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面笑匠
首发于冷面笑匠
孟非300万助力自闭症治疗马场主——一场“不调查不澄清”的为虎作伥

孟非300万助力自闭症治疗马场主——一场“不调查不澄清”的为虎作伥

看到孟非这条消息时,我当时就觉得一股寒气顺着小腿往上窜,但我诸事缠身,只能等得到空闲,才能起笔此文。

我知道人生中有很多因为出手不及时而耽误了时机的事情,自闭症的普及工作看来可以算一件了,三周前我采访了一家自闭症儿童康复互联网平台,写了稿子,这些东西发在公开平台上,因此多了很多软文和广告的质疑(放心,不是广告,至少不是收费广告),也因此,我打算等风波过了再作科普,防止产生过多关联。

但我没想到几天时间,影响力大我无数倍的孟非就做出了这样一件事,可看这条新闻:孟非、黄磊怒砸300万资助梦想者 ,新闻里,孟非和其他人现场承诺资助300万,支持一个“马背上治疗自闭症”的公益项目——但实际上,自闭症是不可治愈的。

且不谈这个项目背后的夫妻关系问题,且不谈丈夫因为马场忙碌,不能陪在妻子身边的问题,且不谈孟非对这个丈夫的资金支持是否是对错误价值观的支持,且不谈这个马背上的项目是否靠谱,治愈成果是否是刻意欺诈问题,且不谈孟非是不是和他们商量好,共同导演了一场骗人眼泪的表演的问题。

这件事背后的推手们想过没有,这条新闻会让多少自闭症家庭绝望得失声痛哭?给你们话语权,你们就欺负老实人,踹寡妇门,刨绝户坟,打瞎子、骂哑巴?

每一次自闭症的错误消息都会导致大量的悲剧诞生,因为这个群体不是像正常人家庭一样具备抵抗能力的,这个群体非常脆弱,上世纪80年代,美国一条心理学上的消息,声称儿童自闭症是因为家长和儿童沟通时太严厉,不够温和,就导致了大量的主妇自杀——这条理论甚至今天还有人提。

自闭症的成因目前没有明确的结论,但大体看来有不少基因上的原因,也就是说,自闭症有相当大的可能看来就是一个单纯的概率问题,中这个概率的人没有任何错误,中这个概率的原因就仅仅是——概率这东西就是这么公平,而且自闭症只能干预,不能治疗。

所以把任何自闭症责任往个体上推的行为都是丧心病狂的,同样的,声称自闭症可治疗的人也同样丧心病狂,因为这对那些艰难地维持着痛苦生活的自闭症家庭毫无疑问是一记带血的耳光,你说自闭症可以这么轻易地治好是什么意思,你治好的孩子是孩子,别人的自闭症孩子就活该痛苦生活到老吗?

这件事造成的另一个影响必然是,很多陷入绝望的家庭趋之若鹜地赶往那个马场,然后因为自闭症无法治疗陷入了更深层的绝望,还把原先就很差的经济基础毁于一旦——这个马场赚的就是这种钱,现在还拿到了孟非的投资和宣传——如果我们默认孟非因为在场上来不及做深度思考而作出这样的决策,那么节目组和推手以此作噱头是何居心?而且为何到现在都没有看到任何澄清?

我想普通人面对“自闭症”这件事多少有些实际上的幸灾乐祸,但实际上,美国最近的调查结果显示,在接受调查的13000个家庭中,自闭症的比例已经高达1:45,因此实际上我们没有资格对这个群体视而不见。

这实际上是一个群体性的灾难事件,自闭症终生无法治愈,只能有所康复,能获得生活能力的孩子是极少数,大部分孩子终生都无法自己生活,而我们普通人,距离这样的事实其实只有很短的距离。

我们过去的真实发生的现状是,自闭症的家庭往往隐藏着自己的孩子,不让他们和社会接触,而学校也拒绝这样的孩子入学,所以我们才无法察觉到这个群体的存在,但这个群体是切实存在的,而且这个群体将会发出越来越多的声音——因为一切信息都在告诉他们,他们是没有错的,是不需要隐藏自己的,是可以堂堂正正生活的,是可以像正常人一样,感受到生活的希望,并且接受到别人的善意的。

而这个群体现在最冤屈的遭遇其实正是,所有对他们情况的错误宣传,导致了社会对他们的美化——各位想像一下这种情况,当你受伤时,别人说受伤是很舒服的,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

自闭症群体现在面临的就是这种现状,这个群体遭受的无边黑暗,正被美化成各种传说,以前的有亚斯伯格综合症,也就是“雨人”,但“雨人”的群体大概只占自闭症群体的1%,而大部分“雨人”也是无法正常生活的,但“雨人”的存在让一些人产生了“自闭症”患者都是“雨人”的幻觉,除此之外还有一些名人引导的画画之类的活动,其实除了给这些名人引导名声之外毫无意义,除此之外还有海豚治疗,现在还有马背治疗。

因为有“雨人”,“自闭症”就变成令人羡慕的;因为“有天赋”,自闭症就变成没那么严重的;因为“可治愈”,“自闭症”就变成没那么可怕的,然后一些自闭症家庭近乎悲惨的坚持就变得毫无意义,因为可治愈啊,你们不给孩子治怪谁?

直到他们的“自闭症”孩子出现在其他人的眼前,群众的第一反应不会是“这是一个承受灾难的孩子”,而是“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怪物啊”——当那一天发生,这个马场主、孟非、黄磊、编导、推手们——尤其是有能力调查和澄清的节目组,谁来为这个群体负责?

所有把自闭症美化成“不严重的问题”,都会导致这个群体受到不公平的待遇,现在这个群体终于开始接受曙光,终于开始有人愿意研究这个群体,帮助这个群体被社会接纳,又有人出来开倒车,他们在黑暗中努力了这么多年,把天井揭开,结果有些人就坐在那块天井上,伸出手来,跟井里的人要钱——你们不仅不帮助他们,还掩盖住他们刚刚看见的光线,向他们勒索,再伪装成有良心的样子——还戴着家庭伦理的幌子——这他妈不是丧心病狂,是什么?

编辑于 2016-03-05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