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再平:探索动态跟进制造业生命周期的有效金融供给

“金融供给须动态跟进制造业生命周期,以精准赋能,事半功倍。”中国金融学会副秘书长、中国—东盟金融合作学院院长杨再平在日前由青岛市人民政府主办、《财经》和《财经智库》承办的“2020青岛中国财富论坛”上表示,制造业强国已是不争的共识,制造业强国必待有效金融支持。

杨再平认为,就特定区域空间而言,制造业生命周期大致可概括为研发期、转化期、成长期、集群期、重组期、持续期、革新期。

研发期,指各种研究机构、企业或个人为获得科学技术(不包括人文、社会科学)新知识,创造性运用科学技术新知识,或实质性改进技术、产品和服务而持续进行的具有明确目标的系统活动,包括系统及设备的测试、安装、维护、维修等系列活动。研发期所获得的科技新知识往往为新产业的种子。

转化期,科技成果的转化,即对研发所获得的科技成果进行后续试验、开发、应用、推广直至形成新产品、新工艺、新材料,发展为“隐形冠军”新企业、新产业的系列活动。

成长期,即作为科技成果转化载体的企业个体与群体加速成长的时期,也就是瞪羚企业与独角兽企业长成时期。前者指创业后跨过死亡谷以科技创新或商业模式创新为支撑进入高成长期的中小企业;后者指初创不到10年其估值在70亿人民币以上的企业。

集群期,即特定制造业的竞争性企业以及与这些企业互动关联的合作企业、专业化供应商、服务供应商、相关产业厂商和相关机构(如大学、科研机构、制定标准的机构、产业公会等)在特定地域的集聚,亦称产业集群。

重组期,即特定制造业发展到一定饱和阶段,优胜劣汰的行业内外竞争规律发生作用,“大鱼吃小鱼”,或“小鱼吃大鱼”,或“大小鱼群合体”,不可避免。产业重组有利产业资源优化整合,是进入饱和阶段的产业重振发展的必经时期。

产业重组通常表现为三种形式:一是指通过并购(M&A)实现业务扩张或通过分立和资产剥离出售等方式,以对企业的经营范围及相关资产、资产控制方式进行调整(Restructuring);二是指通过要约收购(Tender—offer)、股权回购(Share repurchase)、上市公司转为非上市公司(Going private)及经理层收购(MBO)、职工持股计划(ESOP)等方式导致股权重组;三是指对发生债务危机的企业进行资本结构的重新确定(Recapitalization),如将有关债务种类进行调整并重新确定偿债方式和融资方式,也包括将一部分非担保债务转为股票。

持续期,即特定饱和制造业经重组后形成的核心主体企业的持续生存发展时期。

革新期,即特定制造业面临革命性新科技的挑战,或必须全面更新升级其机器设备与工艺流程,或必须全面彻底弃旧图新而转型甚而转产的时期。前者可从马克思有关固定资本的大规模更新以促进复苏和高涨阶段的到来而暂时摆脱经济危机的论述得到启示。后者可从数码相机技术的出现而迫使100年胶片巨人柯达公司陷入泥潭的教训,以及高清晰手机投影电视技术可能颠覆现时流行高端电视的预期,得到启示。

“以上制造业全生命周期都需要有效金融支持。”杨再平说,所谓有效金融支持,就是金融供给必须动态跟进制造业每一生命周期,以精准赋能,事半功倍。

一是研发期有效金融支持。就地方而言,可发行期限较长的特别地方债,同时动员、引进民间资金,成立强势研发基金,支持怕迫切需要或前景可观的研发项目,为地方制造业发展储备足够的科技新知识。

二是转化期有效金融支持。可考虑增加各地方财政资金投入作为垫底资金,同时发行特种集合债,广泛动员社会资本参与做大做强地方“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基金,积极支持有发展前景的新设企业;银行则可通过投贷联动创新,为科创企业提供作为其第一推动力的初始资金。

这里最关键的是要聚焦聚能企业家。因为金融家的信用支持是企业家实现创新的杠杆:金融体系创造信用,转移或集中购买力,赋予企业家以支配资源进行创新的权能。

正如熊彼特所指出的:“所谓资本不外乎企业家把所需的具体的物质资料置于自己支配之下的杠杆,是为达到新的目的而处理物质资料或给生产指出新的方向的手段而已。” 又如2013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罗伯.席勒所阐述的:“基于同样的原因,金融让人类的创造力得到了更有效的发挥。

如果没有金融,那么只有那些已经积累了财富的人才能创业。金融则使得没有原始财富积累的人也能够成为企业家。金融让资本得以投入潜在回报率极高的项目,而无须考虑经营者是否富有。”

好钢用在刀刃上。“企业家创新”可谓经济发展之“刀刃”。激光,被称为“最快的刀”、“最准的尺”、“最亮的光”、“奇异的光”,其原理即处于高能级的原子在光子的“刺激”或者“感应”下,跃迁到低能级,并辐射出一个和入射光子同样频率的光子,此称“受激辐射”。由受激辐射产生的光子与引起受激辐射的原来的光子具有完全相同的状态,即具有相同的频率、相同的方向,完全无法区分出两者的差异。这样,通过一次受激辐射,一个光子变为两个相同的光子,意味着光被加强,或者说光被放大,由此形成“激光”。换成金融、经济语言:“金融”相当于“光子”,“企业家”相当于“高能原子”,“金融支持企业家”相当于“光子刺激高能原子”,“创新效果”相当于“激光效果”。

三是成长期有效金融支持。正如马克思所言,“在资本主义生产的基础上,历时较长范围较广的事业,要求在较长时间内预付较大量的货币资本。所以,这一类领域里的生产取决于单个资本家拥有的货币资本的界限。这个限制被信用制度和与此相联的联合经营(例如股份公司)打破了。” 制造业成长期就特别需要“信用制度和与此相联的联合经营(例如股份公司)打破单个资本的限制,应鞭策鼓励银行增加信贷投放,发展创投风投,做强做大科创板,加大资本市场支持力度,同时优化融资担保体系,发挥政府引导基金的作用,围绕科创企业多渠道融资并分担风险,以助长批量隐形冠军、瞪羚企业、独角兽企业。

四是集群期有效金融支持。供应链或产业链金融应大显身手,以健全维护制造业发展所必需的供应链、产业链。供应链或产业链金融就是金融机构以产业链的核心企业为依托,针对产业链的各个环节,设计个性化、标准化的金融服务产品,为整个产业链上的所有企业提供综合解决方案的一种服务模式。应借助系列已然成熟的金融科技,或能相当程度不断创新供应链或产业链金融,比如:标准化,重点是应收账款票据化、电子化;全景化,将全产业链、供应链纳入视野,依托核心企业形成供应链上下游多级信用穿透;大数化,高度重视大数据采集与开放运用;征信化,对大数据进行专业整合加工,形成供应链金融直接可用的信号灯;线上化,让非接触、远程金融大行其道;共享化,各参与方信息共享、利益共享,共同赋能增值供应链、价值链、利益链,形成相得益彰的供应链业务生态圈;智能化,借助互联网、物联网、5G、大数据、云计算、区块链、人工智能等技术,让全供应链可查、可视、可控、可算。

五是重组期有效金融支持。应鼓励银行提供并购贷款支持符合条件的企业开展并购重组。资本市场在规范基础上为并购松板,允许符合条件的企业通过发行优先股、可转换债券等方式筹集兼并重组资金。进一步创新融资方式,满足企业兼并重组不同阶段的融资需求。鼓励各类投资者通过股权投资基金、创业投资基金、产业投资基金等形式参与企业兼并重组。

六是持续期有效金融支持。当特定制造业进入饱和并重组后,就需要可持续生存能力强的骆驼型企业群体维持局面,所以,金融对骆驼型企业群体的强势支持也就极为必要。依靠风投的独角兽型企业,会经历一个单一的、巨大的“死亡之谷”曲线,而骆驼型公司则是通过很多个小幅度的增长,来实现最终的增长目标。

七是革新期有效金融支持。包括强势支持大规模固定资本更新,同时将其无形或精神磨损降至最低限度;包括强势支持弃旧图新、转产转业、转型升级;更包括强势支持新一轮颠覆性、破坏性企业家创新。

上述制造业生命周期,不同行业,比如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高档数控机床和机器人、航空航天装备、海洋工程装备及高技术船舶、先进轨道交通装备、节能与新能源汽车、电力装备、农机装备、新材料、生物医药及高性能医疗器械等,定然会有不同特点,而且同一时空定然会有不同行业的制造业处于不同的生命周期,或者说会存在不同制造业不同生命周期的交错。所以,只要金融供给侧动态跟进制造业生命周期,就必然形成不同机构、不同融资模式、不同期限、不同金额、不同风险、不同价格等多维度的多样性金融生态。一言以蔽之,动态精准跟进制造业生命周期的多样性金融生态,应是我们应追求的理想化金融生态。

发布于 08-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