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zzle的创新规则!

sizzle的创新规则!

米田米田

喜欢”是非常重要的。如果以“好或“坏”的视视点去思考,那么我们就会拘泥于做出正确的选择,注意力会集中在“如果向别人推荐这种东西,人家会不会笑话”这一方面

对喜好精益求精是很重要的。另外,我觉得对于专业人士来说,克服讨厌的东西是一项很好的训练,它可以拓宽你的工作半径。

窃以为,克服讨厌的练习,只能以半支持的态度去看。因为,每个人都要天生的缺陷,比如内向的人,让他变的外向,本来就有问题。最后的结果往往是他变成个两头不靠岸,甚至有点小神经质的家伙。我们必须要接受的事实是,我们并不完美,我们需要接受自己的喜欢和讨厌的东西,那么,在合作时,尽量用擅长你讨厌部分的人去完成那部分工作就好,我们尽量用更多时间,去解决我们喜欢解决的东西。


客户总不知道自己要什么?怎么做?

当您接受企业委托时,客户大多都能清楚地说出自己的概念吗?可士和:能够做到这点的人其实很少。大多数客户是完全没有明确概念的,多是含混不清清的。所以我在倾听他们的讲述上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基本上!他们都有“必须做些什么”的想法,但是却不清楚要做什么、怎么做。我的大部分工作就就是在他们的话语终使之归纳成形,荆慨中捕捉到必要的思想,最终概念”提交出来。

最核心部分:创意表达式y=f(x),f是自己(常量),(x)是任何可能(变量)

“将毫无联系的事物联系在一起”的构思很好。以刚才所说的转化为例,y=f(x)中的“f”是包厢,所以我们可以不断畅相““包厢化”后会有怎样的趣事。只要确实存在,那么不管y和×代入什么都无所谓。f是佐藤可士和,那么不论是优衣库委托的全球化战略,还是幼儿园的园区概念设计,或是庆应义塾大学的教授委任,一切都能通过“可士和化”后得到。

比如“小型化”“双面化”等。也许将构思说成是“某某化”,那样反而会容易让人产生灵感可士和:把它作为创造规则的训练方法非常好,感觉难度下降了很多。斋藤:把“某某化”作为构思的一步进行思考。比如把幼儿园游乐场化、赛场化等。在利用“某某化”掌握了转化的概念后,就会变成函数技能化的训练。比如“尝试列举利用其他事物获得成功的事物”可以,或是“写出通过合作使事物顺利进行的实例”也可以,举出一个例子后,再将其进行改编。






fuji幼稚园

ふじようちえん


y结果=f幼稚园(x游乐场)

反思:

如果将概念转换成自己。其结果也会变的很好玩。

  • y你的梦想=f米田(x界面设计)
  • y你的梦想=f米田(x硕士生)
  • y你的梦想=f米田(x写作者)
  • y你的梦想=f米田(x分享者)
  • y你的梦想=f米田(x话痨)
  • y你的梦想=f米田(x算命先生)

简单的梳理,是不是觉得自己有很多可能。

f是你自己,大部分情况下就是你的名字(网名/笔名),当然这部分也不是绝对不能改变,常态下,它是不变的而已。

x是变量,有很多可能是,还记得书中有个观点是喜欢就代表一个可能,至少这东西你或许擅长,能用相对较短的时间掌握这门技艺。如何判断自己是是否有这种变量的可能性?我觉得,就是当做这件事情的时候,在没有任何回报的情况下,你均能愉快的进行这项活动。那么,这种变量你值得好好在自己身上花更多的时间锤炼。

对函数更深层次的思考:

y=f(X)中,函数的机能对于时代是必要的。比起“物”本身,其变化方式,也就是f才是关键。比如,可能有以“愚直”作为的公司。那么不论是公司风气还是职员,一切都只会是愚直而诚实的。

因为f是“愚直”,所以全部都变成愚直了。这种“变成某某”的思考方式就是应用函函数进行的思考。用于身体论的话,那么我觉得人类的存在自身就是函数,一个人的气质、感觉、思考方式等各个方面都是函数,将这些具体表现出来的就是风格。


延伸阅读

小练习

【创造规则的学习课】

Q:将自己讨厌的颜色与喜欢的颜色并排放置试着改变颜色的面积、摆放形式或形状,之后会怎么样呢?


书籍资料

佐藤可士和:我的创意新规则

佐藤可士和:我的创意新规则 (豆瓣)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
还没有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