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创业
首发于醉创业
Drunk Digest 01 | 除了那种「创业必须知道的三百件事」,我们觉得你也可以看看这些

Drunk Digest 01 | 除了那种「创业必须知道的三百件事」,我们觉得你也可以看看这些

咦,新栏目来了。

我们把它叫做 Drunk Digest, 可以理解成「醉创业」的文摘或是推荐。说起来也很简单:如果之前的我们的文章的主旨是「作为创业者你不得不知道这些事」,那么这个栏目负责的是「嗯闲的时候你们也可以看看这些」。

所以,文章的主题会更加广泛。人物特写、商业事件、新闻分析、文化现象......我们也不执著于中文英文的信息来源,只要值得看就可以——说穿了,还是个人趣味。在业界慢慢分化成「机器更加懂你」和「人类才是更好的 curator」两个方向的时候,我们仍固执地相信后者(因为我们也不知道前者怎么做...)。

下面就是第一期。之后,我们的朋友们也会来不时地做做推荐。当然不管谁是主编,「醉创业」的风格永存——除了继续热爱直角引号「」和『』,我们会把导语写得配得上我们推荐的文章。


Digest 1

除了商业人物和商业报道,我们另外一个钟爱的题材是体育。体育人物的魅力在于,在他们不长的职业生涯里,往往会经历普通人一生都难经历的起落。那是一种浓缩的人生。也许是受迈克尔·刘易斯的《点球成金》或者比尔·坎贝尔的(并不太成功的女橄榄球队教练的)经历影响。我一直觉得打造一个冠军体育团队,和打造一个出色的公司是相当类似的——短时间内命运的激烈起伏、聚拢与驾驭天才人物、面对利益诱惑的人性考验......

网球选手阿加西是最好的代表。排名世界第一的天才、漫长而成功的职业生涯、嗑药丑闻、不喜欢着装规定于是拒绝参加大满贯赛、与好莱坞女星波姬·小丝和一代网球女皇格拉芙的两段传奇婚姻,从长发飘飘到一只光头......文章的写法也很特别——「体育画报」可不只有著名的「年度泳装特辑」,他们的长报道也是业界最好的之一。

于是,我们想,谁能写一写刘翔呢?

文章链接:重温经典 | 再见,阿加西



Digest 2

如果你一直关注这个专栏,就知道我们一直是 Y Combinator 的忠实粉丝。他们这次干什么了?Sam Altman 说,这次我们要成立非盈利的 YC Research Lab,专门资助那些很久都看不到效果的前沿研究。这当然很酷,尤其是 Sam 说我自己先捐个一千万美金的时候。不过一个在日本研究蛋白质分子结构装置NMR的朋友说…10m美金对于前沿学术研究是笔很小的钱。但这是好的开始。Sam也说:We plan to do this for a long time.

If some of these projects take 25 years, that’s perfectly fine with us. YC 在伟大的 Paul Graham 卸任CEO后有了不小的变化,我们满怀期待着以后他们会变成什么样。

文章链接:YC Research - Y Combinator Posthaven



Digest 3

「醉创业」推荐的第一篇长特写,讲的是 Larry Page 与谷歌的故事,并且找来了GQ副主编,也是公众号「世相」的运营者张伟老师来写推荐语——「世相」在经历被封禁了一百多天后,已经变成「新世相」了。巧合的是,彼时他正在耕作这篇「文艺青年罗永浩与工程师钱晨」,也许是受此影响,他的推荐语选取的角度是——「主角与配角」。如果你足够熟悉 Larry Page, Sergey Brin 与 担任谷歌CEO长达十年的 Eric Schmidt 之间的关系,会明白这个角度的特别之处。

GQ的长报道一直在中国的杂志里出类拔萃(当然主要和整体水平差有关...哈哈哈),这虽然不算是众多报道里最出彩的一篇,但它无疑在某种角度上还原了罗永浩与锤子科技。罗永浩,以及这家公司,无论结局如何,都是中国科技公司史中不可回避的一笔。

文章链接:文艺青年罗永浩与工程师钱晨



Digest 4

创业公司本身的现实需求使包凡萌生了创业的想法,由此华兴资本参与到中国新经济最活跃的十年里,它见证了互联网风起云涌的开端、BAT的攻城略地、新贵的崛起,IT企业赴美的IPO交易,并参与了发生在两年内的互联网三大并购案。它野蛮生长,和新经济血脉相连,服务于火热的创业市场,并最终成长为可以在本土公司成长的各个环节,包括利润丰厚的IPO环节,与国际大投行一较高下的民营投行。

包凡的金融启蒙始于童年时爷爷讲的故事——上海的股市风云、银行大亨传奇。他信奉摩根士丹利的名言「一流方式做一流生意」。另一方面,他精悍好斗,喜欢激烈对抗和极限运动,平时练习柔术和泰拳,信奉充满江湖义气的准则——先做朋友再做生意。他脑子里想的市场份额是:中国未来四五年后,新经济里最牛的100个人,多少个是你的朋友。

这篇文章讲述了中国本土的投资银行家如何诞生,更是华兴这家本土创业公司如何在高盛和摩根中突围获势。就像包凡自己所讲,不同年代有不同的成功故事,摩根、高盛是在特定历史时期里的伟大故事,我们赌的是下一个二十年的事。10月初,Bloomberg Market 评选全球金融市场最具影响力的50人名单,包凡列22位,彭博说他是:The fast-talking Bao has the guanxi to arrange practically anything in China's vibrant tech scene。

文章链接:包凡 一个中国投资银行家的诞生



Digest 5

这篇文章描述了一个小体量、大力量的群体——伦敦城里的金融新贵。我们可以在其中看到财富、人性、际遇如何激烈清晰的相互作用,以及时代和弄潮儿如何相互塑造。有很多种角度来看待这个群体:一位二十七八岁的年轻人如何在异国他乡建立职业、内心和与周围关系的秩序,同时抵御骄傲和冷漠的情绪;财富二代如何接纳及调整父母给予的金钱、经验和期待;「晚上至少枕着几十万美元睡觉」的人如何在世界的金融中心里承受诱惑和无力感;以及投行这一职业如何塑造人的思考模型和生活方式。最后是他们如何在既有的人生体系里突围、超脱或者在这种空茫里继续飞行。

他们对自己的人生有着精准的控制:职业目标、身体习惯、安全感的底线,甚至是酒店床单的质地。同时他们的工作常常要预测、应对失控或疯狂的人性。这种控制和失控让他们面对着自身的强大与脆弱,建立规则又不断自我突破。或许财富、完整的家庭结构、天然顺遂的人生经历带给人最好的馈赠是:「世界准备好接受我的本能排山倒海地涌出。」他们仰仗这种优于他人的敏锐的「本能」,也预备好了在生活中长期抵抗这种本能。

文章链接:GQ6周年回顾 ·报道

阅读愉快。

编辑于 2015-10-17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