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 公论》博客:反对乾货

反对乾货是 Susan Sontag 反对阐释的对立面吗?这是一个很容易理解的误会。阐释是主义,而非问题;阐释是主观,而非客观;阐释是湿货,而非乾货,因此结论是:反对乾货,就是支持阐释。


但 Sontag 的阐释的对立面不是客观,而是感官直觉。比湿更湿。比玄更玄。所以她说:我们不要阐释学,我们要艺术色情。

乾货崇拜已经到达了这样一种程度:某次《味之道》主播席妙雅做线下活动,事前宣传的易拉宝上写着:不反智,不接地气,乾货多。人们看到 IPN「湿货多」的口号,不假思索地替换成了湿货少。「应该没有人会说自己湿货多吧。」乾货就是好来就是好的想法,如此深入人心。


反对乾货是颂扬理性。理性不是有一说一,因为本来就没有一。理性是思维过程,不是思维结果。乾货是思维结果减去思维过程。和海鲜乾货一样,信息乾货同样是挤去了水分、预先包装好的罐头食品。海鲜爱好者会告诉妳,新鲜海产更好吃。

乾货就是阐释。正如海鲜乾货是对海鲜的阐释。

音乐家说:采样是尸体,我不希望我的音乐里有乾尸。

乾货是尸体,我不希望我的文章和播客里有乾尸。

多谈问题,多谈主义。胡适没有在后稀缺时代生活过。

没有客观。

反对乾货。


(本文原载《IT 公论》博客

编辑于 2016-03-10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