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经科学
首发于神经科学
大脑有「道德」中心吗?

大脑有「道德」中心吗?

本文主体部分编译自Pascal Molenberghs 博士发表于 The Conversation 网站上的文章 Is there a moral centre in our brain?

这篇是由来自浙江工业大学计算机科学本科大四学生陈明明初期翻译,后由赵思家编辑而成。如果你也手痒想原创写一写、或翻译和神经科学相关的文章,想发在这个专栏,莫要害羞,速速和我联系吧~~

这篇实际上早在11月就写好了,结果被我遗忘在草稿箱长达3个月。在除夕这天发这么一篇也是挺奇怪的。:P但是再不发,我肯定会忘干净。 在此给大家拜年了。祝大家新春快乐,万事如意~

-------

道生之,德畜之,物形之,势成之。

—— 老子《道德经》

虽然「道」「德」两字最早是在老子的《道德经》里提到的,但和今天我们说到的社会道德概念并不相同。道德是什么,现在给的定义是,衡量行为是否正确的观念标准。这实在是太模糊了。

科学里的真理,社会中的道德。我一直认为,这是两个概念和人类存亡相关终极问题。 这两个问题有没有答案?为了寻找可能存在、也可能不存在的答案,我们愿意付出怎样的代价?人类又如何在两者之间取得平衡?一旦天平倾斜,会有怎样的后果?

追逐科学的真理可能真的仅与一小撮人有关,而决定整个社会状态的道德却实实在在地存在在每个人的大脑中。

每一个与道德相关的抉择都是个复杂的认知过程。

我们左右掂量自己的决定所带来的后果:自己会不会因此吃官司,会不会殃及他人,往大处看,又会不会给社会带来任何影响。

在不同的情况下,这个过程又会与不同的大脑区域有关,包括决策(decision making)、同理心(empathy)、情感、换位思考的能力、记忆等等等等。这就让神经科学家一直认为,不会有一个单独的大脑区域专门负责道德抉择。

但最近,脑成像实验发现,当我们遇到一个道德难题时,有几个特定的脑区域经常参与决策活动。

道德抉典案例:电车难题

图:电车难题。来自科普网站 The Conversation。

一条电车轨道上有五个人。此刻,一辆失控的电车正在朝他们驶来,并且片刻就要碾压到他们。幸运的是,你可以拉一个拉杆,让电车开到另一条轨道上。然而,问题在于,另一条电车轨道上也有一个人。你会怎样选择呢?拉动拉杆,救五个人,却害死另一边一个无辜的人?还是不作为?通常情况下,人们会选择拉动拉杆,以一个人的生命去换取五个人的生命,因为从数量上来看,这是最理智的选择。

但是,有时候情感会在道德决策中占据一个很重要的地位。电车难题的升级版——『天桥难题』展示了情感对于道德决定的影响。为了阻止电车前行,你必须要讲桥上这个陌生人推下桥去,才能保护电车轨道上的五个人。


图:天桥难题。来自科普网站 The Conversation。

在这两个情境中,结果都是一样的,都是以一个人的牺牲来挽救五个人的生命。但,通常在后一种情况下,人们很少愿意亲手去推那个陌生人。因为亲手杀死一个人给人的冲击更大。

特别是,如果那个桥上的人是你最爱的人。那么在这种情况下,我相信,应该没有一个人会真的愿意亲手杀死你所爱的人,而去救五个素不相识的陌生人。

这个结果也表明了情感,距离或者别的因素都是道德决策所需要考虑的部分。或者说,你思考这样一个问题:你用抢从一个很远的地方去击杀一个你所憎恨的人和近距离去空手杀害一个你所爱的人,哪一个更容易?

从神科学角度来研究「道德」

早在2001年,《科学》发布了一项最早的与道德相关的核磁共振成像研究(Greene et al. 2001),就是用了上面讲的这两种道德难题。在这两种不同的情境下,道德决策是由不同的大脑区域所控制的。

在更理性、更客观的情境下,(如普通版的电车难题),参与抽象推理的大脑区域(如,背外侧前额叶皮层)变得更加活跃。

然而,当面临一些更偏向于情感决策时,比如天桥难题,那么参与情感加工的大脑区域(如,腹内侧前额叶皮层)将变得更活跃。

然而,这些电车难题和天桥难题都是我们假设的、不常见的、也不会有真实的后果。在现实生活中,道德决策需要我们迅速下决定,并亲手实施。

在2014年的一个核磁共振试验 (Molenberghs et al. 2014) 中,被试者需要用电击去刺激别人。结果显示,当参与者去伤害别人时,左右两侧的眶额皮层都会被激活。眶额皮层位于眼眶之上,这个大脑区域会参与在与悲伤相关的情绪认知之中。

这个研究团队接下来做了一个更有趣的实验:看人在杀人的时候,大脑在做什么 (Molenberghs et al. 2015) (温馨提示,不是指直接杀人...而是 用第一视角看杀人影片, 谢 评论区@小擦 提醒...)。核磁共振成像结果显示,当被试者杀害一个无辜的人时,之前提到的负责悲伤情绪的眶额皮层也被激活了。但,当被试者杀了一个袭击了他的士兵的时候,这个大脑区域却并不活跃。

这些结果显示,我们会在不同的情况下做出不同的反应。当我们认为当下情况中使用暴力合理时,平时抑制我们伤害别人的大脑区域就会被「关闭」。让我们不会因平时道德的束缚,而被在伤害。

咳咳,这让我联想起了 SM… 那也就是说,在沉迷于 SM 的小伙伴的大脑里,可能眶额皮层和奖励系统之间有一些不寻常的变化?咳咳咳,我也只是一说。

第三方做道德决策的我

在现实生活中,除非你苦大仇深,又不幸成了韩剧的男女猪脚,做重大的道德决定实际上也不会那么多。

剪头次数最多的是理发师,那做道德决策最多的肯定就是法官了。

当在做有关他人的道德决策时,或者惩罚他人时,那么这种相关决策将涉及到法律,譬如:如何定义伤害的程度?动机又如何,是否是故意为之还是意外?

2008年《Neuron》(Buckholtz et al. 2008)的一个核磁共振成像研究表明,当我们作为第三方,决定如何惩罚别人时,背外侧前额叶皮层 (见下图)参与这样的决策过程。


图:背外侧前额叶皮层。图片来源于Pascal Molenberghs 博士。

同一个研究团队,在去年10月又在《Neuron》发表了新的发现:当使用一种经颅磁刺激(TMS)的脑刺激技术去干扰这一脑区域时,相比之下,被试者只会给别人较轻的处罚。换句话说,人在惩罚他人时,变温柔了。

进一步的分析显示,干扰背外侧前额叶皮层,会让人们在决定处罚时,更在意犯罪的结果而非犯罪动机。也就是说,这个大脑区域在平衡犯罪动机和犯罪结果之间起着重要作用,对于法官,它会决定你做出怎样的处罚决定。


图:通过TMS抑制头颅的左右两侧(背外侧前额叶皮层)会让我们给别人的惩罚更轻。图片来源于Pascal Molenberghs 博士。

相对于其他类人猿,这个大脑区域在人脑中已经发生了显著的扩张。论文的作者认为,这是为什么人类社会已逐渐演变成一个如此复杂的系统的原因之一。

这些新研究结果给我们带来了一些新的启示,我们大脑某些区域,在决定别人的命运中,起着我们自己还没有意识到的关键作用。

这让我突然文绉绉地想起《道德经》的第一句话:「道可道,非常道。」这句话有各种解释,我的理解是,「可道之道,非永恒之道。」

摸着头颅两侧,我突然觉得思极则恐。

References:

Buckholtz, J.W., Asplund, C.L., Dux, P.E., Zald, D.H., Gore, J.C., Jones, O.D., Marois, R., 2008. The Neural Correlates of Third-Party Punishment. Neuron 60, 930–940. doi:10.1016/j.neuron.2008.10.016

Buckholtz, J.W., Martin, J.W., Treadway, M.T., Jan, K., Zald, D.H., Jones, O., Marois, R., 2015. From Blame to Punishment: Disrupting Prefrontal Cortex Activity Reveals Norm Enforcement Mechanisms. Neuron 87, 1369–1380. doi:10.1016/j.neuron.2015.08.023

Greene, J.D., Sommerville, R.B., Nystrom, L.E., Darley, J.M., Cohen, J.D., 2001. An fMRI Investigation of Emotional Engagement in Moral Judgment. Science 293, 2105–2108. doi:10.1126/science.1062872

Molenberghs, P., Bosworth, R., Nott, Z., Louis, W.R., Smith, J.R., Amiot, C.E., Vohs, K.D., Decety, J., 2014. The influence of group membership and individual differences in psychopathy and perspective taking on neural responses when punishing and rewarding others. Hum. Brain Mapp. 35, 4989–4999. doi:10.1002/hbm.22527

Molenberghs, P., Ogilvie, C., Louis, W.R., Decety, J., Bagnall, J., Bain, P.G., 2015. The neural correlates of justified and unjustified killing: an fMRI study. Soc Cogn Affect Neurosci nsv027. doi:10.1093/scan/nsv027

Neuroscience, P.M.S.L. in S., University, M., n.d. Is there a moral centre in our brain? [WWW Document]. The Conversation. URL Is there a moral centre in our brain? (accessed 11.6.15).

Verplaetse, J., 2009. Localizing the Moral Sense: Neuroscience and the Search for the Cerebral Seat of Morality, 1800-1930. Springer Science & Business Media.

编辑于 2016-02-07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