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理小说方法论(二)

徐湘楠徐湘楠
注:不说废话了,反正说了也没人听……
注2:接上文推理小说方法论(一)

6.“圆故事”与“弧故事”

我们称一个故事的整体是一个圆,但很多故事不需要做成整体,我们就能推出这个故事的整体形貌,比如《半边猫咪》就属于这种故事类型。

这其中的原理可能特别简单,例如我们知道半径和圆心就能勾勒出整个圆出来——同样道理,当我们知道一个故事中足够多的信息时,我们就可以勾勒出剩余的信息。

假设一个完整的全部细节的故事我们称作是“圆故事”,那么只有一部分的完整故事我们就可以称作是“弧故事”——强调一下,这是我自己的说法。

“弧故事”依然可以分为两类,《半截猫咪》可以看作是这两类故事的分界线,因为这个故事的信息和未透露内容是相等的,当一个故事的信息少于实际内容的一半,我就说这个故事是“劣弧故事”,当一个故事的信息大于实际内容的一半,我就说这个故事是“优弧故事”。

毫无疑问,“优弧故事”和“劣弧故事”都有存在的必要性——“优弧故事”因为信息丰富,当故事讲至缺失的位置时,缺失位置的情感体验就会增强;而“劣弧故事”则相反,劣弧故事鼓励了人的探索欲望,给人探索和试错的空间,这有点像围棋,通过简单的黑白两色,构造出极为复杂的游戏世界。

圆故事:从故事开头到结尾,圆满地叙述了一个故事。(《水獭》)

优弧故事:故事有缺口,但缺口的信息量很少,通过信息完全可以知道。(《兔子阿慢》)

劣弧故事:故事的信息非常零碎,但通过零碎的信息可以拼凑出整体故事。(《耳机》;《镜子》的前半部分也算)

7.“弦线”(静态基础骗局推理)

既然“弧故事”存在,我们就要理解“弦线”的存在,也就是当我们构造出一个“弧”的时候,我们可以根据“弧”补完我们想要的结果,但这个结果并不是真实的,也没有细节,因此他只是一条“弦”。

一个“弧故事”只能产生一条“弦线”,但是一条“弦线”可以对应无数个“弧故事”,因此骗局的最简单原理就是,构造“弦线”,替换“弧”。

我在《醉酒的乌鸦》里用一个非常简单的故事算是“运行”了这种基础骗局技巧:

这个故事讲述了一只乌鸦被农人虐待的故事,农人天天灌他酒喝,导致他逃跑时因为酗酒过多一头栽在地上,当时是晚上,到第二天白天他被人发现了——这是我们的“弧故事1”。

这个“弧故事”会造成一种“弦线”——第二天,人们发现了乌鸦的尸体,同时,乌鸦的尸体为泛出浓郁的酒气。

我在故事中假设了另外一种“弧故事2“,那就是,乌鸦并非因为虐待而死,而是因为偷农人的酒喝,过度酗酒而死。

现在,让我们把“弦线“提前,假设这个故事是从这里开头的:

一天早晨,已经结婚的侦探风见在路上见到了一只死掉的乌鸦,这只乌鸦死相凄惨,像是高空坠落。

弥漫在乌鸦身边的是浓郁的酒气,显然他在死前喝了不少酒。

—结束—

当“弦线“构成时,我们只要提供“弧故事“的一部分,就可以左右这条弦线的真相,例如风见在乌鸦的翅膀里撒上几粒粮食的碎粒,卡在羽毛中间,之后故事就会变为:

一个人高声叫道,看啊,这只乌鸦羽毛里有粮食,他一定是从粮仓里逃出来的,一定是农民知道他经常偷粮食,故意放了酒给他喝,他喝了很多,一头栽死了,真是罪有应得啊——这就完成了“弧故事“误导,骗局成立之后如果要推理,只要布置其他的线索就可以了。

所以基础骗局推理是从找到一条弦线的两端开始的——诚然,弦线也可以用于刺激读者的感受,这点与推理关联不大,在“优弧故事”部分也说到了。

8.“半截弦线“(静态进阶骗局推理)

一些作品会在“弧故事“上作文章,形成基础推理,但同时也有一些作品是在“弦线”上作文章,形成进阶推理,一些推理故事给人“抽丝剥茧”逐渐接近真相的感觉,正是因为“弦线”(故事表象)一开始是不完整的,随着“弦线”逐渐完整,更多的故事会浮出水面。

我在一个故事里浮光掠影地用过这个技巧,但作为范例,我建议大家看这个故事——内田康夫的《他杀的疑惑》,因为这个故事是比较典型的案例。

下面我来讲一下在《他杀的疑惑》中,“弦线”是如何不断扩充的:

在这个故事里,我们得到的第一部分弦线是:

在浴室的天花板的帘幕轨上系着一根绳索,山桥启太郎将脖子套在绳索圈里死了。不知为何,淋浴器的喷头全部打开着喷着水,山桥被淋得浑身湿透。

故事用“弦线”勾勒了一个简单的场景——一个人上吊时怕把地板弄脏,于是选择用淋浴器把地面冲干净,我们从这个场景中,可以得出两个结论:

结论1:这个人是自杀

结论2:这个人被杀了,然后伪装成自杀的样子

因为很像是“典型的自缢”,警察作出了自杀结论,但随后久永道春向侦探浅见光彦(主角)提供了新的线索——这是一个不可能自杀的人,因为还有3天巨额保险就能兑现,现在自杀,分文都拿不到。

“你的意思是说,倘若一定要自杀,无论如何也得在保险契约期满一年以后吧?”


于是结论1被排除,故事被引导向结论2,形成了结论2的“弧故事”——也是新的“弦线”。

之后浅见光彦在死者的房间里发现椅子被替换过,有得知其他人有进屋的钥匙,最后通过警察,又从另一个人家里找到了被替换的椅子,于是逻辑上验证了“弧故事2”。

(因为这是一个先假设后验证的过程,逻辑上合理,是用增强可信度的方式引导读者的。)

到了此步之后接近结尾,浅见光彦提供了“弧故事3”合理的条件之一:

“在保险赔偿的效力发生之前还剩两天的时候自杀,似乎是死得毫无价值,但相反,正因为如此,就更意味着不可能自杀。这只要稍微想一想就能够明白的,但警察却偏偏疏忽了。也许其中保险公司的看法也有意无意地起著作用。因为假如万一是被杀的,保险公司不仅仅要支付保险赔偿,而且还要支付三倍的保险金吧。对保险公司来说,要不就是不赔偿,要不就是赔偿50亿日元——两者的差距太大了。

这部分构成了“弧故事3”的可能性,而根据故事结尾久永道春的说法,确认了这件事实——案件中的“死者”和“凶手”共同策划了这起事件,死者自杀,凶手换走凳子,然后由浅见光彦引导警察完成他杀推理,最终让公司获得50亿元的赔偿。

“这个嘛,浅见君,他还留下了一句话,就是,万一警方依然认定是自杀,就去找一位叫‘浅见光彦’的人。”

于是整个故事的演变过程形成了。

下期内容:

骗局逻辑层、动态推理(对弈式推理)、推理因子影响度。

「这个作者很穷,需要你给钱。」
1 人赞赏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
5 条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