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B TLTRO 2.0 负利率借款

ECB TLTRO 2.0 负利率借款

朱尘朱尘
本文的翻译获得了原作者Silvia Merler的授权,原文发布在Bruegel:ECB TLTRO 2.0智堡网Mikko翻译,译文可以在未告知我的情形无偿转载、使用或者进行其他形式的二次编译,但不允许通过任何形式(包括二次编译)删除这一段的译者信息和第一来源证明。

ECB在2014年夏天首次公布TLTRO计划,并在2014年9月启动。在第一轮计划当中,银行获得了自身向欧元区非金融私人部门贷款总量的7%的初始配额。此后,根据银行对实体经济的净借贷,还可以在2015年的3月、2016年的6月进行后两轮的借款。

在今年的3月10日,德拉基表示TLTRO是成功、有效的。ECB供应的未偿总流动性之中,TLTROs很好地替代了3年期LTROs到期的资金回流,使得通过再融资操作(ROs)供应的总流动性一直处于5000亿欧元以上。

这部分流动性对实体经济的影响并不分明。欧元区银行对非金融企业及家庭部门的贷款从2012年开始下滑,TLTROs似乎阻碍了进一步的下滑。但自2014年以来,(通过ROs供应的)流动性供应量基本不变,但计划似乎也没能促使对实体经济的信贷高速增长。

TLTRO 2.0将分四期完成——分别是今年的6月、9月、12月以及2017年的3月。银行可获得的流动性配额高达他们对外未偿合格信贷总量(截止到2016年1月31日)的30%,但之前TLTRO供应的净流动性他们仍然需要偿还

假设第一轮TLTRO 2.0进行操作时没有(银行)未偿的流动性,这意味着欧元区银行可以在新计划内借到16850亿欧元。这个假设是合理的,因为随着新的计划到来,ECB会允许银行先偿还旧轮的TLTRO借款(因为旧轮的利息更高,笔者注)。此外,新一轮的配额在各国之间仍有差异,德国、法国、意大利以及西班牙有着最高的份额。


本轮操作最重要的变化既是其诱因以及杠杆的结构,TLTRO 2.0的初始操作利率设定为与目前MRO工具相等的利率(既0%)。

但是,在2016年2月1日到2018年1月31日期间其净借贷量超出一定基准的银行会被收取更低的利率(针对整次操作的期限)。这个更低的利率是与存款便利工具的利率相关联的,处于负值

银行可以获得的最大利率折扣的条件是他们的合格信贷存量超出基准2.5%,截止2018年1月31日。在这个利率下限之内,利率的下降相对银行超出信贷基准的总量变化是线性的。

达到这个基准容易吗?通过公开信息来看,并不困难。对于那些对企业及私人部门的净借贷在截止到2016年1月31日的12个月周期内为正的银行,其基准被设定为0。这意味着银行只要在2018年以前作出的了正的净借贷,就可以享受负利率(而无论其借贷规模有多大)

而对于那些合格净借贷量在截止到2016年1月31日的12个月周期内为负的银行,其净借贷量的标准等于该周期内的合格净借贷量。这意味着银行仅需要在借贷量下降时降低利率而不需要寻找正的净借贷量就可以达到获得TLTRO 2.0负利率的标准

这些操作标准与之前的计划是相同的,除了利率~下图显示了各国的净借贷量(10亿):

那么计划的效果又会如何呢?一些人的分析称ECB允许银行以负利率借款是为了促进银行的利润,需要指出的是在一个流动性充沛的环境内,由于银行大量的超额流动性窖藏在ECB表内,ECB自己都能赚取很高的利润

由于TLTRO的负利率,ECB相当于回馈了这部分的利润给银行净收支情况完全取决于银行存放在存款便利工具的超额存款相较于其放出的贷款的规模。银行使用TLTRO工具的同时创造了等量的存放在ECB的准备金(除非这部分流动性被兑换成了现金)。

银行的超额准备金可以获得-0.4%的存款负利率。而TLTRO工具的负利率既是ECB对银行的这部分流动性成本做得补偿。如果银行竟可能地借出TLTRO 2.0以达到上文提及的获取最低负利率的基准(既-0.4%),那么两者的利率恰好抵消。

本次操作仍有一个细节悬而未决。之前的TLTRO操作在银行未达到其借贷基准的话是有强制到期归还要求的。但TLTRO 2.0目前似乎没有采取这个机制。而这么做的目的则不明——这也似乎违背了TLTRO的本意,因为银行在没有向实体经济供应信贷的前提下仍然可以获得没有约束的0%的廉价流动性。

德拉基在发布会上的措辞对此有所暗示,既,TLTRO 2.0想要提供的是在一个高波动的,且未来银行面临高额银行债偿付的环境中的廉价的流动性的“确定性”。

但是在债券发行的扰动期中银行获得负利率流动性的确定性收益会使得TLTRO的机制变得不同。整个操作的本意是:通过加强银行对实体经济的借贷来增强货币政策传导机制的机能。而TLTRO 2.0未设定贷款基准约束的负利率流动性反而会弱化流动性与实体经济的关联。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
还没有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