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产品新形态,SAY 能否唤起视频问答社交的下一个春天?| NEXT Big

社交产品新形态,SAY 能否唤起视频问答社交的下一个春天?| NEXT Big

Kyle君Kyle君
NEXT Big 是 36 氪 NEXT 的日常专栏,每天为你解读一款榜单上的新产品,分析行业趋势,带来有价值的报道,发现更多新产品请直接访问 36 氪 NEXT 网站

2015 年的社交领域,整体略显沉闷,人们的注意力依然放在微信、陌陌等几家大头上,新兴的创造性产品乏善可陈。

而正当新年伊始,社交产品圈子就又开始活跃了起来,先是从 Peach 在国外引起的一阵躁动开始,本周我们又看到国内接二连三出现了几款十分有趣的社交产品,SAY 就是其中之一。

视频形式的知乎,回答问题的小咖秀。

SAY 的联合创始人于鹏飞这样与我描述这款产品,在中国,有微信这座绕不过的大山,只能另辟蹊径,于是我们看到这款主打视频问答社交的产品出现了。

视频问答,其实并不新鲜。早在 12 年左右,国外就有一波这样的视频问答社区风潮,VYou 是这一类的代表产品,可是它们在两年后几乎都纷纷走向衰落,包括 Formspring 这类文字问答社区的命运也同样如此。

而从现在看来,从学术交流或垂直话题出发的问答型产品,正处在一个非常好的时期,从国外的 Quora 到国内的知乎、玲珑沙龙。而反观问答引导社交的产品,沉静了这么长的时间后,SAY 打算如何让它们重新回到舞台上?

视频问答社区 VYou 于 2014 年 4 月 5 日宣布关闭

我们不如先来看看 VYou 死掉的原因

1. 视频消费的时间成本相对较高,对应的社区筛选和过滤机制变慢,用户难以发现感兴趣的回答;

2. 筛选机制变慢,缺乏社交的引导,社区成员之间的交互频率变低,社区渐渐丧失生机。

当然,也可能是生不逢时。从去年开始,随着 Vine、小咖秀这类短视频社区,以及类 Meerkat 的视频直播产品所引起的流行文化趋势逐渐蔓延开来,视频社交在移动智能终端的普及进程中,成本变得越来越低,又重新回到聚光灯之下。

「一问一答,原本是人与人之间对话的基本状态,也是陌生人之间破冰的方式」,于鹏飞说。

所以 SAY 的定位是通过问答来引导社交,它是这样做的:

1. 产品设计轻巧,操作简单。

第一次打开 SAY 的引导画面,伴随着昆汀电影里的经典旋律。完成之后,便会调用前置摄像头,给出一个问题,让用户录制视频来回答,不喜欢的话,也可以点击右下角切换下一个问题。

回答完问题之后,会反馈给用户八个其他用户的回答,点击可以播放查看,点赞、关注以及发起对话,从而导向社交行为。

SAY 预设的问题大多都轻松娱乐,带有破冰的性质,让人有继续交流的欲望。例如「孙悟空的金箍棒为什么不放在身体其他的部位里」「如果半夜听见隔壁不断传来『啪啪啪』的声音你会怎么报复」「被别人说胸小你会怎么反驳」等等,而大部分人在回答完之后都会想知道别人的答案,这就产生了社交行为的第一步。

2. 视频风格鲜明,具有很强辨识度。

在跟于鹏飞的聊天中,谈到了小咖秀,他说小咖秀是一款很好的产品,能让用户用很低的成本去制作各种不同风格的自拍视频。这种强烈的辨识度在传播中会起到很大的帮助,前段时间的鬼畜输入法也是如此。

SAY 大量采用了安迪沃霍作品中的波普艺术风格,用强烈对比的色彩与底纹去渲染视频,还加上了黑条打码,给人一种相对私密的氛围。于鹏飞告诉我,他们希望通过这些文化符号让用户更容易识别。

3. 问答引导可沉淀内容,让社交更加真实。

关于这两个点,于鹏飞给我讲了两个例子,一个是关于知乎的,SAY 就像是「视频版的知乎」,有些问题更适合在这里回答。

我们可以看到知乎上也有很多用户吐槽分享、表达观点的有趣回答,这类回答对于排序筛选的要求没有那么高,SAY 首先是满足用户可以一次收到多个用户回答的需求,然后再对反馈的回答进行筛选和匹配。

二是在于视频回答所具有的匹配价值,之前的陌生人社交产品中,我们大多通过文字介绍与照片去判断是否与对方发生社交,甚至魔镜还做出了颜值评价系统

SAY 里,用户可以通过感兴趣的问题和回答,更直观真实地去做出判断。于是第二个例子是这样的,SAY 中有一道问题是,「你会带着什么样的心态去和男朋友看星战」,其中有一个用户的回答是「首先要有一个男朋友」。

这样的信息传递是很高效的,你可以从回答中获知对方的长相、声音、气质与是否单身,可能在其他的社交产品中,达到这一步需要花更多的时间,也在一定程度上减少了虚假信息的传递。

所以总的来说,一方面 SAY 是希望能够通过问答来沉淀有价值的内容,另一方面则是引导陌生人进行更有效率的配对,从而产生社交。

在目前的版本上,还更多处于前者的环节,下一个版本的更新会让社交部分更加完善,从而形成产品流程的闭环,也会加入更多有趣的工具,例如滤镜、面部识别等。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 SAY 的团队,创始人 CEO 清风曾是豆瓣的技术总监,其余两位联合创始人于鹏飞和李健博,分别来自新浪微博和 Eico Design。所以团队的技术实力很充足,在配对算法和筛选机制上,从豆瓣出来的清风也有相当的技术积累。

在用户基础上,清风曾创建了豆瓣上颇有人气的「吃喝玩乐在北京」小组,小组成员多达 30 万人,SAY 的前期用户也大多是从小组里过来的,产品上线不到两周,用户数量已达到万级。

SAY 会带起新一轮的移动端视频问答社交产品复苏吗?欢迎感兴趣的朋友留言讨论。


你的产品也想登上 NEXT Big 的文章?欢迎把你创造的新产品分享到 36 氪 NEXT 上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
3 条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