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创业
首发于醉创业
Ben Erez:作为初次创业者,我犯的 22 个错误

Ben Erez:作为初次创业者,我犯的 22 个错误

导语:

作为一个有良知的专栏,大年三十(其实是二十九)应该有什么样的内容?

那当然是,年度盘点!大咖贺岁!派送红包!

所以,如果你有上述的这些期待,说明你关注我们的时间还不够长......要不新年多看看「醉创业」吧。以及,原因真的不是太懒没盘点、请不来大咖、和穷。

虽然我知道「刻意反潮流也是一种对潮流的妥协」,但我仍然觉得,比起讨好「粉丝」(我从来不喜欢这个称谓),表达自己认为值得表达的东西更重要——当然话虽然好听,知行合一却往往很难。所以在这个普天同庆的日子里,我们找来一个名不经传的创业者来讲述一下他在第一次创业中犯的 22 个错误,以提醒自己,其实每一天都不过是平常的一天而已。别说,一半以上的错误我也犯过......

还是要祝大家过年好。新的一年,多陪陪自己爱的人吧。


22 Mistakes I Made As A First Time Founder

作者:Ben Erez

翻译:代翠、朱田霖

原文链接:22 Mistakes I Made as a First Time Founder — Viabilify

我面前的满满一大份配着鳄梨酱、芝士和豆子的墨西哥碳烤辣椒鸡肉饭已经被我一扫而光,现在只剩一个空荡荡的餐盒。我正准备去参加一年一度的 Yom Kippur 斋戒活动(超过24小时不吃不喝),不知为何想起了 Paul Graham 在 Y Combinator 的「How To Start A Startup」课堂上讲的话。


具体点儿说,是他讲的,关于成功创业的很多道理对于创业者来说往往是与直觉相反的,但对他来讲却是再熟悉不过:


「创业是件很奇怪的事,因为如果你相信直觉,那你一定会犯不少错。 如果你一无所知,那在犯错误之前,你最好停下来想一想。」


这番话让我想起了我第一次,也是迄今为止唯一一次创业中,犯下的那些错误。当时我还很难理解它们。在斋戒中把这些错误写下来,认真思考过去的一年,也许是一场不错的精神之旅,也能让斋戒过得快一些。


事后回想,我犯过的大多数错误都尴尬、可笑又意味深长。犯错绝不是一件有趣的事,但好在我从没有再犯过同样的错误,所以我觉得犯错也是一件让我进步的好事。


太阳正在落山,那我就开始吧——下面是我作为初次创业者所犯的 22 个错误。


(译者注:Ben Erez 的产品是服务于零售商店的客户管理工具)


1)把用户说的「如果你们的东西能提高我们的效率的话,我们愿意花 xx 钱买。」当真。其实只要问对了问题,任何人都会找到所谓的潜在顾客,声称对我们的产品感兴趣。最后我们发现,只有一种「感兴趣」,那就是把自己的移动端展示、商品目录和客户关系都迁移到我们的软件中来。否则的话,就好像是班里的女生和你说个 hi,你就认为人家要约你出去一样。别总想当然。


2)认为和朋友一起创业很重要。开始的几个月,和你的朋友一起创业确实很赞, 谁不想每天都和自己最好的朋友们一起共事呢?事实证明,如果几个月过后,当你们没有取得什么显著的成就,你就要重新审视「与朋友共事」这件事了。你要开始考虑企业的生存问题,而你做一些艰难的决策的能力——这些决策是不得不做的——开始受到了你和朋友之前友谊的束缚,你希望与你的朋友愉快相处,不想让他们失望。我创立公司时最难的事就是在整个过程中都尽力和我的合伙人保持朋友关系。


3)认为从 FFF(英文单词「朋友,家人,傻瓜」的首字母)中获得第二次融资会像第一次一样容易。在决定创业之后,我们很快获得了第一笔投资,我们认为一旦我们建立了雏形,有了商业计划,更好地了解情况,我们可以从关系密切的人们中获得更多的款项,他们一定认为我们所取得的进步非常了不起。结果,我们完全低估了筹集25万美金对于一个科技创业者的难度。在佛罗里达,有钱人了解房地产,法律,金融,医疗和餐饮业。然而,我们见过的高净值人群都有一个共同点:他们对科技创业一无所知。我总是在不停地解释我们在做的是什么东西,但是这些概念对他们来说太陌生了,因此没人愿意在如此陌生的领域投资。你也可以将这一条错误理解成:「认为所有的有钱人都是潜在的投资人」。


4)盲目地受到积极反馈的鼓励。当你开始创立公司时,任何看起来积极的反馈都像是美味的牛排一样。刚开始创办公司时我特别喜欢听别人的赞赏,那是之前从未有过的。我没有过孩子,但是对我而言创业就像是向别人展示我的小宝贝一样自豪。你像一个兴奋的父母一样,跟所有人宣布你的创业项目,人人都祝贺你,说你的孩子简直完美无瑕。现在你有了可以与人诉说的资本了,那种「好事人人皆知」的感觉棒极了。然而回想起来,到处寻求好的反馈是有害的,因为这给了我们一种「我们走对路了」的错觉。我们确实走在正确的路上,但是我们其实是以每小时1米的速度走在高速铁路上——我们走得太慢了!现在,我知道运输产品、获得订单、保证资金不流空才是对一个 B2B 创业公司来说最重要的事情。


5)低估失败的价值。创业失败很像在做抵押,那是你短期内能经历的最糟糕的事情,但是失败为你带来的痛苦会让你更能接受困难。我曾经事业上的失败现在看来都像荣誉勋章而非屈辱的标志。从失败中向前看,我可以用冷静的头脑辨识失败的风险。


6)不跟着自己的直觉走。在成立公司的几周后,强烈的直觉告诉我应该改变我们解决问题的方式(科技圈黑话叫:pivot /转型)。但是我们三个联合创始人没有达成共识,争论了几个小时后,我们统一了意见——不按照我的想法来。现在我后悔当初没有更坚定、更好地与他们理论。结果最后我们在经历了长达四个月的、极其痛苦的市场调研之后,才开始了转型。


7)以为公司起步后,我就可以平衡我的工作和生活了。我认识的那些有伴侣的成功企业家们,要么是在开始创业前就有了,要么是公司开始步入正轨后才有的。我之前认为我的工作和个人生活是分开的,但对于创业者来说完全不是。当你创立公司时,你生活的方方面面都融合在一起,它们之间只有很浅的界限,让你没法将各部分划清。我之前也知道创业是耗心耗力的事,但是工作与生活的大量重叠却是让我始料未及的。


8)当别人不懂我为什么要创业/我在做什么时,我感到很沮丧。当我踏上创业之旅时,我觉得如果我想要做什么,所有人都会支持我。我向所有人推销我的想法,从酒吧的服务生到高中的化学老师。我在所有不合适的地方寻求支持,最后我好像把自己困在密室中一样,所有不理解我的人都被我疏远了。现在想来,那些对我的想法不屑的人,我其实不必去理会。做出点事情来是证明你没疯的唯一途径。推销好自己需要很多精力,这些精力是你宝贵的资源,你必须谨慎地将其用在精挑细选出的人身上。


9)将自己置于一个需要资金支持的境地。我辞掉了一个年薪超过 10 万美元的工作开始创业。我以为自己有足够的资源,但是创业近1年时,我发现自己没钱了,于是我陷入了一个不得不去寻求帮助的尴尬境地。我很讨厌那种感觉。不过当我听说当 Elon Musk 将他的全部资产投入到创立 SpaceX, Tesla 和 SolarCity 之后也没钱花了的时候,我还是获得了点儿安慰。


10)有投资人约酒/约饭时感到兴奋。这和第一个错误有点像,不同的是客户买的是你的产品,而投资人买的是你的股份。只有一份摆在桌上的 term sheet 才能表明他们是认真的,而约你喝酒吃饭都不算。


11)认为成功人士可以提供好的建议。这可能是我学到的最违反直觉的一件事了。以前我总以为如果一个人特别成功的话(通常成功是通过银行存款来定义的),他一定能给我一些好建议。我会和那些在自己的领域特别出色的人一起喝咖啡或共进午餐,并请他们给我些建议。我得到的建议很多都互相矛盾,结果自然对我有弊无益。现在想来,造成这种弊端的原因是我见过的那些成功人士大部分都不是创业圈的——他们是在全然不同的领域取得成功。这就像一个 NBA 菜鸟向 Tiger Woods 请教如何成为一名一流的篮球运动员一样,还不如去问 LeBron 呢。(话说回来,我从那些创过业但没能「成功」的人那儿倒是得到了不少好建议)。

12)相信长距离的合伙关系没问题。我们的公司成立于迈阿密,但当意识到我们应该靠近廉价技术人才后,我将公司搬到了盖恩斯维尔,招聘了两个程序员,然后我们就在一个孵化器开工了。我的联合创始人们都待在南佛罗里达,几个月后,团队就缺了一名联合创始人,又过了几个月,另一名也没了。当你努力想让一个初创企业顺利起步的时候,产品和设计是所有事情的核心,在整个开发过程中团队保持同步很重要。你应该能随时将团队中的任意一员拉到一旁问问「为什么你要加入这个功能,它是否符合我们的长远计划?」,而他也应该能够及时反馈。当你的联合创始人们远离产品团队,不能参与每天的互动并渐渐与项目进展脱节,这无意中会导致他们与核心团队的疏远(我最不想做的就是疏远我的联合创始人/朋友——以后再也不会犯这种错误了,并且绝不同意在创意雏形阶段远程办公)。

13)以为别人会像我一样在乎我的公司。当你创立了一家公司后,难免会期望,如果你努力证明自己和说服别人,他们就会立刻和你一样对公司充满激情。结果我发现,无论谁都做不到这一点。在创立公司的整个过程中,我从来没有找到一个和我一样在乎自己公司的人。他们也在乎,只不过不像我这么狂热罢了。现在看来这真是再正常不过了,我是说——他们为什么要那么在乎呢?相比于其他人,一个公司对于创始人而言总是会有更加特殊的意义,这完全 OK。关键是,要让人们足够感兴趣而愿意加入你,但如果他们不如你一样投入也不用太失落。我创业的时候从来没有感激过人们投入自己的时间和金钱帮助我创造一些东西是多么了不起的一种行为。创始人们,时不时停下来看看自己是多么幸运吧,有那么多优秀的人愿意将自己最宝贵的资源——时间——用于帮助你实现你的愿景。

14)不重视专业领域知识。Paul Graham 的课程中另一件我深有同感的事情是,他断言做一家创业公司本身的经验是微不足道的,但是相关领域的专业知识非常关键。[1] 这一点对我们而言简直是再正确不过了。我们的创业公司在时尚、零售和软件的交叉点上,而我们在其中任何一个领域都不专业,但我们觉得这总可以通过市场调研来学习到。四个月后,我们决定专注于软件方面,因为它可以应用到时尚零售行业。如果我们已经有时尚/零售方面的经验,我们可以节省不少宝贵的时间,并从一开始就能在市场的测定方面做出保守的假设。以后再创业的话,我不会再选择一个我不真正了解的市场。在具体行业成为一名专家是一个有竞争力的巨大优势——这一经验教训可能是我事业上目前为止最宝贵的一课,对针对普通消费者的初创企业而言,这至少意味着你做的东西自己会爱用。

15)以为我会因为某个行业的市场很大就爱上那个行业。这一点和上面有点重复,但又不太一样。因为这不是要你欣赏一个领域,而是要了解自己。因为有机会做一些创新并有可能改变游戏规则的事情,我才成立了我的第一家初创公司,并以为自己会慢慢喜欢上这个行业。但我们从来没有喜欢过时尚或者零售,成立四个月后创始人们推心置腹地谈了一次,确认了我们真的不怎么喜欢时尚和零售行业,技术才是我们感兴趣的事情,所以我们决定专注做技术。我希望我永远不必在一个无聊的领域做什么事,这有点像「出卖自己的灵魂」。这种事往往令人伤感,音乐和电影如此,做生意也是如此。

16)忽视在技术中心建立初创企业的重要性。湾区是跟初创企业相关的地方中的佼佼者。在 Boston, Austin, Boulder, New York 和 Chicago 都有不错的创业氛围;然而,在硅谷以外的地方创立企业和在像迈阿密这种地方创立企业还是有区别的。当然你不必非得在硅谷才能创业,但是选择一个能理解创业风险的地区还是非常重要的。投资人、人才和潜在客户都会被这种区域文化影响。如果是在技术中心而不是 Florida 这种地方,你能更容易地招到自己要的人。以后,我绝对只在欣赏创业行为并且拥有足够维系早期初创公司的风险承受能力的地区成立公司。

17)没有向人们坦言我的忧郁。创业是我做过的最孤独的事情,风险投资人 Brad Feld 最近在博客上发布了一篇颇为震撼的关于创始人自杀的文章。[2] 刚创立公司那会儿,合伙人之间的的兄弟情谊和对自己工作的掌控感激励着我,我每天醒来时都充满了目的性,知道自己将要怎样度过这一天,这种感觉真的很棒。但随着时间流逝,你开始痛恨这个过程,因为没有事,真的是没有任何一件事是容易做到的。每一件小事都需要付出大量不间断的工作(看第22点)而这些工作大部分得由你来承担。一段时间后,你感到孤独,即使你知道人们都很喜欢你却也十分清楚他们帮不上什么忙。他们非常渴望帮助你,但却帮不上。这是我经历过的最孤独的感觉,我真希望我能回到那个时候,向我最爱的人倾诉那种感觉,而不是默默忍受。每当我和我的创业的朋友们聚会的时候我总是尽力倾听,好事发生时人人都知道,但事情不那么顺利时却很少有人过问。如果你正在和一个创业者交往,相信我——给他们一个倾诉的机会,结果绝对会让你大吃一惊(同样让你震惊的还有通过这件事你们会变得多亲密)。跑题一句,对于和投资银行家恋爱的人们我也会给出同样的建议,我在那个领域也遭遇过低谷,那滋味绝对不好受。

18)用公司的成功与否定义自己。当我和别人一起吃午饭或喝咖啡时,最后一定会花大把时间谈论公司以及我们面对的挑战,没过多久,当人们问我「最近怎么样?」时,我会回答公司的近况,这造成了我作为生活中的 Ben 和企业家 Ben 两种身份的界限模糊。我在公司倒闭后所做的一次演讲中描述了我意识到将公司当做「自己」和将公司看做「自己在做的事情」是不同的。可惜我直到公司关门后才意识到这一点。但从那之后我一直信奉着这种观点,这给我对工作的看法带来了很多好处,我更加的注重当下,也有信心去做伟大的工作而不用去担心自己在项目上的失败是不是等于做人的失败。

19)认为花时间/金钱参加 Florida 编程马拉松是明智的。这条和第 16 点相关——我们非常乐天参加了 Florida 的几场编程马拉松/竞赛,试图发掘人才,保持劲头。我们认为参加这些活动非常必要,因为其实我们挺渴望成就点什么的。我们遇到的问题之一就是很难找到硅谷称作「超级明星」的人。现在看来,这些编程马拉松只能看作是锦上添花而不是必需品。以后,我不会再靠编程马拉松作为人才库了,不过有必要一提的是这类编程马拉松在配对创始人方面有时倒是效果不错。

20)认为「你知道什么不重要,你认识什么人才重要」也适用于初创企业。你得有人脉才能成功的说法在创业圈也是真实写照,但远没有在其他领域那么重要。创业,你得对某一领域了如指掌,只有当你对一个行业知道的「足够多」时,你才能够和那些你需要知道的人进行睿智的交流,换句话说,认识 Fred Wilson 是一码事,但是认识 Fred Wilson 并且能够在他感兴趣的一个领域展现出令他印象深刻的知识,这对你而言可是能导致两种截然不同的结果。作为一名创始人,你绝对要搞清你的那一摊事儿,没有捷径。只有当你搞清楚了自己那一摊事儿,你才能利用自己的人脉向人们展示你在这事儿上有多牛并说服他们关心这事儿。我非常善于向自己证明自己有多牛然后跟我遇见的人证明我有多牛。说实在的,当我嘴里说出来的话像滔滔江水一样并且听起来还挺有道理的时候,我脑子里已经飘过一万个为什么了。

21)思考一年以上的发展战略。在创业的过程中,我发现我有时候会思考长期的发展愿景以及我在某天所做的如何能和 1 年、3 年以及 5 年目标联系起来,听多了人们花好几年设计一件事然后才开始动手「完成」的故事就不可避免地会变成这样。问题是,这种长期发展思考会让你脱离当下,结果呢?什么事都得放到当下去完成。我特别喜欢 ESPN 的记者在每场比赛结束时问教练他们最关注什么,而每次的答案几乎都是既深刻又简单的——「我们关注下场比赛」。球队和创业在很多方面都很类似,你需要一个能碰撞出火花的阵容、天赋极高的运动员、一名能引导团队向正确目标发力的魅力队长。最需要记住的颠覆性事情之一是像 Michael Jordan 这样的传奇运动员对待每一次竞比赛是多么的认真和投入。我肯定他也会花时间思考他的长期规划,但我想这种事很可能不会占据他 5% 以上的思考时间。超级明星们考虑眼下,他们活在当下,并且不允许自己沉溺于过去或未来,他们赢在当下——就!现!在!

22)以为有些事自然而然就能解决。我发现让事情自然而然解决的想法,在我的个人生活中以及一些不占太多时间的琐碎事情中真的是个非常好的建议。但是,我在创业中使用这条建议的次数太多了点儿。这种建议的症结在于它将控制权交给了命运,但是命运可不会自动创造出一家公司来。命运在用时间治疗伤痛以及在正确的时间帮你做出重大决定上是挺管用的,这种事情通常需要经过时间的沉淀。你只需要安心睡觉,不要在短时间内采取任何决定性的行动,就让它「自然而然地解决」吧。但是创业从来不会自然而然地成功,所有我见过的创业成功都告诉我,创始人需要毫不妥协地使事情发生。最好的例子就是 Steve Jobs 的「现实扭曲力场」,跟他工作过的人都体会过这种现象:当他们认为某事毫无可能时,他却能说服人们相信这件事是可行的。企业家建立公司时一个月内进行的博弈游戏就比大多数人一辈子玩儿过的都多。最终,有更强大意志力的人往往会胜出。

下回我再也不会抱着事情自然而然会解决的想法了,把事情都交给运气去解决实在太蠢了,真正的企业家都是好斗的、奋力进取的,他们知道天上不会掉馅儿饼,这是他们自己的战争,不取得胜利绝不应该退缩。

注:

[1] Lecture 3 - How to Start a Startup

[2] Founder Suicides


题图作者:Emma Lemon

编辑于 2016-02-07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