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发于有趣点
16年过去了,游戏怎么还戴着“电子海洛因”的帽子

16年过去了,游戏怎么还戴着“电子海洛因”的帽子

本文作者:Key(@Key Sugisaki )——动漫&游戏爱好者,闲来无聊时按个快门、听听歌。

本文由有趣点”原创,图片来源于网络(侵删),转载请注明出处“有趣点”及文章作者名,且必须附带文末图片

时间这东西就像水龙头里的水,时间久了,被它冲刷过的事物都会逐渐被世人忘记。

绝大多数情况下,记忆中的那些刻骨铭心,也都会连同着时间的流逝而被逐渐忘怀。

回忆如此,人生如此,电子游戏的那一次惨痛经历其实也是如此。

16年前,光明日报发表了一篇看似不起眼的文章,名为——《电脑游戏 瞄准孩子的“电子海洛因”》。

对于这样一篇文章而言,我们无论以任何形式对其评论、声讨,其实也都挽回不了它曾造成的那些影响。

在它的影响下,中国这片土地上的电子游戏彻底沦为了“玩物丧志”和“电子鸦片”的代名词。

同样也是在它的影响下,“网瘾”这种没有任何专业医学定义的标签也和万恶不赦的“毒瘾”划上了等号。

也是在它的间接影响下,《关于开展电子游戏经营场所专项治理的意见》(俗称“游戏机禁令”)也正式出炉,成为了整个中国电子游戏历史进程的巨大绊脚石。

直到2014年初,这项法令才在中国地区逐渐地解除;

然而被他所影响的那一代人,却注定在十几年的时间里无法在正常渠道下购买关于游戏主机的任何商品。

那么,这篇文章究竟写了些什么呢?它怎么就能造成如此巨大的影响呢?

有趣君在《光明日报》的官网中找到了这篇文章,并对其原文进行了摘抄——


近日,武汉的一位母亲奔走于新闻单位,悲痛欲绝地向记者控诉害人不浅的电脑游戏机室。根据报社编辑部的指示,记者决定暗访武汉的电子游戏厅和电脑游戏室,看看“电子海洛因”是怎样毒害孩子的,是如何泛滥成灾的。

(游戏店)老板说:“我本人就是初中迷上了游戏机,没考上高中,只好想办法开一家了。”

……

“你这不是引诱孩子变坏吗?”我为迷惑他,仍没有停止游戏。

黄头发说:“你的电脑游戏玩得这么好,怎么就不知道呢?这电脑游戏就是毒品,就是海洛因4号,不是我引诱他,孩子一迷上了,自己就会变坏。”

老板补充说:“整天在游戏室里的孩子,只有一个结果,男孩子最后变成抢劫犯,小偷,女孩子最后变成三陪小姐。”

文章中,作者在一夜之间学会了《星际争霸》和《英雄无敌3》这两款游戏,第二天便称霸该网吧。

在网吧“称王称霸”后,他也由此获得了网瘾孩子们及网吧老板的信任,从而得到了他想得到的信息。

后来,作者也凭借此文章获得了第11届中国新闻奖通讯二等奖;

夏斐

而后,该文章也作为范文,选入了人民大学高校统编教材《新闻写作教程》,编者给予高度评价。

再后来,这位名为夏斐的记者也是一路高升——

据《海南日报》报道,他现任海南省委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拟任海南省委副秘书长,省委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

从此,电子游戏就背负了一个名为“电子海洛因”的罪名,这罪名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却一直在中国游戏历史中持续发酵。

直到今天,主流媒体依旧踩在玩家和游戏破碎的尸首上,狺狺狂吠。

前些日子,一篇名为《17岁小伙沉迷游戏盗窃20余家商铺 一件衣服穿到发臭》的新闻登上了头条,新华网、中国青年网、央广网等媒体也对其进行了转载……

文章中称,这位小伙体重偏轻,可以很便利地钻进店铺里盗窃;偷了几家店铺后,这名小伙也被监控录像逮了个正着。

在随后的审问中,小伙“供称”:自己“痴迷于游戏”,白天在黑网吧上网,晚上潜入作案……

文章只写了“他酷爱打游戏”,却只字没提这位小伙的家庭、受教育情况和人身遭遇。

“痴迷游戏”这个帽子一扣,整篇文章也就随之被定性——

又一个网瘾少年,又一个被游戏荼毒的“电子海洛因”吸食者。

文章中,“16岁第一次作案 同件卫衣穿到发臭”成为了小标题,全文中,偷盗的罪名显然没有它网瘾的罪名大。

最可怕的是,某国内知名游戏媒体转载了这篇文章后,竟有大小不下十家游戏媒体对其进行了二次转载。

其实早在2009年,卫生部就曾对所谓“网瘾”做出定义——

所谓“网瘾”并非精神疾病,以此为噱头进行的所谓治疗均属非法。

此外,世界卫生组织也从未将所谓“网瘾”列入过精神疾病范畴,美国精神病协会的《心理障碍诊断和统计手册》中也未曾出现过“网瘾”二字。

偏偏在中国,即使在卫生部反复强调的情况下,公众依旧普遍认为所谓“网瘾”是一种病。

在这种事实和科学依据摆在面前的情况下,到底是谁病入膏肓了呢?

16年前,一位不用跑腿、不用走访、不用打带年华,自己在办公室里就能写出一篇“暗访稿件”的记者道出了众多家长的心声——

我的孩子学坏了,都是因为这些毒品般的游戏!

当然,他们不愿承认任何有关自己在家庭教育、对孩子缺乏关心和社会&学校恶劣环境对孩子造成的不可逆后果。

当那些患有多动症、抑郁症和焦虑症的患儿把上网当作唯一的放松手段时,家长们却将电脑和游戏当作洪水猛兽般挪出视野,带孩子到所谓的治疗中心接受“电击疗法”……

殊不知,当他们的孩子真正脱离网络后,接触到的甚至会是烟酒、赌博,甚至是毒品……

将自己教育失败的“锅”甩给游戏、电脑与网络。

嗯,谢谢你们,打得不错……

近几十年来,每当一代人长大成人、拥有自己的话语权之后,他们便会近乎于疯狂的跳出来,指责下一代人是“垮掉的一代”。

曾经的八零后,被骂是因为“独生小皇帝,小霸王”。

而后的九零后,被骂是因为“没救了的网瘾少年”。

现如今,零零后也被骂作“呵呵,都是脑残”。

这种感觉,就好比你初、高中班主任指责你和同学鼻子骂“你们是我带过的最差的一届”一个样子。

精神鸦片、玩物丧志、不思进取,如今正红火的游戏行业自然是他们眼中的罪魁祸首……

不知从何时开始,《电脑游戏 瞄准孩子的“电子海洛因”》和《17岁小伙沉迷游戏盗窃20余家商铺》这样的文章也有了属于它的续集——

《游戏上瘾酿悲剧 17岁小伙沉迷游戏不上厕所膀胱被憋爆》

《17岁少年沉迷射击游戏 21次报警称要炸长江大桥》

《17岁男子沉迷游戏性侵队友 发现女子竟是亲姐姐》

《14岁少年沉迷游戏离家出走 网吧住15天》

《少年沉迷游戏离家出走 父母利用网游找到儿子》

可笑的是,每隔一个月左右,这样的续集也都会在主流媒体中疯狂转载,其中也不乏游戏圈内媒体的身影……

而各大主流媒体,也是认定了“少年儿童出事儿一定和网络游戏有关”的教条,采访中总是会顺口问一句——

“平时玩不玩电脑游戏啊?”

“哦,我不怎么喜欢玩游戏……”少年显然不想搭理这个记者。

“那到底是玩,还是没玩过啊?”

“上个月玩过一次。”随后,记者便笑开了花。

第二天,一篇名为《XX岁少年沉迷游戏离家出走 成绩退至班级XX名》的稿子就新鲜出炉,消息很快就传遍了全国……

第三天,一批新入职的游戏编辑闻声赶到,会熟练运用Ctrl+C和Ctrl+V的他们熟练地打开了网站后台,将稿子配图发了出去……

当晚,勉强完成了KPI的他们躺在床上看着自己的“原创”稿件,丝毫不理解文章下面为什么会有玩家们的谩骂……

“我明明是为了你们好啊,《XX日报》都是这么报的!”

“哎呦,我的稿子竟然有1万点击量了!”

15分钟后,满怀着喜悦和不满的他心情进入了梦乡。

就连梦话都是“这些SB”……

在游戏媒体这个门槛极低的行业内,这样的编辑大有人在;

他们虽然玩着自己喜欢的游戏,却对这行没有任何感情,当然也不知道这样的新闻对整个游戏圈有怎样的影响。

如若只想展现自己,在领导面前有点“面子”的话,你们大可不必接下官媒对游戏的侮辱。

这种锅,游戏媒体还是不接为妙。

本文由有趣点”原创,图片来源于网络(侵删),转载请注明出处“有趣点”及文章作者名,且必须附带文末图片

编辑于 2016-04-15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