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字
首发于汉字
《說文》小篆訛形舉隅——說「者」,兼論舊字形中的帶點「者」

《說文》小篆訛形舉隅——說「者」,兼論舊字形中的帶點「者」

近日笔者一直在整理旧日答案,偶然间看到自己两年前受@白隱 先生邀请在「日文汉字「箸」、「賭」中,「者」上的点的来源是什么(见内图)? - 字体」下的回答,不禁哂然而笑。笑点自然不在答案的语言表达本身,而是自己的浅薄无知。

如今正好趁着撰写「《說文》小篆訛形舉隅」专题的契机,重新就「者」字(尤其是其带点的旧字形「者」)的前世今生做一番探讨,希望对各位深入认识「旧字形」有所助益。

※※※※※※※※※

「者」字古文字的演進

者,構意不明。上方所从構形不明,下方从「口」。春秋晚期金文或將「口」繁化从「甘」。楚系文字上方所从與《說文》古文「旅」形似,下方訛變嚴重,與「皿」相混。

秦漢文字「者」下部沿襲春秋晚期金文从「甘」的寫法,並隸變作「日」形[1],符合隸變規律。《說文》以爲「者」下部从「白」[2],非也。

而「者」字上方的嬗變之迹,大致如上。①其豎筆兩脅的兩點逐漸省略(見上圖2-3-4的演進),形成《說文》小篆的字形。②接着其豎筆左上角、右上角的點由於書寫時的映帶,逐漸向中間靠攏並連成一筆(見上圖5-6-7的演進)。③同時「木」形下端的撇、捺與上端結合共用筆畫,作「乂」形,至此整个字作「⿱十乂」形(如《隸辨》中的寫法)。④最後,「乂」中的捺筆逐漸擺平,楷書中的「者」頭最終類化爲「耂」頭。

※※※※※※※※※

說說舊字形中的「者」(帶點「者」)

喜歡査字典的朋友應該注意過「者」字有个「耂」下帶點的舊字形寫法,雖然目前不被現行大陸、臺灣標準採用,但是在日韓字體中還是看得到。而且長期以來人們將這个帶點「者」視爲正字,其實這是个沿襲自明朝字書的錯誤。

臺灣1986年版的《常用國字標準字體表》的「者」條目下附註云:「本作者(帶點「者」),今從省。」,也就是說民國敎育部認爲「者」(帶點「者」)才是正字。

《異體字字典》引《中文大辭典·老部》引《新字典·拾遺》云:「者,通作者(帶點「者」)。」而訂「者」爲「者(帶點「者」)」之俗字 。

無獨有偶,在很多大陸上个世紀編纂的字典(如《甲金篆隸大字典》)中,「者」在檢字表中是九畫,也就是說字頭用的是「者」(帶點「者」)。

筆者在兩年前雖然知道不帶點的「者」才是合乎古文字寫法的,但是一直不知道後來在刻本字形中爲何要加點,以至於在答案中用「多加的這一點應該是爲了使得製作字模的時候能夠平衡協調」之類的理由搪塞了過去。後來用線上版《異體字字典》所收錄的歷代字書所載的「者」字形,總算搞淸楚了這个問題:

帶點「者」不見於明代以前的材料,其始作俑者是明朝一本叫《俗書刊誤》的正字書(專門爲時人辨析俗字)。該書率先在無點「者」下註明:「俗無點,非」。其他一些明淸字書(如明代的《字彙》)也有類似情況,字頭用帶點「者」,或者註明無點「者」是「俗字」。可以說是明朝人的共同認識。

至於《俗書刊誤》加點的原因,說來也可笑。原來是明朝人太過崇拜《說文》,以至於在「制定正字」的時候不惜用《說文》篆形及其說解對通行的楷字進行改造。其實《說文》篆形到了明代已經有了相當大的訛變,而且其說解也多有羼入、脫漏的現象,不是很可靠。

就「者」字而言,《說文》云「者」从「白」,處女座的明朝人看到楷書中下方作「日」的「者」形感到渾身難受,遂以爲是「隸省俗字」。於是他們便下意識地爲「者」上加了一點[3],造了一个莫須有的正字「者」(帶點「者」),大謬!

這也警示我們一些辭書、文字工作者,要培養整體的大局觀,瞭解漢字形體演進的歷史發展脈絡,而不是靜態片面地用《說文》小篆去規定規笵字形(正字)。最後借用杜忠誥先生的話結束這篇小文:

形體學的研究重點,在於探究每一個文字形體演變的歷史性發展脈絡。字樣學所要進行的重點工作,則是針對某一特定時代的諸多異體字加以整理,並制訂該時代的用字標準——「正字」。兩者所面對的都是文字的形體問題,但側重點有所不同。後者若譬之爲斷代史,前者便是通史。如果缺乏縱貫的通史之全面觀照基礎,專治斷代史而欲其有大成就,必不可得。假令缺乏形體學上宏觀的歷史性探究成果之根據,則字樣學對於「正字」標準之擬訂,便失去憑藉,其說服力必大打折扣。

[1]:類似的還有「香」下部的「甘」隸變作「日」。

[2]:即《說文》古文「自」,見題圖《說文解字詁林》。

[3]:這一點本來要在「日」上而作「白」,可能他們攷慮到美觀程度所以採用了現在的做法。類似的例子可以參攷「監」(《說文》小篆从臥从血)。

————————

往期「《說文》小篆訛形舉隅」專題文章:

《說文》小篆訛形舉隅(楔子)

《說文》小篆訛形舉隅——說「皀」

编辑于 2016-03-29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