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叙事秘法,让你“物化”自己的读者

我有叙事秘法,让你“物化”自己的读者

徐湘楠徐湘楠

“读者”其实是一种降维后的说法,这种说法类似于说“爬行动物是鳄鱼”,就算你说“这个人是读者”仍然不精确,因为当我们说一个人是读者时,我们可能是在说这个人的两个特性:

特性1:这个人读书。

特性2:这个人只读书。

因此“这个人是读者”的说法仍然是比较狭隘的,比较准确的说法是“这是一个对精神产品有所追求的人,在他的这些爱好里,读书是其中之一”。

一旦我们明确了这种说法就会发现一个新的秘密,那就是,大部分被我们称作“读者”的人其实对很多文化产品都会感兴趣,比较悲伤的是,他可能只有在没得玩了的时候才会读书,而且读的时候,很可能先读手机,等手机没电了,手头又恰好有书,他才会读书。

作为一个作者,这看起来是一个比较悲伤的结论。

但幸运的是,由此我们可以推测,“读者”不一定是一个特定的群体,读书的人并不是只读书,因此依托于其他平台的“读者”也可能转化成读书的人,既然读书的人和看电影的人可以互相转化,我们就可以“读者”的定义再次概括为:

“读者”是指能对抽象产品产生兴趣的人。(不管显在读者还是潜在读者都是)

这个结论也可以进一步推理出:

“抽象级”越高的读者越稀有,所以作品必须足够具象才会有市场。

但是这样就结束了吗,其实仍然没有——有相当长的时间,我都在怀疑读者是如何对一个故事产生兴趣的——假如世界上没有这个故事的存在,“读者”仍然能吃饭喝水穿衣服,他为什么非要读故事呢?那么故事的存在是不必要的吗?

我们可以得到的第一个思路是读者有读书的需求,比如“书中自有黄金屋”的说法,读者是“为了获得什么”,或者是“为了学会什么”而读书,我们假设读者是一个功利的群体,这也是家长欺骗孩子读书最常用的理由。

但这点是站不住脚的,因为如果读书完全是功利性的,那么就不存在一些人为了消遣而读书这样的事实了。

为了说明这个问题,在这里我要举个不太恰当的例子:

有两个拳击手,分别是拳击手A和拳击手B。

在这个国家,拳击手之间的比赛方式是,先让他们打测力计,打出一个数值,也就是:

拳击手A:攻击力80

拳击手B:攻击力60

然后让他们出拳一分钟测拳速:

拳击手A:攻速50

拳击手B:攻速60

然后让他们短跑测闪避:

拳击手A:闪避50

拳击手B:60

最后每个人饿一天,通过体重的降低测体质:

拳击手A:体质90

拳击手B:体质100

之后这场比赛就暂时停止,两边各自用算法加权计算结果,最终值高的那个人赢,假设在这场比赛里,拳击手B的综合能力比A高,那么就判定B赢。

……

我为什么要举这个例子,就是因为体现两个拳击手之间实力差别的最好方式就是让他们打一架,而不是通过计算求一个结果,因为这样实际上就绕远了,我说故事要“唤醒生命力”和“读者并不功利”的原因都在这里——任何事情一旦引入新的标准,而不是直接面对最根本的矛盾,这个事情就从简单变复杂了。

所以读者喜欢读一个故事,永远不是因为功利的原因,读者永远不会因为“我读这个故事能学到东西所以我要读”,读者读故事的原因只有一个——“我喜欢读这个故事。”

这也从另一个侧面解释了为什么故事中有太多说教不是好事。

既然我们把读者理解到这个层次,就会面临一个新的问题——读者如何对一个故事产生兴趣。

答案可能特别简单——因为读者能对任何东西产生兴趣。

读者其实就像一个不停发射信号的WIFI一样,只要你给他机会,他能对任何东西产生兴趣,这是生理上的原因,如果不是好奇心,人类甚至进化不成智能生物——知道这点之后,我们就需要解决一个根本性的问题。

那就是读者和书之间的关系——我就直说了。

在以往的关系解释中,很多人喜欢把书上的内容解释为吸引力,读者读书是读者被不断拖进书里的过程,但这个过程实际上是,读者产生吸引力,随着对书的兴趣加深,不断把更多的吸引力转移给书——读者读书不是一个吸走精力的过程,而是一个大脑把精力分配给书的过程。

这个过程解释了一本书对读者产生致命吸引力的根源——那就是一本书占据了大量的读者的精力负荷。

我一般这样解释一个故事对读者的吸引力:

对读者产生吸引的东西一共有两个,一个是新鲜事物带来的新鲜感,一个是达成目的的成就感,这两种吸引力分别对应思维的两种模式,一种是发散思维,瞬间带来大量的可能性,一种是收缩思维,瞬间降低了达成目的难度。

所以在一个故事里通常如何保持一个读者的注意力,维持他的沉浸感呢?

那么很简单,就是维持读者发散思维和收缩思维的交替进行。

首先用发散思维瞬间激发读者产生大量的新鲜感。

比如一个读者读书的时候,他注意力是10%,如果我们让故事发散(充满更多变数),他的注意力有可能一下到达60%,这样他就会忽视周围发生的事,产生“沉浸效果”。

之后新鲜感过去,他的注意力会逐渐流失,体验逐渐下降,这时我们要减少故事的可能性,让他仍然用大量的注意力集中在一两根关键的故事线上,此时他因为精神集中,但故事线却很单一,他就非常容易增强自己的体验,本来生活中很弱的感动,可能会因为他的集中产生了很强的效果。

然后通过发散和收缩的循环完成保持读者沉浸的过程。

问题:

如何在故事中发散和收缩?

一般是用A+B的方式,用一个设定A+一个事件B,出发成A1B1,A1B2,A2B1,A2B2几种可能,然后迅速减少其他可能性,把读者注意力集中在某一条线上,集中解决读者兴趣。

——

“一个白痴作者的叙事见解”

一个可以“玩”的微信公众号……(暂时还不能,所以请以试验品的心态进来……)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
15 条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