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壶杂侃
首发于杏壶杂侃
中国儿科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中国儿科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也许可能存在不正确的看法,但现在,中国的儿科行业,到了最危险的时候,基本上,是没有什么争议的。
因缺儿科医生 中山三院岭南医院限制急诊儿科广州中山三院取消儿科急诊。当消息出来的时候,我以为那不过是一时的意气用事,还在想,哪个领导如此血气方刚,但当看到各地不停地出现的时候,我就发现,貌似气氛不太对了。倒过头来看,2012年,就已经出现了苗头取消病房关停夜间急诊 儿科渐成综合医院“鸡肋”,但估计没谁注意吧,那个时候,正是卫计委大张旗鼓搞着规培,卡死科研型卡死小专业的疯狂年代,谁管你儿科的死活啊,估计就和现在很多患者的想法一样,“我就不信没人干,这个行业这么赚钱”。不得不说,老百姓不懂,那是因为隔行如隔山,谣言又四起,可以理解,这卫计委都不懂了,我就真不知道说啥好了。如今儿科告急,sh.qq.com/a/20151221/00,也不知道当年的制定者们,是否会觉得自己脑子太简单?要知道,上海好歹还有全国第二的儿科,比自称全国第三的重庆还好那么多,结果呢?上海九院儿科取消夜间门诊?院方称仍在商议尽管说诸如上海九院之类的领导还要敷衍一下,说还在讨论暂停急诊,但已经无法回避窘境的存在,尽管取消儿科急诊甚至取消儿科,都不是啥新闻了|:儿科急诊为何不“急”
为什么儿科急诊甚至儿科被取消,以上的链接里谈了非常多,我也就不赘述了,但是,具体的问题,还是不得不面对。中国已经开放了二胎的限制,而众所周知,自80年代开始进行计划生育,80-90这一段的人口可以说是最多的,那么,最多的人口开始了最多的生育,甚至还有70后参与,儿科的压力翻倍,简直是必然。尽管很多人说孩子不好养,但还是非常多的人选择生二胎,在我接触的人群里,不少人都在考虑,甚至是准备生二胎,而二胎也增加了多胎妊娠的可能,所以,儿科的压力不增加,绝对是不可能的。且本来我国儿科的医患比就只有国外的十分之一不到,这要增长到20分之一,那就真的是一件非常恐怖的事情了。
那么问题来了,儿科的学生转行率奇高,而出生的孩子数目也在翻倍,这供需矛盾,在过去计划生育只生一胎的时代就已经爆发,目前
这样的严峻形势下,卫计委又在做啥呢?降分通过是儿科急诊崩溃的开始 - 杏壶杂侃 - 知乎专栏当时所谓的降分录取政策出来后,我就吐槽过这个问题, 卫计委如果真是要解决好这个问题,就不应当用习惯的行政手段来强制执行,而应当考虑如何解决薪酬问题,当然,那个三明医改什么的,就是个画大饼的,如果各位患者高兴,其实医生也是非常愿意推广,大不了全都跑非公立了。就像有人说得好,何为基本医疗,就是陈水扁在监狱里说自己可能肛肠癌了,监狱说,隐血试验阴性,滚回去蹲着,连肠镜都见不到。所以最后亏的还是老百姓,不要看着一时爽,在儿科的问题上,也一样。儿科,双重驱逐,未来前途何在? - 杏壶杂侃 - 知乎专栏相反,双重驱逐,是在加速儿科的崩溃,简直是享受了APU Turbo,啧啧。
这篇文章,我想立个flag,来谈谈卫计委已经的,和可能选择奇葩政策:
1、无儿科,不三甲,现在连我院这种因为有同系统的专门儿科医院,而取消了儿科将近20年的医院,又不得不重新开始儿科门诊,但就我的判断而言,和西南医院如出一辙,凑个门面而已。
2、 强制固化儿科的学生。目前已经做的,就是执医考试时候的降分选择,但未来,如果继续持续稀缺的话,恐怕会如我校限制七年制儿科专业一样,进一步限制五年制儿科专业不得选择儿科以外的专业。过去,儿科七年制是因为包含了研究生阶段,学校可以掌控,而五年制是自由的,只是在我校的几个附属医院选择上被各种非明文的限制。而现在,如果是国家执行,则更为强硬,更让人无可奈何。
3、强制高校设置儿科本科专业,目前国内这样的学校很少,主要是如重医这种以儿科见长的学校,但未来,如果持续不足,则可能出现行政性质的强制行为,这个对于我们国家这种行政手段强力的国家而言,简直是理所当然的存在。当然,更进一步,很可能出现诸如先招满儿科再准许招其他专业的现象,犹如过去的师范生优先。
4、陈竺称儿科萎缩后果严重 省级城市将建儿科医院如前卫生部长所言,各省强制建设儿科医院,但人员的问题,估计怕是如前。
5、必要时候强制其他接近的学科医生进入儿科,诸如感染科等容易躺枪。毕竟执医考试也都考了儿科,临床医学教育也做了儿科教育,这种可能性是不能排除的,且我国的《执业医师法》也要求了医生必须遵从调动。当然,这是在逼着其他科跟着崩溃,简直以点带面。
6、限制儿科非公立医院,以控制儿科医生的流出。这算是一种卡死去路的做法,大家不要觉得不可能,过去私立医院为何搞得如此不堪,与国家体制把医生绑定在体制内,不得随意流动(尽管现在也还是不能随意流动)有非常大的关系,优秀的医生根本出不去,当然搞得不伦不类,对于卫计委来说,这是用过的政策,再拿出来用一次,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大事儿。
7、如杭州的玩法:卫计委也“拆东墙补西墙” - 杏壶杂侃 - 知乎专栏,强制所有医生必须在儿科工作多少年,反正现在杭州也是强制了所有人干急诊,并没有什么鸟区别。
8、取消儿科的规培,或者规培包分配,其实包分配估计还算有点人性,但谁也不知道会不会为了方便,和省钱,直接取消儿科规培直接上道,目前也不止一个人提出这种观点,这是一种非常危险的做法,但如果有必要,危险和崩溃之间,估计卫计委还是会选择危险,铤而走险的侥幸心理是谁都有的,不可耻。
9、设置二本甚至专科的儿科,让儿科的门槛疯狂降低,才能收的到人,至于质量,那是以后的事儿。
10、不排除赤脚医生的再现,尽管这算是绝对的倒退。
11、限制儿科医生的离职和退休,这种限制人身自由的做法,在当年计划经济时期,算得上合理,人人都是社会主义的螺丝钉,都有自己的用处,且那个时候国家包办一个人的各个方面,现在嘛……呵呵呵
12、允许和鼓励其他专业学生报考儿科专业研究生等等,目前可是不允许的。
我就先立几个flag,大家拭目以待~

སྡེ་དགེ་བཀྲ་ཤིས་ཚེ་རིང ཁམས་པའི་སྨན་པ
发布于 2015-12-21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