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南克君:中国的三元悖论及我的“此计甚妙”(鬼畜翻译By我)

伯南克君:中国的三元悖论及我的“此计甚妙”(鬼畜翻译By我)

朱尘朱尘
中国央行的小川兄弟及其他官方大兄弟们最近老是向市场及国外的政策决定者传递软妹币大幅度贬值并不在计划内的信息。这样的贬值策略真的港斗类么?如果确实是个好的政策策略,那么中国大兄弟们该如何确保汇率承诺可信呢

去年8月份一下子贬值1.9%(兑美元)实在是让全球市场吓cry了,贬值得同时汇率定价及汇改也进入了改革节奏。这直接把那些在A股亏出翔的投资者吓cry了,他们把贬值视为一种对经济减速的悲观预期和信号,而人行想通过净出口扭转这种预期。那以后,人民币又贬值了3.6%(兑美元)。市场则默默地接受了人行并不想系统性贬值人民币的设定,G20的大佬们也接受了这个设定。人民币在中期避免大幅度贬值取决于几个要点,亦包括其他的政策选择。

中国面临典型的国际经济学三元悖论,既一个经济体只能在如下三个政策目标中同时达到两个目标:固定汇率,独立的货币政策,资本的自由流动。相应地,汇率管理还依赖于其他的政策要素。

想说一下四大前提和中国高层的目标。

1.中国的增长模型(范式)在改变,原有的重工业、建设以及出口导向在转向服务业及本土消费需求的发展。许多观察者说转型会导致中国GDP下移而且预测难度加大(因为市场和企业将扮演更重要的角色,而不是中央)

2.但是,最近经济减速太迅猛,高层怕怕,因为收入和就业不增长多没面子呀(此处河蟹了);而且在增长强劲的情况下,大规模的将资源从萎缩的制造业转移到增长的服务业部门难度更小(稳增长的同时调结构一颗赛艇)。

3.出台了一系列宽松措施,包括降准降息。

4.与此同时改革实时推进,资本市场进一步开放。居民部门可以投资到海外,限额5万美元一人

上面说的3和4是中国面临三元悖论的根源。增速下降+宽松对于本土储蓄者而言可不是什么好事情(回报低)。也因此这些企业和私人部门就会把人民币计价资产转化为海外资产以追求更高的套利回报进一步的资本流出反过来施压人民币汇率

人行短期可以通过卖美元计价资产买人民币来冲销这种趋势,事实上过去一年半外储下降了7000亿,还剩3万亿,短期守住汇率应该没大问题。但如果其他情况不变,那么外储总会被一直消耗直到不能支撑人民币。最终汇率还是会贬值的嘛,而且是迅速贬值哟。此外,这种预期及贬值风险会加速外储的流失(企业和私人部门细软跑)。这就是三元悖论的经典情况啦,如果中国想通过独立的货币政策有效管理本土需求并开放资本项目,那么汇率就守不住啦!!

来听听我的妙计(妙啊,妙啊),首先嘛就是一次性贬值,长痛不如短痛,每次小贬还是会引发预期进一步的贬值滴。如果一次性贬到贬值预期小时,那么储备流失的压力就会变小,汇率会达到新的均衡位置。虽然这个办法狠简单粗暴,但是在现有的全球环境内效果也会打折扣。很多新兴市场国家现在也是经济疲软处于金融压力之下,且发达经济体还在0利率附近受折磨,人民币贬值会把通缩转移到其他的国家(到时候就会被喷以邻为壑的汇率战争嘛,通过贬值来偷走出口和其他国家的需求),到时候市场的反作用会很大,全球经济和金融市场受冲击反过来又会拖累中国的经济增速。而且 ,进一步促进出口会限制经济转型,因为这相当于将可贸易品放在了更具吸引力的位置,而不可贸易品则是血崩。

第二个办法嘛就是实施资本管制咯,暂停进一步的资本项目开放,那么企业和私人就很难细软跑了。你问IMF主席拉加德支不支持,她说支持,而且可以明确地告诉你这一点,当然黑田东彦和我也是非常的资词啊!只要降低资本外流,限制对外投资,那么储备和汇率的压力就会减少。

当然这个办法也是有硬伤的,因为金融市场开放就相应的也停滞啦,呵呵哒人民币国际化(成为国际储备通货)的先决条件就是这个哟。而且资本项目管制的效果值得怀疑哦。因为中国目前对于贸易和对内投资还是开放的,私人和企业部门脱个媒就能摆脱资本流动约束。举个例子,外贸企业刻意少报它的销售额,来把相应的未报外币收入直接投资出去。所以资本管制不一定有软用。

还有一个办法就是拖延时间等增速恢复来排除宽松政策的必要性。但这波不是很稳。

那么到底该咋办呢,有个妙计就是财政政策要发力,更好地引导经济转型以迎合新的增长范式,比如通过税收政策和政府开支来引导我这里不是再让你们造桥造路了啊兄弟,这是旧的增长范式。举个栗子,中国的社保比较落后,老百姓补刀都是各凭本事,医保啊教育啊退休啊之类的事都是拿头保的为了让自己的头更硬必须存更多的钱,结果就是大量的储蓄咯。财政政策保证收入稳定及社会稳定,比如加强养老金体系,会增强消费者信心和支出。同时,减税和消费者信贷可以增加私人部门的可支配收入,政府出资的培训以及再分配项目可以帮助工人群体在高低效率的行业间有效转移。但根本的,改变目前现存重工业和国企补贴并促进多层次竞争则是比较建设性的方案。

窝夜观天象发现中国在走这条非华容道。李总理说了赤字加到3%,李还提到了对僵尸企业的兼并重组,债务重组以及破产清算——让那些不聪明的国企狗带,然后再花个153亿帮助这些失业者。星期一将公布更多的改革措施。

财政政策的鬼点子是有很多的,都可以帮助中国突破三元悖论。不同于货币政策宽松——降息,财政政策有利于支持总需求以及短期增长,并不引发资本外流。同时,一石二鸟地达到改革及长期转型的目的。这使得中国可以兼顾其短期和长期目标而不必贬值自己的货币且增加新的资本约束。所以啊大兄弟考虑考虑我的妙计吧


伯南克君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
9 条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