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发于我的随笔

得了癌症之后

从治疗开始到现在,已经一年半了,这段时间经历了很多,这段经历充满了不可思议,远远超乎我之前的想象,我写下下面这些文字,希望可以对我的内心有一些洗礼,坚毅冷静的面对接下来的不知前路何在的人生。

我是大二的时候发现的,那时候的我,其实并不知道在我身上发生了什么,之后的手术,化疗,放疗,免疫,中药,一连串的治疗,既有让我生不如死的痛苦,也有现在看来类似游玩的治疗,但不管怎么说,其实在那段时间,我是不怕的,因为不了解自己的病情,自然不害怕,单纯的痛苦,不管是异环磷酰胺的化疗和那次惨不忍睹的放疗,都是我一生当中经历过的极端痛苦,现在,实在没有勇气再去经历一遍了,所以我宁可选择效果未知的免疫方面的临床试验,也不愿意再去尝试化疗。

现在想来,我没有死在那些治疗之上,既有不可思议的命运的安排,一个至关重要的原因在于我不了解病情,认为我所得的是一种不会致命的疾病,基于此,才有力量度过那段黑暗

之后因为病情危重,我父母告诉了我,医生认为我恐怕日子不多了,一个月都危险,我那时先是痛哭,崩溃,之后只有一个想法,不惜一切,再搏一把

这是当时去北京治病的时候在路上所写的说说,现在看来,依旧慷慨激昂

在我不知道我的真正情况的时候,因为不怕,所以乐观,可是,当我知道一切的时候,死亡的阴影笼罩了我,无比的压抑充斥我的大脑,也许持续的绝对的乐观积极可以帮助我创造奇迹,可我做不到,我连静下心坐着都做不到,回想一切发生之前我的想法,现在的我,属于自己所看不上的废物,死了也活该,没有能力与勇气去开创自己未来的人,没想到我现在会这样,现在的情况,当年的豪迈,我必须变了,在这生死之间,惟自助者天助之,我曾在南海观音足下三跪九叩,惟求身体平安,可我现在情况已糟糕到了极点,世人有难求观世音,观世音也求观世音,世间可求可救我者惟有我自己,此去北京,生死难料,然就算不测发生,我魏则西也绝不再做小儿女之态,自怨自艾,恍惚不知生机已逝,就是死,也要在最后的时光达到之前从未达到的精神之态,怕什么,我自横刀向天笑,肝胆昆仑两相照,不论我还有多少日子,起来,击破命运,唱响我的赞歌,看看这是否是我的绝路

之后就是募捐,很多人来看望我,准备去日本治疗,结果医院拒收,之后在知乎获得了很难想象的帮助,我认识了一些人,了解到了足够的信息,以至于医生对我爸说我知道的太多了,细思极恐

再之后去上海和北京,见到了全国治疗软组织肿瘤最大的几个权威,和令人相当失望的他们的看法,除了效果暂不清楚的以PD-1为代表的免疫治疗,我其实没有希望

但其实这些无所谓,我现在的情况,在去之前就已经很清楚了,去,很大程度上就是在家呆烦了,虽然没有效果明确的治疗手段,但依然有希望不是吗,而有希望就够了,至少我不至于陷入绝望,至少有努力的方向

知道自己病情之后,崩溃绝望压抑恐惧,不断的在我身上出现,但,只要能控制住生理上的痛苦,有可以努力的方向,我,依旧可以活下去

生死,是人生的大事,父母,是最大的不舍,但这一切,都不可执着,溺于情必死于是,为我所当为,后不至遗恨

这些日子,在家养病,整日散步,做八段锦,静坐,什么也不想,什么也不念,仅仅感受自己,等待命运的转折

前路未可知,我心无所惧

发布于 2015-11-06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