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底快播王欣:16年前,他就是顶级的程序员;16年后,我们都欠他一个会员

起底快播王欣:16年前,他就是顶级的程序员;16年后,我们都欠他一个会员

2014年4月18日,快播王欣最后一次更新朋友圈,发的是歌曲《领悟》的歌词:

“我以为我会哭,但是我没有,我只是怔怔望着你的脚步,给你我最后的祝福,这何尝不是一种领悟,让我把自己看清楚,虽然那共爱的痛苦,将日日夜夜,在我灵魂最深处……”

在这场庭审以前,他的名字叫“那个快播CEO”。

在这场庭审以后,他叫王欣,今天这个国家最有种的男人。


王欣出生在一个湖南普通的矿工子弟家庭,毕业于南京邮电大学。

2000年,王欣来到深圳,他的第一份工作就是程序员。当时他的单位叫做龙脉公司,他曾在龙脉的下属电信合资公司做副总经理。

这家公司大概没什么人听过,但是他们公司出过一位业内名人,叫做曾李青。曾李青后来是腾讯的创始人之一,也是王欣的第一位投资人。



2002年,也许是对国企的工作氛围不满意,王欣开始了自己的第一次创业,创办了一家叫做“深圳点石软件”的公司。

”最开始只有几个技术青年,每人几百元的工资,想做产品,那时候就是从研发开始,想做P2P,没有钱租办公室,办公地点都是借的。当时也是经济状态最窘迫的时候,我和他两人手上没钱了,有一段时间把家里存钱罐里面的钱拿出来买点菜,在家里做饭吃。“
——王欣妻子

在点石软件鼎盛时,有80多名员工,据说前后有不少的投资公司要给王欣投资,但是都被他拒绝了。这些被拒绝的人中,包括1999年成立的盛大。

王欣的想法一直很多,他认为该从用户的角度去研发,只要是用户能想到的,他就想把它实现,让所有人都能免费通过电视看到互联网的视频内容。这就是他对盒子(现在快播小方)一直的理想。

因为王欣一直想做盒子,经人介绍认识了陈天桥。

——王欣妻子

2005年,王欣的公司陷入了危机,然后破产。因为受到陈天桥赏识,王欣结束了点石公司后,进入盛大,任职SDO部门的助理总监,主导“盛大盒子”的研发。

最后还是没有做起来,因为公司大,意见很难统一,他为了自己的技术理想,没有过多考虑自己的待遇问题,还是回到自己公司。那时点石还在,他去了盛大之后,将点石交给另外一个副总,而回来以后,公司已经完全没有他的位置。那时候他已经离开一年多,很多事接不上了,所有的员工站队的时候都站在那个副总一边,王欣只有一个普通员工的卡座……因为点石是他一手创办的,他那一段非常消沉。
——王欣妻子

因种种原因,王欣在盛大一年就离开上海,又回到了深圳。

在深圳,他开始了第二次创业——快播。

关于王欣做快播的初衷,也许是因为他自己就是一个电视剧迷。他曾经告诉朋友,他如果要看一部连续剧,就要一口气通宵看完。

王欣找到了50万的启动资金,请人、租金、服务器费用,每个月要开销的钱不少,一年后,王欣的钱快花完了。

然而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快播开始崭露头角,数据不断攀升。



那个年代,正是互联网创业的黄金年代。

对于程序员来说,则是英雄辈出的年代。

老同事曾李青在看过了他公司的数据增长后,决定投资300万元给他。半年后,360也加入,给王欣投资。

2007年12月,王欣正式成立了“深圳快播科技有限公司”。快播科技在成立之初,只有不到5个人的创业团队。随后发展迅速。

据说,王欣在公司里是一个“追求公平的人”,与员工没有什么距离感。

比如公司员工一起去踢球,没有人敢铲王欣的球,他会主动要求大家对他凶狠一点。

还有一次出去漂流,大家互相泼水,但没有人敢泼王欣。王欣就鼓励大家泼他,还先拿水泼大家,到最后终于如愿被泼得像落汤鸡。

“快播的办公室给人还是非常互联网化的,一排溜的工位很清爽,有用透明玻璃隔起来的会议室,那个时候应该是早上快十点的样子,还有人在吃早餐,说明上班族视乎不用打卡。”

——快播的一位“邻居”的回忆

良好的公司气氛有助于快播的迅速发展,不过更重要的是,快播开始拓展多元化的业务模式。

快播的主营业务是播放器业务、游戏业务和机顶盒业务。播放器业务靠资讯广告、搜索引擎合作以及会员收入。

“第三方网站管理者可以将QSI下载到自己电脑里,通过编辑视频得到一个哈希码,也就是编号,他如果将编号粘到网上,网民就可以看见视频了。”

快播播放器和快播服务器不具备发布功能和搜索功能,发布者只能通过其他软件上传视频。

王欣在辩护词中说:

“最主要的功能就是播放,就像传统意义上的DVD。

2011年后快播成为了全中国市场占有量第一的播放器,营收过亿。

到2012年底,快播用户突破2亿。

图:QQ与快播的用户关注度走势图(2006年6月-2013年1月)


虽然数据猛涨,但是快播始终有两个原罪无法解决——盗版和色情。

从2009年开始,王欣试图封杀不良内容来源。

但他也承认:

“这个模型本身有问题……无法从根本上去解决。”

快播对于敏感文件的屏蔽主要是通过两种方式:关键词过滤和网民举报。

关键词过滤测系统叫110系统,在2009年开始启用,被嵌入到快播软件中,不管是本地文件还是网络文件都可以监测,关键词大部分由深圳网监提供,至今屏蔽的文件有上千个,同时还会屏蔽部分域名。

在这两日的庭审中,王欣被问到“为什么不能采取专人来筛查?”

“快播有上亿的用户,每人观看的都是不同视频,这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到2013年,快播声称将在未来一年将投入1亿元用于建设正版内容,投入3000万元支持国内微电影的创新。在辩护中王欣也曾经提到,公司在开发基于视频关键帧的识别服务。

不过现在看来,我们是没办法看到这项技术的效果了。

2013年开始,王欣似乎是受到越来越重的压力,情绪越来越差。

而就在此时,他的感情世界似乎也有波澜。

王欣很早就结婚,和妻子有两个孩子。

图:王欣与妻子


2013年10月3日早晨,王欣在朋友圈发布了一些破啤酒瓶的照片,显然是宿醉未眠。他写道:

“我爱你。从此我们有了距离,没有你的夜我一个人买醉,这样的夜不知道有多漫长,也许相见不如怀念,也许距离真的会美。”

这个程序员,不仅会编程,还会写诗。


王欣也喜欢户外活动,甚至是极限运动。

2013年10月4日,王欣在南澳岛进行68公里的骑行。

“环岛骑行让我明白老贝书中的深意:支持一个人继续前进的动力不是体力而是信念。”

这位老贝,正是去年参加中国真人秀《跟着贝尔去旅行》的英国人贝尔·格里尔斯,他既是登山家、畅销书作家、国际演讲家,还是空手道黑带、前英军特种兵。

贝尔是王欣的偶像。王欣最欣赏他的这一段话:

“我无法想像,一个不对人生这场游戏倾其所有的人能够获得成功。这在求生的世界里也一样真实,幸存着永远都是用尽全力。只为活下去的人。在人生中,在求生的关键时刻,如果你踌躇不定,就会失去力量。”

2013年11月13日,优酷土豆集团、搜狐视频、腾讯视频、乐视网等联合发起“中国网络视频反盗版联合行动”,矛头直指快播等网络视频盗版和盗链行为,并提出3亿元的赔偿。

2013年底,在由中央四部委联合发起的打击网络侵权盗版专项治理“剑网行动”新闻发布会上,百度和快播同时被点名,百度发表声明表示加大力度打击盗版,而快播在当时没有特别公开回应。

也许是预感到危机,2014年4月16日晚,快播在其官微的《致快播用户书:我们涅槃在即》上提到:

“快播 自宫 涅槃

最后一位盗版战士的倒下,标志着互联网视频草寇时代结束。”

快播官方微博也表示将关闭QVOD服务器,并从技术转型原创正版内容,这也就意味着“搜索电影、点开网站、快速播放”的快播模式将不复存在,这更意味着用户无法再使用快播播放器通过第三方网站链接观看大量涉嫌盗版和色情的视频内容。

这个号称“宅男神器”的播放器俨然被迫结束了自己的“草莽时代”。

2014年4月18日,王欣最后一次更新朋友圈,是歌曲《领悟》的歌词:

“我以为我会哭,但是我没有,我只是怔怔望着你的脚步,给你我最后的祝福,这何尝不是一种领悟,让我把自己看清楚,虽然那共爱的痛苦,将日日夜夜,在我灵魂最深处……”

2014年4月22日,警察出现在快播公司。

“那是四月底吧,我和我的小伙伴们都在公司愉快地上着班,突然就涌进来一波警察蜀黍,我们当时还以为是哪个领导又过来视察了,还有同事傻乎乎的跑过去求合影,结果被告知我们被包围了,不要私自行动,手机放在桌子不准碰,甚至连上厕所都需要申请。大家能想象这种感觉吗?”

——前快播员工

2014年5月20日下午,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对快播送达了拟行政处罚听证通知书,拟对快播处以2.6亿元的天价罚款,理由是初步确定其违反相关知识产权方面的法律法规。

而在此时,快播科技CEO王欣却“人在香港”,失联一个月之久;5月23日,时代周报记者来到快播科技位于深圳南山区的总部,其办公室门禁森严,并谢绝接受任何采访,有员工透露公司“一切正常”,并称“没什么好说的”。

有快播内部人士称,在事发之后,原快播的许多项目被转移到了几家新注册的公司,那几个公司有大量的快播原员工。

与此同时,"快播出事"的新闻在网络上引起轩然大波,网民一边倒地倾向于快播。

“我还记得快播刚出事时很多网名同胞都说愿意捐钱给我们,让我们凑足2.6亿的罚款。当时我们都很感动,真的,虽然知道这可能只是大家一时的戏言,但是我们还是很感动。”

——前快播员工

2014年6月17日,王欣的太太发表名为《老公你好吗?》的长文章。要给快播打钱的网友们终于找到了门路,最后打赏的人数高达10525人。

王欣太太随后发表微博说:

我第一次用微博,也不知道长微博有打赏功能。真的真的非常感谢大家!你们心意我替我老公收下了。虽生活遇到一些困难,大家还是不要打赏了,谢谢你们!之后我会以大家的名义把此款项捐给支持创新、创业的机构,帮助有创新、有梦想的人。

2014年8月7日,王欣被韩国济州出入境外事部门扣留在机场。次日零时,被移交给中国警方。

2015年2月6日,该案被公诉至海淀法院。

被捕后,在接受央视采访时,王欣哽咽地说:

“我们可能确实存在一些惰性或侥幸思想,影响到的不是几个人,而是有可能是一代人。一个产品即便做大做强了,今天失败了,走向灭亡了,也不会有好结果,这是我自己的总结,也是对这个行业的从业者的一个忠告。“

2016年1月7日上午,快播案在海淀区人民法院一审开庭审理。

后面的事情你大概已经知道了。

在审判过程中,快播的辩方展示出一种碾压姿态,王欣面对公诉方的提问,表现也是无懈可击。

其实,王欣一直是个文采斐然的人。

他曾在朋友圈说:

“慢慢的明白了,戴三百块的表和三百万的表,时间是一样的,喝三十块的酒和三万块的酒,呕吐是一样的,住三十平米的房和三百平米的房,孤独是一样的,现在好像明白了,内心真正的快乐,是物质世界永远给予不了的……抽10块的烟和抽100块的烟一样得肺癌,坐头等舱和坐经济舱失联了一样都回不来……”



最后摘录大家都很喜欢的圣经里的一段话,与大家一起回味:

“摩西在律法上吩咐我们,行淫的妇人要用石头打死。……

耶稣就直起腰来,对他们说,你们中间谁是没有罪的,谁就可以先拿石头打他。”

——节选自《约翰福音》







注:关于王欣的个人履历全部来自网络资料,主要参考资料如下:

澎湃新闻网:《快播王欣:“如果有一天我变成流氓,请告诉别人我曾纯真过”》

百度百科词条:王欣

OneLab:《致快播:我们都欠你一个会员》

i黑马:《王欣太太与密友讲述快播背后的故事》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