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的理论整理——关于弗洛依德,比昂-奥格登和荣格

梦的理论整理——关于弗洛依德,比昂-奥格登和荣格

(图片选自荣格的《红书》)

进入CAPA受训第3年,理论课准备回归弗洛依德讨论梦的功能与应用。近日翻到今年2月的一篇回答,感觉写得算是简练清晰,原问题“讨论来访者的梦,在目前心理咨询实务中的作用和运用情况究竟如何? - 心理学”下的讨论并不多,故先把当时的回答放上来以供探讨。待理论课堂研讨结束后补充完整。

--------------原回答-------------

展开讨论之前,我想先引用一段荣格对梦工作的评价:

86 在此類情況下,我的注意力就會更多特意地轉向夢。這不是因為我受縛於這個觀念:夢必須總是被召喚來做拯救者,或者是因為我擁有一種神秘的夢理論,它告訴我萬物是如何必須自我定型的,而僅僅是來自我的困惑,我不知道到其他什麼地方去求助,所以我試圖在夢裏找到它。這 些夢至少呈現給我們指向某事或其他事的意象,這比什麼都沒有要好些,我並沒有什麼夢的理論,我不知道夢是怎樣產生的。而且我甚至根本不確定,我處理夢的方 式(是否)配得上“方法”這個詞。我具有所有你們的反對釋夢的偏見,認為它是不確定性和武斷性的典型。另一方面,我知道假如我們沉思於夢,足夠漫長和徹底 的話,假如我們將夢念茲在茲,反復推敲,總是會有某種東西出現。這個某種東西當然不是一個可供吹噓或理性化的科學結果,但是它是一個重要而實用的 提示,向病人顯示無意識的目標指向什麼。實際上,我對於夢的沉思結果,是否具有科學上的可證實性或可靠性,這也不該讓我太在意,否則我就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因而也就是在追尋一個自體性欲的目標。我必須讓自己完全滿足於此事實——釋夢的結果對病人有所意義,並能再次啟動他的生活。對於我勞動的結果,我會讓自己只用一個標準來衡量:它起作用嗎?至於我的科學愛好——想知道為何它有作用的欲望——這我必須把它留給我的空閒時間。

(《心理治疗的目标》,收录在《荣格文集》16卷,C·G·荣格)

我依然能感受到当初读到时的震撼。在此之后,我对于临床梦工作的看法发生根本性的改变。故在我尝试梳理有关梦境理论和应用之前,我希望大家能先看看前人对于心理工作的清楚认识:在心理学的范畴里,我们仍知之甚少;但来访者的问题并不会等待,我们终将面对并且学会在不确定与犹豫中工作,学习开放自己的经验接 受一切可能发生的事物,利用它们通向疗愈。

  • 关于梦的研究进展
基于《心理学:国际视野》 一书提供研究资料可知,梦境其实广泛存在于人的睡眠当中。人不单止在快速眼动周期(REM)会做梦,处于慢波睡眠周期时也会做梦。研究人员做了大量的梦境 记录实验,在人做梦的时候唤醒个体记录汇报的梦境内容,发现90%以上的梦境内容相当平淡且生活化:在这些梦境中,人们做着日常生活的事情:走在上班的路 上,去商店买午餐,乘坐公共交通设施......研究人员给出假设,认为梦境的主要作用是巩固日常生活中时常用到的神经反应丛,使得个体更好地适应生活。 简单来说,像某种脑部自我练习。

把这个研究记住,再看看其他梦的研究:
  • 精神分析体系下的两个梦理论

我首先想要介绍的是Bion-Ogden对梦的理论,这里引用Ogden在《精神分析艺术》开篇的一段话:

一 个人到一位精神分析师那里去咨询,因为他的情感正经历着痛苦,而他自己并不知道,他之所以痛苦就是因为他无法做梦(即他不能做无意识的心理工作)或是他为 自己的梦而不安以至于梦境被打破。只要患者不能在梦中整理情感体验,那么他就无法改变,无法成长,或是无法在原有的基础上更新自我。患者和分析师在精神分 析情景的规约下共同参与一个试验;试验的设计旨在帮助被分析者(在分析师的参与下)生成各种条件来促成他能够继续未作出的和被打断了的梦境。患者和分析师 共同唤起的梦境即使他们各自的梦境(和梦-想),同时也是“第三主体”(一个既是、同时又不是患者和分析师的总和的主体)的梦境及梦-想。(注1)

(《精神分析艺术》P2-P3,Thomas Ogden)

这里有必要澄清一下。根据Bion的理论,梦分为虚幻的梦和真实的梦。按照我个人的理解,实际上是在区分有精神分析(临床工作)意义的梦境和一般的梦境。梦境的呈现与做梦的能力,实际上是个体运用无意识进行心理工作的能力。这里我们可以看到与当代心理科学研究假设重合与分歧的部分:对于梦境可能的用途,双方 的意见是趋同的,即梦境具有非意识水平下的适应与发展功能;分歧的地方在于心理科学的研究集中在梦的全景之下(包含一般梦境)的功能,而Bion-Ogden将注意放在了那些不寻常的,5-10%的异常梦境当中,并且将梦延伸到“梦-想”也就是白日梦与梦样思维领域。
另 一个重要的部分在于,Ogden提出治疗中呈现的梦境作为“第三主体”——一个既是、同时又不是患者和分析师总和的情况。这个其实和当代精神分析对待来访 者者幻想(fantasy)、记忆(memory)等材料的态度是趋同的:对于过去的呈现更多的与当下的情景与状态有关。(注2)

然后再谈谈分析心理学对梦境的研究。
可以说,分析心理学对于梦的研究是松散的。一如荣格自己所言,对于梦的工作和分析,“我甚至根本不確定,我處理夢的方式(是否)配得上‘方法’這個詞”。但在这里我想要接着上面谈到的,关于治疗情境中的“第三主体” 进行延续性的讨论。荣格在很早之前就留意到了梦、幻想当中独立于分析师与患者之间的元素,一个梦境的呈现,除了隐含的愿望,对于过去和当下内在现实的情感 性反应,对于咨访关系的呈现之外,还有不完全属于咨访二人的部分,并且此部分与双方背后的文化、社会的传承与状态有着重要的联系。荣格将这个部分称之为“集体无意识”(collective unconsciousness)。这是整个分析心理学独特、迷人和惹人非议的地方,它贯穿了整个分析心理学,反映在了该学派临床应用的每一个方面。在梦境理论中,这意味着梦境不仅仅有个人的意义,也有社会、社会之于个人的意义。

从分析心理学对待梦的态度上,我想能够看到研究心理学、以及从事心理健康工作的最为核心的品质:直面、忍受模糊、不确定的勇气与开放、接纳混沌的胸怀

  • 梦的临床应用
限于个人所学,仍旧只能讨论精神分析框架下梦的临床应用。
  1. 关于梦境的探索性工作(自由联想与积极想象)。在这里,梦的用途和个案呈现的其他材料如幻想、回忆、近期发生的生活事件并无不同。工作的核心在于不断地表达和呈现,通过不断的进行各种联想/连接描绘出当下核心的主题。这里面的理论假设是,当个案向咨询师求助时,通常会带着当下最为关注或困扰的核心主题, 这个主题可以是某种强烈的愿望、情感,也可以是某个信念,还可以是一种关系模式。而不管这个核心是什么,都具有如同强大引力的行星一般,使得整个咨询工作 始终围绕着这个核心时远时近地开展着。当联想的内容内容越多,咨询师和个案就越可能察觉到这个的主题。在这里自由联想与积极想象的区别在于, 自由联想通过穿梭在联想材料中寻求共性通向问题的核心,而积极想象则通过单一意象的深入工作获得对核心的更多材料。以梦境为例,自由联想的工作可能会是“这个梦境让你想到什么?”,而积极想象则是“有关这个梦境,或许我们可以尝试完善里面粗糙模糊的内容”
  2. 对梦能力的工作。或许我们从前文已经获得一个较为明确的印象,比较起梦本身,咨询师更为关注个案“做梦”的能力。也就是说,言说的能力与言说本身就是咨询工作的重点。 来访者是否能够坦诚面对内心浮现的种种情感、念头,是否能够正视痛苦,愿意以发掘的眼光寻找其中的意义,本身即是自我疗愈功能的体现。故这一部分的工作实 质上是对精神分析称之为阻抗(resistence)和防御(defense)的工作。有的时候梦境本身亦是阻抗与防御的一种(比如说向咨询师汇报大量的 梦境将咨询的重心从现实事件中转移。)
  3. 对梦境内容的工作。严格意义上讲,对梦境内容进行直接工作,有且仅有象 征(symbol)一途。其他利用梦境内容的工作,其假设核心不外乎“梦境内容是现实生活、无意识内容的转移”(transference)或者“当下状 态在梦境内容的投射”。也就是说,常见的对梦境内容个工作大都是通过梦境在和来访者的常规咨询内容进行工作。这些内容不外乎情感-冲突、观念-防御与超 我、人际关系-客体关系、自尊感-自体感。当梦境给了我们一个独特的串联方式,将这些元素整合起来,我们就能够看到一个独特的精神活动过程,且给予我们探索这个过程对个案的意义。象征的工作则相反。讨论梦境的象征意义意味着从一个更为普遍和旷阔的背景下了解梦境与个人,也意味着参考与借鉴来自于社会-集体无意识背景下的启示。咨询师将个案的个人梦境放在社会背景、神话、童话乃至于炼金术的话语框架之中,帮助咨访双方更好地理解此刻身处的情境
  • 小结
就我个人的执业体验来说,具体个案上梦元素的缺乏并不稀奇,但不与梦工作绝对是近乎缺陷般的遗憾。
毫无疑问,当代对于梦的研究与弗洛依德给出“梦是不可浮现之愿望与严厉超我之间冲突妥协的产物”以及“个体通过梦境维护睡眠”的假设已经相距甚远,而梦的工作理念与架构也有了相当程度的更新。但梦境,仍然如同一百年前弗洛依德写下《梦的解析》一样扑朔迷离。
---------------------------

注1:我在这里将原文中的“梦想”一词改为“梦-想”,提示这里并非日常中作为理想化目标的含义,而是更接近于“梦样思维”能力之意。

注2:有关聚焦当下,我们可以看到不仅仅是精神分析,在认知、格式塔、人本、正念等等诸多咨询理论当中都有体现。关于精神分析的部分,我在心理治疗时,医生说的「全部想起来」为什么有利于治疗?问题下有较为详细的阐述。


相关资料:
  1. 《心理学:国际视野》 (豆瓣) , [英] 迈克尔·艾森克
  2. 《梦:潜意识的神秘语言》 (豆瓣)[瑞士]维蕾娜.卡斯特
  3. 《精神分析艺术》 (豆瓣)[美]托马斯·奥格登
编辑于 2015-11-17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

    这里主要会做一些整理性工作,大方向是长程心理咨询的理论和技术,重点聚焦在咨访关系中的移情-反移情交互。兼顾荣格、客体关系学派理论的梳理。更新频率...鉴于本人尿性,努力做到每月一更,至少每季度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