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击队开放访问宣言

游击队开放访问宣言

原文链接:Guerilla Open Access Manifesto
很推荐的翻译版本

译者注:这篇宣言不代表本外刊的立场。译者认为 Aaron Swartz 是一位非常值得尊敬的人,希望这篇译文能让听说过他的人们有更多的了解。理想主义在这世上总会有自己的土壤。

信息就是力量。正如所有力量一样,总有人希望将它据为己有。这个世上的全部科学文化遗产,它们历经百年通过书籍期刊这样的纸质传承下来,现在却因为数字化而被一小部分私人组织据为己有。你想要获取到科学界最重要的知识吗?那就向 Reed Elsevier (世界知名的出版集团)支付高额的费用吧。

有一些人立志改变现状,开放访问运动(Open Access Movement)就是为了阻止科学家们放弃他们的版权、并说服他们将研究成果公布在互联网上,任何人都可以获取到这些知识。但即使一切顺利,我们也只能看到未来要出版的内容,而至今所有的文献我们都无法看到。

看到这些文献所要付出的价格太过高昂,这是在强迫研究人员付钱去看他们的同事的研究成果。将所有图书馆的书都扫描了,结果只允许 Google 的员工阅览?给世界一流大学提供科学文献,那贫困地区的小孩怎么办?这个现状简直不可理喻让人无法接受。

很多人都说他们也觉得这是不合理的,“但是我们能做什么?那些大公司垄断了版权,他们通过收取费用赚得盆满钵满,而这,是完全合法的。我们对此无能为力”。他们错了,我们还能做一件事,而且这是我们正在做的:反击。

学生、图书管理员还有科学家们,你们都可以获取到这些资源,当世界上其他人都被知识拒之门外时,你们正在这片海洋里徜徉。真的,从道德上,你不需要也不应该自私地占有这项特权。你有责任把知识共享给这个世界。而你们也在做呀,和同事交换密码,帮朋友下载资料。

在此期间,被挡在门外的人们也不曾呆立原地。你们穿过重重障碍,将那些曾被牢牢紧锁的知识共享给你们的朋友。

但是这些行为却被称为“盗窃”或者“盗版”,好像共享知识能够和抢了一艘船或者杀了一头牛能划上等号似的。但是我们不可以谴责“分享”,这是一个有道德的行为。只有那些被贪婪蒙蔽的人们才会拒绝与朋友分享。

大公司,当然被贪婪蒙蔽了双眼。法律保护着他们,股东更是受不了一分损失。而政客,哼。

在不公正的法律中何来公正而言。是时候让我们的行动曝光,用非暴力反抗的传统,申明我们与那些占有公共资源的小偷们对立的立场了。

我们需要获取知识,无论它在何方,我们都要得到它并将之传播开来。我们要将没有版权的资料收集起来,并归档。我们需要购买安全的数据库存放它们,将它们放到 Web 上。我们要下载科学期刊,再将它们共享出去。我们需要为游击队开放访问奋斗。

只要我们拥有足够的力量,我们能做的就不仅仅是向知识私有化呐喊,而是可以真正改变不可理喻的现状,你愿意,加入我们吗?

Aaron Swartz
7月 2008年,Eremo,意大利


微博关注:前端外刊评论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

    关注前端前沿技术,探寻业界深邃思想。https://qianduan.group 欢迎微信/微博搜索『前端外刊评论』,关注我们。欢迎给本专栏投稿,原作译作不限,要求:质量高!如果愿意尝试从事前端技术相关的书籍的编写或翻译工作,请私信外刊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