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王领域
首发于魔王领域
《秋色之空》:难以冲破的禁忌

《秋色之空》:难以冲破的禁忌

前注:本文写于2012年。关于漫画家糸杉柾宏的性别,当时网络上普遍认为是女性,后来突然又被洗成男性。百度百科上对这一点的改动来自于中文维基,但中文维基的信息来源笔者尚未找到……日文维基没有提及糸杉柾宏的性别,因此除此之外笔者仍没看到真正靠谱的证明……因此文内涉及到糸杉柾宏性别的论点暂时不做更改。欢迎有真正可靠的资料打脸……

  1.中文译名:秋色之空;秋空;秋日天空;秋日之空;日在秋天。
  2.日文原名:あきそら。
  3.英文名:Aki Sora。
  4.作者:糸杉柾宏。
  5.刊载杂志:日本《Champion RED Ichigo》(双月刊)。
  6.出版社:日本秋田书店。
  7.篇幅:单行本6册,共30.5话。
  8.题材:校园、家庭、恋爱、伦理、女装、杀必死、限制级、青年向。
  9.连载时间:2008年8月5日~2011年4月5日。
  10.广播剧情况:2009年2月5日发行的《Champion RED Ichigo》第12期杂志附赠了《秋色之空》的广播剧CD,将原著漫画的第1、4、6话进行了广播剧化,早乙女绫、内野ぽち、川崎ハレ、远野梵(即冈岛妙)、柚木かなめ(即河原木志穂)等担任配音工作;2010年8月5日发行的《Champion RED Ichigo》第21期杂志附赠了该漫画的第二部广播剧CD,内容为原著的第13、20话故事,由白井云(即甲斐田雪)、夏野こおり(即田口宏子)、白雪碧(即五十岚裕美)、五行なずな(即小野凉子)、榊るな(即小暮英麻)、睦月露子、梦咲朱花、一宫桜、青山华分别担任葵苍空、葵亚希、葵奈美、澄弥可奈、咲月露娜、姬川爱丽丝、美原美春、朝菜优奈、葵养母的配音工作。
  11.动画情况:2009年12月18日,由高桥丈夫监督的OAD动画随第3卷单行本预约限定版一同发售,故事取自于漫画的第1~3话内容,木下纱华、河原木志穂、植田佳奈、冈岛妙担任声优主役;2010年7月30日和11月17日,由株式会社Hoods制作、高桥丈夫监督的一般贩售版OVA动画《秋色之空~在梦中~》分上、下两卷发售,上卷取自漫画的第2~3话及第4.5话内容,下卷取自漫画的第7~8话及第15话内容,白井云(即甲斐田雪)、夏野こおり(即田口宏子)、白雪碧(即五十岚裕美)、五行なずな(即小野凉子)、青山华担任声优主役。
  12.主要人物:葵苍空,葵亚希,葵奈美,澄弥可奈,咲月露娜,姬川爱丽丝,美原美春,朝菜优奈,葵家的养母,友崎瞳,野坂夏美,澄弥理亚,仓持才加等。

  2010年12月15日,在一片争议声中,《东京都青少年健全育成条例》的修订案获得了通过。原条例是于1964年制定并实施的,其目的是为了保护本国的青少年健康成长,避免他们接触有害的印刷内容,但在2010年之前,政府并不主动介入,条例的执行主要还是靠出版业界的自行约束。修订案的通过实质上给了行政机构伸手干预的权利,这一点让漫画家和出版界大为不满,他们认为言论和创作自由遭遇了践踏,文化领域受到残酷大清洗的时代即将到来,原本还算颇为自由的创作空间,从此将会被安插许多只眼睛,无论对作家还是出版商而言,这样的感觉绝对不舒服。然而持续了数个月的反对热潮并没有阻碍这份修订案的最终通过,人们也没有等得太久,很快地,第一批遭殃的漫画和漫画家作为杀鸡儆猴的牺牲品出现在了大家的视野里。2011年4月14日,东京都出版伦理协议会及出版伦理恳亲会列出了首份“黑名单”,六部“罪大恶极”的漫画作品位列其中,从此被强行叫停。这份名单里,有描绘了幼女性事画面的《我的太太是小学生》,充满了乱伦内容和群交场景的《秋色之空》,包含了近亲相奸和集团强奸等激烈情节的《共享男友》,充斥着女性强暴场面的《恋人8号》,描写了校园性行为的《花日和》,以及涉及近亲题材和校园性行为的《碧之季节》。六部作品被要求停止再版,以儆效尤,不管你是怎样知名和高人气的作家,都要老老实实接受现实安排,这就是权力者的决定,无法改变。

  在这份名单里,有一部作品最为引发关注,那就是女漫画家糸杉柾宏于2008年开始在《Champion RED Ichigo》杂志上连载的《秋色之空》。毕竟相比起来,黑名单上的另外五部漫画都比较短,只出了一卷单行本便早早完结,只有《秋空》持续了两年多的时间,并且已出过五卷的单行本,每一发售便很快脱销,可谓在读者间人气极高。这是糸杉柾宏从成人向转到一般向领域之后,最有名也是最成功的一部作品,如今被迫绝版,确实是事业上的重大挫折。作者之后在其推特上大吐苦水,表示“对我来说,形同被判处死刑”,但也只好接受修改意见,把视线转向她的下一部作品中去。2011年的《Fragile》和《浮恋》,算是她的全新征程吧,不过引发的话题性自然无法达到《秋空》那样的效果就是了。

  笔者曾经出于好奇,观摩过几部黑名单上的漫画,说句心里话,禁得活该。就拿《我的太太是小学生》来说,虽然并没看到实质上的上车情节,但是作品中无处不在的对于未成年女童的性妄想和暗示,实在太毁人三观。作者从来不避讳自己对幼女的垂涎,在书中大肆地描绘12岁小萝莉们被各种蹂躏各种奸污的妄想画面,而且还对此洋洋自得拿爱情当幌子,这样的东西如果说不会助长犯罪,那就是瞪着眼睛说瞎话。倘若日本文化界会因为政府整顿该类漫画而抵制条例修订案的话,那么他们就真的是不负变态民族之声名了,道理很简单,这种明摆着会荼毒下一代的文化垃圾,在他们眼里,是值得以退出东京国际动画展这样的行为对当局要挟来捍卫的,那他们不是变态是什么?

  而对于《秋色之空》,笔者的态度有些复杂。首先它确实是一部蔑视道德颠覆三观的“邪书”,看到最后甚至会恍恍间让读者感觉“这样也没什么不对的”,“错的也许是整个社会也说不定”,如果有青少年看到了这部作品,没准真的要兴起推倒自己姐姐妹妹之心;但另一方面,精巧细腻的情感描写让故事有着很强的可看性,如果忽视里面那些过于激烈的禁忌内容,这就是一个蛮动人的爱情故事。而正因为如此,《秋空》的“危险度”要超越黑名单上的另外几部,因为技法越成熟的作品就越有着强大的煽动力,连心智健全的成年人看着看着都会沉浸在漫画的世界里面对普世道德产生怀疑,道德观人生观尚未成型的未成年又会如何?

  前面说了,《秋空》的作者糸杉柾宏是一个女性漫画家,她毕业于日本武蔵野美术大学,职业是OL,漫画创作对她而言属于兼职。《秋空》开始连载的时候,她33岁,已经不算是业界新人了。在这之前她长期征战于成人向杂志,所画的东西都是我们不能从平常渠道看到的“里番”。女漫画家在画这类题材的时候并不像有些人所认为的那样温和,相反地,出于男女价值观以及观察事物的角度不同等原因,她们的笔下,常常会爆发出极其激烈的情节来。例如著名的宫崎摩耶和叶月京,就是钟爱NTR情节的作者,偏偏她们的画风都很漂亮,画起这样的桥段时往往令读者感到无比虐心。糸杉柾宏比她们好一点的是她基本不去画虐的东西,看她的作品不见得会令你的心情变好,但也不至于会弄得有多糟。那时的她喜欢画些什么呢?嗯,一个长相和性格都比女孩子还要女孩子唯独性器官无比男人的美少年,被各路妹子强迫穿上各式各样漂亮的女装,然后再让他被这些妹子逆推倒。推倒他的妹子里,从亲生姐姐到同班同学不一而足,总之就是不停地被女人上,主人公处于被强行侵犯的地位。以她最著名的一部H漫《姐姐的愿望》为例,男主角小健因为偷偷穿上了自己姐姐的内裤而被姐姐惩罚换上女装,然后这两人就顺势滚床单去了,后来一个叫三原的同班女生也用几乎同样的步骤逆推了健。嘛,虽然是实打实的成人向作品,但从这个故事里面基本可以看到《秋色之空》的雏形。姐弟之间的禁忌关系什么的就不用多说了,主人公的性格完全就是一个模子的。2006年7月10日由日本茜新社发行的同名漫画集,除收录了这部作品外,还有另外四个短篇。从这本单行集里我们基本可以看到作者的兴趣所在:美少年、伪娘、百合、逆推倒、中出以及最邪恶的近亲相奸。这些元素,在《秋空》里全部都能找到。很显然,从成人向刊物跳到一般向杂志,除了用对话框和圣光将关键位置遮挡住外,糸杉氏几乎没有收敛她的任何恶趣味。

  事实上,《秋空》并非糸杉柾宏的首部一般向作品。早在2006年6月,她就在秋田书店旗下的月刊青年杂志《Champion Red》上开始了《MONOクロ物九朗》的短期连载。这部作品一共持续了6话,以不定期方式刊登,最终于2007年5月画下句号,算是糸杉氏的一次牛刀小试。故事的主人公日下物九朗是一个存在感薄弱得犹如路边小石头的15岁中学生,平平无奇的他喜欢上了同班的漂亮女生天野瞳,但却因为过于路人化而从未被对方留意到。就是这样的他,某一天里突然觉醒了超能力,可以将自己的灵魂随意转移到其他物体上去,于是他就用这种力量进行诸如偷窥之类的行为……哦不,是善用该能力来帮助他人。这个能力最大的弱点,就是一旦被别人喊了自己的名字,那么灵魂就会瞬间回到身体里面,对于主人公来说,能够记住他的名字的就只有自己的亲姐姐了(真是一种存在感越低就越强的能力)。物九朗用这种能力数次救天野瞳于危急之中,也不时地帮助同班同学解决问题。但随着这种能力使用次数的增多,他的存在感也变得越来越低,终于有一天连肉体都开始变得透明,最终的结局则是天野意识到了主人公的存在,脱口喊出了他的名字,令他在即将消失的那一刹那回到现世。虽然只有短短6话,但糸杉在这其中表现出了她不错的剧情控制水准,充满了忧伤气氛的最终话令人印象深刻,可以说是证明了自己拥有在一般向杂志上立足的实力。当然了,这个过去一直都在画H漫的作者自然不会浪费她的本领,作品中春光连连,各种服务性画面接连上演,尽管苦逼的男主角一直没机会最终上垒,但读者却已经看到了几场好戏。需要说明的是,首次上岸的糸杉氏在这次试手过程中还算是比较克制,没有搞出太过激的情节,不过从几处细节里面我们可以看到她根本就是很兴致勃勃地想画些禁忌的场面出来,仅在第1话,主人公就差点变成亲生姐姐手里的跳蛋上演一把乱伦剧,幸好最终没能得逞。原因嘛,也许是《Champion Red》这本杂志的尺度所限,也许是糸杉氏此时此刻还有所顾忌。

  六话的篇幅毕竟看不出太多东西,2006年12月,《君吻~Sweet Lips~》开始于《Champion Red》的增刊《Champion RED Ichigo》上发表。这部作品是著名恋爱游戏《君吻》的漫画版,一共连载了10话,出了2卷单行本。原游戏是在这一年的5月25日发售的,从6月开始,小仓雅史、黑井みめい、东云太郎、佳月玲茅等先后为该游戏绘制了漫画版本。糸杉版的《君吻》有着精致的画面,细腻的描写,正是在这部作品里她的画风得以成型,并且沿袭到之后的创作中去。说起来《君吻》实在是糸杉氏难得的一部纯情作品,全作自始至终没有一处少年向以上尺度的画面和情节,如果不看画风的话根本想不到会和《秋空》是同一个作者。不过该说是狗改不了吃屎还是什么呢,在游戏原作中并非主要角色的相原菜菜,这个兄控妹子,在糸杉版里被提升为戏份最多的一个女主角,足以看出某人邪心不死。无数次的酝酿只为等待一次华丽的爆发,《MONOクロ》里的物九朗没能推倒他的姐姐,《君吻》里的相原光一没能推倒他的妹妹,于是在下一部作品里面,就让这些遗憾在某个人身上尽数得到补偿吧。

  2008年8月5日,《秋色之空》的连载开始了,仿佛是作者压抑了已久的突然喷薄,在第1话就让主人公和自己的亲生姐姐冲破了最后底线。道德被摆在一边,伦常被挂在高处,那些不可以去做的事,在《秋空》的世界里被做了个遍。姐姐引诱弟弟,妹妹强暴哥哥,变态男煽动基友玷污自己心爱的女朋友,扭曲女在自己喜欢的男孩面前主动被其他男人夺去贞操,情侣与情侣之间相互NTR,好友和好友用性技来决定男朋友的最终归属。这是何等奇怪的一群人,这是何等奇怪的一个世界,偏偏地,这些人按照他们自己的轨道平静地生活着,这个世界按照它自己的方式稳定地存在着,唯有读者在世界之外看得惊心动魄,冷汗连连。

  漫画一推出,立即引起了轩然大波。这部明明拥有着成人漫画一样的尺度却发表在正常向杂志上、甚至在单行本发行时连“未满18岁阅览禁止”的字样都不标的作品,被读者戏称为“无底线的一般向”、“最强全年龄”,一经上架便被抢购一空。嘛,无论是在什么时候,这种挑战禁忌的事物总会第一时间吸引人的眼球。市场的强烈反响令糸杉氏颇受鼓舞,这一点让《秋空》的尺度一路冲高,同时也最终导致了该漫没能够走得长远。当《青少年健全育成条例》修订案实行之后,此种热门而又危险的作品首当其冲地被盯上,简直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树大招风是亘古不变的真理,正如《生存游戏》之于台湾,《秋空》之于日本也是同样的道理,它生在了一个不适当的敏感时刻,只能怪它自己太招摇,只能怪它命不好。

  《秋色之空》的男主角葵苍空,是一个生在单亲家庭中的温和少年。他有一位在学校里人气超高的姐姐葵亚希,还有一位性格强势的双胞胎妹妹葵奈美。拥有着血缘关系的三个人看似平常地一起长大,但只有他们自己才知晓彼此之间有着怎样的复杂关系。一天晚上,姐姐偷偷爬上了弟弟的床;又有一天晚上,妹妹将哥哥骑在了身下。在这过程中,有最真挚的爱,也有最扭曲的恨。处于风暴中心的空被动地承受着一切,不知道怎样是对怎样是错,他被道德上的罪恶感纠缠着,同时也沉溺于性的快感中不能自拔。渐渐地,他失去了自己的想法,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成为只会用下半身思考的雄性动物。

  与空有过肉体关系的不止一人两人,在短短的三十话故事里,同他发生过这种事情的,光是有名有姓的就有葵亚希、葵奈美、澄弥可奈、咲月露娜、姬川爱丽丝、朝菜优奈、友崎瞳、野坂夏美8人之多,这还不计在那次乱交派对里没有自报姓名的路人们。空从不主动,但也从不拒绝,他像一个人形自走炮,原地躺在那里,自有数不尽的美女们跑过来扒他的裤子。他来到学校,原本性格内向的女孩子会自行脱光衣服给他做最舒服的服务;他乘坐电梯,偶然遇到的豪放姑娘会邀请他一同参加性Party;他见到好久不见的后辈,那家伙毫不犹豫地将自己还没破处的女朋友双手奉上;他参加一次社团活动,立即就有认识的妹子安排一位鲜嫩的处女放在他面前供他享用……这是要逆天不成?这其实是只有神才能得到的人生吧?

  葵苍空不是神,事实上,除了生着不错的臭皮囊和性能力,从哪方面看他都不像是值得这么多女人为他宽衣解带的优质男(其实有这两样已经足够了吧……)。懦弱、娘气、迟钝、犹豫不决、毫无主见,这个人的身上可以说是集中了各路渣男的性格弱点,每一次与人发生关系,基本上都是对方发起主动,而他自己则毫不抵抗(或者说嘴上不要但是身体却无比老实)地接受。他一次又一次地被逆推倒,脸上表现出一副被女人们侵犯了的苦逼表情,下半身却早已兴奋得各种暴走。这个废物从未有过真正属于自己的思想,别人要他做,他便做,甚至别人根本不用跟他商量,直接下个决定,他也只会乖乖躺下来任人摆弄。这种处世态度一直持续到故事快结尾,也就是葵一家的父亲出场的时候,才终于有所改变。

  然而即便如此,一定会有很多读者羡慕主人公的桃花运。毕竟对于雄性动物来说,性这种东西具有着非比寻常的吸引力,那是来自生物本能的影响,无须感到羞耻。男人们都在骂伊藤诚是人渣,但男人们都向往着伊藤诚的生活。葵苍空不费吹灰之力就能让妹子们争先恐后地贡献贞洁,自然会被万千屌丝们视为心中的天敌。只是人们在嫉妒空的同时,也忽略了一个事实,那就是塑造了这样一个人物的作者,本身也是个妹子。糸杉柾宏让她笔下的女人们都追逐着同一个废柴男的下半身,考虑到她自己的性别,未免有点诡异。

  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同样的道理,根本不存在那种毫无理由的对男性读者的讨好与巴结。身为重度腐女的糸杉氏,自然不会只画一部满足男人YY心理却让她自己感到憋屈的作品。糸杉不会感到憋屈,因为《秋空》里面流露出来的女权主义倾向,一点也不比那些挑战禁忌的内容来得少。看似爽翻天的男主角,在那些妹子们的眼里不过是用来解决性欲的玩物,她们对主人公予取予求,一旦目的达到,便信手丢在一边,丝毫不考虑对方的感受。在糸杉看来,所谓的男人,在女人面前不过是交配的工具而已。没有魅力的,就会像《MONOクロ》里的物九朗那样被无视掉;有副好相貌的,则会同葵苍空一样受女性摆弄支配。给你穿上女装,你只有乖乖地穿;让你同我上床,你就得老实地去做。当我有一天突然察觉到——啊,我好像玩够了,我好像并没那么喜欢你,那么不好意思,请你尽早消失吧,到那个时候,你也得二话不说地给我滚蛋。

  是的,男人没有自己的想法,男人也不必有自己的想法,一旦下半身被撩拨起来了,他们就会乖乖就范。所以,只要始终由女人们决定就行了。当葵奈美用剪刀威胁着自己的亲生哥哥同她发生关系的时候,空只会流着眼泪默默顺从;当咲月露娜要他陪着自己去做那些变态的事情的时候,空也只有呆呆地照办。在友崎瞳举办的乱交派对上,空不断地说着“这样是不对的”,仍然被那些如狼似虎的女人们一次次推倒;而当葵奈美和澄弥可奈这两个女孩子针对自己提出所谓的“较量”的时候,空竟然不发一言,仿佛在说“啊反正你们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我全听你们的就是”。何等渺小的男人,从头到尾都只为满足别人而存在;何等强势的女人们,由始至终都牢牢地掌握着男女双方角逐的主动权。在对这个家伙羡慕嫉妒恨了二十多话之后,尤其是看到葵奈美和澄弥可奈用他的身体打擂台这一情节后,我突然觉得他很可悲。在这么多的女人里,真真正正把他看得比什么都重的,只有秋姐一人。只有秋姐和他才是用爱来维持的,偏偏这个唯一爱着他的人,却是自己的血亲,两人的关系不被世间所容,着实残酷。而在其他女人眼里,空不是爱人,只是器具。对葵奈美而言,他是联系澄弥可奈的媒介;对澄弥可奈而言,他是葵奈美的替代品;对姬川爱丽丝而言,他是解决欲求不满的容器;对朝菜优奈而言,他是突破心理障碍的道具;对友崎瞳和野坂夏美而言,他是寻求刺激的对象;或许咲月露娜对他有着真感情,但更多的时候,她是把他当作一同玩火的伙伴来看待的,实质上仍是属于“炮友”这样的关系。正所谓妹子何其多,真爱何其少,当空从充满肉欲的世界里摆脱出来的时候,除了满心的空虚,他什么都得不到。

  糸杉笔下可悲的男人不止空一个,三年后开始连载的《浮恋》,主人公雪辉如出一辙地被女人控制、要挟、摆弄,最后假使造成了什么凄惨的后果,恐怕也得由他自己来承担。空优于雪辉的一点在于他对爱情的坚定和执着,即使与秋姐的关系得不到别人的理解和祝福,他也会坚持同所爱的人在一起。糸杉氏也许并非是有意识地贬低男性在男女关系中的地位,至少对于空这个角色,她抱持肯定的方面应该还是要多一些。正因如此她才会安排主人公在故事的最后消除犹豫,勇敢地站出来捍卫自己的这段恋情,尽管那在别人看来是扭曲的、不伦的,而结局的画面也暗示了空与秋最终还是走在了一起。在糸杉柾宏的心里,两个人只要彼此相爱就够了,何必要去管别人定下来的规则呢?

  是的,那些与自己丝毫不相干的人制定的规则,那些很久以前的人们制定的规则,那些……男人们所制定的规则。

  或许在未来的某一个时候,人类的道德观和价值观会发生变化,原本不被允许的“禁忌”将会得到放行,秋与空的相恋会受到认同。或许在那个时候,那些曾经的“不该去做的事”也会成为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但是现在不行。不断地在危险的钢丝上游走着的糸杉柾宏,一次又一次地让她笔下的人物去做那些挑战禁忌的事情,并且一次又一次地借角色之口来质问“究竟什么是不该去做的事”、“为什么就不该去做”,想要让读者同她一起思考。这样做着的糸杉氏,也在挑战着文化界的禁忌。与最后得到了圆满结局的秋空相比,写出这些故事的人并没有获得足够多的认同。漫画始终是漫画,现实中的男人们可没几个是空那样的弱气受,在这个总体上仍然属于男权的社会里,固有的法则始终在约束着一切。糸杉氏做得太过火了,超出了普世道德的容忍底线,尽管暗地里会有大量的读者为《秋空》的结束大呼可惜,但我们还没有足够多的容纳力来承受它可能会带来的道德冲激。我会将《秋色之空》的漫画偷偷地下载到硬盘里,并且时不时地翻出来看几眼寻求几分刺激感,但我可没有四处宣扬“一起来推亲姐姐吧”的胆量。是的,挑战禁忌这种事情,听起来真的很有趣,却绝不是单纯地鼓起一两次勇气就能做得到的。

  2011年5月20日,《秋色之空》发售了它的最后一卷单行本,从此不再重印。这部让人脸热心跳却又惴惴不安的漫画,在短时间内是不可能再有重见天日的一天了。只是,越是严厉控制的东西,往往越有着顽强的生命力,所有的人都会记住有过这样一部引起过人们恐慌的作品,然后,它会以远超过实体书传播速度的方式让更多的人一览究竟。所谓的禁忌,就是这样,经过人们长时间的适应和习惯,一点一点地,悄悄发生着微小的改变吧。当很多事情都发生改变的一天到来之时,也许会有人记得,曾经有过一些人,他们尝试着让“改变”发生,而这些人,有时被叫作疯子,有时被称为勇士——谁知道呢?
编辑于 2016-04-08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

    总之就是随心情写点东西,以ACGN感想为主但并不局限于此。非专业点评,以个人主观感觉为标准,大部分文章都达不到投稿标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