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事辩护策略一则(已更新答案)

今天突然想起个案例,感觉在刑辩策略方面很有意思,写出来供大家思考。

一、案件基本情况

案件:某妻长期遭受丈夫冷暴力家暴(谩骂、讽刺、漠不关心等精神伤害型暴力)导致精神受创(并非精神病,但有医院病历),某日妻子再次遭受讽刺,一怒之下拿刀捅刺丈夫胸部数刀,后被在场的丈夫方亲属阻止并按住,扭送到派出所。丈夫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后检察院以故意伤害致人死亡(法定量刑幅度是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死刑)对妻子提起公诉。

问:不考虑证据取证不合法的辩护方向,其他都有哪些点可以辩护?如何辩护可以使妻子的利益最大化?


二、基本分析

这个案件在初步分析时能够明确的一些点:

1、自首。给出的材料内容是“扭送到派出所”,意味着不具有自动投案,不成立自首。这个角度没法再提。

2、防卫过当。我相信很多人都会首先考虑家暴反抗中的“防卫”问题,但关键在于这个案件是冷暴力

冷暴力的物理伤害效果很弱,而整部《刑法》都是以保护物理伤害为主,正当防卫制度的设立,更多的是对受到物理伤害时进行防卫,所以,冷暴力是一种家暴;但这种精神伤害层面的不法侵害,不适合以暴力进行防卫。因为如果允许以暴力防卫精神伤害,那么很容易出现以被侮辱、诽谤为由实施暴力加以防卫的情况,这种滥用正当防卫的情况是绝不能允许的。

如果纯说理论,冷暴力的家暴当然也可以防卫;但在实务中,考虑到社会效果、价值导向之类的问题,只能认同冷暴力是一种家暴,但冷暴力不支持正当防卫

3、家庭暴力,被害方有过错。题目给出的内容已经很明确了,在司法实践中还是接受冷暴力也是一种家暴,但是在审查的时候会比较严格。这个案件中各方证人,包括被告人、被害人的家属、医生都还是比较诚实,加上病历证实被告人有一定抑郁症,因此在冷暴力成立家暴这个问题上的争议不大。

4、精神病。事实上案件在侦查过程中就已经做过精神病鉴定了,结论是完全刑事责任能力人,所以我给出的题目条件已经明确了“不具备限制刑事责任能力的精神病人”这一点,也是防止你们再从精神病这方面来辩护。

5、和解。这也是伤害案件中很多人都想到的。但是,刑事和解后可以减轻处罚的情况,不包括这种故意伤害致人死亡的情况,仍然只能从轻处罚

6、其他的一些方式,如实供述,家庭情况,居委求情,舆论,等等。这些也都是刑辩中常见的辩护理由,但同样,这些理由都不是“减轻处罚”的情节,最多只能从轻

到此为止,所有能够减轻处罚的情节都已经被排除,除了防卫过当这一点还有点希望,但可能性也不大。这个案件是故意伤害致人死亡,要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或死刑。那么,最佳效果就是十年了吗?


三、律师的辩护策略

这个案件的律师辩护策略剑走偏锋,我写出来并不是建议你们在遇到此类案件就一定要这样辩护,而是给大家提供一个新的思路。

1、保守策略保底

被告人请了两个律师,他们在案件前期就介入,也做了很多工作,包括申请精神病鉴定、与被害方和解,等等,并且从头到尾都动员被告人如实供述,不要情绪化,这一点给办案人员都有了好感。

在审判中,其中一个律师采用的就是传统的辩护路线,你们所提的那些内容,他也都做了。由于刑事辩护中律师的辩护地位和意见是独立的,他的意见并不影响到另外一个律师和被告人发表不同的意见,这个律师算是保底。

另外一个律师,就是真正的大菜了。

2、剑走偏锋的辩护

律师开口第一句就吓了我一跳。他说:我认为,这个案件的定性不应该是故意伤害罪,而是故意杀人罪。

我马上打断他的话,问他:辩护人,你确定要这样辩护吗?有没有征求过被告人本人的意见?故意杀人罪是比故意伤害罪要重的。

辩护人:是的,审判长。我在事先已经与被告人和他的家属都商量过,他们也同意我的辩护方案,请允许我继续往下论述就清楚了。

我点头示意他继续说。

辩护人:从被告人有轻度抑郁症,证人证实案发当时被告人情绪爆发并持刀捅刺并念叨着“我杀了你”,结合刀是捅刺胸部、数刀等情况,我认为这案件应该定性为故意杀人,属于激情杀人(这个案例不是论述定性问题,我不具体说明了,总之他的大概意见就是这样)。但与此同时,请注意这个案件是由家暴问题引发(论证了家暴的存在,略)……那么,根据《关于依法办理家庭暴力刑事案件的意见》的精神,被告人是因长期遭受家庭暴力,不堪忍受,在继续遭受家庭暴力的过程中杀害被害人,而且杀人的刀具是临时手边拿的水果刀,杀人后也不是导致当场死亡,显然情节并不恶劣,应属于故意杀人情节较轻的情况,在有期徒刑三年至十年之间量刑


他说到这里,我就明白他的辩护策略了,确实令人眼前一亮。

在传统的伤害致死案件中,由于故意杀人罪的刑罚要重于故意伤害罪(故意杀人罪的量刑从最高的死刑往下考虑,故意伤害罪从最轻的有期徒刑往上考虑),故通常人的认知里面,定故意伤害罪就是比定故意杀人罪要轻,以故意伤害罪判在量刑幅度内取最低值十年有期徒刑,一定会比定故意杀人罪的刑罚要轻。

但在特殊情况下,如本案这种因家暴引发的伤害致死事件,有可能认定为故意杀人情节较轻的情况下,法定量刑反而变成3-10年(最低3年),要低于故意伤害致人死亡的法定量刑幅度(最低10年),因此故意杀人罪反而要比故意伤害罪的量刑更轻。


四、事后评价

这个案件属于激情犯罪,定性其实是介于故意伤害和故意杀人之间,控方也是考虑到定故意杀人罪的理由不够充分,才指控为故意伤害罪。但这个律师的辩护策略倒是提供了新的思路。我们也是论证了很久,主要考虑到如果判十年,确实会导致量刑过重,最终还是采纳了这个辩护意见,认定故意杀人情节较轻,判了四年或者五年(记不清了)。

没判缓刑的主要原因,也是因为这属于冷暴力,非物理伤害的家庭暴力,如果判缓刑的社会效果不好,很容易导致一般性尚未达到特别严重的家庭吵架矛盾双方也采用这么极端的暴力方式来反抗,这就适得其反了。

事后再回头去看这个律师的做法,算是成功率比较高的。他们前期已经把双方的矛盾处理妥当,这种辩护策略虽然冒险,但是建立在 被告人认罪+和解+家暴引发的激情犯罪 的基础上,即使不被采纳也没有太大的风险,而且也与被告人一方沟通过,征得同意才采用这一方案。

写这个案例,并不是说遇到这类案件这样辩护成功率就一定很高,而是提供新的思路:刑事辩护中存在很多意想不到的点,有时候也许抓住某个点,结果大为不同。

编辑于 2017-03-17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