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腾》
首发于《折腾》

黎叔

忘了受到什么刺激,我决心从这家公司离职。给家里打电话,说了我的想法。

“唉!”电话这头都能感受到我爸的哀叹无语,“干得好好的,这才几个月,怎么又要……”
“谁说干得好好的?你是不知道,再这样下去,我一世英名都毁了。”
“你有个什么一世英名?”
“我以后要在这圈子里混的,人要脸树要皮……”
“……”

又说了会儿,我爸可能懒得说了,“电话里说不清楚,你找黎叔商量一下吧!”

黎叔?好啊!我偶像级人物,他自己大学毕业一年不到,八十年代,就扔了“铁饭碗”,下海经商,一身传奇啊!行,我就服他。

给黎叔打个电话,“黎叔,晚上有没有空?我请你洗脚。”
“你请我洗脚?”他吃了一惊。
“是啊,你请了我那么多次,我也好歹请你一次嘛。”
“哈哈哈哈!”他笑得很开心,“好好好,你小叶请我,我一定过来。”
“好,我下班了你开车来接我吧!”

黎叔和我爸有业务往来,简单的说,他在我爸厂里做建筑工程。第一次看到他,感觉他整个人,就一标准的成功商人形象:胖,脸上总是带着笑,亲切,但不卑不亢,坐在椅子里就像一尊弥勒佛。影响中有点深的是,一起唱卡拉OK,他唱了一首《爱拼才会赢》,荒腔走板的,但挺深情。

我上大学以来,我爸就把我托付给黎叔照顾了。但我们一直其实没什么交往,逢年过节吃个饭而已。真正让我对他重视起来的是,我出国留学筹资金的事。


出国留学,是要资金证明的。家里其实有钱,不多,但是勉勉强强够了,唯一的麻烦是我爸的身份,国企基建科科长,这钱曝光的话,非常敏感。但又必须弄出来进
行一些操作,家里为这事想来想去,给我外公给我大伯什么的来操作都不合适。最后我爸拍板,请黎叔帮忙。我们都吓了一跳,我爸和黎叔这种业务关系,相当敏感
的,万一有个什么闪失?“他办事,我放心。”我爸一锤定音!

所以我很好奇,究竟怎么样的一个人,能让我老爸放心?我爸的性格,按他的话说,“几十年战战兢兢如履薄冰”,怎么这么相信他?

我毕业准备出国,没有找工作,黎叔就让我到他们单位挂个“法律顾问”的头衔,有时候还真有些事会咨询一下,所以我们的交往也就慢慢多了起来。但真正让我们成为知心朋友(或者,我把他当朋友)的,是两件事:钓鱼,还有就是打架。

那时候我大四,我们学校有一个池塘,有时候就能看到有人在旁边钓鱼玩。我和另外一个室友,也有样学样的买了根鱼竿,每日小钓片刻。某日,学校保卫处来人,问清我们的身份,就收了我们的鱼竿。让我们哪来哪回,自个再找地方玩儿去。

开玩笑!本大爷是这么好打发的?

“收我鱼竿没问题,拿东西出来!”我沉着脸,自觉颇有气势。
“什么东西?”这两个保安有点迷茫。
“你‘抢’啊?凭什么收我的鱼竿?法律依据拿出来。”
“咦!”两个保安傻了眼,今天碰到个楞的。“要依据是吧?保卫处。”

我跟着他们就去了保安处。

“你在这里等着。”一个保安凶神恶煞的把我扔在一间办公室里,然后去找“法律依据”去了。

一会儿,一个满头白发的老保安进来了。那气势,一身正气不怒自威,“你哪个系的?”我耐着性子答了,“你们年级老师是谁?”我又答,……,慢慢的,他就端起老资格教我该怎么“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之类的了。

噼里啪啦半天,我听得烦了,“别扯那些没用的,我是来看你们收我鱼竿的依据的。”直接打断他的长篇大论。

他一下子就炸了,“你年纪轻轻不学好!你这种人,进入社会,那就是社会渣滓!我告诉你,我女儿就是检察院的,抓的就是你们这种人……”

“检察院是吧?我就是立志要和检察院斗的人!另外,大叔,在政法院校,多少受点熏陶,抓人的是公安!”然后我就看他一双眼睛瞪得大大的,指着我的手指不停的抖,一个劲的喘气,说不出话来。

继续换人上场和我斗。这次来的是个爽朗的年轻人。人未到笑先到,“哈哈,要找依据是吧?”他从门外迈着大步走了进来。

“你这是盗窃行为!”他先声夺人。
“请讲!”我不慌不忙。
“池塘是不是学校的财产?”
“是。”
“你钓鱼是否经过学校允许?”
“没有。”
“你未经允许,占用他人财物,是否是盗窃?”他试图一击而定乾坤。

“不是。”我云淡风轻。
“啊?”他一脸不可置信。
“江河湖海,是不是国家所有?”我问。
“是。”他答。
“我在嘉陵江上钓个鱼,还是盗窃国家财产了?”反问。
“啊?你,你,你……”
“学生宿舍,是不是学校财产?”我问,他不答,我乘胜追击,“我在宿舍抓个耗子,都要经过你学校同意?!”


++++++++++++++++++


首发地址:黎叔·一起帮,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整章目录:《折腾》(卷一)青涩·一起帮

编辑于 2018-01-07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

    某日见一题目:汝转行何如?易乎?心血来潮,作答。然抚今追昔,思绪万千,不能自已,洋洋数万字竟不能略其一二。遂开专栏,章回记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