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理小说方法论三(完结):动态博弈

推理小说方法论三(完结):动态博弈

徐湘楠徐湘楠

讲完了静态范围里的博弈,现在就可以谈谈动态博弈了。

可能动态推理是唯一可以抓住大部分读者的推理模式,因为静态推理太关注推理本身,很难将人物的主动性与解谜过程结合,而动态推理时,一个人内在的思考就会变成另一个人外在的行动,通过博弈过程,这类故事将小情节外放成大情节,达成了推理故事的强情节化。

静态博弈和动态博弈的区别之一在于,静态博弈时,博弈人相信对方不具备自己知道的信息,比如有条路是罪犯的必经之路,那么在A点上挖个坑,B就会落入陷阱——而动态博弈的前提,是假设博弈的双方的推理能力都是无限深入的,即假如双方知道同样的信息,都会得出同样的结论。

在阿加莎·克里斯蒂的《ABC谋杀案》里,作者先构造了一个根据ABC顺序杀人的变态,然后根据A,B,C,D死者的死前的信息提炼出共性,指向是一个卖袜子的人行了杀手,但这点是比较牵强的,在静态推理里,我们尚有可能通过读者“急迫的推理欲望”来误导读者,但是在动态博弈里,我们就必须老老实实的承认,那个卖袜子的人与ABCD的死亡几乎毫无关联性。

动态博弈的双方不存在思路上的极限,即推理者,一般是双方,除了要考虑手上的信息是真实的,同时也要考虑手上的信息是对方造成的骗局,除了眼前的世界,还有可能存在着一个“背面的世界”,第一次看到本文的读者可能会疑惑“背面“是什么,建议看一下《推理小说方法论一》,另外我有个乌鸦的小故事也可以帮助大家理解这个概念。

因为动态博弈的推理特性,因此就会形成博弈链条,形式上很像三体的猜疑链,即假如A设了个陷阱给B,那么:

如果B知道了这个陷阱,他就可以确认A的身份;

如果A知道B已经怀疑这个陷阱,A就会放弃陷阱;

如果B知道A知道自己已经在怀疑这个陷阱,B就会猜到A会放弃陷阱;

……

这条博弈链条是没有终点的,会随着逻辑的深入层数不停叠加,在这里,我要说到一个新的概念,那就是超过3层的逻辑链其实都是毫无意义的,因为读者理解辛苦,而作者其实也就是通过奇技淫巧玩点花样,反而有点像是作者写不出情节,就描述场景添加字数,博弈链最好在三层之内解决问题,即最多深入到:

如果B知道A知道自己已经在怀疑这个陷阱,B就会猜到A会放弃陷阱。

到这一层的时候,已经能构成B猜测A的所有可能性,A也在根据B布局,两个人思维的缜密性已经可以体现了。

不把逻辑层设置过深的原因还有一个,那就是读者实际上对你玩多少花样炫多少技兴趣不大,前面已经讲过了,故事的核心就是信息差,读者基本上只关心“这个故事为什么和我想的不一样”,所以在动态博弈里,故事的核心不是两个人的智商有多高,而是在两个人的信息差要通过什么样的方式造成影响,布局者的智商是通过“怎样利用微小的信息差造成巨大的影响”来体现的,这时实打实地需要找思路去解决的问题,而不是对着箭画靶子能解决的。

同样拿《死亡笔记》来举例,我们知道(或者我知道)《死亡笔记》是一个“动态博弈”的教科书级的故事,当然这个故事有不少瑕疵,比如一开始月杀死假L就很扯,因为按照动态博弈的理论,月除了应该知道“这是L”,也应该想到“这有可能是L给我的陷阱”,虽然作者在这里处理得非常好,并且也几乎不存在更好的诱使月上钩的方法,但不得不说是剧情上的一个瑕疵。

这里要举两个例子:

第一个例子是解释什么是动态博弈:

雷·潘柏以及一众FBI死后,L开始用监视器监视月,其中一次监视,月在餐厅和家人一起吃饭,L要求警方在电视上打出一条字幕,这条字幕的大意是:

对于FBI的死亡,美国十分痛心,增派1500名FBI进入日本,调查FBI队员的死因。

这是一条做给月看的双逻辑两择陷阱,如果确实是月主导杀死了FBI,那么月就会对着条信息表示惊慌,如果月没有杀人,就只会表示惊讶;同时,如果月看穿了陷阱,他就有可能伪装成没有杀人的表现,也就是只是表达惊讶。

但这种选择对看穿了陷阱的月来说并不是最好的,因为对L来说,月如果表现得很惊讶,L就会得到两种信息:信息1,月没有杀人;信息2,月杀了人,但故意伪装成没杀人,那么只要证明月会伪装,那么就可以增大判断出“月杀了人”的概率。

在这种情况下,月选择了拆穿陷阱,即表达了自己“不会伪装”,在这一连串的上,他将L置于一个全知全能的高度,即假设L确实是精心策划了这条策略(假设他是一个无限聪明的动态的活人),确实存在这第二层骗局,不伪装虽然会让两个人的关系变得更加不可逆,但是却是在假设L无限聪明情况下,当前最优的策略。

第二个例子是解释怎么利用信息差扩大影响:

月只在放学后杀人,L因此推理出月有可能是学生,当调查推进到这一步的时候,月将杀人时间改成全天,这样传递给L“基拉可以控制杀人时间”的信号,且“基拉可以得到警察的资料”。

这时的信息差是“L不知道基拉是从哪个警察那里获得资料”,这看起来是个非常微弱的信息差,首先就没有几个警察(141个)有权获取资料,第二子女有能力获得资料的再筛选一遍就可以缩小答案——但消灭这种信息差的关键在于需要L去怀疑警察。

月利用这种信息差离间L和警察,因为只要L调查警察,警察就断然没有可能与L继续合作,因此月利用杀掉FBI让调查败露,从而离间了L,最终使L只能拥有一个6人的警察调查小组,而且无法再动用FBI的力量。

——那么当我们知道了博弈链的问题之后,就会陷入一个新的问题,这个问题非常有趣,那就是怎样构造一个不得不使用博弈链的环境。

我建议大家深度理解这个故事模型——双间谍故事模型,因为所有的对弈故事,100%是这个模型的变种。

双间谍故事模型的特点有:

1. A和B互相不能确认对方;

2. A和B有互相制对方于死地的直接方法;

3. A和B有互相制对方于死地的动机。

我们拿《死亡笔记》举例:

1. 月和L互相不能确认对方;

2. 月可以用死亡笔记杀死L,L可以用警察指控月犯罪;

3. 月为了控制世界,需要杀掉L,而L要保护世界,因此需要阻止月。

同样的,《无间道》也可以概括在这个框架之下。

除了这三条显性的双间谍特征之外,“双间谍故事”还有一个难以察觉的隐性特征,即——

所有的对弈故事的本质,都是权力和信息的斗争。

当一个作者选择做一个对弈故事的时候,必须将两方的人物置于两个性质不同的阵营,这样才能通过此消彼长推进故事。

这个对叙事本身影响不大,记住即可,不多说了。

「不给钱不更新」
1 人赞赏
南山月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
9 条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