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法国把国内穆斯林全部屠杀,这对绝大多数法国人民是好事还是坏事?」

「如果法国把国内穆斯林全部屠杀,这对绝大多数法国人民是好事还是坏事?」

如图所示,我的这个回答在一个月前收到了这么一个评论,全文如下:

冷酷粗暴非理性的思考,集中营的模式也许并不正确,但却是最有效的,平心而言,如果法国把国内穆斯林全部屠杀,这对绝大多数法国人民是好事还是坏事?屠杀、种族主义、纳粹这些东西被不加思考地否定,是对人性的阉割

我最迟一年前就在整个中文互联网关闭了各类陌生人通知,所以有时候人们觉得我脾气特别好,或者

其实也不是,我就是没看见。

我脾气不好,我还 PMS,我老公也不在身边,我开了瓶啤酒,跟你说说这事儿。

我想好了,如果写得特别生气,就站起来,四肢着地摆个下犬式,三次呼吸之后气就顺了,特别好使,有机会你也试试。

为此我把衣服也换了。

但上班穿的袜子没换,据说穿袜子会比较严肃。



前段时间收到过这样的一个批评:

我当时还发这个截图去朋友圈,求两毛钱慰问金来着。收了好多钱,气就顺了。

但这样是不对的,陌生人伤害我,我为啥找我的朋友们罚款= =

就上个礼拜,我写了这么一段:

提问题就是设定议程,讨论「伊斯兰恐怖主义」的时候,是在说「恐怖主义是且仅是伊斯兰的问题」,讨论「维族暴恐分子」就把暴恐问题全盘丢给了维族人。

反过来,问当下「维吾尔社会」存在哪些需要关注的问题,表达的是,这是一个有幼儿园、大学、公园、医院、工厂、出版社和互联网公司的对象,是一个「社会」。

而人们会比较不太想屠杀一个社会。

于是你就得到了惊人友善的讨论氛围。

是不是很神奇。

我说「人们会比较不太想屠杀一个社会」。

你不要怕,不要躲,这不是一个圣母玻璃心碎一地的故事。

我仍然是你认识的那个反反圣母圣母,一朵纯洁的白莲花圣母,譬如说,我仍然相信,即便是一个种族主义垃圾货,也不是活该被种族歧视的,两码事啊,你想。


我仍然相信人们会比较不太想屠杀一个社会。

不过我想口头杀一个给你看看。



譬如说,咱们也甭去法国了,怪远的。

就北京啊,北京穆斯林少吗。

不少了,「屠杀」这个字眼挂起来不亏的。



咱们先去牛街,但牛街现在也是混居地区了(良警宇,牛街:一个城市回族社区的变迁),咱们做事要严谨,不能放过一个穆斯林,也不能误伤一个非穆斯林嘛。

先摸清楚情况,居委会,是吧,居委会的阿姨们,动员起来。

社区治安摸底调查,好,就这么讲。

挨家挨户登记,都给发个表,姓名,年龄,性别,族别,出生地,户籍地,宗教信仰,婚否,最高学历,服务处所,社保缴纳情况,是吧,都得收集。



好了,集齐了,带回驻地,咱们就分析。

把穆斯林家庭,是吧,都摘出来,录入表格:牛街春风社区目标家庭信息.xls,每栋楼一个工作表,特别整齐。

疑难案例单开一个 .xls,比如这个小区里有 17 个「族别:回」在「宗教信仰」填了「无」,还有两个「族别:汉」的,宗教信仰填了「伊斯兰」。



工作组领导说,族别和信仰符合一个就带走,不用都匹配。

行。



社区送温暖,是吧,组织北戴河度假,在 7 月的一个周六早上五点,一串大巴从长椿街开进来,停小区门口,高高兴兴拉走。


是吧,然后就这天,聚宝源还是十点来钟就开始排队,都是远来就爱这一口的。

——————

社区派出所张警官给鹤打电话,说「社区治安摸底调查」,要我去,跟鹤要我电话。

鹤讲,张先生,社区治安我也有责任啊,怎么能只找我老婆,您甭给她打电话了,您说啥时候,我跟她一块去不就完了吗。

张警官说了,31 号有空吧?周六。

鹤讲,行啊,我们下午过去,反正就一个登记呗?晚上我老婆还过生日。

张警官讲,啊,就登记,不过得跟另外几家一起坐车去总局登记,要不给你们约到 8 月第一个周六得了。

鹤讲,行,您忙,白白啊张警官。

——————

您问后来?后来我们都没了,不然呢,您以为都是美丽人生啊?

————————————

(这里要放个好看的图片平衡一下)

(好难找,你能自己想象一个阳光灿烂向日葵的图片吗?)

(能?好的。)


冷酷粗暴非理性的思考,集中营的模式也许并不正确,但却是最有效的,平心而言,如果法国把国内穆斯林全部屠杀,这对绝大多数法国人民是好事还是坏事?屠杀、种族主义、纳粹这些东西被不加思考地否定,是对人性的阉割

整个这条评论,如果你是第一次见这种东西,你可能觉得,太震惊,not even wrong,这玩意到底该如何评价。

我是见得真的多了,所以不再震惊,这段话其实很精巧,战胜了 99% 的杀我言论。

全文大约分为三部分。

「冷酷」到「有效的」是第一部分,这句主要是讲,我说句实话你别生气,你看我连你骂我的词儿都给你选好了,是吧,你就说我冷酷无情无理取闹嘛,但我跟你讲,我是个重视结果的人,凡事我们都要看结果!是吧,一个方法,他有效!「有效」是啥我就不去定义了,但这个特别重要。

「平心」到「坏事」是第二部分,其实他想说「如果中国把国内穆斯林全部屠杀,这对绝大多数中国人民是好事还是坏事?」但可能他自己也觉得有点刺激,还是算逑,挑远的捏吧。

「屠杀」到「阉割」是第三部分,第一次看到的时候,你会觉得这句是题眼,用词特别狠,槽点突出,特别招骂。

而且你也不是每天都记得给圣母心充满电再出门的白莲花,你觉得这种东西不值一驳,理他作甚。


但是如果你像我一样用一整天里的全部如厕时间,仔细把玩这句话,你也会在下班回家的黑车上突然想明白,这段话的题眼是「绝大多数人民」啊。

人们喜欢自己是绝大多数人民,在一些地方,绝大多数人民可以选出总统,另一些地方,绝大多数人民可以屠杀非绝大多数人民。

————

你也不要生气,不要给我打两毛钱,我啤酒还没喝完,我妹今天回家挺早的,我没啥不满意的。

我也不是说,这是一个非绝大多数人民的日常体验,其实也不是,不然我别上班了,我每天以泪洗面差不多。

我是大容量聚能环圣母,每天睁开眼就准备好了迎接今天份儿的蠢。

好了,以上就是今天份儿的药丸。


(此处应该有个微信公众号的二维码。)

编辑于 2016-04-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