皇帝》,给《地精皇帝》带来了148票的优势。

可以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在最后决战中,小狗阵营的《连环圈套》支持了《三体》,女性阵营的《仆从之剑》支持了《地精皇帝》,但两个支持者带来的优势基本上持平,使得《三体》得以守住初始优势。

但我们必须把沃克斯·戴算进来。根据对一些冷门奖项的分析,他认为,自己拉到了565票,前文中提到的对星云奖和雨果奖进行数据分析的博客认为这个数字大概在525到550之间。

按500票计算,假设这些人都按照沃克斯·戴的推荐把票投给了《三体》,那么《三体》的真实票数会比《地精皇帝》少大约300张。

因此沃克斯·戴果断地把《三体》的胜利算在了自己头上,他还在自己的博客发了一条用中文做标题的文章来祝贺刘慈欣:

Vox Popoli: 恭喜!別客氣。


我想听听刘慈欣的粉丝对沃克斯·戴持怎样的态度。

----------------补充内容的分割线----------------

1. 一些三体粉提出,如果小狗党的500票在没有沃克斯·戴拉票的情况下也参与了投票,而且投给《三体》比投给《地精皇帝》多出至少300张(比如投《三体》401票《地精皇帝》99票)以上,那么“狂暴小狗”并不算改变了结果。

然而事实是,这些人如果没有拉票行动,基本上是不可能参加投票的。世界科幻协会在今年雨果奖初选结束后出现了新会员数量的激增,这500人(实际上500人已经是低估过的)是受戴召唤来参战的,详情可以参考他本人的博客中他和网友的互动,而且他还有一个在线的“封闭头脑风暴”会议来安排战术。

2. 一些三体粉提出,存在对“小狗”进行情绪化反对的投票者,这些人可能给三体带来了劣势。

这是一个数学层面的好问题,但是由于缺少一些条件,只能作为一个粗略的思维游戏

正文中已经提到,反小狗党的目的很单纯,就是阻止小狗得奖,但是对非小狗的三部作品的评价是中立的,并没有像小狗党一样,集中挺某一部。另外,反小狗党跟小狗党不同,他们压根儿就没有组织, 比如我正文中那个反小狗投票指南下面,留言的人很多,但是基本上都不会和博主的观点完全一致。

但我们还是要估算一下。首先我们要算的是,全体潜在投票者(小狗、反小狗、路人都算进来)在《三体》和《地精皇帝》之间的偏好。

去除小狗票后,《三》和《地》的首轮得票大约是1200:1500。我们参考这个值作为基础值,《三》《地》比值大概在45%:55%。

如果投票引来了普通路人读者,那么普通路人读者的投票概率服从这个分布,也就是说,双方的得票比值不变,但是差值会随着总票数的增加而增加。比如,原来是1000人投,是450票对550票,又吸引了1000人,变成900对1100。

然而我们考虑到的并不是普通路人读者,因为讨厌小狗而来的人,可能在阅读趣味上更接近《地精皇帝》、《仆从之剑》,而不是《连环圈套》、《三体》。我们用《仆从之剑》被淘汰后,到《三》《地》的票数分流比来估算“反小狗党”的倾向,487比635四舍五入得到43%:57%。

这意味着什么呢?如果每吸引100个反小狗派投票者,将比吸引100个普通读者多出两张票给《地》,少两张票给《三》,给《地》造成4票优势。如果要填平300票的劣势,那么需要吸引多少个反小狗派呢?7500人,这比总投票人数都多了。

3. 有没有可能存在别的影响因素?

有可能。因为但凡是粉丝向的投票活动,大到NFL的职业碗,小到朋友圈里的“最佳宝贝”,都是有拉票的。雨果奖当中也一直有拉票,只是以前经常只是针对一部作品或者一个特定奖项,而且是私下进行,没有小狗们这么明目张胆,这么大的规模而已。

但是现在我们首先没有发现两群小狗以及反小狗派这三个派别之外的拉票群体;即使发现了,也无法证明他们的拉票与《三体》以及《地精皇帝》间的竞争存在相关性。所以这个问题无法确定。

4. 补充说明。

当然存在问题1、2、3同时部分发生的可能性。

比如“小狗党”中存在150个即使不拉票也会来投票,而且全力支持刘慈欣的人;而反小狗党来了1000人,造成了《地精皇帝》40张额外票;再同时有另一个不为人知的地下拉票党,秘密为地精皇帝拉了110票。

在类似这样的局面下,《三体》的“真实得票数”是可能与《地精皇帝》持平,乃至更多的。不过我觉得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

编辑于 2018-11-29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