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滴滴和Uber司机罢工以后

当滴滴和Uber司机罢工以后

luckystarluckystar
四月的一个周五,我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后打车回家。正值晚高峰,手机里的 Uber 和滴滴都不好打车,最终用 2.3 倍的溢价坐上了一辆 Uber。

到家后,我打开朋友圈,发现朋友 Q 君—— 一位北京的滴滴快车司机,在朋友圈里分享战果:今天滴滴和 Uber 的司机的大罢工,顺利进行。

这解释了我们两年前的疑问:当打车平台的补贴减少时,我们还能享受到低价又舒适的乘车服务吗?



一、他曾经靠开专车,月入四万,可以买三平米的房子

当 Uber 和滴滴们进入一个新的城市时,采取高价的补贴政策来吸引车主们的迅速加入。以Uber 上海举例,曾经有一段时间,高峰期对车主的补贴达到了惊人的 6 倍。也就是说,一段四十元路程的单子,车主可以拿到最多 240 元。

上海 Uber 某段时间的补贴政策⬇️

而我去宁波的时候,恰逢 Uber 进驻宁波不久,正是补贴政策最盛的时候。车主 K 君告诉我,他一个月的时间赚了 4 万月,足够在宁波的城区买三平米房子。

滴滴的快车和专车业务也是如此,在很多 Uber 没有进入的三线城市,滴滴是车主们利用共享经济赚钱的主流方式。

在宁波的那辆 Uber 上,K 君高兴地说:这样的收入相当于他以前五个月的收入,所以他辞职专心开 Uber。不过他显然也考虑到了以后补贴减少的情况:

现在这个优步刚进来,补贴高,我估计以后肯定不会这么高。要是以后做这个的收入比我上班还少,我再回去上班就是了。

如 K 君所言,补贴减少的变化果然如期而来。


二、补贴减少了,他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

明哥,北京的一名 Uber 车主。

他和我诉说了选择做 Uber 的原因:

我以前是在高速上开大车的(即货车),收入还可以,这活别人看来觉得辛苦,可是我不怕累。

我为什么来开 Uber 呢,其实倒不是因为钱多,我开 Uber 的时候补贴已经不多了。开货车的天天在外面跑,一年回不了几次家,我的女儿几年前出生了,现在逐渐长大,可是却不认得我。

我好不容易回趟家,孩子像怕生人一样地躲我,我一抱她就哭。我心想继续这样不行啊,家庭总比赚钱重要,所以就听朋友的建议来开 Uber 了。

现在每天晚上都能回家。刚开始的时候不喜欢在市区这么拥堵的路上开,心想等孩子长大了还是回去开货车舒服。不过后来开着开着也就习惯了。

这是个很爱家庭、有责任感的父亲。

他苦笑一声,又继续说到:

现在不行了,我这孩子还没长大呢,补贴就越来越少了,再减去抽成,每个月拿到手的钱比以前开货车还低不少。

我们请不起保姆,父母又不在北京,我老婆只能辞职在家带孩子,家里赚钱都要钱。现在钱越来越少,我和老婆两个人省点还可以,但是不敢在小孩的花费上省钱。

从货车司机转做 Uber 司机的明哥,是诸多网车司机的一个缩影。曾经这份工作代表高额的收入和比较自由的工作状态,而随着平台烧钱补贴的减少,这份工作的吸引力在下降。

是继续开 Uber 还是回去开货车?这是摆在明哥眼前的问题。


三、「我以前是开黑车的,滴滴和Uber把黑车这个行业消灭了」

黑子,一名曾经的黑车司机,现在的滴滴司机。在车上他向我讲述了用车行业的变化:

以前上海还是有不少黑车的,现在越来越少了。为什么呢?现在叫车越来越多了——滴滴、Uber、易到... 从乘客角度来说是越来越方便了,愿意坐黑车的人也越老越少。

分享经济,让明哥和黑子这样全职开网约车的司机有了一份没有五险一金的「工作」——这里的工作一词,特意打上了引号,因为滴滴和 Uber 们并没有和平台上的车主们签订聘用协议。但是对于全职开车并以此为生的司机们眼中,这就是一份薪酬非常市场化的工作。

宁波的 K 君在补贴减少后,放弃了 Uber 的「全职工作生涯」,选择了回归职场,周末时仍然会出来开开 Uber,赚点油钱。

而明哥即使不做 Uber 车主,也可以回去开货车。相比之下,补贴减少对于曾经的黑车司机黑子是影响最大的,因为年逾四十的他并没有其他的谋生技能,即使收入减少,但是他能做的,也就有在几家网约车平台中选择钱相对多一些的,还有就是加长出车时间。

我如此安慰黑子:至少你们工作起来是很自由的,哪天有事就不工作了。

黑子告诉我:事实并非如此。

网约车的奖励规则让车主们不敢轻易的休息。以滴滴举例,如果他选择休息一天,那么不仅没有奖励,还会扣掉滴滴 20+% 的抽成。如果一天只拉了三五单,那么奖励标准会很低。如果想要维持正常的奖励标准,黑子必须保证每天接足 10 单。

接的单数和里程越多,奖励标准就越高,单位时间的薪酬也就越高。这是滴滴和 Uber 们「绑住」车主们的策略。

四、「奖励降低也要怪部分刷单的害群之马」

Uber 和滴滴们降低了奖励,应该主要是出于这两个原因:

1. 在获取新用户阶段,平台方为了吸引更多的车主和乘客,投入了高额的补贴。而在市场格局逐渐落定的今天,这种烧钱抢用户的行为,显然无法维持常态化了。

2. 部分投机分子的刷单行为坑骗了平台的大量补贴,这种行为在充实了他们自己钱包的同时,却给平台运营方和其他想好好开车的司机们造成了麻烦。

如果你对用车平台的刷单行为感兴趣的话,早在 4 个月前,我就在笔戈科技的专栏里发布了一篇文章:

我是 Uber 车主,我来说说刷单这件事 - 笔戈科技 - 知乎专栏

在这里简单的介绍一下:刷单就是部分投机分子买入大量虚假账号,下虚假订单。

Uber 乘客用 App 里的针头定位自己位置的行为,类似护士扎针,所以这群辅助车主刷单的人被称为「护士」。

而等待护士来扎针、共同谋求不正常利益的 Uber 车主,自然就是「病人」了。

五、罢工运动和交通瘫痪

补贴减少让部分车主想到了以罢工来表达不满。发起者选定了周五下午这样的城市出行高峰期,通过车主们平时联络的微信群和QQ群扩散消息。


据这次罢工活动的早期发起者说,一共有超过万名的车主加入了这次罢工活动。而对于上路的车主,部分罢工司机甚至采取了「扎废针」劝退的极端做法。所谓扎废针,就是伪装成用户下虚假订单,干扰出车司机的正常接单。


曾经的货车司机明哥就是被扎废针劝退的一员,他吐露了自己的不满:

同为车主,我也对补贴低不满,但选择是否上线应该是我的自由,他们这样强迫我加入罢工的阵营就没得意思了。

罢工行为让我想到了伦敦的地铁停运事件——去年7月,在地铁工会与资方谈判破裂后,伦敦发生了十年来最严重的地铁罢工——两万名地铁员工发起 24 小时罢工,导致伦敦 11 条地铁和 270 个车站在当日全面停运,伦敦交通一度陷入严重瘫痪的情况。

伦敦地铁罢工后滞留的人群⬇️


这一次发生在北京的车主罢工事件,显然也给当天的交通带来了一定的不良影响。作为平台方,滴滴发表了一份官方声明:

滴滴平台正积极和合法诉求的司机进行沟通……同时我们也会严厉处罚有恶意行为的司机,我们也提请注意,上述部分司机的行为已触犯法律,我们正在收集证据并提交警方。

距这次罢工事件发生一个月后,苹果战略投资滴滴 10 亿美金的新闻刷爆了朋友圈。而就在前几天,又有一家美国对冲基金 Coatue Management 证实,参与了滴滴新一轮 30 亿美元的融资。罢工事件中的另一平台方 Uber,同样是融资新闻不断的资本宠儿。

机遇与挑战并存,在资本市场上游刃有余的滴滴和 Uber 们,会如何面对补贴减少引发的罢工运动?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

应当事人要求,宁波车主 K 君、前货车司机明哥、前黑车司机黑子均为化名。

从采访到成稿,这篇文章投入了两周时间,你的点赞是我最大的动力 ̄ω ̄

by 科技记者 & Uber 忠实用户 lucky酱(づ ̄3 ̄)づ╭❤~

------------

更新:感谢大家的评论,这篇文章我是站在一个第三方采访者的角度去撰写的,没有包括我本人的观点。

一些评论说:以前的高补贴是平台方在赔本赚吆喝,现在回归正常价格,车主们抗议是不合理的,我对这一观点表示部分认同。你是如何看待这件事的呢?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
81 条评论
推荐阅读