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壁日记
首发于冰壁日记
理论书写。一份新年的展望。

理论书写。一份新年的展望。

刚刚过去的一年多,读了很多理论,接触到了那些“什么嘛,根本说的不是人话”的big names:德勒兹,德里达,福柯,阿甘本,巴迪乌……还有当代一些最前沿的理论。

我所在的外文系,是个重视理论更甚于文学本身的为学之处。当然也有传统的研究中世纪、维多利亚时期等等断代史文学的研究生,但包括我在内的大部分学生渐渐走上了理论路线,恐怕更贴近内地院校的“文艺学”或“文艺哲学”专业。

起初,带着“为了文学”四个字来到这里的我,很不能理解,在学业的难度上也受到了很大的打击。转折点是因为遇到了三位恩师,一位为我打开了政治哲学的大门,一位让我了解新物质主义,还有一位教给我什么是后人类、什么是大理论。也是他们让我明白,理论书写是一门艺术,以及理论本身的潜能与自我进化的空间。

从“为了文学”到“为了理论”的转变,促使我想写一系列小文总结理论学习的收获,大体是干货,顺便夹带一些具体文化范例、台湾的在地内容和一小部分私货。我相信理论并非只属于学术,它可以和文学、电影、艺术一样,既属于学术,也可以成为大众的爱好。只不过因为理论大多晦涩难懂,渐渐与大众隔离了。这个系列由我这个学术小白来写,是因为想用一种中学时用简单的语言讲解一道复杂的数学题的方式,用没接触过理论的人能够理解的语言来阐释理论。但也因为这个原因,我诚惶诚恐,也希望收到各位大牛的指正。

我很羡慕也很欣赏生产出好内容的人。生产,是相对于消耗。生产出好内容,一则要看生产者的知识与眼界,二则在于deliver,或者说传播的方式。我的日常生活中能接触到的内容生产,就有教书、写论文、写文章、画画,(以及作为一个游戏宅)游戏设计和游戏直播。在我看来它们deliver的方式都是共通的——是在于点点滴滴,不跳跃、完整的walk through,势必要花费比想出内容本身更多的时间与精力。

接下来,会先写一篇文章谈谈什么是大理论/后理论,为什么理论本身有能量。然后会分专题进入不同的理论流派和理论家,比如新物质的flat ontology、人类学的non-place、《机械姬》的后人类世界、语言的暧昧歧义、生命政治与homo sacer、科技与媒介、舞蹈与体触、纪录片理论和德勒兹论电影、西方文论与佛和禅、电玩的叙事……

已经消耗了很多好内容,也觉得很受益,于是想把一些只有我才能创造出来的、我觉得有意思的内容带给别人。Bit by bit, a complete walk through。这就是新年最想做的一件事。

当然,把毕业论文写完,是另一件最想做的事。

新年快乐。

编辑于 2016-05-25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

    每一次相遇,如同面对冰壁,要做出理性与情感的抉择。小说、文学理论、人类学、音乐、电影、科技与文化笔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