胜者不是正义——长谈法律-律师-公检

胜者不是正义——长谈法律-律师-公检

彭宽彭宽

有一部剧很火——《legal high》——《胜者即是正义》。然而我觉得这标题翻译的太强横无理,获胜代表正义?邪恶无法获胜吗?历史中,绝对出现过罪恶之人没得到应有惩罚,【胜者即是正义】,与【好人有好报】、【正义终将获胜】一样,是人们的一厢情愿。

当然在这我并不是只想评一部剧的一个标题,我的意思是——翻译组的一腔情愿,反映了人们对法律的误解,人们认为法庭代表了正义,认为法律代表了正义,认为律师代表了正义,认为公检方(公安部门和检查部门)代表了正义,却本末导致,不知道正义到底是什么。

法律是国家的统治工具,维护统治需要正义,而法律上的正义不过是【让犯罪之人得到应有的惩罚(实体正义)】。然而这么简单的一句,实现它的却是控、辩、审三方在法庭上的拉锯撕扯;英美、大陆、社会主义等各种法律体系;刑、民、行政、诉讼、国际、经济、环境、军事等各类部门法。

远远不如警察,律师,检察官,法官这样一个个活生生的形象要好理解。所以,小学生们在作文中写到,我爸爸是警察,代表了正义。然而,我真的很想很想告诉大家,不是这样的!正义与邪恶不过是一体的两面,如果一方自认为正,那他必视对方为邪,那么若真得分出个正邪,手持天秤的人又是谁呢?


所以我想跟大家谈谈真正的正义。


律师作为争议最多的一个职业,我想和大家谈一下他是什么。

律师不代表正义或邪恶,而是负责使用法律

有一部游戏叫《逆转裁判》,在《逆转》中,你扮演律师找出真相,揭穿谎言,保护委托人,洗刷冤罪,就像正义的化身,情节紧绷,让人落泪!可是,律师不一定需要的,就是真相。真相是什么?真相是嫌犯和被害人这两者才唯一能确定的东西。但不管是嫌犯的勇敢自白,还是被害人的深情控诉,都有可能是假的,是化学的成分。

律师不是测谎仪、不是侦探,没有能力、更没有义务去辨别委托人是否真的是罪犯。他是盾牌,却不必确认他保护的是不是真正的罪人。就像《legal high》第一集的那个罪犯,虽然认罪,因为古美门拿出证据指出犯人很可能是被屈打成招的,犯人免罪了。

可这个犯人是否真是个杀人犯呢?古美门是救了个无辜的人,做了正义的使者,还是拯救了一个罪犯,成为邪恶的帮凶?

我们不如先转到另一个问题:有人问律师,如果有个(你认为的)杀人犯,他告诉你真正的凶器应该是把匕首,他说检方找到的刀是假的,他让你帮助指出这点,认定他无罪。你会帮助这个嫌犯吗?还是不指出刀是假的这一点,让他受到应有的惩罚?

我相信大部分律师都会去指出检方找到的刀是假的这一点,去保护委托人,因为这点是事实,是委托人合理的要求,即使这让嫌犯可能逃脱制裁,但也不能让错误的证据去认定别人是凶手,这是【程序正义】,而古美门做的,正是这点。

回到第一个问题,古美门是正义的使者,还是邪恶的帮凶?都不是,他只是一个盾牌,一个法律的使用者而已,保护一个嫌犯,可以是完全正当的行为,



律师,站在委托人这边

那么,如果律师知道自己的委托人可能是凶手,是否应该费尽心思去找到凶器,指控自己的委托人?这应该以站在一个【利益相关者】的角度来答。

作为律师,如果你和委托人签了【保密协议】,你就有了不泄露委托人资料的【职业道德】委托人的罪,你不应该泄漏。但是,如果你觉得指控你的委托人,是比维护你自身职业道德【更大的正义】,你当然可以选择抛下【职业道德】这身枷锁。虽然这可能会导致你以后再也没有委托,也有可能让整个律师界都不再被委托人信任,这取决于个人的价值判断。

叶公语孔子曰:“吾党有直躬者,其父攘羊而子证之。”孔子曰:“吾党之直者异于是:父为子隐,子为父隐,直在其中矣。”

在这之中,如果支持孔子,重视伦理亲情可以维护人正常的情感诉求,培育健全人格,从而保障国家稳定。虽然国家无法从犯罪嫌疑人亲属那里获得打击犯罪方面的支持,但这个负面代价很小,毕竟还有很多非亲属的人可以依靠。如果强迫犯罪嫌疑人亲属承担告发犯罪的义务,在现实中可能无法很好落实,这种法律成为具文,实质上是为人民设定了一个肯定要跳的陷阱。

司法实践中,因为向犯罪的亲属提供帮助而被追究刑事责任的案例非常多,很多时候其实明知是违法还要去做;另一方面,强制当事人背弃伦理亲情,将会导致人与人之间的不信任、亲情淡化,扭曲人格,从长远来看,不利于社会的稳定。从前东德和苏联鼓励亲属之间告发犯罪,最后人人自危。(此两段引用)

或许正因为如此,才让统治者在1905年废除了能“慎已窥彼,发奸之密,告过者免罪受赏,失奸者必株连刑,如此则奸类发矣,奸不容细,私告任坐使然也。”的连坐制。

目前,很多国家在诉讼中都不要求犯罪嫌疑人近亲属承担提供不利证据的义务,古代中国以及当前的欧美俱是如此。而律师作为委托人的代言人,可以选择保护委托人,不泄露不利证据。一个律师,在明知道委托人是犯人(至少不确定是好人)的情况下,是完全有权用正当手段维护委托人的权利。你可以因为不信任、怀疑委托人等种种理由拒绝委托,但保护一个嫌犯,可以是完全正当的行为,我只想明确指出这一点。

当然你会觉得不爽,既然律师是法律的盾牌,为什么不选择站在正义这边而更应该站在委托人这边呢?

不如举这么个例子:

一个律师被指派为某刑事案件被告人提供辩护,被告人情节恶劣,律师自己内心非常痛恨,况且事实清楚,找辩护理由很辛苦。但职责所在,还得规规矩矩出庭履职。庭审中,被告人觉得律师不给力,发了几句牢骚,律师顿时怒火中烧,当庭痛斥被告人人性泯灭,并从法律角度陈述了其罪无可赦、辩无可辩的几大理由。

旁听者毫无意外地会有一阵热烈的欢呼和掌声,甚至某些媒体会泛起溢美之词——他的行为如何如何“正义”。但且慢,律师和公诉人一起指控被告人,那么谁来维护被告人的合法权益?

每个人都期望成为正义的使者,但法庭上,更重要的是明白自己的职责,公诉人发现律师辩护没力度,律师感觉公诉人指控不深入,但任何一方的越界、抢戏,都会导致自身价值的跑偏。所以,比起公正,更重要的是偏心。律师,是不能提出不利于委托人的证据。为何这样?因为不利的证据,自然会有检方或者对方律师提供;两者的权重,自然会有法官去裁判。在双方的拉锯战中,会去体现法律的公正。别再去指责律师(或检方)的“一叶障目”,“选择性忽略”,事实上,扮演好自己的身份,才是该做的事。



律师,为钱而生?

不止一人这样绝望的表示:“律师是为金钱服务的”,“富人能花钱请最好的律师,使他们免于刑罚”。

原来社会是没有公正的,我想知道如果受害人是律师的亲戚,他还会不会只在当事人那边说话?这叫什么王法。心很痛……(某网友评论)

的确,法律允许了“代理人”这个身份,请一个好律师,等于有了一双犀利的眼,八寸不烂的舌,然而没有钱,就没人帮自己伸张正义。在“辛普森杀妻案”中,辛普森花了近1000万美元,聘请了“梦幻律师队”,包括哈佛法学院的教授、加州大学法学院的院长等,还邀请了全美首席物证鉴定专家华人神探李昌钰(笔者偶像)。在百科词条【辛普森杀妻案】中搜索【律师】就能看到,律师们把法庭变成自己的主场,他们抓住蛛丝马迹,用各种“手段”将所有证据一一推翻,甚至将提供证据的警官福尔曼送进监狱!

如此可怕的律师,让世人能见证到他们能“将黑的说成白的”的可怕形象。如果没钱只能请个无能的律师呢?如果找不到能看出证据问题的人来呢?面对可疑的证据,如果发不出可靠的质疑,谁还能将一切推倒重来?

其实不能怪律师,因为律师们做的事是正当的,不能因为有人因为伪劣的证据受到冤罪,就不允许有人请高明的律师为他辩驳。虽然,追求正义的代价是巨大的,辛普森花了上千万找律师去推倒证据,但检方为了与这些高手过招,也至少花了纳税人八百多万美元。双方都使出全力将裁判拉锯,真相才能一步一步的靠近与浮出水面。所以,实际上,每个嫌犯都需要最能言善辩的律师,“为自己的罪行开脱”,同理,每个嫌犯都需要最严苛的检察官,用最牢靠的证据将事实定夺。

但定罪是政府的公诉,辩驳却是你个人的行为,你必须自费请律师,这是多么的矛盾!在理想中,公诉人为了正义想将嫌犯制裁定罪,律师也应该为了正义为嫌犯洗白开脱,两者都是实现正义的必须!可政府不可能同时承担两件事, 因为世界不够理想,所以有些案因为办案力度不够未能将嫌犯定罪(例如很多小盗窃案因为不会用到DNA,指纹等技术查找证据,证据不足而放走),有些案因为辩驳力度不够或较黑暗的原因成为冤案(例如频频爆出的陈年冤案),追求真相与正义的路上,何其坎坷!

所以,我们有了法律援助,法律援助不是律师免费给穷人辩护,而是向政府申请拨款(较少)给律师让他为委托人提供援助。虽然还会有很多瑕疵,虽然实际上犯人都需要更大帮助,可现实能做到就这么多了。


胜者,或许是罪犯

法律是不是要维护正义?是,但如果有个人非常可能是嫌犯,却证据不足,是否应该惩罚他呢?很抱歉,疑罪从无。

2013年,随着复旦投毒案的告破,94年的一起“清华投毒案”——“朱令案”也重新受到关注,而官方唯一认定的犯罪嫌疑人孙维,因为官三代的背景倍受关注,她最终因为证据不足而释放,移居美国。网友义愤填膺,从孙维为自己辩驳的帖子中寻找“措辞”和“打字是半角全角”之类的“证据”,发起“向白宫请愿调查并遣返孙维”的活动。

在事情陷入僵局的时候,一个“政治正确”的声音坚定地站了出来:请重启朱令案!

这是多么的合理,把凶手捉拿归案,或还孙维一个清白。可现实是,朱令案除了铊中毒外几无证据。即便是铊中毒这一点,也还有很多细节没有搞清楚,朱令具体的中毒时间和中毒方式都是未知的。重启?呵呵,妄谈空中楼阁!

在李昌钰博士看来,一旦案件转为“冷案”,届时负责主管就必须重新评估破案的机率、考虑为之所投入警力的大小,以及是否把主要的精力和资源投入到新发案件等问题了——还值得重启吗?

从眼球角度说,朱令案由于“清华才女”等要素引起人们极大的关注;可从性质上来说,民间的“朱令案”又岂止千千万万?据说,中国每年失踪人口八百万(无资料,但每年几十万应该有的),其中何止有万分之一的人是被谋杀?它们可归为【完美犯罪】,若每个案件都要如此重视,就像责骂一个老师:你要注重拔尖,培养中等,帮助后进。多么一句正确的废话!哪有那么多精力财力啊!

于是,有些案件不了了之,胜者,其实是罪犯!天网恢恢,确实有漏的,但我们仍追求着正义。或许【实体正义】可求而不可得,但我们依旧在追求着捍卫着【程序正义】,因为没有神,我们只能用【程序正义】这种方式无尽的去贴近它。即使,现代的法律并不完美,会出现伪造证据,钻法律漏洞,出现量刑过重过轻等等问题,但它已经经过了无数考验,我们依然要维护它,用控、辩、审三方组成的天平小心翼翼的称量每一个证据,去实现我们所追求的正义!

真实的正义,不是律师像侦探一样发掘出真相,而是十二怒汉们不受舆论与主管的控制, 对于证据的坚持,对法律的维护!


断断续续的写了几天,作为一个非法学的法律爱好者,所撰定义皆超出了自己所能,必有疏漏,希望抛砖引玉,希望大家能更加明白法律,明白正义。


————

有些人还是不理解为什么我指出“胜者即是正义”这句话是“错”的,我再解释一遍吧。


古美研所说的,“胜者即是正义”,意思是【裁判中的获胜者即是“程序正义”中的“正义者”】

所以“胜者即是正义”只能在【程序正义】范围内适用,而在【实体正义】上是完完全全错误的说法!

否则完美犯罪者都应该被称为【正义】了,这是在人理上说不过去的东西!


绝大多数人对正义的了解肤浅,

并不了解【程序正义】和【实体正义】两者间的区别,会搞混。

所以我并不希望扩散“胜者即是正义”这种说法!


【程序正义】是为了贴近【实体正义】而存在的。

【程序正义】很重要,但它不是完美的,有可能不是真正的正义,胜者可能是罪犯!

【实体正义】才是最重要的,无可辩驳!

因为要贴近【实体正义】,才会有【程序正义】这项工具!应该分清主次!


还有人认为【实体正义】就是【结果正义】,

像下面评论区阿乙说的,提出“想要捍卫自己认为的正义,那就必须要获胜。”

这种【自己认为的正义】,“心中的正义”,就是肤浅的正义。


例如强奸罪,如果没有加重情节,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但对于一个父亲来说,可能杀了强奸犯才是【结果正义】,

而对于那个强奸犯来说,可能“她花了我的钱,跟我出来旅游,还不跟我艹?”

他认为他无罪才是【结果正义】,

【结果正义】是摇摆不定的,每个人都可以有自己的看法。

无数【结果正义】结合起来,才能更贴近【实体正义】,这就是陪审团制度。


律师庭上痛斥委托人系角色错位

法庭战争:辛普森为何被判无罪?

从辛普森案件来看美国陪审制度

重新看了辛普森案件,理性分析,确实不是他干的?李昌钰是对的?!

看后终于了解当年的辛普森杀妻案为什么被称作“世纪大审判”了

现今中国律师收入如何? - 法律

职人介绍所第3期:律师为赢官司不择手段?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
46 条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